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7章 仙国有佳人
    ,!

    “不,不是我说的。”那个被他抓住的修仙者吓得急忙否认。

    虽然这个修仙者是丑了一点,但是人家的实力可是摆在这里,现场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虽然这个修仙者极力否则了,但他还是被这个暴跳如雷的修仙者一掌打飞了出去,并且大声的咆哮着,如同狮子吼似的。

    “刚才的话到底是谁说?有种给我站出来,有胆子当着我的面再说再一次,不要当缩头乌龟的!”

    “是我说的又怎么样,长得丑难道还不许人说了?我说你活着就是浪费空气,死了是浪费土地。”

    “长的那么丑,还敢出来嘚瑟,怎么就没被人一板砖拍死。你活在世上就是侮辱别人眼球的,如果我是你,赶紧回家买瓶耗子药,早死早解脱……”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锋这家伙,而现场的修仙者早已经是目瞪口呆的了。

    他们那里听过这种骂人还能够骂出水平的话来,而更让他们感到佩服的是他的勇气。

    “你敢骂我,我……我要杀了你。”

    这个修仙者连比斗台也顾不得了,气得他直接向在二楼上面的陈锋飞了过去。

    “这个小子死定了,竟然敢得罪黄散人。”

    红仙楼里面的那些修仙者,纷纷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陈锋,只有白斩堂和公孙佩佩例外。

    “滚下去!”

    陈锋的手在栏杆上面一拍,从二楼跳了出去,一脚就把那个黄散人给踩回了比斗台。

    轰隆的一声巨响,比斗台震动了一下,那黄散人愣是被陈锋一只脚踩在他的心口,让他连爬都爬不起来的。

    “我说你丑,你有什么问题吗?”

    陈锋看到这黄散人想要挣脱,脚一用力,顿时把他给死死的踩在地上,懒洋洋的说道。

    “没……没问题,没问题。”刚才还嚣张不已的黄散人魂飞魄散的说道。

    只要他不是个傻子,就知道陈锋的实力不知道要比他强多少的。

    “很好,我就喜欢诚实的人,自己滚下去吧。”陈锋从他的身上挪开了脚,冷笑的说道。

    那黄散人连滚带爬的从比斗台上面滚了下来,还真的是滚着下来的,好像一颗球似的,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红仙楼,连头都不敢回的。

    而陈锋站在比斗台上面,依然显得懒洋洋的说道:“现在是我赢了,谁要跟我比。”

    现场一片安静的,陈锋在比斗台上面站了老半天,都没有人上来跟他比试的,连黄散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谁还敢上去找虐啊!

    “这位仙爷,你赢了,可否愿意上来和玉琢一叙呢?”面纱之下的袁妙婧眼睛一亮的说道。

    “玉琢姑娘貌美如花,国色天香的,只要是个男人,我想没有人能够抗拒得了玉琢姑娘的魅力,我自然也不例外。”陈锋说道。

    “呵呵,这位仙爷可真会说好话,那就请这位仙爷上来吧。”

    袁妙婧捂嘴一笑的说道。

    陈锋过去和白斩堂他们说了一声,然后大摇大摆的上去了袁妙婧的房间。

    “哼!登徒子,死色狼,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不正经的狐狸精,白师兄,你说是不是?”

    公孙佩佩和白斩堂离开了红仙楼之后,一路上气呼呼的说道,估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的。

    而白斩堂只能苦笑一下,陈锋的神秘还有强大,把白斩堂的骄傲统统碾碎了,心思完全不在红仙楼里。

    而陈锋此时已经被请入了玉琢的红房里面去,而化身成为玉琢的袁妙婧根本就没有认出来,陈锋就是打伤了她的仙帝。

    “仙爷请坐。”

    袁妙婧依然还是戴着面纱,保持着神秘,请陈锋坐下来。

    而房间里面已经备好了好酒好菜了,并她还亲手给陈锋斟酒。

    而陈锋也配合她,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对于她的敬酒也是来者不拒的,一口干了。

    喝了几杯酒之后,陈锋借着酒意伸出手去想要揭开袁妙婧的面纱。

    而袁妙婧却是往后一躲,躲开了陈锋的手,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偏偏不让陈锋揭开她的面纱,然后对陈锋说道。

    “仙爷,不要着急嘛,人家会害羞的。”

    “玉琢姑娘害什么羞啊,这里又没有外人在,所谓夜宵苦短日高起,这地方的消费可不便宜,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的好。”

    陈锋明明知道她就是袁妙婧,却是偏偏故意装作一副急色的样子,让袁妙婧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毛躁加小气的家伙。

    “不如让玉琢为公子跳一支舞怎么样?”玉琢只好忍着心中对他的厌恶感,开口说道。

    “跳舞?这劳子舞蹈有啥看头的,既然你想跳,那行,你跳吧。”

    陈锋一副不解风情的说道,让玉琢那些对付男人的招式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完成没用。

    这家伙外表看起来像一个翩翩的浊世公子似的,但是哪里像一个公子了,根本就像一个不解风情的屠夫。

    丝竹声淡雅而悠扬,袁妙婧若仙若灵,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如同水的精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

    天上一轮春月开宫镜,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泠于耳畔。

    只见袁妙婧手中的折扇如妙笔如丝弦,转、甩、开、合、拧、圆、曲,流水行云若龙飞如凤舞,如果抛开两人敌人的身份,陈锋倒是挺欣赏她的。

    虽然这个袁妙婧性情刁蛮傲气狠毒,不过的确是多才多艺,她所跳的舞,也是陈锋所见过最好的舞蹈了。

    “好好好,仙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

    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陈锋大声的击掌叫好说道。

    原本正在跳舞的袁妙婧,舞步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听闻陈锋对她的赞美,让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甚至在心中重复着陈锋刚才所诵念的这段诗词,一时间,竟然令她有些迷醉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