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3章 命在旦夕
    ,!

    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一名天将慌慌张张的在跑进来报告,说是有敌人在南天门闹事,那些天兵天将根本就阻挡不了。

    当林馨如问清楚这名天将说那个敌人是一个女人的时候,她们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的,那个超神者竟然杀伤了天庭来了,天庭的这些天兵天将自然没有办法抵挡她。

    “现在怎么办?”

    陈锋的这些女人相互对看了一眼,现在陈锋不在,根本没有人能够做主。

    “我去阻止她。”

    这个时候,几个女人同时都站了出来,包括徐素素在内。

    “不行,我答应过老公,不能够让你们去送死,现在我们在天宫里面,那个女人根本攻不进来,事到如今,我们只能留在这里等老公回来对付她。”林馨如一锤定音的说道。

    而这时候,外面的袁妙婧已经灭掉驻守南天门的天兵和天将,虽然陈锋是重启了仙庭,但是由于时尚短,整个仙庭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的,而陈锋也懒得去弄那些门面上的功夫,所以仙庭的仙人少的可怜,平日里,也就只有一些天兵天将在把守着。

    其实陈锋最大的秘密是在于他的天宫,只要他的姑射神山在,天宫就在,所以根本不怕别人攻击来,所以他要做多的人把守也没用。

    如果敌人够强大的话,再多的人把守也是白搭,比如超神者,如果对付太弱的话,根本就没有胆子进攻仙庭的。

    袁妙婧抓着道天修,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没有人会是她的一招之敌,很快袁妙婧就来到了天宫的面前,看着这种金碧辉煌的天宫,嘴角狞笑了一声,一掌对天宫的大殿轰了过去。

    轰隆的一声,袁妙婧的一掌拍打在了天宫大殿上面,然而如同袁妙婧所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天宫大殿并没有忐忑,甚至都没有椅一下,依然稳若泰山的屹立在原地。

    “咦!”

    袁妙婧咦了一声,显得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小小的一座大殿,竟然能够承受得起她这一掌,倒是也够坚固的。

    不过袁妙婧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一座大殿的,就算有防护的力量,又能有多坚固的,她加大了力量,再次对天宫大殿轰出了第二掌。

    轰隆的一声巨响,袁妙婧的第二掌从天而降,拍打在了天宫大殿上方,这个地方是琉璃瓦顶,总不会打不烂吧?

    然而天宫大殿就好像一快又老又硬的大石头一样,依然是巍然不动的,再次让袁妙婧感到惊奇,但是也让她变得怒不可遏的。

    轰!

    轰d!

    轰dd……

    袁妙婧好像疯了似的,不断的对着天宫大殿攻击,最后还拿出了一把剑来,对着天宫大殿,一剑斩杀了过去,但是天宫大殿没有任何的损失,倒是把袁妙婧给累得香汗淋漓的,气得她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座坚不可摧的大殿。

    “陈锋,你给我滚出来,不要躲在里面当缩头乌龟,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拿你没有办法,你若是不出来,我就把仙庭所有的人全都给杀了,我杀到你出来为止,我看你出不出来。”袁妙婧大声的威胁道。

    然而陈锋根本就不在里面,他又怎么可能出来呢,若是陈锋在这里的话,哪里还会让这个疯女人直接杀到仙庭上来的。

    这个时候,袁妙婧突然想到了什么,把道天修抓了起来,对着他大声的说道:“我记得你有个女儿是帝妃,我看她出不出来救你。”

    而道天修气若游丝的,身上的修为全失,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要不是袁妙婧开口说话,里面的道孤云都没有办法将这个老头和自己的爹爹联系起来。

    “爹,那个是我爹,我要去救他。”

    道孤云在天宫大殿里面,看到了自己的爹变成了这个样子,让她吓了一大跳的,马上就要出去救人,而林馨如她们急忙拉住了她。

    “云妃,不要冲动,那个女人攻不进来,她正在想办法引我们出去,若是我们落入她的手中的话,相公就算回来了,也必将会受制于她的。”瑶玉溪说道。

    “没错,我们不能给相公增添麻烦。”其他的女人也赞同的点头。

    “但是我们真的看着云妃她爹被那个女人杀了吗?”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馨如开口说道。

    “老公常跟我说,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们不能看着云妃的父亲被那个女人杀了。”慕容冰也在旁边开口。

    她们几个是来自于地球上,跟随陈锋的时间很长,也受陈锋的影响很深,都是有自己主见的人,但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棘手了。

    如果这个女人仅仅只是强大一些,她们会毫不犹豫的出去跟她们拼命的,但是这次的敌人太过强大了,是超神者,已经不是她们所能够对付得了的,无论她们想什么办法都没有用。

    这个时候,袁妙婧看到天宫大殿没有人出来,让她冷哼一声,一指点在了道天修的身上,道天修顿时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来。

    袁妙婧的一指,比之前抽取他的记忆还要痛苦,痛得他瑟瑟的发抖着,感觉整个人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

    这种痛苦并非是身体上的痛苦,如果仅仅只是身体上的痛苦的话,即便再疼痛难忍的,道天修他也能够忍得住,但是这个疯女人不知道对他点的那一指是什么,让他的神魂好像被抽丝剥茧的,这种来自于神魂深处的痛苦,不要说他现在修为尽失,就算他的修为还在,也难以忍住得了。

    “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道天修痛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拼尽全力的挤出这几个字来,一心求死。

    但是袁妙婧又岂会让他如愿的,看到她拿出两只尖勾来,然后把两只尖勾从道天修的背后刺了进去,把他的琵琶骨给勾住,然后把道天修挂在一根杆子上面,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去折磨他。

    她就是要让躲在里面的人没有办法忍受,让他们自动走出来送死,果然她这残忍的折磨,让里面的道孤云几乎崩溃了,而其他的那些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