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8章 该干点正事了
    ,!

    “公子真是好文采。”带着面纱的袁妙婧居然罕见的显得有些害羞的说道。

    “什么文采不文采,不过是老子拾前人牙慧而已,刚才看见玉琢姑娘翩翩起舞的,一时忍不住罢了。”陈锋咧嘴一笑的说道。

    这个男人一时风度翩翩,文采飞扬,一会又粗鲁不堪的,形同屠夫,一时间让袁妙婧竟然看不透他。

    “好了,玉琢姑娘,这酒也唱,曲也唱了,舞也跳了,这吃饱喝足,天色也不早了,现在……咱们是不是该干点正事了?”

    陈锋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

    “公子请不要心急嘛,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人家……人家还没有了解公子呢,不知道公子叫什么名字?”袁妙婧欲擒故纵的道。

    “姑娘说得在理,本公子姓陈,单名一个风字,玉树临风的风。”

    陈锋把自己的后面的锋字改成了风字,以免被这个女人看出什么端倪的来。

    反正陈锋,陈风都是差不多的音节,不会让他露出马脚,虽然即便不改,相信袁妙婧也看不出什么来,不过陈锋还是觉得小心一点的好,小心才能够使得万年船。

    “原来是陈公子,不知道陈公子在哪修炼?”袁妙婧问道。

    “呵呵,我目前在白石书院居住。”

    陈锋含混的说道,他只是说在白石书院居住,可没有说他是白石书院的弟子。

    而袁妙婧听到陈锋说是白石书院的,让她眼睛一亮,白石书院是三大修炼圣地之一,实力浑厚,正好是她所需要的帮手。

    “原来陈公子是名门弟子,难怪修为会这么好,实在是令人羡慕。”袁妙婧高兴的说道。

    “什么名门不名门的,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倒是让玉琢姑娘见笑了。”

    陈锋也是顺杆子往上爬的,你说啥,咱就是啥。

    “玉琢姑娘,咱们聊了这么多关于我的事情,你却是一直戴着面纱,总得让我看看你的真容吧?”

    陈锋忽然话音一转的说道。

    “公子可真的要看玉琢的容貌?”袁妙婧一脸羞涩的对陈锋说道。

    “当然了,玉琢姑娘身为这红仙楼的花魁,怎能不一睹真容的呢?”

    这个女人一再的拖延时间,陈锋也是不动声色的试探她,现在就看谁的能力更高一筹的了。

    “可是玉琢曾经发过誓言,若是谁看了我的真容,便是要娶玉琢为妻,陈公子可要想好了。”

    袁妙婧害羞的对陈锋说着。

    而陈锋却在心里面呸了一下,老子特么信你才有鬼,之前你怎么不戴面纱,现在却跟老子装纯洁的,不过大家都是各怀鬼胎的,陈锋自然不会去揭穿她。

    “那就更得看看了。”

    陈锋在心里面冷笑一声,既然你想演戏的话,那我就陪你一起演戏。

    “陈公子就不怕玉琢的面纱之下是一张丑陋的面容吗?”袁妙婧对陈锋微笑的道。

    “呵呵,就算玉琢姑娘真的是个丑八怪,我也不会后悔,我对玉琢姑娘的一颗真心可是天地可鉴。”

    陈锋也是鬼扯着,之前他还把她打伤了,然后全天界的去通缉她,现在却说什么一颗真心的,这鬼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那陈公子看好了,可不要后悔哦。”

    袁妙婧把自己脸上的白色纱巾拿了下来,一张精致美丽无暇的面容,展现在了陈锋的面前。

    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来。

    “美,真美,玉琢姑娘果然是倾城之色,天人惊羡百媚生,万千粉黛无颜色。”

    陈锋好像被她给迷住了似的,喃喃自语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让袁妙婧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来。

    这时候,陈锋徐徐的向她伸出手去,一副想要把她抱住的样子。

    而这时候,袁妙婧向后面一躲,害羞的对陈锋道:“陈公子,今天玉琢有些乏了,不如我们明天再见如何?现在玉琢已经是陈公子的人了,陈公子想什么时候见玉琢都行。”

    “那行,既然玉琢姑娘乏了,那我明天再来。”陈锋笑嘻嘻的说道,也不勉强她。

    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在演戏的,想要对他使用欲擒故纵这一招,陈锋干脆全力配合她好了。

    反正刚才那一伸手的,陈锋已经在她的身上留下了自己印记,现在他可不怕这个女人再逃跑了,无论她躲到哪里,都瞒不过陈锋的感应。

    陈锋离开了红仙楼后,并没有逗留,而是直接回去了白石书院去了。

    而这时候,公孙尉辽也头疼的很,陈锋这家伙来了白石书院后干的那些事情,让白石书院里面的那些长老,峰主的全都不满,纷纷过来找他这个院长要个说法。

    “公孙院长,那个叫做陈锋的小子到底是谁的弟子?昨天竟然一个人挑战我们白石书院的弟子,甚至连裵长老都败在了他的手中。”

    “没错,公孙院子,我白石书院昨天可是连面子都丢干净了,那个陈锋到底是什么人的弟子,竟然这么嚣张的,实在是太不把我们白石书院放在眼里了。”

    “现在白石书院的弟子一个个全都在议论纷纷的,人心涣散,纷纷传言说,那陈锋是院长的新收的弟子。”

    “公孙院长,若是那小子真的是院长的弟子,此人可是我们白石书院之光,还请公孙院长向大家说明,相信他们败在了院长弟子的手中,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

    现场这些长老你一句我一句的,反正就是来来回回就是要表达一个意思。

    就是要让公孙尉辽这个院长公布陈锋的身份,好平息白石书院弟子们的扰乱与不安的心思。

    而公孙尉辽却是有苦说不出来,他倒是愿意陈锋是他的弟子,但是有可能吗?连他的实力都不是陈锋的对手,哪里敢当人家师傅的。

    但是偏偏他又不能公布陈锋的身份,因为那会得罪陈锋,给白石书院带来横祸。

    所以公孙尉辽现在是说也说不得,不说,这些长老又不依不饶的,让他这个院长头疼不已的。

    “行了,都不要吵了,我只能告诉你们,那陈锋并不是我的弟子,但是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不能告诉你们。”

    公孙尉辽无可奈何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