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7章 超神经
    ,!

    “算了,你喜欢跟就跟着吧。”陈锋对她微微一笑的,不再为难她。

    “袁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陈锋回过头去问袁妙婧道。

    而袁妙婧可能是气恼,对陈锋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显然并不准备回答他的问题。

    “你不肯说也不要紧,我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陈锋无所谓的说道。

    “里面进不去。”就在陈锋话音刚落的时候,亦舒雪在旁说道。

    “这么古怪,我试试看。”

    陈锋走上前去推了一下门,果然发现大门根本就推不动,然后又击打了一掌,发现这扇门能够抵消他击打的力量,还是没有作用。

    陈锋不信邪的飞了起来,看看能不能从屋顶进去,不过经过一番折腾之后,他还是失败了,看来不仅仅是大门,而是整座宫殿都有某种神秘的结界力量保护着。

    “里面是第一代超神者的神殿,你不是超神者,不用指望可以进去。”

    袁妙婧看到陈锋失败了,开口语带讥讽的说道。

    “是嘛?那我可还真不服气了。”

    陈锋没有生气,而是淡定的说道,刚才他并没有动用洪荒启示录的生命力量,如果自己的生命力量可以克制超神者的话,那么从原理上来说,自然也能够克制这些神殿的结界。

    “什么是超神者?”

    而在旁边的亦舒雪倒是有些不解,似乎她并不清楚超神者的事情。

    “没什么。一些自私自利,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混蛋而已。”

    陈锋不屑的说道,差点没把袁妙婧给气死了,强大的超神者,在他的口中变成了如此不堪的混蛋,要不是她被陈锋禁锢了起来,怕不得要跟他拼命了。

    “哼!我看你才是骄傲自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进去。”

    袁妙婧不服气的冷哼一声说道,这个第一代超神者的神殿,就算是她也没有办法进去,她不相信这个陈锋能够进去。

    “那我就进去给你看看。”

    陈锋重新走到了大门前,用手抵在了大门上面,运起了洪荒启示录的生命力量来。

    陈锋马上就感觉到了这座神殿的结界似乎在排斥他,但是陈锋鼻子冷哼一声,加大了力量,瞬间就把神殿的结界给逼得节节败退的,如同退潮一样,竟然不敢再阻挡陈锋。

    砰!的一声,神殿的大门向两边打开,而陈锋把手收了回来,背着双手,嘴角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来,然后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在后面打算看陈锋如何失败的袁妙婧,顿时变得目瞪口呆,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这不可能,我一定是眼花了。”袁妙婧表情神色如同见了鬼似的,喃喃自语的说道。

    “你的确是眼花了,还是老眼昏花。”

    亦舒雪冷笑一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拽着向里面走,并且对他不客气的说道:“刚才那家伙让我看紧你,我可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你敢动我!我要杀了你。”

    袁妙婧被陈锋欺负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个不知道所谓的女人也敢来欺负她,让她气得浑身颤抖着。

    “我不仅敢动你,我还敢打你,你信不信。”

    亦舒雪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女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袁妙婧的时候,就让她有一种心里面吃味的感觉,估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你打我试试?”

    袁妙婧气得小脸儿都白了,她被陈锋欺负也就认了,被这个女人欺负,她可受不了。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亦舒雪一巴掌向袁妙婧的脸上扇了过去,啪的一声,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五根鲜红的手指印来,直把袁妙婧给打懵了。

    “你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袁妙婧的实力虽然被陈锋禁锢了起来,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不能动了,不要命的向亦舒雪的脸抓了过去,一副于要跟她同归于尽的模样。

    她一个高高在上的超神者,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先是天梭师兄被杀,她想要帮天梭师兄报仇,那料到,仇还没有报,连她也被陈锋给打伤了,变成了落地凤凰不如鸡的凄惨境况。

    一路躲躲藏藏的,从大天界逃到了大修界来,还屈辱的躲在红仙楼里面。

    这好不容易才治好了自己的伤,结果更悲哀,这一切都不过是那个陈锋的手段,现在就连魔界的一个女人也要来欺负她。

    “行了,别闹了,再闹,我把你们两个都给封印起来,让你们打个够。”

    陈锋听到外面争争吵吵的声音,让他无可奈何的,不得不出面制止。

    袁妙婧和亦舒雪看到陈锋生气了,顿时不敢再闹了,两人都安静了下来,乖乖的跟随在陈锋的后面,进入了这个神殿里面去。

    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

    神殿的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只是这里面没有人,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

    在中央巨大的祭台上,有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神殿上方的凰纹遥相对应,一块古怪的白色玉简就这么悬浮在祭坛的中间,通周散发出一种神秘的七彩光华。

    “超神经!”

    袁妙婧看到这块悬浮的七彩玉简,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

    不过她马上就察觉到了自己无意中吐露出来的秘密,急忙捂嘴不语的,但是已经晚了,她的话,已经被陈锋听到。

    “超神经?看起来的确是够神经的。”陈锋听到这个古怪的名字,让他感到有些匪夷所思的样子。

    这名字是谁特么的起的,起得那么烂,神经就已经够可笑的了,还特么的超神经。

    不过笑归笑,好东西自然是不能够放过,也许这个什么超神经里面,就有着关于超神者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