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用心险恶
    楚天羽搞不明白毒蛇学院会安排男女混住,难道他们就真不怕出事吗?还是这么安排本身要的就是出事,就是要通过这种男女混住在封闭而狭小的空间里释放异能者心中的兽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末世降临后哪怕是普通人心中隐藏的兽性都已经被释放出来,更不要说是实力非凡的异能者了,如果自己猜对的话那么毒蛇学院的用心就太险恶了。

    难道他们真的想培养出毫无人性只知道杀戮的人性?通过各种各样的训练彻底抹杀掉这些异能者心中仅剩的那点人性吗?

    想到这楚天羽忧心忡忡,他真的不希望自己想的是真的,但却隐隐感觉到自己的猜测恐怕是正确,看看毒蛇学院的所作所为吧,刚刚到了这里就让在场几百名异能者自相残杀,只留下五十人,然后就是让男女混住在一起,他们要干什么?不是用这样的方式抹杀掉幸存下来异能者最后的人性又是在干什么?

    奇利亚很快就把自己的床铺收拾好,那个看起来天真无暇很是清纯的格格也收拾好了,此时都坐在床上打量着自己的宿舍,就没人想到这里还有楚天羽这么大个大男人,想到从现在开始要跟他睡在一间房间里会有多么的不方便、尴尬、别扭。

    行尸走肉般的女子跟楚天羽一般也没收拾自己的床铺呆呆的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什么

    格格突然站起来跑到楚天羽身边笑道:“大哥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舍友了,你可要多照顾我啊,我很弱的,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

    楚天羽皱着眉头看看眼前这个也就十七八岁满脸清纯之色的漂亮女孩道:“保护你?我看得你保护我吧,刚才看你杀起人来可比我干净利落得多。”

    楚天羽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就在几个小时前的混战中,这个清纯无比的女孩杀人的手段残忍而血腥,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她杀的人越多脸上的笑容就越天真浪漫,在楚天羽看来这丫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格格撅着嘴很委屈的道:“那有啊?是他们先欺负我的,我才还手的。”说到这伸出手拉住楚天羽的手用恳求的语气道:“就这么说定了啊,从现在开始你要保护我啊。”

    楚天羽把手抽回来撇撇嘴懒的搭理这个小疯子。

    奇利亚掩着嘴笑道:“楚天羽你别老板着个脸,你该高兴才对,我们可是刚通过了考验彻底加入了毒蛇学院,这可是好事。”

    楚天羽不知道奇利亚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她就没看出毒蛇学院的险恶用心吗?这特么的那里是好事,分明是在糟糕不过的事,被毒蛇学院培养成泯灭人性只知道杀戮的机器是你想要的吗?

    奇利亚笑道:“你这么干着我干嘛?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楚天羽没有说话,他不相信奇利亚看不出来,既然她现在要装傻,那就由着她去吧,自己跟她并不熟,跟她去讨论毒蛇学院的险恶用心完全没必要。

    格格这时候跑到那跟行尸走肉的女子旁天真浪漫的道:“大姐姐你叫什么啊?”

    一个一点人类情感都不带仿佛冰冷机器发出的声音传来:“你最好不要烦我,不然我不介意让你变成一滩散发着恶臭的尸水。”

    格格立刻不说话了,奇利亚脸上也失去了笑容,显然两个人都想到了这个女人的能力——腐蚀,就在不久前所有想对她动手的人都被她那残忍而奇异的异能腐蚀成一滩散发着恶臭的尸水,那场景现在想来也让人毛骨悚然,一个活生生的人散发着凄惨的叫声,承受着举得大痛苦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从脚开始腐烂,最后一点点瘫在一滩恶臭的尸水中,一直到自己的头颅最终腐烂才会死去,这样的死法太过残忍,残忍到没人想有这样的遭遇。

    奇利亚皱着眉道:“喂,她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从现在起我们四个是一个宿舍的了,是一个小团体,我想接下里的种种考验回以宿舍为单位,这么一来我们就是一个团队,如果你想活下来,你就得跟我们齐心协力。”

    女子目光呆滞的看向奇利亚,语气依旧是不带任何感情的道:“我不需要同伴,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更是,所以你们不要烦我,不然我发誓你们会后悔的。”

    奇利亚立刻是脸上有了怒色,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她实力确实高,但也忌惮这女人残忍而奇异的腐蚀能力。

    而就在这时隔壁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哀鸣声,这声音让楚天羽等人立刻是心头一颤,出什么事了?

    楚天羽直接来到门前想打开门,但却无奈的发现门被锁住了,并且这道门是由合金制造而成的,坚固得超出楚天羽的想象,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就没办法打开这道门。

    门制作得如此坚固,但墙壁却一点不隔音,隔壁女人传来的求饶声、尖叫声以及男人们那野兽一般的凝小声不时传来,他们在做什么可想而知。

    楚天羽一颗心瞬间沉入了谷底,他最怕的事还是出现了,并且出现得如此之快,分到隔壁的那个女人此时正在被三个男人*、折磨,封闭的房间,男女混住的空间,没多久就激发出了那三个男人心中的兽性。

    这样的事不光发生在楚天羽的隔壁,还发生在其他几个房间里,女人在末世是弱势的,哪怕是异能者也是如此,除非她的实力强到令人忌惮的程度。..

    楚天羽相信这些女性异能者中的最强者,例如奇利亚、格格以及那个拥有腐蚀能力的女子如果单独被分到有其他三个男性异能者的房间,也会是这个下场,因为剩下的异能者实力相差并不多,只有他是个特例,实力相差不大,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三个男人的对手?等待女人的只有最凄凉的下场。

    隔壁女人的哀鸣声逐渐减弱,最后直到消失,这只能说明她已经死了,被三个男性异能者活活折磨死了,楚天羽可不相信隔壁三个混蛋会发泄了*后放过这个女人,这根本就不是他们的风格。

    事情跟楚天羽想的一样,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就有高达七名女性异能者被同寝的人*而死。

    奇利亚不说话了,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格格也同样如此,她们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三个女人跟楚天羽一个男人分到一起,她们的下场也会跟那几个女人一样,会十分的凄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天羽声音低沉的道:“毒蛇学院就是想抹除我们心中最后的人性,把我们培养成只知道服从他们的杀戮机器,如果你们想成为这样的存在,我无话可说,但是如果你们不想,以后要听我的。”

    奇利亚突然冷笑道:“听你的?你的异能确实特殊,但你还是太弱了,我们凭什么听你的?”

    楚天羽站了起来冷冷的看向奇利亚道:“只因为我不想变成毫无人性的杀戮机器,够吗?”

    格格撇撇嘴不屑道:“大哥哥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太弱了,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唉,变成只知道杀戮的疯子?好像很好玩的样子。”说到这这个清纯的女孩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得就像是个一个神经病,笑得眼泪都落下来了。

    奇利亚冷哼一声道:“楚天羽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以为你是谁?想让我们听你的,等你比我们强在说吧,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认命吧。”

    奇利亚说得轻松无比,但一颗心却是沉到谷底中,她真的想成为只知道杀戮的疯子吗?恐怕她不想,但是不想又怎么样?现在已经到了毒蛇学院,什么事都由不得她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拥有腐蚀能力的女子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依旧呆呆的坐在那,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楚天羽没在说什么,他知道眼前这几个桀骜不驯的女人不会听他的,索性也就不用在废话了,不过楚天羽心里却打定主意自己绝对不能成为u公司手里的一台只知道杀戮的机器,一点人性都没的机器。

    一个多小时后坚固的合金门打开了,蝰蛇的声音在外边响起:“你们这群垃圾赶紧滚出来,该吃饭了。”

    楚天羽走出来后就看到一具一丝不挂的女性尸体被一个男人从他的房间里拖了出来,随意的丢到墙角,这女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哪怕已经死去,脸上也满是恐惧与绝望之色,眼睛睁得大大的,无声的诉说着她刚才遭受的*与折磨。

    看到这具尸体蝰蛇就跟没看到一般,一脸冷色的转身走了。

    楚天羽一行人很快被带到了食堂,以宿舍为单位四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他发现好几张桌子周围坐的只有三个人,显然他们的室友已经被他们残忍的折磨死了。

    奇利亚跟格格的出现立刻吸引了这些刚折磨死自己室友的男异能者的主意,他们贪婪的看着奇利亚跟格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