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末世夜店
    楚天羽还想多问两句,但可惜的是漂亮的女服务员被大堂经理叫走了,不过临走前她丢给楚天羽一个担忧的眼神,意思是权楚天羽不要去拳馆打探消息。

    楚天羽不清楚异能者的居住点为什么会有拳馆这种东西,或许这里的拳馆跟他印象中的拳馆不大一样吧,楚天羽是个听人劝的人,华夏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听人劝吃饱饭嘛,楚天羽一直感觉这话说得很对,既然这美女服务员说拳馆很危险,那就不要去好了,还有夜店可以打探消息。

    楚天羽跟安德烈出了酒店在路边随便找个人问便知道了夜店所在的位置,距离楚天羽跟安德烈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很远,也就七八百米的距离。

    寒风下楚天羽跟安德烈一边肩并肩的闲聊,一边往夜店所在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楚天羽算是见识到了这里异能者的放荡形骸,有钱的在各种酒吧、餐厅里买醉,喝醉了后有的人失声痛哭,有的人则是叫骂连连,没经过两家酒吧或者餐厅就可以看到其中一家里一群异能者大打出手。

    慈安市确实不允许打架斗殴这种事出现,一旦被警备队发现轻则抓去做苦工,重则当场枪决,但在异能者居住的区域里街上巡逻的警备队却对这种打架斗殴的事视而不见,除非是有人当着他们的面杀人,否则也就是出言警告两句拉倒,警备队前脚一走,这些人又会大打出手。

    楚天羽不知道的事在异能者居住的区域警备队是纵容异能者之间的厮杀的,当然前提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于是这个街区一些僻静的街道里经常有人死去,杀人越货这样的事在这里层出不穷,死去的人只能自认倒霉,尸体第二天会被清洁队带走统一焚烧,并不会有人追究杀人者的责任,就算死去的人有亲属跑去警备队申诉,警备队白面受理,但其实是不会去查的。

    警备队在异能者区域管理得如此松懈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这些异能者整日处于高压环境下,性子早就变得相当暴虐,甚至不少人都是嗜杀成瘾,如果严格的约束他们,非但不能让他们乖乖听话,反而会积压他们心中的戾气,当这戾气增长到一点程度的时候是会出现暴乱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显然对um公司掌管慈安市很是不利,所以警备队就对异能者之间的厮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通过互相残杀的方式发泄心中的戾气,尽可能减少暴乱的出现。

    其次就是um公司需要的是实力强大的异能者帮他们去搜寻物资,而不是那些实力平平的异能者,这就需要淘汰机制,淘汰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实力弱的异能者出去搜寻物资死在外边,但还是有一些异能者运气好能够活着回来,这就需要第二种方案了,用异能者去清楚这些实力一般的异能者,优胜劣汰,留下最强的异能者。

    异能者所在的街区虽然繁华,但楚天羽却闻到了一股腐朽遇堕落的味道,所有人都对明天不抱有任何希望,知道的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混一天是一天,在末世中苦苦挣扎的人类似乎已经彻底对未来失去了希望,只知道这么混混噩噩的活着,看得楚天羽连连摇头叹气,人可以什么都不怕,但就怕失去了希望,失去了希望的人类是没有未来可言,终究有一天会被这个残酷的世界彻底淘汰,成为历史的尘埃。

    楚天羽想改变这一切,但却是无能为力。

    安德烈叹口气道:“这里确实比我们的基地要强得多,不管是繁华程度,还是异能者的数量以及实力,但是这里的人没有希望,而我们是有希望的。”

    安德烈这句话说得一点错都没有,楚天羽创建的基地确实小,并且实力很弱,但是生活在哪里的人却对未来抱有希望,而不像这里的人一般对未来彻底的绝望了。

    繁华的街道上充斥着各色的异能者,充斥着叫骂声,充斥着酒气,充斥着腐朽与堕落的气息,这一切终于让楚天羽认识到在这繁华的背后隐藏的却是人类对未来深深的绝望。

    楚天羽能做的也只是摇头叹息了,他不是神,他改变不了这些人的现状,他能做的就是带着自己的伙伴披荆斩棘的一路向前,好好的活下去,仅此而已。

    两个人走走停停,路上遇到了形形的人,有向他们兜售毒品的,有向他们出卖**的女人,有向他们挑衅的,这些人各个不同,但却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对未来的绝望。

    终于两个人到了夜店前,这里在末世前也是夜店,因为um公司收复慈安市的速度非常快,所以这家夜店根本就没受到什么太大的破坏,里边的印象、设备都是完好的,um公司收复了慈安市把这里划归异能者的居住点后这家夜店就开业了,但到底是交给异能者经营还是um公司自己经营就不知道了。

    夜店门口闪烁着十分醒目的霓虹灯,不时有喝得醉醺醺的异能者被直接扔出来,这些人摔在有积水的路上弄得满身满脸都是,引得周围的异能者门哈哈大笑,不时也有异能者搂着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子离开,去干什么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楚天羽跟安德烈交了一定的费用便被放了进去,一进去便听到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跟楚天羽去过的夜店也没什么区别,但真进去后楚天羽却发现这里跟他去过的夜店有着天差地比的巨大的差距。

    夜店里到处都是放荡形骸的异能者们,在这些异能者身边聚集着很多女人,这些女人有的甚至一件衣服都没穿,靠在男人的身上任由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不时发出放荡的笑声,有猴急的异能者甚至就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身边的女人行那苟且之事,根本就不顾自己其他人的看法,其实其他人也没什么看法,很多人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夜店中充斥着呛人的烟雾,几乎所有人都吸烟,在末世中香烟是奢侈品,但这些实力不俗的异能者还是能搞到一些,这里不光有奢侈的香烟,还有各种各样的毒品,不少人嗑得嗨了直接脱光衣服跑到台上,随着台上那几个一丝不挂的女郎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台下传来各种各样的尖叫声、怒骂声。

    对比外边,这里的人更堕落,也更加绝望。

    男女粗重的喘息声,劲爆的音乐声,笑声,骂声让这里混乱不堪,但只要没人在这里大打出手负责看场子的异能者是不会管他们的,任由他们继续放荡形骸。

    楚天羽跟安德烈一进去立刻就有个衣着十分暴露的女人迎了上来,女人毫不顾忌的扑到安德烈怀里,媚声道:“帅哥第一次来啊,没见过你啊。”

    混迹在这里的女人们虽然没什么实力,但却对所有来过这里的异能者了如指掌,知道谁来过,谁没来过。

    安德烈有些不适应,赶紧推开女人道:“对第一次来,先帮我们找个位置。”

    女子看到安德烈竟然把自己推开了,立刻“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中甚至还有有些嘲讽的意思,嘲讽眼前这个菜鸟老外的放不开,这都什么时候了?大家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及时享乐才对,干嘛还这么拘谨?真是脑子有问题。

    很快在女子的安排下楚天羽跟安德烈就被安排在一个无人的卡座里,卡座下边到处都是垃圾,也没人打扫,楚天羽跟安德烈也不以为意,这是末世,又不是以前了,在乎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

    楚天羽很大方的给了女子一些钱让她看着上一些酒水,女子看楚天羽出手如此的大方立刻是向他连连抛媚眼,并且明确的表示如果楚天羽愿意晚上可以跟他走,随他怎么样,当然前提是楚天羽要给她钱。

    楚天羽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道:“你也看得出来我们是初来乍到,对慈安市以及周边的情况都不是很了解,所以那,我们想找个人打听下一些我们需要的消息。”

    女子“咯咯”笑道:“原来是刚来这里啊,有什么问题问姐姐我好了。”显然女子想赚这笔信息费。

    楚天羽问了几个问题后眉头就皱了起来,不能说这女人对慈安市一点都不了解,但她知道的东西都是片面的,是不全的,根本就不能让楚天羽知道他想要知道的消息,楚天羽没办法只能给了她一些钱作为报酬后道:“我还想知道一些别的消息,不过看来你应该是不知道的,这样你帮我找个消息更灵通的人,钱好说,只要你找来的人能提供我们需要的消息,我会在给你一笔钱。”

    女子自然是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的,直接道:“你们稍等下,我这就去给你们找消息灵通的人。”说完迈步就走。

    不多时女子就带来一个黑壮的男子,抚媚一笑道:“这是我们勇哥,就没他不知道的事,只要你们有钱,想知道什么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