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6章 嘴巴太欠了
    ,!

    陈锋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来自己也是把她给逼急了,逼得一个超神者的,竟然要躲在这红仙楼里面做花魁。

    不过这个女人也很不简单,她来大修界这里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我先不打草惊蛇的,最好能够接近她,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上次陈锋打伤她的时候,袁妙婧并没有看到陈锋的样貌,所以只要陈锋小心一点,这个女人是不可能会认出他来的。

    这个时候,台上蒙着面纱的女人已经停止了弹琴,陈锋看的果然没有错,这个所谓的花魁正是袁妙婧。

    袁妙婧一来到了大修界之后,伤势便开始复发了,而那个被她夹持的大夫不甘心被她控制,趁她伤势复发的时候逃跑,被袁妙婧怒而杀之。

    虽然她把洪福的祖传神药给搜刮了出来,但是这些药物并不多,并不能够支撑她使用多久,所以她必须要另外想办法。

    在她被陈锋打伤之前,一直看不起天界的修仙者,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不堪一击的蝼蚁罢了,但是陈锋却教会了她要怎么低调做人。

    她现在被陈锋的洪荒启示录的生命力量打伤,让她的实力连她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都没有,最多只是相当于修仙者当中一名金仙的实力,更是让她尝试到了落地的凤凰不如鸡的残酷。

    虽然她已经逃到了大修界,但是她可不认为就安全了,那个仙帝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可怕了,竟然连他们超神者都能够杀死。

    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活着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但前提是,她得活下去才有这个机会。

    她之所以来这个大修界,果然如同陈锋所料的那样,她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有目的地的。

    大修界有一个关于超神者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有超神者才知道,所以如果她要治愈伤势恢复实力的话,就只能来大修界。

    但是她现在受了伤,没有实力去哪个地方,只能想办法,袁妙婧想来想去的,想要不惊动仙帝,又能够保证她的安全的话,还有什么比女人优势更有利的武器。

    当然了,她来红仙楼并不是要出卖自己的身体,那是最低端的手段,而是要利用女人的优势,让那些臭男人迷上她,为她所用。

    这个时候,听到袁妙婧的声音,从面纱的后面传了出来。

    “玉琢一向最为仰慕实力高强的仙爷,今天这里谁的实力最强,谁就能够过来和玉琢谈心。”

    袁妙婧的话一出来,红仙楼里面的修仙者全都嗷嗷叫了起来,一个个好像打了鸡血似的,还没有开始,大家就已经充满了杀机了。

    别以为来这种地方的修仙者实力就会很弱,都是底层的修行者,恰恰相反,能够来这种地方的人,大部分都是实力很强的修仙者。

    像红仙楼这种高消费的地方,何止是一掷千金的,一般的那些低下的修仙者,那有这个钱进来这里消费的。

    能够来这种的地方的人,实力可不比三大圣地的弟子弱,甚至有些人手中,不知道收割了多少修仙者的命的,他们很多都是亡命之徒,这些人的手中,谁没有收割过几条修仙者的性命的。

    “不过,这里始终是红仙楼,要是打烂了可就不好了,所以玉琢给各位爷定了一个规矩,今天咱们就来个文斗好了。”

    当然袁妙婧口中所说的文斗,可不是地球上面的那些文斗,而是指只凭修为的高低,不用招式。

    “好,玉琢姑娘的规矩,我看可以。”那些修仙者没有反对。

    能够经营红仙楼的可不是他们能够得罪,据说红仙楼的背后有着三大修炼圣地的影子。

    当然了,这种事情三大修炼圣地是不可能会承认的,只是那些敢在红仙楼里面闹事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玉琢在此多谢各位仙爷的谅解。”面纱下的袁妙婧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猫戏老鼠的笑容来。

    红仙楼里面清理出来一个地方来作为比试的场地,并且在比试的周围加注了阵法的防护,以免比斗的威力会把红仙楼给打烂了。

    虽然是文斗,但是两人比试时的威力可不低,如果没有防护的话,红仙楼很快就会遭殃。

    “本人丁克,谁来给我一比。”

    比斗的地方就在红仙楼的中间位置,一名五大三粗的壮汉,率先上了比斗台,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拍打了几下,大声的叫嚣。

    “我来会会你。”他的话音一落,马上就有修仙者上去和他比拼了起来。

    两人各出一掌,两股不同的力量对轰在了一起,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弧,不到三秒钟,上来挑战的那名修仙者嘴巴吐了一大口血,当场认输了。

    很快又有另外一个修仙者上去,这次输得是之前的那个五大三粗的修仙者。

    “白兄,你不想下场去试试吗?”陈锋对旁边的白斩堂说道。

    “不了,我没有兴趣。”白斩堂说道。

    也不知道他是没有兴趣,还是因为旁边的公孙佩佩的原因,不想下去比试。

    这个时候,场上的一个留着山羊须,头发散乱,酒糟鼻,金鱼眼,满嘴大黄牙的修仙者大声的笑了起来:“哈哈哈……还有没有人上来跟我交手,若是没有人的话,今天晚上,玉琢姑娘就是我的了。”

    “你长得这么丑,也敢窥觊玉琢姑娘,你可别把人家玉琢姑娘给吓哭了,我看你呀,还是回去照照镜子的好,就不要出来吓人了,即便没有吓到人家玉琢姑娘,吓坏了小朋友也是不好。”

    一把懒洋洋的声音向他传过去道,顿时引起了红仙楼里面的修仙者的哄堂大笑,就连带着面纱的袁妙婧也忍俊不禁的偷笑了一下。

    这个说话的人嘴巴也太欠了,虽这个修仙者丑是丑了一些,但是也没有陈锋说得那么夸张。

    “谁?谁说的,给我滚出来!”

    这个修仙者暴跳如雷的叫道,并且四处寻找说话的人,但是现场的修行者太多了,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到。

    “是不是你说的?”

    那个修仙者随时一把抓住了一名修仙者,对着他咆哮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