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老邻居
    酒吧里的喧嚣吵得有些人头疼,但也让有些人变得越发兴奋起来,这里充斥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一群孤单的人们疯狂的狂欢着,第二天醒来时有些人会感觉越发的空虚、寂寞。

    楚天羽就处在这喧嚣的环境中,但却跟这里格格不入,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背影便能给人一中浓浓的孤寂感,看到这样的背影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就是一个简单的背影,便能产生让人心悸的孤寂感。

    简单的一个背影让多情的女孩们忍不住心疼那个一个人坐在那里买醉的男子。

    宋柔比其他所有的女孩都要心疼楚天羽,疼得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疼得她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扎得千疮百孔,她开始后悔了,如果知道储雨荷立刻楚天羽会让他这么痛苦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去找储雨荷说出那样一番话逼走她的,她不想看到楚天羽如此的消沉、痛苦,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木已成舟,储雨荷已经走了。

    楚天羽一口喝干跟前的啤酒呼出一口酒气身体微微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他没有看宋柔,也没有看任何人,就那么转身往外走。

    楚天羽确实很痛苦,这几天也确实在买醉,但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喝得烂醉如泥,失恋确实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楚天羽不是那些毛头小子了,一失恋就要死要活的,他很清楚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的身边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不能让他们失望,在痛苦他得坚强的走下去,这是一个男人该承担也必须承担的责任。

    如果仅仅是因为失恋他便从此一蹶不振,那么楚天羽都会瞧不起自己,失恋固然痛苦,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值得你继续走下去,只有继续走下去才能看到更好的风景,才能遇到那个最适合你的人,也才能不让爱你的人失望,为你伤心。

    宋柔拿起包赶紧追了出去,她追上楚天羽第一句就是:“你没事吧?”说完赶紧搀住他,生怕他摔倒。

    楚天羽轻轻的把胳膊抽出来,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口便剧烈的咳嗽起来,他不会吸烟,但此时他需要烟雾进入肺部产生的那种辛辣感来减轻内心的痛苦。

    宋柔赶紧给楚天羽拍背,此时已经是眼泪转眼圈,她没想到自己做的事会为对楚天羽造成如此之大的伤害,她很后悔,很自责。

    楚天羽咳嗽一会后声音有些沙哑的道:“我没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宋柔想找到楚天羽其实并不难,作为静海市首富穆九明的女儿,哪怕是在这样大的城市中她想找到一个人,也只需要一个电话而已,有钱人的世界永远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

    宋柔没有回答楚天羽的问题,而是关切的道:“以后别这么喝了好不好?太伤身体了。”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突然凄然一笑,因为储雨荷不止一次说过相似的话,但她为什么要离开那?就这么凭空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自己太不公平了,就算要分手,也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理由,可自己连这个理由都没有得到。

    楚天羽的笑容让宋柔心里的愧疚如同火山爆发般喷射而出,她忍不住就要说出储雨荷为什么离开的原因,然后不管楚天羽是打她也好,骂她也罢,她都承担。

    但是楚天羽并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微微一笑道:“好了,太晚了,你早点回去吧,我也回家了。”说到这楚天羽直接上了一辆刚停下来的出租车,里边的客人很诧异的看了看楚天羽,感觉这人很是莽撞,我们还没下车那,但闻到楚天羽身上浓郁的酒味也没说什么,给了钱就下了车。

    宋柔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出租车越行越远的尾灯,她突然感觉自己做的这一切实在是太可笑了,也实在是太卑鄙了。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静海市进入到八月,气温依旧炎热难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羽心中的伤口逐渐愈合,在没了当初那副颓废的样子,但他却没停止过寻找储雨荷,眼镜已经把消息散了出去,当初那些散到全国各地的人正在帮楚天羽寻找储雨荷。

    这天楚天羽下班回了家,一进家门就发现母亲竟然在,这可有些奇怪,以前这个点母亲肯定是在饭店的,但今天不光母亲在,赵景波也在,这就更奇怪了。

    不等楚天羽发问,陈桂芹就笑道:“天羽你猜谁回来了?”

    楚天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陈桂芹笑道:“你林叔叔搬回来了,他们把老房子买了回来。”

    林叔叔是谁楚天羽自然知道,不是林秀彤的父亲林玉海又能是谁?在有前阵子林秀彤回来也表示过她父母要搬过来。

    赵景波也很是高兴,他跟林玉海是十多年的老街坊了,本以为林玉海搬走后就不会在回来了,谁想他们一家竟然又搬了过来,这么一来赵景波就多了个好友、酒友、棋友。

    楚天羽此时有些尴尬,因为上次出的乌龙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秀彤,现在她父母搬了回来,就算林秀彤不在家住也是要经常回来的,这么一来肯定是要见面的,这也太尴尬了吧?

    楚天羽刚想到这林玉海跟妻子方玉萌就走了进来,楚天羽一见到他们就是一愣,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楚天羽印象中那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林玉海老了很多,邻家的漂亮阿姨方玉萌也成了一个中年妇女,但楚天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林玉海看到楚天羽也是一愣,扶正了眼镜上下打量下楚天羽突然就道:“天羽?我的老天爷啊,当年你才这么高。”说到这用手掌虚浮出一个高度,然后感慨道:“现在都是大小伙子了。”说到这看看自己的妻子感慨道:“我们都老了。”

    赵景波也感慨道:“谁说不是那?当年这兔崽子整天去我家偷这个、偷那个,连瓶酱油他都不放过,可你现在在看看他?大小伙子了。”

    楚天羽老脸一红道:“我说赵叔,我那不叫偷,叫拿?是你跟我说我妈一个人不容易,你家有什么好东西就让我往家拿吗?”

    赵景波一脚踹到楚天羽的屁股上道:“这话我是说过,但你个小兔崽子也不能什么都拿吧?你拿我内裤干嘛?是你穿,还是给你妈穿?”

    陈桂芹立刻狠狠的拧了下赵景波的胳膊羞恼道:“你个老不死的,说话有没有把门的?”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楚天羽看林秀彤没来立刻是长出一口气,他是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不多时一些老街坊、老邻居也都到了,都是来给林玉海、方玉萌接风的,吃饭的地方自然就在陈桂芹的小店里,本来这顿饭陈桂芹跟赵景波说要请,但其他街坊邻居说什么也不干,说这钱必须均摊,不然就是你陈桂芹、赵景波跟老林一家接风,而不是我们喽,陈桂芹、赵景波说不过他们也只能这样了。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楚天羽家的小店,一到地方赵景波、陈桂芹就忙活去了,还有几个大妈过去打下手,其他人则坐下陪着林玉海、方玉萌说话,说着说着就有人道:“老林你闺女那?怎么没见那丫头?这么多年没见了,现在肯定是个漂亮大姑娘了吧?”

    林玉海笑道:“我那丫头比较忙,没时间回来,我们就先回来了,等她空了回来了肯定要去拜访各位的,当年你们可没少关照她啊。”

    林玉海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有些犯难,女儿身份毕竟摆在那,这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传得沸沸扬扬的,自家肯定是不得安生啊,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不然就显得自家太没礼貌了。

    楚天羽一听林秀彤短期内不会回来立刻是长出一口气。

    不多时赵景波做了一桌子好菜大家开吃,吃着喝着方玉萌就笑道:“桂芹天羽长这么精神肯定早有女朋友了吧?”

    听到这句话陈桂芹脸上立刻有了失望之色,本来楚天羽跟储雨荷都要订婚了,房子可都装修好了,但谁想储雨荷也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不告而别,这婚事算是黄了。

    想到这陈桂芹叹口气道:“还没那。”

    方玉萌看看楚天羽又看看陈桂芹笑道:“你啊别担心,天羽这么优秀,人又长得不要太帅,找个女朋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赵景波突然笑道:“我说老林家的,我记得当年你不是说过要把你家彤彤给天羽当媳妇吗?”

    这话一出林玉海、方玉萌脸色都有些古怪,自己那当大明星的女儿怎么可能给楚天羽当媳妇吗?就算他们乐意,自己那闺女也不可能乐意,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过这话是他们小时候开玩笑说的,也当不得真,但赵景波提出来了,总不能说楚天羽配不上我女儿,我女儿也不可能看上他吧?

    林玉海赶紧道:“天羽那能看上我家那野丫头?真不知道随了谁,又野又泼辣,来,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