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 升职
    蒙古包里空调开得很大,逼退了夏季的热浪,但是楚天羽却感觉浑身上下都热得厉害,实在是这酒度数太高了一些。

    坐在楚天羽身边的齐佳荣赶紧给他倒了一杯饮料关切道:“喝点饮料压压酒。”

    楚天羽感激的看了一眼画着精致淡妆格外光彩照人的齐佳荣,拿起杯子把里边的冰镇橙汁一饮而尽,这才感觉已经着起火的胃好过一些。

    坐在楚天羽对面的黄珊调笑道:“还是帅哥好啊,稍微有点不舒服身边就有美女心疼了。”

    齐佳荣立刻红着脸道:“黄主任您说什么那?”

    众人听到这立刻哄笑起来,弄得齐佳荣更是不好意思起来,头低得都要扎到胸上了。

    有黄珊这个酒场老手在酒桌上的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徐志国喝得是脸红脖子粗,坐都有些坐不稳了,但还是频频敬酒,父亲的手术做完了,他了了一大块新兵,更可喜的是父亲的高血压、高血糖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这更是让他长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心情又好,自然是喝得又快又多。

    这时黄珊神秘兮兮的道:“小楚姐姐我先祝贺你要高升了。”说到这举起了酒杯。

    楚天羽虽然很不想喝眼前的烈酒,但架不住有黄珊、徐志国这些人频频劝酒,所以也喝了差不多要三杯了,这酒度数实在是太高了,所以此时楚天羽现在也是有些醉了,不过还没到酩酊大醉的程度,所以听到黄珊的话立刻是一愣,不解的道:“高升?黄主任您这是什么意思?”

    黄珊的消息可是比楚天羽灵通得多,不管怎么说她也在医院里工作了快二十年了,朋友多得很,又是财务科的主任,消息要是不灵通那才叫不对劲,今天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

    黄珊意味深长的笑道:“这个事那目前还没彻底确定下来,但我估计差不多,不过具体是什么事我还不能说,只能先给你提个醒,来,喝吧。”说完把自己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楚天羽听得出来黄珊这是有意卖关子,不过楚天羽自己感觉自己太年轻了,就算是刘兴华下台了这主任也轮不到他来,毕竟他资历太浅,职称也就是个住院医,资历、职称都达不到担任主任或者副主任的条件,能有什么可升的?

    想到这楚天羽也就没在问,拿起酒杯浅浅的喝了一口,他是喝不下去了,在喝肯定是要多的。

    黄珊看楚天羽不问,到是有些好奇,眼前这小年轻还真能沉得住气,换成别人早就追问个不停了,看来楚天羽这小子城府还真不浅,既然他不问,黄珊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开始说起了一些趣事调节酒桌的气氛。

    不过坐在楚天羽身边的齐佳荣到是很想知道楚天羽到底要升到什么位置上,但可惜的是她不是楚天羽什么人,只是个刚认识的同事,处在这样的身份上齐佳荣也不好意思问黄珊楚天羽要升到什么位置上的事,但心里却是好奇的要命。

    今天这酒局的主角是楚天羽,所以哪怕他是百般推脱说自己喝不了了,但是黄珊跟徐志国等人却不肯翻过他,想尽办法的劝酒,结果就是快结束的时候楚天羽也喝多了,路都走不稳,说话还有些大舌头。

    最后是席长健把楚天羽送回去的,为这事单瑛还埋怨齐佳荣不知道把握机会,应该她把楚天羽送回去才对,说得齐佳荣很是不高兴,心里也感觉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席长健架着楚天羽进到他家的胡同时一辆白色的保姆上车下来个带着口罩、帽子的女孩,一看到楚天羽就跑过来道:“你怎么喝这么多?”说完搀住了楚天羽。

    席长健也是喝得有点多,根本就没想大热天的这女孩怎么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只是认为她是楚天羽的朋友,帮着林秀彤把楚天羽弄到床上就走了。

    林秀彤摘了墨镜、口罩看着倒在床上醉醺醺的楚天羽叉着腰道:“你现在都成酒鬼了,怎么老是喝多?”就在不久前楚天羽就在林秀彤的别墅里喝醉了,结果还闹出个乌龙事件来,弄得两个人都是非常的尴尬。

    林秀彤今天本来还想跟楚天羽说说他投资的那部电影的筹备进展,谁想他喝成这样,看来是没办法谈了,想到这林秀彤叹口气就准备回家,但刚要走手腕就被楚天羽握住了,这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家伙嘴里喃喃自语道;“别走,别离开我。”

    林秀彤立刻是一皱眉,随即低下头看着楚天羽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林秀彤立刻感觉很是心疼,到底是谁把他伤得这么深那?

    一周后刘兴华光荣退居二线,赵国利荣升普外的主任,终于是如愿以偿,但赵国利总是感觉这主任不是靠自己实力才当上的,心里并不是那么开心。

    出人意外的是赵国利竟然把一病区交给楚天羽暂时管理,按理说普外的两个病区都是副主任负责管理,可从来没有让一个只有住院医职称的新人管理的,这可太不合理了,当赵国利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包括楚天羽在内,他很清楚赵国利看自己很是不顺眼,恨不得把他从普外赶走,他怎么会好心到提拔自己?要知道普外两个病区的负责人都是主任任免的,赵国利怎么突然把楚天羽提拔这个位置上?

    其实楚天羽能当上一病区的负责人也是冷玉田为他弄来,贝清风拿冷玉田实在是没办法,只能去找赵国利,拿院长的身份压他,才让赵国利妥协让楚天羽负责管理一病区,但这只是开始,用不了多久楚天羽的位置还要动动,这同样是冷玉田的意思,虽然冷玉田一直把楚天羽仍到外边自生自灭,采取放养的政策,但是他这个师傅还是很为自己徒弟考虑的,把他的路几乎是安排得差不多了,当然这条路能不能走好,还得看楚天羽自己的本事。

    但是不管怎么说楚天羽现在差不多是成了普外科的二把手,管理着一个病区,手下医生8名,护士12名,但楚天羽手下这些人可都对他不服气,主要是楚天羽太年轻了,资历浅,职称也低,凭什么当他们的头?可这些人心里不服气是不服气,但现在也没办法,谁让这是赵国利的意思那?

    赵国利也很清楚楚天羽手下那些人都是要资历有资历要职称有职称的老医生了,最年轻的也都三十六岁了,用桀骜不驯来形容这群人也不为过,他到要看看楚天羽如何服众。

    楚天羽看似是高升了,但实际上却是被架在火上烤,想让手下这些人乖乖听话可没那么容易,并且这些人还会想尽办法的给楚天羽出难题,要应付这些家伙可够楚天羽头疼的了。

    按照惯例楚天羽走马上任后肯定是要把手下的人召集到一起开个会,但是楚天羽却没这么做,因为他很清楚这会开得一点意义都没有,不管他说什么手下这些家伙肯定会阴奉阳违,既然是这样也就没有必要开什么会了,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让手下这些刺头不给他找麻烦为好。

    楚天羽走马上任第三天麻烦就来了,他手下一个叫做王文峰的大夫昨天值班收了个急性肠梗阻的患者,按理说这样的患者昨天晚上就要进行剖腹探查术,但是却拖到了白天,不是王文峰不尽职尽责,主要是这患者没有钱。

    患者的人是个八十一岁的老爷子,叫钱进财,是静海市下属一个农村的村民,钱进财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在距离村子不远的一个黑矿打工,结果遇到了矿难,哥俩全死在了井下,开黑矿的老板也跑了,到现在一分钱的赔偿款都没拿到。

    老爷子还个小儿子,不幸的是两个哥哥出事还不到一个月就喝多了酒骑摩托车出了车祸,当场死亡,这事是他主要责任,酒后驾车强行超车导致,对方并没有太大的责任,并且对方也没什么钱,就是个开三轮摩托给十里八乡送货的司机,这样一来老爷子一家更是没拿到多少赔偿款。

    三个儿子是没了,但是还给老爷子留下两个孙女一个孙子,三个儿媳妇受不了也都扔下孩子跑了,老爷子现在一个人呆着三个孩子过日子,全部的积蓄早就用于三个儿子的葬礼,还欠了一屁股债,他能有什么钱?毫不夸张的说老爷子一家人连吃饭都成问题。

    正因为没有钱所以当地的县医院根本就没收,直接让他来了市里,现在人收住院了,但是没钱,怎么治疗?

    医院不是福利院,没钱也给治疗,要是这样的话所有人都说没钱,医院还得治,全国的医院都得倒闭,在有医院是自筹自支,政府跟国家是不管的,这么一来医院就更不能随便给人免费治疗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不给老爷子治,他肯定是死路一条,免费治疗那?开了这个口子,以后楚天羽手下那些人没事就会给他弄来几个没钱的患者,到那时候楚天羽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