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死神
    让楚天羽眉头紧锁的不是因为男子的相貌,更不是因为他的身材,而是他战斗值,楚天羽没想到自己遇到的第一个敌人竟然就是战斗值高达四十八万多的存在,以楚天羽目前的实力,在加上装备、技能的加成,他可以轻松干掉战斗值在四十七万左右的敌人。

    虽然男子的战斗值紧紧只比楚天羽所能战胜的对手高了一万多,但楚天羽很清楚别小看这一万多的战斗值,等级到了40后,每高一级双方的战斗力都有着天壤之别,男子的战斗值紧紧比楚天羽高一级,可却意味着楚天羽的实力跟他相比,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想战胜对手很难,非常难,闹不好楚天羽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

    但是现在楚天羽战也得站,不战还得战,不战的话独眼不会放过他,独眼的等级高达五十八级,是远远超越楚天羽的存在,在不使用雷的实力的前提下,对上级别如此高的对手,楚天羽弱得跟一只蚂蚁一般,就算他可以用隐疾技能逃走,但是安德烈怎么办?酒店里的荀玥等人怎么办?独眼是不会放过他的,所以楚天羽必须战,不战是死路一条,但如果选择战的话他还可能活下去。

    同时楚天羽也想看看一个战斗值高达四十八万的人到底实力有多强,对方的出现,以及对方的战斗值激起了楚天羽的战斗**,并且楚天羽也清楚只有不停挑战比自己更强的敌人,在九死一生的战斗中他才能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男子冷漠的扫了一眼楚天羽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顺着通道上了场,在男子看来楚天羽弱得就跟一块案板上的肉一般可以任由他宰割,对于这种一边倒的战斗男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感觉很无聊,但他还是必须出场,因为他想要获得最终的胜利,更想得到那条所谓的人鱼族的公主,自己享用也好,卖出去也罢,或者去跟人鱼族交易对于他来说都是好事。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走近了另一个通道,很快就进了一个封闭的房间,这房间很小,小到就跟电梯一样,楚天羽前脚进去钢制的门就关闭了,楚天羽感觉脚下传来一阵震动,他所在的房间开始缓缓上升,这是个升降机。

    楚天羽只感觉眼前一亮,耳中听到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喊声,他已经到了竞技台上,而他的对手就在他的不远处。

    一个着上身的壮汉拿着麦克风疯狂的喊道:“今天挑战我们死神的是新秀羽!”

    死神就是那名男子的调号,而羽则是刚才楚天羽随便给自己起的,所有参赛的人不会有自己的真名,都会起一个杀气腾腾的绰号,但是楚天羽没有,感觉这样做实在是没什么意义。

    壮硕男子的话音一落几万名异能者观众立刻发出了嘘声,显然楚天羽的战斗值太低了,如此弱的对手去挑战战无不胜的死神,这实在是太无聊了,几万名异能者就算用屁股想也能想到用不了十秒钟,那个弱鸡羽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几万名异能者自然不想看如此无聊的战斗,发出巨大的嘘声嘲讽楚天羽后就有人叫嚣着如果在场比赛还是这个级别的,他们将不会在来看什么该死的格斗赛。

    在监控室里看到这一幕的独眼很是无奈,现在战斗值超过五十万的不能找,而高于三十五万战斗值的人却是越来越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遇到的对手还是所剩无几的几个战斗值快接近五十万的死神,实力悬殊这么大,比赛肯定是很无趣,在这么下去他这拳馆距离关门就不远了,放弃这么个日进斗金的生意让独眼肉疼得厉害,但偏偏却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不停搓他那光溜溜的脑袋。

    主持人也感觉气氛很是不对,如果不赶紧让比赛开始,让这几万名需要看到鲜血、需要看到残忍的死亡方式来发泄心中戾气,闹不好这些家伙会把拳馆给砸了。

    主持人赶紧道:“比赛开始。”换成以前他肯定还要说上一些话调节气氛的话,让在场这些人热血沸腾,然后疯狂下注,可今天独眼找到的家伙就是个弱鸡,就算他说出话来,在场的这些家伙也不会买账,还是别费这事了,所以直接宣布比赛开始。

    被称之为死神的男子冷漠的看向楚天羽,脸上满是不耐烦之色,他同样不想遇到实力如此若的对手,这太无聊了,现在他唯一的想的就是赶紧结束这无聊的比赛,杀死那只弱鸡。

    早就不耐烦的死神一听到主持人宣布开始,身影立刻变得模糊起来,身体就好像变成了一股青烟一般左右摇摆着,这一幕很是怪异。..

    虽然死神并没想楚天羽冲过来发起攻击,但看到他的身体变成一股青烟一般左右摇摆着楚天羽心中立刻敲响了警钟,并且察觉到了危险,可对方明明还在原地,为什么自己会感觉到强烈的危机?

    一道非常模糊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楚天羽的身后,这道异常模糊的身影就好像是由精神力构造而成,似乎一股烟就能把他吹得无影无踪,模糊的身影手里有一把巨大的镰刀,虽然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脸,但这个人影跟西方的死神形象极为相似。

    模糊的身影猛然挥动巨大的镰刀狠狠向楚天羽斩去,镰刀斩杀的速度非常快,但却没带起任何风声。

    无声无息的出现,无声无息的攻击让楚天羽根本就没反应过来,那道虚幻而模糊的巨大镰刀就切入了他的身体,没有伤口、没有鲜血,镰刀就这么从楚天羽的身体中滑过,但是下一秒楚天羽却突然单膝跪在地上,脸色惨白无比,额头上满是黄豆粒大小的冷汗。

    死神的镰刀透体而过,没有对楚天羽的身体造成任何的伤害,连伤口都没有,但是却对楚天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是对灵魂的伤害,楚天羽只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斩断了一般,那种来源于灵魂的痛感根本就不是**上伤势带来的痛感能比的,那种被撕裂的剧痛顷刻间就让楚天羽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疼得他只感觉仿佛有亿万跟钢针反反复复的在他的身体中穿插一般的痛。

    死神看到楚天羽单膝跪倒在地用非常不耐烦的声音道:“你太弱了,真不知道如此弱的你那来的勇气参加这样的比赛,比赛可以结束了。”

    男子的话音一落在场的几万名异能者立刻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他们同样迫不及待的希望单膝跪在地上那只弱鸡赶紧被死神干掉,然后看下一城更精彩的比赛。

    主持人无奈的叹口气,心里想着希望下一场比赛双方的实力别跟这场一般悬殊这么大,要都是这样的比赛,那些观看比赛的家伙肯定是不会买账的,闹不好就要闹事,这是很麻烦的事。

    安德烈依旧在独眼身边,他看到楚天羽单膝跪在地上是神色大变,他很清楚楚天羽有多强,但却根本就没想到对方只一击就让楚天羽失去了战斗力,这哪里是什么比赛,分明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虐杀,难道楚天羽就要死在这里吗?

    安德烈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跟自己出生入死的伙伴死在这里,迈步就要向外边冲去他想要救楚天羽,但安德烈只卖出了一步就“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上缠绕了一层无色无形的细线。

    独眼看着显示器不耐烦的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如果你想破坏我的比赛我不介意把你切成一块、一块的。”说到这独眼微微动了下手,他五根手指上连接着五根无形物色的丝线,但此时这些丝线却散发出如同利刃一般森冷的寒光,只要独眼愿意,这些丝线顷刻间就会变成最锋利的刀,然后狠狠收紧,安德烈的身体顷刻间就会被切成一块、一块的。

    安德烈根本就没想到独眼有如此独特的异能,震惊下看到楚天羽身后那道虚幻而模糊的死神再次举起了巨大的镰刀向楚天羽的头砍去,安德烈知道这把虚幻的镰刀不会对楚天羽的身体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这把一刀肯定会要了楚天羽的命。

    安德里疯狂的挣扎着,嘴里大喊道:“放开我。”

    回应安德烈是他身体上那些无形物色的丝线紧紧收起,切开他的衣服、他的皮肤,顷刻间安德烈的身体上就布满了伤痕,血汹涌而出把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而此时镰刀马上就要斩在楚天羽的头上,安德烈绝望的大喊道:“不!”

    独眼摇着头道:“怪那只能怪你小子命不好,第一个对手竟然就遇到了死神这个家伙,妈的,回头得让那些家伙偷偷在抽签上做点手脚,不能总让跟这小子一样弱的家伙遇到死神这类混蛋。”

    而此时死神那变得模糊并且左右摇摆的身体恢复了原装,他懒的去看楚天羽这只弱鸡痛苦死去的样子,转身向升降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