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5章 红仙楼花魁
    ,!

    “这么有意思,那可得好好瞧瞧了,你说是不是,白兄?”陈锋对白斩堂说道。

    而白斩堂有些忐忑不安的,他也是花楼的常客,只不过今天的心思却不在这些姑娘的身上,而是一直在心里面猜度着陈锋的身份。

    “白兄,白兄……”

    陈锋看到他没有反应,一连叫了他几声的,白斩堂这才回过神来。

    “是是是,前辈说的有理。”白斩堂急忙回答道。

    “我不姓前,也不叫辈,你叫我一声陈兄就行了,姑娘们,你们说是不是?”

    陈锋的话逗的那些姑娘们一个个笑的前俯后仰的,纷纷捧哏,大声的说是。

    “哼,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能有多漂亮的,本小姐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

    公孙佩佩却是不服气的嘀咕道。

    在白石书院里面,公孙佩佩本就是美女,而且还是院长的女儿,身份高贵的,哪里会看得上这些庸脂俗粉。

    “这可不一样,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家花那有野花香啊!”

    陈锋笑眯眯的说道,左拥右抱的,对这些花楼的女子说道。

    公孙佩佩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她却是不敢去得罪陈锋的,在心里面画圈圈诅咒这个家伙。

    这时候,陈锋看到白斩堂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他的心思,开口对白斩堂说道:“白兄,你见过真正的千里封杀吗?”

    白斩堂一愣,千里封杀不是他的招式吗?这个陈锋好像对他的事情什么都知道似的。

    “见过。”白斩堂点点头说道。

    “不,你没有见过,你见到的只是千里,没有看到封杀。”陈锋却是摇头否认的道。

    白斩堂讶异的看着陈锋,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千里封杀本来就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招式,天上地下,就只有他一个人会,他又怎么会没有见过呢?

    “你的千里封杀,封又封不住,杀又杀不了,能叫千里封杀吗?”

    陈锋徐徐的开口。

    “封杀指的是绝对的力量,不容违抗的力量,而不是满天鸡毛蒜皮的,让人眼花缭乱,例如我现在要封杀你……”

    陈锋的话一说完,白斩堂突然感到自己动弹不了,无论哪个方向都是杀机,让他根本无法躲避,更加不要说是逃跑了。

    白斩堂感觉自己就好像一只,被困在了牢笼里面的野兽一样,只能任人待宰,根本无力反抗。

    不过白斩堂还是小心翼翼的向前迈出了一小步,这个时候,看到一把剑瞬间从虚空里面出来,把他的身体给洞穿,让白斩堂发出了一声惨叫的声音,跟着他就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当中来了。

    “这是……这是一种绝对领域的控制力量,领域里面,所有的一切皆为蝼蚁。”

    白斩堂似有所悟的,感觉自己的千里封杀忽然上了一个层次了。

    但是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刚才陈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白斩堂少说也是十大高手,竟然在陈锋的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多谢前……陈兄的指点。”白斩堂突然对陈锋恭恭敬敬的说道。

    “不用客气,白兄,今天我们是来花楼寻开心的,不要愁眉苦脸的嘛,害得人家这些姑娘,还以为自己的魅力不够吸引呢。”

    陈锋的话,再次引得那些姑娘们笑的花枝乱颤的。

    但是白斩堂的身体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陈锋说的那么轻松,但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够领会道,刚才陈锋的指点对于他来说有多么重要的,而陈锋就这么云淡风轻的指点了他。

    就在这时,看到外面传来了众人欢呼的声音,好像还依稀听到了有人在大声叫喊着玉琢姑娘……玉琢姑娘的名字。

    “两位公子,我们的新花魁出来了,可否要出去看看?”那些姑娘们对陈锋和白斩堂他们说道。

    “当然,来花楼怎么能不看看花魁呢,你说是不是,白兄。”陈锋对白斩堂说道。

    而白斩堂则是有些犹豫的看了一下公孙佩佩,如果公孙佩佩不在这里的话,他根本不需要考虑,肯定会和陈锋一起出去,但是公孙佩佩在这里,总得也要考虑一下她的感受。

    “师妹,要不……我陪你先回去。”

    然而白斩堂的话还没有说完,公孙佩佩却是不服气的瞪着陈锋说道:“我也要去。”

    “你瞪我干嘛,我又不是不让你去。”陈锋好笑的道。

    “哼!我愿意。”

    公孙佩佩不像白斩堂那样害怕陈锋,甚至还有些跟他斗气的感觉。

    三个人走出了房间,外面是一条长长的红楼走廊,看到很多人走廊的两边和底下,正在对着正面一个平台叫喊着,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陈锋他们也看了过去,只见平台上有一个头上盖着白色纱巾的女人,优雅的在弹琴,而且还是侧着身体,只能够看到他的半边轮廓。

    不过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到这个女人有多么美的,她的头发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色宫绦。

    身上穿着一件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肯袄,外罩着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一条大气的翡翠撒花洋绉裙,白色的面纱下的面孔若隐若现的,朦朦胧胧的,反而给人有一种神秘的美感。

    周围的男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名字叫玉琢的红仙楼新花魁在流口水的。

    能够来红仙楼的男人,又有几个是正儿八经的家伙的,这种事情不管是在文明发达的地球,还是在这天界都是一个样子。

    只不过这种半遮琵琶半遮脸的营销手段,陈锋早就看腻了,虽然地球上的人没有修炼者的本事,但是在其他方面可是比修仙界的牛多了。

    不过陈锋看不上眼,并不代表这里的男人也和他一样是来自于地球的,所以这种用烂了的营销手段,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极其有效的。

    就在陈锋打算从这个花魁的身上收回目光的时候,突然间看到陈锋眼睛里面,出现一点金芒。

    “有意思,真有意思,老子正满天下的搜刮你,没想到你竟然化身成为了红仙楼的一名花魁,躲在了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