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两名患者
    楚天羽没先看这两个患者,而是先去把其他患者都看了看,做了相应的查体,然后把需要做的化验单都开了,这才去了双侧大隐静脉区长患者的病房。

    患者叫徐庆很普通的名字,身体消瘦,躺在病床上显得很没精神,徐庆的儿子徐志国坐在床边,看到楚天羽走过来的时候非常的惊讶,诧异道:“大夫你是我爸的主治医生?”

    显然徐志国带着父亲来住院治疗根本就不是冲着楚天羽来的,十有**他们根本就没看昨天的记者招待会,那么为什么会让楚天羽来管徐庆那?

    楚天羽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乔志强从中作梗,知道这患者非常的棘手,甚至乔志强很清楚以徐庆的身体状况是没办法手术的,也正是因为这点他才把徐庆收入院,还让楚天羽管,就是给他出难题,给他小鞋穿。

    楚天羽点点头道:“对是我,我叫楚天羽。”

    徐志国立刻一皱眉道:“你也太年轻了吧?”

    显然徐志国因为楚天羽太年轻的原因根本就不信任他,医生这行业就是如此,越老越吃相,越年轻就越不被患者跟家属信任,原因很简单,年纪大的医生见过的患者多,经验跟技术是远超年轻医生的,这点患者跟家属都知道,所以自己又或者亲人去医院都想找年纪大的医生,这样更放心,而不是找楚天羽这样的毛头小子,这太不靠谱了。

    楚天羽尴尬一笑,他就知道自己年纪是硬伤,但还是跟徐志国解释道:“我是年轻,但您放心您父亲的病我会进我最大的努力来治疗,在有我们医院是有高年资医生的,我会及时轻视他们的,让他们来帮助我给老爷子治病。”

    楚天羽明知道就算自己去找那些高年资医生,他们十有**也不会帮他来给老爷子治疗,刘兴华也好,乔志强、赵国利也罢肯定早就给那些高年资的医生打过预防针,让他们不要管,等着看楚天羽的笑话,他们还就不信楚天羽一个菜鸟遇到自己处理不了的患者还敢硬来不成,他真敢硬来就有理由把他一脚从普外踢出去。

    医生最忌讳的就是自己处理不了的患者还硬来,这可是要出大事的,所以就冲这点刘兴华这些人就有理由把楚天羽赶走,还让楚天羽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楚天羽却不怕这样的情况出现,他在末世是有自己的医疗顾问团的,南希跟爱德华可不是摆设,尤其是经验丰富的爱德华那可是末世前的大专家、大教授,直接甩出刘兴华还几个身位的存在。

    可楚天羽还是得这么说,他必须得给患者跟家属吃个定心丸。

    听楚天羽这么说徐志国到是稍稍放心了,自己父亲的主治医生确实年轻,但普外不还有很多经验丰富的老医生吗?有他们在,也不怕眼前这毛头小子给父亲治出个好歹来。

    随即楚天羽给徐庆做了踢毽,正如入院病历描述的一样徐庆的大隐静脉曲张非常的严重,两条腿上有很多位置都有跟蚯蚓一般屈曲盘旋的曲张血管团,这种情况很容易出现血栓,一旦血栓堵塞了血管轻则截肢,重则要了徐庆的命,就冲他这情况也确实需要手术。

    不过徐庆的基础病太多了,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等一大堆,这些基础病让他的身体状况很差,根本就耐受不了手术,强行手术的话老爷子闹不好就得死在手术台上,这也是徐庆这个名患者的棘手之处。

    楚天羽问了病史,开了检查单让徐庆做相应的检查,等详细的检查结果出来在想怎么给他治疗。

    离开徐庆的病房楚天羽去了城建局副局长郑浩宇的病房,郑浩宇可是正儿八经的官老爷,还是个实权衙门口的官老爷,待遇自然跟徐庆这种普通患者不一样,徐庆住的是三人间普通病房,病房小,还没有卫生间,而郑浩宇那?则是住进了普外为数不多的高干病房。

    高干病房有三十多平米,卫生间、电视、空调等家电是一应俱全,装修得也好,这样的病房一般老百姓就算有钱也住不了,因为是留给领导干部的,要不怎么叫高干病房那?

    郑浩宇五十多岁的年纪国字脸、三角眼,一见面就给人一种非常难相处的感觉,楚天羽一进去郑浩宇的老婆唐嫣就没好气的道:“有没有礼貌?敲门了嘛你就进来?”

    就冲这话郑浩宇也是个非常难缠的患者。

    楚天羽很无奈的转身出去,然后敲敲门,等唐嫣喊了一声进他才进去,楚天羽不是没脾气,但没必要跟唐嫣这种人置气,就跟被狗咬了一样,难道还去咬狗不成?

    还不等楚天羽说话唐嫣就抱怨道:“你们医院怎么回事?我们昨天就入院了,结果你们医生就不闻不问了?我家老郑要是出什么事这责任你们医院承担得起吗?”

    说到这唐嫣扫了一眼楚天羽立刻站起来怒道:“你们医院什么情况?知道我们老郑是谁吗?那是城建局的局长,这么大的领导你们医院就派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来?也太不把我们老郑当回事吧?”

    楚天羽就知道肯定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不然乔志强那会好心到把郑浩宇这样的领导交给自己?

    楚天羽不是愣头青了,不可能因为就这几句话便跟患者与家属翻脸,要是连这点气都受不了还当什么医生?回家待着去好了,别说医生了,就算是其他行业也会接触到唐嫣这种胡搅蛮缠不讲理的人,但凡是参加工作有一段是时间的人都不会就因为被数落几句就翻脸,愣头青才会这么干,想在这个社会混得好,就必须受得了气,一个连数落几句都受不了的人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楚天羽自然不是那种人,于是道:“这位女士你别生气,不是我们医院不重视郑局长的病,而是现在患者太多,我们医生实在是人手不够,分不出有经验的老医生来当郑局长的主治医师,但是您放心,虽然那些竟然丰富的老医生不当郑局长的主治医生,但郑局长的病他们还是会帮助我进行诊治的,这点您放心。”

    楚天羽只能这么说,从不能牛气哄哄的到我经验跟技术都足够丰富,不用那些老医生我也能把郑浩宇的病治好,他如果真真说了,唐嫣非得翻脸不可。

    唐嫣看楚天羽说得诚恳,到没继续纠缠谁当郑浩宇主治医生的事,她也清楚楚天羽就是个跑腿打杂的,自家老郑老住院早就跟医院打过招呼,治疗方案跟手术都是刘兴华来,轮不到楚天羽参与进来。

    但唐嫣不纠缠这事是不纠缠,却继续发难道:“你们医院怎么这么乱?我们老郑病了需要静养知道不知道?这么乱让我们老郑怎么休息?他休息不好病怎么能好?病不好就不能上班,那得耽误多少事你知道吗?”

    楚天羽也不是泥人,打自己一进来这女人就开始这事那事的,实在是烦人得很,楚天羽很想说嫌乱你们去私立医院啊,来这干什么?公立医院就这个条件,不想住走人。

    但楚天羽毕竟不是个愣头青,这口气还是忍了,看看唐嫣道:“这位女士这事我回头会跟护士交代下,让她们跟隔壁的患者与家属沟通下,让他们不要高声喧哗。”

    唐嫣撇撇嘴道:“这还差不多。”说完一屁股坐下不搭理楚天羽了。

    一直没说话的郑浩宇突然说话了,官腔打的得十足的道:“这位小同志你刚才的态度还算不错,没有其他年轻人的毛躁,但是作为领导我还是要说你几句,不管你们科里忙成什么样,既然我来住院了,是不是就得安排最好的医生来给我治疗?对不对?派来是对我的不尊重,知道吗?立刻去把你们主任喊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楚天羽心里是冷笑连连,跟他的想的一样这郑浩宇非常、非常的难缠。

    楚天羽不是傻子,要是就这么听了郑浩宇的话跑去找刘兴华,被数落一通是肯定的,重的还有,刘兴华会满世界嚷嚷楚天羽一点事都处理不了,患者让他找主任就找啊?

    楚天羽自然不会傻到听郑浩宇的,让刘兴华数落他,还落下画饼,直接笑道:“郑局长您是领导是吧!”

    郑浩宇点点头道:“对,没错,我是领导。”

    楚天羽笑道:“那您在局里那些年轻的下属是不是要给他们机会,锻炼他们的成长啊!”

    郑浩宇嗯了一声道;“没错,没错,我在局里是最给年轻人的机会的,不给他们机会他们怎么成长嘛?怎么独当一面嘛?总不能什么事都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出马吧?”

    楚天羽笑道:“您说得太对了,您看我也是年轻人,您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锻炼下,我就是给您简单的检查一下,做下查体,问下病史。”

    郑浩宇刚才被楚天羽用话引得飘飘然,把话说死了,结果楚天羽就突然将军,郑浩宇被带到了沟里,刚才话都说了,总不能这会不让楚天羽给他检查吧?也只能捏着鼻子让楚天羽给他查体,问病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