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深陷囚笼
    现在楚天羽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死,要么变成个只知道杀戮的疯子然后彻底毁灭这个世界,杀光所有的活物,但是这两条路楚天羽都不想走,可却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荀玥脸沉似水,在她看来杀死一个卑贱的人类跟踩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心里不会有任何的负罪感,现在既然族长说了处死楚天羽这个卑贱而愚蠢的人类,那么就杀了他好了。

    想到这荀玥冷冷一笑手中一用力就要砍断楚天羽的头,但就在锋利的剑刚刚切开楚天羽颈部的皮肤时狐族族长的声音突然传来:“先别杀他。”

    荀玥立刻是一愣,及时的收住了手中的宝剑神色恭敬的放了下来,狐族的族长并没出现在周围,但是她的声音偏偏就传了过来:“这个人类既然是你抓到的,那就归你了,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奴隶,记住不要让他出你的轩雅阁。”

    这句话让楚天羽立刻是长出一口气,当奴隶总比死了强,并且能活下去就有机会找到江思晨,从荀玥跟狐族的族长等人的反应来看江思晨应该还活着,只要活着就能找到他。

    荀玥立刻恭敬的道:“是族长。”

    下一秒荀玥看着楚天羽娇笑道:“你运气还真不错那,族长竟然让我先不杀你,既然是这样你就当我的小奴隶吧,我得给你起个名字。”

    说到这荀玥又恢复了活泼少女的样子一蹦一跳的往前走,一只手捏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叫你什么好那?”

    楚天羽很想说:“去你大爷的,老子有名字,用不着你给我起。”但可惜的是他现在的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连说话都不可能,只能心里骂骂荀玥痛快一下了。

    荀玥搞不懂族长为什么不杀楚天羽,还让自己不要把他放出自己住的轩雅阁,但很快她就不关心这些事了,她现在关心的就是给楚天羽起名字的事。

    荀玥显然是个不善于给人起名字的女孩,一直到了她的住处才想到一个很土很俗的名字——小黑。

    楚天羽听到荀玥要喊自己小黑的时候是真想骂娘,这特瞄的分明是狗的名字,老子才不要这个该死的名字,可他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楚天羽生了一会闷气后才发现自己来的地方并不是一开始他看到的那些木屋,而是在那些木屋之上,这里的房屋别看是木制的但却更精致更大,还有很漂亮的庭院,显然能住在这里的都是狐族中的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看来狐族中也是有等级的划分的。

    荀玥此时想好了楚天羽的名字已经蹦蹦跳跳的进了房间,她的家好像没有其他人,很安静。

    楚天羽现在身体还是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能站在那犯愁。

    不多时荀玥出来,手里拿着一把精致而古朴的匕首,匕首上还镶嵌着宝石很是漂亮,楚天羽搞不懂荀玥拿出一把匕首来干什么。

    荀玥走到楚天羽身边笑吟吟的看着他道:“小黑刚才族长说了,你不能离开我的轩雅阁,所以那我得用点手段了,不好意思了。”话音一落荀玥手中精致而古朴的匕首就在楚天羽额头的位置切开一个口子,匕首很锋利,锋利到楚天羽都没感觉到痛。

    下一秒就见荀玥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放在了楚天羽的额头上嘴里默念几句话,楚天羽就感觉脑海里多了一些东西,但到底是什么他却并不知道。

    荀玥笑吟吟的放下手笑道:“好了,我在你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道精神禁制,如果你走出我的轩雅阁的话,你的头会爆掉,就像砸在地上的西瓜那样。”

    楚天羽听到这句话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自己本来就够倒霉的了刚到狐族还没找到江思晨就被抓到了,现在又被荀玥施展了精神禁制,连这个房子都出去,这可怎么办?

    荀玥背着手围着楚天羽饶了两圈后道:“小黑你现在是我的奴隶我得跟你说说你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首先那我每天要洗三次澡。”说到这荀玥伸出三根手指在楚天羽眼前晃悠了一下道:“记住了是三次,一次都不能少,早中晚各一次,如果我还要洗那我会告诉你,每天你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后院打水然后烧开。”说到这伸出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座木屋道:“那里就是你烧水的地方,水桶什么的也在里边。”

    说完荀玥捏着自己尖尖的下巴道:“还有什么事需要你做那?对了,对了,你得给我做饭,有了奴隶,我就不用做饭了,做饭的食材每隔三天会有人送来,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食物拿进来放好,然后每天给我做,不要太油腻,我吃不惯,希望你做的饭菜能可口一些,不然你就要挨鞭子了。”

    话音一落荀玥手里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把样式古朴黝黑色的皮鞭,这皮鞭散发着一股凶气,显然不是凡物。

    荀玥跟个小女孩一般对楚天羽显呗道:“这鞭子叫做黑龙鞭,是一条黑龙的筋制作而成,我只需要轻轻的一下就能让你皮开肉绽,在稍微用那么一点点的力就能抽断你的胳膊或者腿。”

    楚天羽信荀玥的话,因为他看得出来这鞭子绝对不是凡品,光是鞭子上散发出的凶气就不是一般的武器能比的,但楚天羽搞不懂的是这鞭子可是一条龙的筋制作而成的,龙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之一,雷是,暗杀也是,楚天羽相信其他的龙就算实力弱一些,也绝对不是眼前这个等级只有20级的狐族少女能够猎杀的,那么她是如何得到这条鞭子的那?这可是很贵重的宝物啊,眼前这女孩又不是狐族的公主,怎么可能拥有那?

    荀玥看楚天羽看着自己手中的皮鞭发呆立刻不爽的道:“喂,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楚天羽很无奈的点点头,这一点头他就惊讶的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只是还是不能出这个地方,不然真会死的,他可不想信刚才荀玥就是吓唬他玩。

    荀玥看楚天羽点头满意的也点点头道:“你还得搞卫生,给我洗衣服,知道了吗?”

    楚天羽看着荀玥心里很不爽,你大爷的你真把我当奴隶使唤啊?我一个大男人整天给你做饭洗衣的成什么样子?可楚天羽也只能心里想想,他现在实在是太弱了,根本就不是荀玥的对手,只能暂时隐忍等待机会带着江思晨小紫逃出去。

    小紫也恢复过来,但却很乖巧的站在那一言不发,作为一只有很高智慧的妖兽小紫更清楚人在屋檐下不的不低头这句话,自己跟楚天羽根本就不是眼前这狐族少女的对手,打不过,跑不了,所以悬在选择顺从是最好的选择。

    不够小紫看到荀玥手里的黑龙鞭后立刻是双眸中绽放出浓郁的震惊之色,她一个普通的狐族少女怎么会有狐族的重宝黑龙鞭?

    荀玥似乎累了,打个哈欠就回去睡觉了,她根本就不担心楚天羽跟小紫敢跑。

    荀玥一走,小紫就低声道:“这狐族女孩很怪,她手里的黑龙鞭是狐族三大重宝之一,这样的重宝不可能出现在一个普通的狐族女孩手里。”

    楚天羽也低声道:“那她到底什么来头?刚才去见狐族的族长从他们的对话来看,她可不是什么狐族的公主。”

    小紫叹口气道:“我现在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狐族中的什么人,不过肯定不是普通的狐族少女就是了,我们得小心一点,不然真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到小紫抱怨道:“我说不要来,你非要来,现在好了吧?我成她宠物了,你成她奴隶了,还被她下了精神禁制我们想出这个院子都难,都怪你,你大爷的。”

    楚天羽也是苦笑连连,他同样没想到自己一靠近狐族领地就被发现了,现在是彻底麻烦大了,别说跑了,连院子都出不去。

    楚天羽一屁股坐到地上道:“行了,你也别埋怨我了,想想我们该怎么办吧!”

    小紫一翻白眼道:“我那知道怎么办?对了,狐族的族长不说要干掉你吗?怎么又让你成了荀玥的奴隶?”

    楚天羽两手一摊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小紫呼出一口气直接趴在地上懒的说话了。

    从这天开始楚天羽的奴隶生涯开始了,每天给荀玥当老妈子,给她洗衣做饭的,荀玥根本就没把楚天羽当人看,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干,而她每天则是游山玩水的玩得不亦乐乎,小紫待遇都比楚天羽好,作为荀玥的宠物最少不用干活,荀玥心情好了还带着它出去玩,看得楚天羽是又愤怒又无奈。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就是五天过去了,这天荀玥愁眉苦脸的回来了,显然是越到什么事了。

    楚天羽才不会去问她到底怎么了,万一惹得她不快给自己几鞭子怎么办?但楚天羽不去找麻烦,心情不好的荀玥却来找楚天羽的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