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不祥的预感
    斐静怡的心情非常不美丽,满脸的怒色,没好气的道:“啰嗦什么?让你上车你没听见吗?”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声音冷淡道:“斐静怡首先我不欠你什么,其次我也不是你的犯人,对我说话你得客气点。”

    斐静怡立刻怒道:“你……”

    说到这斐静怡就想下车揍人,但很快就悲哀的发现自己要是动手的话,十有**要被楚天羽打屁股,一想到那天在泳池的事,还有自己拿楚天羽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情况,斐静怡就感觉心里委屈得很,外加今天的糟心事,立刻让斐静怡红了眼眶,一拍方向盘哽咽道:“楚天羽你冲我吼什么?”

    楚天羽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漂亮女人掉眼泪,一掉眼泪就心软,斐静怡眼泪转眼圈的样子瞬间击中了他的软肋,叹口气打开车门上了车道:“行了别哭,说吧找我什么事?”

    看楚天羽上车了,斐静怡飞快的转过头赶紧把含在眼睛里的眼泪擦掉后道:“我爸妈非让你去一趟。”

    楚天羽立刻惊呼道:“什么?让我去?”

    上次楚天羽可是跟斐静怡说好了,就冒充她男友去一次,以后的事让她自己想办法,但谁想今天斐静怡又让他去,这什么情况?

    其实这事也怪斐静怡当初太过想当然了,她天真的以为只要把楚天羽带回去就能把父母应付过去,但她父母可不是傻子,楚天羽就来一次然后好久都没动静了,而斐静怡也是跟以前要么下班就回家,要么就是加班,这哪像是谈恋爱的状态?谈恋爱没事不得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周末出去玩玩吗?

    结果就是斐书辛很快就感觉不对劲,问斐静怡吧,她不是说自己忙,就是楚天羽忙,但他们两个在忙,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连出去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

    斐书辛急了,于静雨也急了,昨天连夜突击审讯斐静怡,斐静怡一开始还咬死了楚天羽就是他男友,两个人也没吵架,更没分手,但很快麻烦就来了,斐书辛、于静雨直接放出话来,行,你们两个不是没分手也没吵架吗?那你明天把楚天羽叫到家里来吃饭我们就相信你,不然我们就去医院找楚天羽,反正知道他在那。

    斐静怡当时就傻眼了,想说自己明天加班,又或者楚天羽要加班的话,但斐书辛、于静雨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还是那句话,看不到人明天就去医院找。

    斐静怡立刻是在没办法了,今天这一天斐书辛、于静雨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问她晚上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到,斐静怡被逼得没办法只能来找楚天羽了。

    斐静怡很无奈的把这些原因说了出来,楚天羽有些不乐意了,急道:“那你直接跟他们说我们分手了不完了吗?当初你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斐静怡撅着嘴委屈道:“我要是这么说了,他们又给我安排相信了,烦都烦死了。”

    如果斐静怡撅嘴这一幕让乐向阳一干刑警队的警察看到非得惊得下巴掉在地上不可,斐静怡在警队可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霸王龙”,哪怕她在漂亮、身材好,警队上上下下也没人把她当女人看,谁能想到斐静怡竟然在楚天羽面前露出小女人的样子来,并且说话的语态也有撒娇的成分在。

    楚天羽抓着头道:“那你就去相亲啊,找个合适早点结婚你父母也就不催你了。”

    斐静怡立刻急道:“我不,你不知道那些相亲男有多极品,总之打死我都不去。”说到这突然抓住楚天羽的手哀求道:“在帮我一次行不行?”说到这举起三根手指道:“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

    楚天羽看了看斐静怡,很无奈的道:“行,在帮你一次,但说好了啊,这是最后一次,在有下次我可不管了。”

    斐静怡看到楚天羽答应下来立刻笑颜如花的道:“好,我们现在去。”说完一踩油门黑色的雪弗莱立刻跟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霸气得一塌糊涂,这也就是斐静怡了,换成其他女孩可不敢用这么霸气方式开车。

    但是很快楚天羽就感觉不对劲了,左右看看道:“不是说去你家吗?这条路不对啊。”

    斐静怡笑道:“我刚去接你的时候我爸妈说了,晚上就不在家里吃了,太不正规,晚上去酒店吃,都定好了。”

    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但却实在想不出来会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去了,谁让他都答应斐静怡了那?楚天羽可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不多时车就到了锦绣年华,这酒店在静海市可属于高档酒店了,价格可不低,而斐书辛跟于静雨就是老师,可并不是什么有钱人,按理说就是吃个饭,不应该定这么贵的地方,这让楚天羽很是奇怪。

    斐静怡到是春风满面,有楚天羽这只“替罪羊”在,她就不用去相亲了,根本就没心思去想父母为什么吃个饭要来这么贵的地方,看到楚天羽站在那皱着眉头不往前走,立刻道:“你干嘛那?还不走?”说完走到他身边下意识的就跨住了楚天羽的胳膊。

    斐静怡有这样下意思的动作也是因为上次跟楚天羽一块办案扮演情侣的缘故,一开始她也感觉别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逐渐适应了,并且一看到楚天羽就有这种下意识的亲昵动作。

    楚天羽跟斐静怡差不多,那么多天只要一出去就要手拉手,要么就是斐静怡抱着他的胳膊,他揽着斐静怡的腰肢,早就习惯成自然了。

    两个人都没察觉到案子已经结束了,他们不应该在有这么亲昵的举动,下意识就往前走直接进了酒店。

    当楚天羽跟斐静怡进到包间的时候瞬间全部傻眼,大大包间里住的可不光斐书辛、于静雨,还有很多人,而这些人全是斐静怡七大姑、八大姨,斐书辛把自家所有的亲戚都喊来了,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未来女婿,显呗的意思在明显不过,还有就是当着自己这些亲朋好友的面给楚天羽施加压力,让他赶紧把自己女儿娶走,不然以斐静怡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臭脾气非得砸手里不可。

    斐静怡也没想到自己父母来这一出,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这些七大姑八大姨,大脑是一片空白,而楚天羽则是被这些人看得浑身发毛,这特瞄的到底什么情况啊?

    斐书辛坐在那笑道:“你们倆还站在那干什么?赶紧坐,等你们半天了。”

    斐静怡这才反应过来急道:“爸你这是干嘛啊?”

    斐书辛微微一笑道:“不干嘛啊?就是把咱们家的亲戚请来吃一顿饭啊,咱们这一大家子人也很久没聚了,正好今天都有时间,就聚聚,顺便也让小楚认识下咱们家的亲戚。”

    楚天羽这会正想转身就跑,实在是这十几号人看他的眼神,让他心里毛毛的。

    斐静怡感觉头疼得厉害,想说点什么吧?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斐书辛看他们不动,便站起来拉着楚天羽的手笑道:“小楚别拘束,没外人,都是咱们家的亲戚,坐,坐。”说完就把他拽到了椅子上。

    于静雨一边拽着斐静怡坐下一边道:“这丫头还不好意思了。”这是在解释斐静怡刚才为什么站在那半天不动。

    楚天羽一坐下斐书辛就笑道:“把酒都满上,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于静雨的弟弟于树斌笑道:“姐夫你这女婿可是一表人才啊。”

    其他人听后立刻也说出同样的话,说这些话也不违心,楚天羽的相貌跟气质毕竟摆在那,并且都是上上之选。

    七大姑八大姨这么七嘴八舌的一说,楚天羽立刻感觉是头大如斗,但又不能走,只能如坐针毡的坐在那,任凭斐静怡这些七大姑八大姨问东问西的,他们是恨不得把楚天羽祖宗十八代的情况都调查清楚。

    斐静怡想帮楚天羽挡都不行,实在是人太多,还有人拉着她问个不停。

    席间斐静怡家里这些亲戚更是频频跟楚天羽喝酒,还都端着长辈的架子,让楚天羽想不喝这酒都不行,更让楚天羽郁闷的是斐静怡这些亲戚连女人都很能喝,白酒说干就干,豪爽得一塌糊涂。

    结果就是喝到一半的时候楚天羽就被灌多了,坐在那身体摇摇晃晃是醉眼朦胧的,但哪怕是这样斐静怡这些亲戚也没放过他,继续拉着他喝。

    最后直接把楚天羽放倒了。

    斐静怡则是满脸的焦急之色,因为喝到了的楚天羽说了一堆不该说的话,算是彻底被他们一家给套牢了,明天楚天羽知道自己说了那些话的话,估计想死的心都没有。

    看到趴在桌子上人事不省的楚天羽,斐书辛直接道:“你把他送楼上的房间里去,就别让他回家了。”说完端起杯继续跟他这些亲朋好友喝酒。

    斐静怡无奈的搀着楚天羽出了包房,直奔定好的房间,一边走一边道:“楚天羽你把我害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