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骚动
    清晨的狐族领地是鸟语花香,淡淡的白色烟雾缭绕,没得就像是仙境,在居住区上边有一栋高达六层的古朴木楼,三楼的位置有一块大大的古朴牌匾,妖术馆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刻在牌匾上。

    妖术馆一直是狐族的禁地,是戒备森严,平时根本就不让狐族的人随意进出,也只有妖术馆的教师以及族长与长老才被允许随意进出妖术馆参悟妖术。

    平时妖术馆这里是冷冷清清,但是在今天妖术馆前却是人声鼎沸,因为今天是妖术馆三个月一考的日子,狐族称之为开馆里,在今天妖术馆举行考核,通过考核的人下午就要进入到妖术馆进行下一步的学习,而没有通过考核的当场就要被拉下去狠狠打一百鞭子,没死的话就会被丢到后山的面壁崖中面壁思过,什么时候学会了要掌握的妖术什么时候放出来。

    认为自己能通过考核的狐族少男、少女们是神采奕奕,站在那谈笑风生,而复习得并不好的狐族少男少女则是失魂落魄的站在那,甚至有些人双腿都在瑟瑟发抖,实在是处罚太重了,重到他们承担不起的地步。

    这些少男少女中就有荀玥,荀玥的相貌跟身材在一干狐族少女中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只要看到她的狐族少女脸上立刻会表露出嫉妒的神色,实在是荀玥比她们美太多了,同样是狐族的美女,但她们跟荀玥的察觉可不是一星半点,而是直接被荀玥甩出了好几条街。

    而看到荀玥的狐族少年们则是脸上露出爱慕的表情,甚至有一些胆子大的狐族少男跑去跟荀玥搭讪,但是荀玥性子高傲,根本就看不上这些资质平平的狐族少男,对他们是爱搭不理的,让这些狐族少男们很是失落。

    但也正因为荀玥太过漂亮,导致她成为狐族少女嫉妒的对象,在一干狐族少女中根本就没有朋友,而她又不屑跟那些狐族少男交往,结果就是显得孤零零的。

    荀玥脸色有些不好看,大得跟漫画人物似的眼睛里满是血丝,这是因为她一天两夜没睡导致的,但荀玥精神状态非常好,因为她有把握通过这次考核,不用在担心挨一百鞭子然后被关进小黑屋了。

    眼看着考核的时间快到了,这时人群中出现了骚动,导致骚乱的是一个狐族少女,她相貌稍稍比荀玥差了一些,但身材更加性感撩人,走动见是风情万种,别说那些情窦初开的狐族少年了,就算是狐族的少女们看到她也会有一中目眩神迷的感觉,她没荀玥更加魅惑众生,不过可惜的是相貌还是比荀玥差了一些。

    荀玥同样抚媚动人,但跟这女子比,就属于清纯型的了,这女子才是真正的“狐狸精”!

    女子一到很多少男少女就凑过去跟她谈笑风生,从这可以看出这女子的人缘可比荀玥强得太多了。

    女子跟一干人寒暄几句后就向荀玥走来,一到近前就阴阳怪气的道:“哎呦,这不是小妹吗?看你眼睛红红的,这几天肯定是没睡好,想必是担心考核不过要挨一百鞭子,然后被丢到后山而担忧得睡不着吧?这也难怪,你这人玩心太大,天赋还不行,怎么可能通过考核那?这次父亲也救不了你了。”

    女子跟荀玥是同父异母,狐族可不跟人类似的实行一夫一妻,狐族的男子是可以三妻四妾的,但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身份跟地位,普通的贫民可是没这待遇的,女子叫荀艳,人如其名,艳丽无双,一个眼神就能让男人为她神魂颠倒,但可惜的是她相貌比荀玥还差了一些,并且并不是荀玥父亲正妻所生。

    而作为正妻所生的荀玥更受父亲的宠爱,宠溺到把黑龙鞭这种狐族重宝都给她的地步,这让荀艳非常嫉妒,她更嫉妒荀玥比她漂亮,比她受父亲的宠爱,所以荀艳看荀玥非常的不顺眼,甚至恨不得荀玥立刻死去,两个人虽然是姐妹,但却跟仇人没什么区别,一见面就要吵,就要打,从小就是如此。

    荀玥可也不是善茬,她是狐族中有名的刁蛮任性、心狠手辣,荀艳来找她的麻烦她自然不会忍气吞声,立刻反唇相讥道:“看看你穿的成什么样子?不把胸露出来你难受是不是?真是给父亲丢脸,我要是你早一头撞死了。”

    荀艳确实穿得比荀玥要更加暴露,胸前的抹胸很短,短到都快包裹不住她胸前那两个半球的地步,狐族女子虽然以抚媚、妖娆著称,但狐族的女子却不是*,而荀艳穿成这个样子却很有几分*的样子,并且荀艳的私生活也是狐族少女中出了名的混乱,据说她跟好几个狐族少年有染,但到底是不是真的没人能确认,因为并没有人看到过荀艳跟那些狐族少年行苟且之事,不过荀艳要是行的端做的正也不会有这样的流言蜚语,十有**她还是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

    荀艳没想到荀玥上来说话就这么恶毒,立刻是勃然大怒,但她也不好在妖术馆这里跟荀玥动手,妖术馆是狐族的圣地,除非是老师组织的比试,不然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里动手,真有人要这么干的话,下场会十分凄惨,最少要被打两百鞭子,一百鞭子都能要了一些体质弱一些的狐族少男、少女的命,更别说两百鞭子了,这下场荀艳可承受不了,所以她只能恶毒的道:“荀玥别以为仗着父亲的宠爱你就能无法无天,你今天就等着被活活打死吧。”说到这小声道:“行刑的人可是你未来的姐夫。”

    荀艳这是摆明了改送荀玥,行刑的人是我的人,我会让他重重下手,一百鞭子足够活活抽死你了。

    荀玥冷哼道:“要脸不要脸?整天到处勾搭男人,女*!”

    荀艳怒道:“你……”

    但是还不等荀艳把话说完人群中又出现了骚动,并且动静比荀艳到来的时候更大。

    荀艳也好,荀玥也好都侧头向不远处看去,就见众多狐族少男少女纷纷让到两变,脸上有诧异、不解甚至是敌视的表情。

    一个女子低着头缓缓的走了上来,如果楚天羽在这的话肯定会认出来来的女子是谁,不是江思晨又能是谁?

    不过此时的江思晨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她脸上不在有那种古灵精怪的表情,而是神色肃穆,穿着狐族少女的服装,但却没有狐族少女的明显特征。

    江思晨的出现让很多狐族少男少女不满起来,有人大骂道:“你这个卑贱的人类谁让你来这里的?”

    有人又骂道:“如果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你,狐族的圣地绝对不允许卑贱的人类靠近,这是对狐族的巨大侮辱。”

    ……

    ……

    ……

    江思晨就好像没听到这些恶毒的咒骂色一般,依旧缓缓一步步往前走。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立刻就要动手,但就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难道你们不知道她是谁吗?”

    说话的正是狐族族长,这个中年美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妖术馆前,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出现,一直到她发话。

    妖术馆前骚动的狐族少男、少女们立刻安静下来,不过还是仇视的看着江思晨,所有狐族都是仇视人类的,在狐族看来人类就是最卑贱最愚蠢的存在,这样的种族就该被彻底抹杀,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人类的存在是对狐族的侮辱。

    狐族的族长冷冷的看着一干狐族少男、少女声音冰冷的道:“如果在让我知道有人胆敢对她动手,杀无赦!”

    最后这三个字吓得若干狐族身体忍不住一颤。

    荀玥跟荀艳看江思晨的眼神很是不善,但不是因为仇视人类,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荀玥满脸怒色的小声道:“就凭你也配?”

    荀艳同样满脸怒色的咒骂道:“早晚让你死都不知道死的,贱人。”

    此时到了考核的时间,狐族族长坐在不远处,等待着妖术馆的教师对一干狐族少男、少女进行考核,奇怪的是江思晨竟然也在考核的队伍中,如果让楚天羽看到的话肯定会惊讶得下巴掉到地上不可。

    考核很快开始了,通过的狐族兴高采烈,没通过的狐族哭喊着被拖下去执行鞭刑。

    很快就到了江思晨进行考核,所有人都看向江思晨,没人认为她能通过考核,她才来几天啊,还是个人类,凭什么能通过考核,但很快所有狐族都震惊的看向江思晨,因为江思晨竟然比他们更流利的念出了在一干狐族认为是晦涩难念的法决,成功的施展出了妖术。

    这怎么可能?她一个人类怎么能如此流利的念出这些文字并施展出狐族独有的妖术?

    荀玥眉头紧锁,恶狠狠的看向江思晨低声道:“别得意你这个卑贱的人类,咱们走着瞧。”

    荀艳目光阴毒的看着通过考核缓缓离开的江思晨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她想的肯定是对付江思晨的恶毒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