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讳疾忌医
    林玉海砰砰的砸着门,胡同里犬吠声立刻响起,有些人家已经把灯点亮,敲门声、犬哮声交织在一起,彻底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林玉海此时度日如年,作为父亲,女儿疼得已经受不了了,他怎么可能不着急?

    楚天羽的声音终于响起:“谁啊?”

    简单的两个字让林玉海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兴奋,他急道:“是我天羽,彤彤肚子疼得受不了了,你快来给看看。”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心立刻咯噔一下,林秀彤有阑尾炎这事他是知道的,他问过林秀彤的病史,她这毛病已经有两年了,以前发作的次数并不明显,一发作吃点抗生素或者输点液也就过去了,但最近这段时间腹痛的症状却是频繁发作,别说口服抗生素了,就算是输液效果也很不明显,现在又突然疼得受不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阑尾的炎症已经不是抗生素能够控制住了,并且阑尾十有**已经到了快要穿孔的地步。

    阑尾反反复复的发炎不但会导致阑尾跟周围的肠管粘连得非常厉害,并且会导致阑尾壁变得非常薄,这也就意味着一旦阑尾再次发炎随时都会出现穿孔的可能,一旦出现穿孔导致全腹感染这是会要命的。

    楚天羽不敢耽搁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穿着个大裤衩光着膀子就冲出去了,但他还没急到忘了拿要用的东西——医药箱,作为一名医生医药箱不但家里有,并且里边的医疗设备以及药品绝对是比普通人家多而全面的。

    楚天羽一开门林玉海也顾不得他就穿个大裤衩鞋也没穿,是拽着他就走。

    很快楚天羽就到了林秀彤的房间,而此时林秀彤是脸色惨白,浑身的冷汗都把睡衣打湿了,额头上粘着几缕秀发,此时的林秀彤可不是那个张牙舞爪的暴脾气女孩了。

    楚天羽直接道:“还是那里疼?”

    林秀彤点点头,虽然还是很厌恶楚天羽,但现在她都疼成这样了那还有心思去想那些事?

    楚天羽让林秀彤平坦好,双脚戳起,用右手三根手指在麦氏点的位置压了下去,一按下去林秀彤就发出一声痛呼,赶紧道;“疼、疼!”

    楚天羽突然松开手,林秀彤又发出一声痛呼,现在是麦氏点的压痛、反跳痛都有了,在加上林秀彤两年的阑尾炎病史,哪怕不做相应的检查,几乎也可以确实就是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

    楚天羽从医药箱里拿出一只五毫升的注射器道:“你忍一下,我给你做个穿刺。”

    林秀彤脸色瞬间变得更难看了,对于打针的恐惧甚至暂时压下了腹痛的剧痛,她急道:“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

    楚天羽没想到林秀彤这么怕打针,只能耐心的解释道:“不会很痛的,就跟你平时打点滴时差不多,真的我不骗你。”

    林秀彤哭丧着脸,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道:“爸妈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

    林玉海急道:“彤彤乖,就疼一下,小楚说了不会太疼的,我们忍忍啊,忍忍。”

    林秀彤看着楚天羽小脸皱在一起用不敢确信的声音道:“真的不会很疼?”

    楚天羽赶紧道:“我保证不会很痛。”

    林秀彤看看楚天羽,又看看自己父母,伸出手握住父母的双手这才按照楚天羽说的向自己左侧侧躺着,过了一会楚天羽才消毒然后把注射器的针头刺入林秀彤白皙而平坦的小腹中。

    这个穿刺确实不疼,但是林秀彤却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差点没把楚天羽、林玉海、方玉萌给吓死。

    楚天羽赶紧道:“不要动,马上就好。”

    此时针头已经刺穿了抚摸进入到腹腔中,楚天羽缓缓把注射器回吸,不多时一些淡黄色的液体出现在针筒中,楚天羽一皱眉飞快的把注射器拔了出来,看了看针筒中淡黄色的液体道:“已经有渗出液了,就是这些东西,出现这些渗出液说明阑尾壁变得非常的薄,穿孔随时都可能出现,所以必须尽快手术。”

    林秀彤急道:“我不要手术。”

    楚天羽看着她道:“你不要命了吗?”

    楚天羽的语气急促而不容置疑,这可把林秀彤给吓住了,抓紧父亲的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爸我不要做手术。”

    林玉海皱着眉头看着楚天羽道:“天羽必须得手术吗?”

    楚天羽点点头道:“她得阑尾炎已经有两年了,以前还好,最近阑尾炎是反复发作,吃药跟输液效果已经不是很好了,今天又疼成这样,在加上我抽出了渗出液,说明阑尾壁变得非常的薄,这时候如果还选择保守治疗风险是相当大的,一旦穿孔导致全腹感染那是会要命的。”

    林秀彤急道:“你别吓唬人,那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楚天羽没好气的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多年的老街坊了,我至于骗你吗?你真的要赶紧手术了,不然你会死的,我绝对不是吓唬你。”

    林秀彤看到楚天羽说得如此郑重,并且语气不容人置疑,虽然不想相信,但还是信了,她立刻哭丧着脸道:“做手术多疼啊,我不想做,大傻你在想想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说到这林秀彤用带着希翼的眼神看向楚天羽。

    楚天羽这时候没功夫管林秀彤喊他外号,很严肃的摇摇头道:“就这一个办法,如果你不怕死可以继续保守治疗,但风险真的非常大,一旦穿孔导致腹腔感染的话,很快就会要了你的命,这绝对没有危言耸听。”

    林秀彤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道:“爸不行你给我找个中医吧,扎一针就好了。”

    楚天羽没好气的道:“你当这是小说吗?还扎一针就好了,如果中医真那么神奇的话,西医早就被取而代之了,我们西医有个笑话,如果西医当你去看看中医,说明你已经没救了,但如果中医让你去看西医,说明你还有救。”

    楚天羽说的是事实,中医确实是华夏的瑰宝,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医已经没落了,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如果中医真的那么有效的话,西医早就被取而代之了,而不是西医逐渐取代中医。

    就拿华夏众多的癌症患者来说,除非是在西医那实在没有办法治疗了,才会去找中医,又或者寻求一些偏方,就没那个癌症患者不看西医,直接去找中医,这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西医是科学,中医是传奇!

    林秀彤不说话了,再次看向自己的父母,希望他们帮自己拿主意。

    林玉海叹口气有些为难的看着楚天羽道:“天羽真的除了手术就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楚天羽摇摇头道:“没有其他办法了,但如果你们愿意冒险,可以保守治疗,但我还是那句话,保守治疗风险非常大,一旦阑尾穿孔后果不堪设想。”

    林玉海一咬牙道:“那就手术,我们去医院。”

    林秀彤急道:“不能去医院,做手术的时候是要脱光的,要是被人拍了我的照片发到网上去那就麻烦了。”

    楚天羽哭笑不得的道:“小钢牙你好歹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也跟那些没有文化的人一样愚昧无知?我们医生在你眼里就那么龌龊吗?看到年轻漂亮的女患者就偷偷拍照片?你这话是对全世界所有医生的侮辱,我们医生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我们有我们的职业操守,说句不好听的在好看的女患者躺在手术台上在我们看来也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办手术做完,赶紧休息、休息。

    当然我知道这句话你是不会相信的,因为不管我们怎么解释,依旧会有你这样的人用恶意的想法看待我们医生,没当过医生的人永远不会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好了,你现在决定吧是手术,还是保守治疗。”

    说到这的时候楚天羽满脸的意兴阑珊,他真的就搞不懂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恶意的看待医生,把医生想得无比的龌龊、脏脏,变着法的诋毁医生,他们就没想过每当出现重大疫情、灾情的时候是谁冒着生命危险顶在第一线?

    **的时候医护人员为了救人死了多少人?他们就没有父母、亲人、朋友吗?他们凭什么要冒这个风险去救人?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这件白大褂,但是谁又能理解他们那?

    这会林秀彤又开始肚子疼了,并且疼得更厉害了,林玉海看女儿疼成这样一咬牙道:“上医院,做手术。”

    林秀彤听到这句话强忍着疼道:“爸我不能去啊。”

    林玉海急道:“都疼成这样了还不去?你想急死我跟你妈啊?”

    林秀彤哽咽道:“要是被人知道怎么办?”

    楚天羽没好气的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被人知道就知道了呗?这有什么?你是去治病,又不是去杀人放火。”说到这直接把林秀彤抱了起来,然后对林玉海道:“叔叔我车钥匙在我房间的床头柜上,你帮我去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