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拖字诀
    柔和的灯光下,铺着白色床单的大大双人床上躺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男子,不是楚天羽又能是谁?

    斐静怡满身香汗的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喘着粗气,也就是她了,换成其他女孩还真没力气把喝得烂醉如泥的楚天羽弄到房间里来,但哪怕斐静怡成功并且顺利的把楚天羽带到房间里也是累得够呛,人高马大的楚天羽分量可不轻。

    斐静怡饱满的酥胸起伏得很厉害,这一幕很诱人,但可惜的是没人有这个眼福,斐静怡此时是每天有紧锁,看着床上睡得跟一头死猪似的楚天羽不满的道:“你大爷的楚天羽你害死我了。”

    刚才在酒桌上楚天羽很顺利的被斐书辛带领一干亲朋好友直接给喝多了,喝到一半的时候虽然还能坐在那,但早已经喝得是醉醺醺的了,大脑处于混沌状态,根本就不清醒,看到楚天羽喝到这个地步人老成精的斐书辛立刻开始自己的计划,如果现在不说,在等下去,楚天羽就得趴在桌子上,喝成这样还怎么让他就范?

    结果就是喝得稀里糊涂的楚天羽晕乎乎的就答应了斐书辛的要求,过两天找个时间把他母亲约出来,双方家长坐在一起把他跟斐静怡的婚事给定下来。

    斐静怡当时急得够呛,想让楚天羽闭嘴吧,但却被她老妈于静雨等一干妇人们死死缠住,一点都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结果她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喝冒泡的楚天羽睡眼朦胧的拍着桌子就给答应下来。

    现在不光斐静怡的麻烦大了,楚天羽同样是如此,不过斐静怡是清醒的,现在就在犯愁,而楚天羽则是喝得烂醉如泥,想知道这个噩耗,估计要等明天了。

    斐静怡越想越气,猛的站起来几步走过去就给了楚天羽大腿一脚,嘴里骂道:“楚天羽你个混蛋,你喝这么多酒干嘛?喝就喝吧你特瞄的怎么什么都答应?现在我被你害死了,你给我滚起来。”

    回答她的只有楚天羽的鼾声,但好在鼾声并不是太大。

    看着睡得跟死猪一般的楚天羽斐静怡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自己犯愁了。

    次日一早楚天羽睁开眼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疼,宿醉的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楚天羽呼出一口气翻过来揉着疼得厉害的头,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特么的以后在也不喝酒了,很多人宿醉后都有这样的想法,但真正能做到的却没几个,一好点就不是他了,立刻是飞鸟化凤,该怎么喝还是怎么喝,然后喝醉后在想戒酒的事,周而复始。

    楚天羽也是这样的家伙,因为喝酒耽误过事,出过误会,还非常难受,但等一好了,一旦有酒场还是该喝就喝。

    楚天羽突然感觉腿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疼得他五官都扭曲在一起,哪怕他体质远超常人,但防御度还是没办法跟末世里那些皮糙肉厚的变异丧尸相比,所以被踢了、被踹了还是疼!

    楚天羽赶紧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腿,同时寻找凶手,凶手就站在他面前,一个很漂亮,身材很性感的女人——斐静怡。

    斐静怡怒视着楚天羽道:“楚天羽你个该死的混蛋,你害死我了。”

    楚天羽很不爽的道:“你这死女人知道不知道知恩图报四个字?我假扮你男友帮你解决催婚的麻烦事,你还说我害你?你讲理不讲理?”

    斐静怡再次一脚踹了过去,但是这次楚天羽早有准备,成功的躲了过去,然后就听斐静怡喊道:“你大爷的,我跟你没办法讲理。”说完就告诉了楚天羽一个惊天噩耗,昨天在酒桌上楚天羽答应把自己母亲找来,跟斐静怡的父母见面说下他们婚事。

    听到这个消息楚天羽是如遭雷击,头也不疼了,腿更是不疼了,一个高蹿起来惊呼道:“什么?我答应了?”

    斐静怡昂着头瞪着站在床上的楚天羽没好气的道:“你答应了,楚天羽你害死我了,现在怎么办?”

    楚天羽立刻是头大如斗,怎么办?他那知道怎么办?昨天斐书辛找了这么多人过来喝酒,还不停的灌他酒,摆明了就是没安好心,想把他那暴龙女儿嫁出去,生怕砸自己手里,自己还特么的傻乎乎的跟他们喝,结果就被这群老狐狸一脚给踹坑里去了,现在就算他去找斐书辛说自己昨天喝多了说的话不能算数,那老头能干?

    楚天羽想到这立刻长长呼出一口气,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上了斐书辛的当,难怪昨天自己心里一直有不好的预感,这下麻烦了。

    楚天羽一屁股坐下看看斐静怡道:“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我看只有你去跟你父母坦白了。”

    这次沦到斐静怡一蹦三尺高了,她惊呼道:“什么?我去坦白?你想我被我爸妈打死吗?”

    楚天羽撇撇嘴道:“那我不管,这事起因就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求我冒充你男友,也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现在闹到不可收场,自然得你去坦白了,你们警察不是有句话吗?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赶紧跟你父母坦白争取宽大处理吧。”

    楚天羽这摆明了是想一走了之,什么都不管了。

    斐静怡银牙咬得“嘎吱、嘎吱”响,她怒视着楚天羽道:“楚天羽我告诉你你想甩手不管别说窗户了,门都没有。”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斐静怡你还真是不讲理啊?我是你假冒的男友,假冒的知道吗?现在事情没办法收场了,你必须跟你父母坦白,你要是不说的话他们找到我,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斐静怡瞪着楚天羽道:“你……”说到这就红了眼眶。

    斐静怡可不是爱哭的女孩,不然也不会在刑警队有女暴龙的外号了,之所以在楚天羽面前几次三番的落泪,主要就是因为她拿楚天羽一点办法都没有,打是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她能把楚天羽怎么样?是有火没出撒,第二斐静怡是对楚天羽有好感的,对他没任何好感以斐静怡的脾气怎么可能找他去假冒自己的男友?

    可现在楚天羽却如此的绝情,直接就不想管这事了,还让她去跟自己父母坦白,这可就让斐静怡接受不了了,有火没处撒,结果火气直接转化成了委屈,一委屈,女人水做的本质就暴漏出来,直接哭给楚天羽看。

    好死不死的楚天羽还有个看不得漂亮女孩哭的弱点,现在斐静怡一哭给他看,楚天羽先怂了:“好了,好了,你别哭,我在想想办法行了吧?”

    斐静怡立刻脸上有了笑容,惊喜道:“真的?”

    楚天羽看她上一秒还要罗眼泪,下一秒就笑了,心里不由感叹这女人还真是翻脸不翻书都要快啊,可他已经把话都说出来了,总不能食言吧?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尽量帮你想办法,唉,你爸这次可是把我害死了。”

    他喝多了话已经说给斐书辛听了,根据楚天羽的观察就算他说自己喝多了不算数,斐书辛也不可能放过他,而斐静怡又不肯坦白,为今之计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拖!

    想到这楚天羽直接对斐静怡道:“你回家这样跟你父母说,就说我们现在都是事业的上升期,如果这时候结婚,就要考虑孩子的问题,要孩子的话就会影响我们的事业,所以那我们决定先忙事业,结婚的事先往后放一放,等事业有了起色也稳定下来,在考虑结婚的事,在有你跟你父母说我们毕竟太年轻了,也认识时间太多,还需要时间磨合,等磨合好了感觉对方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在说结婚的事。”

    斐静怡对待这些事的智商是远远不如楚天羽的,她诧异的道:“这样行吗?”

    楚天羽苦笑道:“现在就这一个办法,不然就得跟你父母坦白,我想你父母会理解的,毕竟我们太年轻了,事业还没起步就忙于结婚,这不大合适,要是这办法还不行,那就只能跟他们实话实说了。”

    这话一出口斐静怡就急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说实话,不然我爸妈会杀了我的。”说完叹口气道:“那就先按照你说的办,希望可行。”

    楚天羽看看表道:“行了,我还得上班,这事就先这样,我先走了。”说完楚天羽连脸都没洗就急匆匆的跑了,丢下患得患失的斐静怡在那愁眉苦脸的,她想来想去都感觉楚天羽这主意好像不是那么靠谱,但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更是打定心思打死都不能说实话,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照楚天羽说的来了。

    楚天羽直接去了医院,依旧跟以前一样交班、查房、下医嘱、换药,今天到是没安排手术,但怕是这样事也不少,好多病历还没写,光是这些病历就够楚天羽忙活的。

    楚天羽刚写了一份病历,所有患者的病程记录还没写郑浩宇的老板唐嫣就到了,一进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喊道:“楚天羽我家老郑的手术到底什么时候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