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巧遇
    林玉海对自己女儿的评价楚天羽是深有体会,小时候林秀彤就是个野丫头,也可以说是假小子,淘气劲不比自己少那去,大了后好像除了变得更漂亮外,脾气好像没什么太大变化,依旧是能动手就不吵吵的性格,跟她刚见没多少时间楚天羽自己都记不清被她踹了多少脚了,但一想那天在山里出的乌龙事楚天羽就头疼,林秀彤是彻底误会他了,这以后见面得多尴尬?

    当然这些事楚天羽自然是不会跟林玉海、方玉萌说的,实在是太难以启齿。

    楚天羽话不多,就是陪着他们吃饭、喝酒,一干老街坊、老邻居多年未见自然是喝得都有些多,赵景波直接是喝大了,楚天羽要被搀着他回去,他就得睡在大马路上,反到是林玉海很注重保养,酒是点到为止,谁劝酒也不在喝了,为这事赵景波还把他好个埋怨。

    林玉海跟方玉萌回到自己的家,夫妻倆洗漱完躺在床上,林玉海在看报,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哪怕是在国外他也每天看报,方玉萌带着老花镜摆弄了下手机道:“老林你说楚家那小子这些年变化还真是大啊。”

    林玉海头也不抬的道:“当然大了,我们走那会他刚几岁?好像才八岁吧?这都过去十多年了,都是大小伙子了,自然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方玉萌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这小子小时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还整天鼻子下挂着两条大鼻涕,邋里邋遢的,怎么大了就长得这么精神了?”

    林玉海笑道:“你自己姑娘都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还不行人老楚家的孩子越长越精神了?”

    方玉萌呼出一口气道:“说实话以后咱们彤彤找的丈夫就得按照楚天羽这个标准找,高高大大、精精神神的,生出的孩子不要太漂亮哦。”

    林玉海侧头看看妻子道:“你这么喜欢老楚家的小子,那就让彤彤跟他在一起好了。”

    方玉萌一瞪眼道:“你老糊涂了?咱们闺女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一个高高在上的大明星,另一个就是个小大夫,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胡说什么啊?咱们闺女怎么可能看上他嘛,就算看上了门不当户不对的,我也不答应。”

    林玉海伸出一根手指点点方玉萌道:“你啊就是老观念,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门当户对那一套?只要两个孩子乐意……”说到这林玉海叹口气道:“也对,一个大明星,一个小大夫,怎么看怎么不搭嘛,估计咱们姑娘也看不上老楚家的孩子。”

    方玉萌点点头道:“肯定是看不上的,咱们女儿每天接触的都是什么人?非富即贵啊,他那?整天接触的都是老百姓,都是一个层次的人,女儿怎么可能看上他吗?连点共同语言都没有。”

    林玉海把报纸放到一边道:“好了,不要唠叨这些事了,赶紧睡吧,女儿乐意找什么样的就由着她找,她喜欢就好。”

    方玉萌狠狠瞪了一眼林玉海道:“说你老糊涂你还不乐意听?怎么能由着她找?她一个小姑娘懂什么嘛?我们当父母的必须为她把关。”说到这就埋怨道:“你说你也是放着别墅不住,非跑到这个地方来,这里有什么好的嘛?房子又旧又小,最主要的是连个卫生间都没有,还得去那恶心死人的公厕,哎呀,想想我就反胃。”

    林玉海笑道:“行了,你就别抱怨了,这房子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你不知道吗?我们是在这里结婚的,彤彤也是在这里出生的,周围还有那么多老街坊、老邻居,多好?条件是简陋一些,但我们又不是没钱,好好装修一些嘛,卫生间也好办,花钱咱们自己建个。”

    听到林玉海这些话方玉萌不说话了,感慨的看着自己所在的房间,林玉海说得没错,这房子对于他们是有特殊意义的,他们是在这里结婚的,女儿也是在这里出生的,说实话方玉萌都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住到这房子里来。

    第二天一早楚天羽照例早早起来去普外科当他的透明人,过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是没想到该怎么破这个局,再加上储雨荷一点消息都没有楚天羽都快烦死了,但是在烦也得去医院,老是不去的话乔志强可就有理由把他一脚踢出普外了。

    一天就这么百无聊赖的过去,晚上下了班楚天羽在家简单吃一口就穿着大裤衩、背心拿着蒲扇出去了,胡同里的老爷们一到夏天都是这幅打扮,楚天羽唯一跟他们不同的是没拿个大茶叶缸子。

    楚天羽一出门就看到林玉海家门口旁边的墙上吊着一盏灯,林玉海找来三个老街坊正在那打扑克牌,旁边还有几个围观的邻居,楚天羽出来就是看别人下象棋、打扑克牌打发时间的,正好就去林玉海那看看。

    楚天羽蹲在林玉海旁边看他打牌,林玉海出了一张牌后道:“天羽你这年轻人跟我们一群老头子凑合个什么劲啊?怎么不出去玩?”

    楚天羽摇晃着的大大的蒲扇道:“懒的出去,看看你们打牌,一会就睡觉了。”

    林玉海惊讶道:“睡这么早啊?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别人不说,就说我家彤彤吧,累了一天回到家也不说早点睡,捧着个手机就在那玩,不玩到凌晨一两点都不睡觉的你知道嘛!”

    楚天羽的作息时间确实跟其他年轻人不一样,其他他这个年纪的人一下班肯定就跑出去玩了,不到十二点是不会回家的,楚天羽到好,一下班就往家跑,根本就不出去玩。

    楚天羽不出去第一是最近心里烦,懒的动,第二也不喜欢参加各种各样的饭局,又或者跑到酒吧疯玩一夜。

    楚天羽一听林秀彤就感觉有些尴尬,讪讪笑道;“现在年轻人都这样。”

    林玉海一边出牌一边道:“你可不这样,你这作息时间不错,早睡早起身体好嘛。”

    楚天羽看了一会站起来跑了,不多时买了西瓜拿回来分给大家吃,这点钱楚天羽还是出得起的,在说了小时候他可没少蹭林玉海家的西瓜吃。

    就这样一直到快十点林玉海这些人才散去,楚天羽直接回家洗洗睡了。

    林玉海今天没有早早上床,而是跟方玉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快十一点的时候林玉海打了个哈欠道:“彤彤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好十一点就回来吗?”

    方玉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磕着瓜子,把瓜子壳吐出去后道:“你老糊涂了?还没到十一点那。”

    话音一落外边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林玉海赶紧道:“老太婆彤彤回来了,赶紧把灯打开。”

    不等方玉萌出去开灯,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林秀彤就推门进来了,一进来就一边摘口罩、墨镜一边抱怨道:“我说你们也真是的,放着别墅不住,非得回这个地方住,弄得我只要回来就得跟做贼似的大半夜偷偷摸摸回来。”

    林玉海瞪了一眼林秀彤道:“大别墅有什么好的?那么大就我跟你妈我们两个,空落落的,还不如这里好。”

    林秀彤很无奈的看看自己父亲道:“行,只要您开心您乐意住这就住这,您女儿我继续当贼好吧?”

    方玉萌给了林秀彤一下道:“你这小姑娘怎么回事?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什么叫继续当贼,呸呸!”

    林秀彤直接瘫坐在沙发上满脸的疲色,林玉海有些心疼的道:“你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累嘛,钱咱们又不缺,你这是干嘛啊?”

    林秀彤很无奈的道:“我到是想休息,但我得筹备演唱会啊,每天彩排都要把累死了,等演唱会结束我一定跟公司说给我放个长假,我好好休息、休息。”

    林玉海笑道:“这才对嘛,饿不饿?饿让你妈给你下碗面吃?”

    林秀彤摇摇头道:“我不饿了,我困,我先睡会,明天早上四点就得走,我的天啊。”

    快十二点的时候林玉海跟方玉萌也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凌晨四点多一点林秀彤就出了门,这会天刚亮,还不等她上车就看到满头汗的楚天羽往回跑,楚天羽是心里太烦3点多就睡不着了,只能出去跑步消耗下旺盛的体力,谁想在这跟林秀彤遇到了,这会还太早,胡同里根本就没人。

    虽然林秀彤带着口罩、墨镜、帽子,但楚天羽还是认出了她,很简单上次见她、她就是这幅打扮,并且还是从林玉海家出来的,不是林秀彤又能是谁?

    楚天羽很是尴尬,打招呼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

    林秀彤却激动起来,瞪着楚天羽道:“你是不是故意在这等我好拍几张照片啊?”林秀彤认为楚天羽知道了他的身份,无耻的等在这里,偷拍她的照片卖给那些八卦记者门。

    楚天羽诧异道;“拍什么照片?”

    林秀彤冷笑道:“楚天羽你这人真是越来越无耻了,敢做不敢当是不是?”

    楚天羽本就心情不好,听到林秀彤的话立刻是心头火起,很不客气的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大明星?我偷拍你?我有病吧?还有你是不是傻?没看我一身汗,晨跑知道不知道?有病。”说完直接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