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误会
    林秀彤为什么会发出如此高亢的声音那?其实原因并不负责,她昨天不敢一个人回去睡,就坐在楚天羽的帐篷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困劲上来了林秀彤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但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就钻进了楚天羽的怀里。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挨千刀的楚天羽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顺着林秀彤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握住了林秀彤最私密的位置,这才是让林秀彤发出如此高亢尖叫的主要原因。

    楚天羽被吓了一大跳,刚一睁眼就发出“哎呦”一声痛呼,林秀彤一拳直接砸到他眼睛上。

    二十多分钟后楚天羽顶着个熊猫眼很尴尬的坐在林秀彤的旁边,林秀彤则是满脸的怒色,看楚天羽的眼神非常不善,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楚天羽此时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楚天羽很无奈的看了看林秀彤很是心虚的道:“如果我说那是误会你相信吗?”

    林秀彤怒视着楚天羽道:“我相信你妹,楚天羽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就是一混蛋。”

    这事在林秀彤看来根本是不能接受的,楚天羽怎么能做如此无耻的事?

    楚天羽歉意的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这话说得没错,楚天羽确实不是故意的,昨天他先睡着的,后来是林秀彤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怎么就钻进了他的怀里,而楚天羽跟储雨荷在一起这么久,也养成了那种少儿不宜的习惯,潜意识下就把林秀彤当成了储雨荷,手就探进去了。

    林秀彤冷冷一笑道:“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做什么无耻的事,楚天羽我算是看清楚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刀两断,你就是个人渣,只当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仍下这句话林秀彤转身就走,她是怎么也没想到楚天羽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来,趁着自己睡觉沾自己变异,自己算是瞎了眼了,竟然天真的认为楚天羽还跟小时候一样,是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是怎么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衣冠禽兽。

    楚天羽赶紧追上去道:“你等等,我跟你下山,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出了这样的事楚天羽也很是尴尬,想在解释下吧,但林秀彤在气头上根本就不信他,他也不放心林秀彤一个人下山,这里毕竟是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她出了事怎么办?

    林秀彤立刻怒道:“楚天羽我警告你,你离我远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天羽赶紧停下脚步道:“我是怕你有危险。”

    林秀彤冷笑道:“危险?待在你这衣冠禽兽身边才危险吧?楚天羽我真是瞎眼了,竟然把你这样的人当朋友!”

    楚天羽刚要解释,不远处竟然传来呼喊林秀彤的声音,林秀彤听到后立刻大声道:“我在这。”说完就加快脚步走了过去,恨不得立刻就离楚天羽远远的。

    楚天羽看有人来接林秀彤了到没跟过去,他很清楚跟过去林秀彤也不会原谅他,他只能无奈的看着林秀彤跟来接他的人月行越远。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无奈的道:“这特么的都怎么回事啊?”说完他就狠狠打了下自己的手,自己这毛病真是坑,这下算是把林秀彤给彻底得罪了,估计她是不会原谅自己了,想到这楚天羽有些失落,出是出来玩,谁想到弄成这个样子。

    楚天羽看着林秀彤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说完叹口气道:“算了,你不原谅我就不原谅吧。”

    楚天羽转过身回到了自己的营地,昨天这里还有欢快得跟一只出笼的百灵鸟林秀彤,但是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小小的营地显得很是荒凉。

    林秀彤都走了,楚天羽那还有心思待在这里?把东西收拾好后也下了山,此时林秀彤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楚天羽很失落的开着车回到了家,家里也是冷冷清清的,陈桂芹在店里,储雨荷在学校,家里只有楚天羽一个人,他又把林秀彤给得罪了,一想这事楚天羽心里就乱得很。

    下午的时候楚天羽想打个电话在跟林秀彤解释、解释,但很快就放下了手机,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林秀彤的联系方式。

    晚上楚天羽回到了他跟储雨荷的家,他以为她已经回来了,但谁想储雨荷难得一见的竟然没回来,楚天羽拿起手机给她打了过去,很快楚天羽就皱起了眉头,储雨荷的手机竟然关机了,没电了吗?

    想到这楚天羽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他把手机刚放在茶几上就发现上边有一封信,他拿起来一看心里立刻咯噔一下。

    这是储雨荷写给楚天羽的,内容并没多少,只是说感觉跟楚天羽在一起不合适,要跟他分手,然后说不要来找她的话。

    楚天羽彻底懵圈了,这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要分手那?楚天羽越想越不对劲,猛然站起来向卧室走去,很快楚天羽就呆住了,储雨荷已经把她的东西都带走了。

    楚天羽转身飞快的跑回客厅拿起手机给储雨荷的母亲打了过去,很快他一颗心就沉入了谷底,储雨荷母亲的手机也关机了。

    楚天羽连鞋动没换直接冲出了家,先是去了储雨荷母亲住的房子,这房子他有钥匙,打开门后楚天羽再次愣住了,房子里根本就没有储雨荷跟她母亲的身影。

    楚天羽又去了储雨荷已经租住的房子,还是没看到他们母女两个人的踪影。

    楚天羽心里立刻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储雨荷带着她的母亲离开了静海市,没多久楚天羽就知道自己的预感没有错,储雨荷就这么很突然的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了静海市,离开了他,他搞不懂储雨荷为什么就突然离他而去?他做了什么错事吗?难道自己跟舒冰雨的事被她知道了?但这不可能啊,自己跟舒冰雨从来都不会在静海市约会,那次都是去静海市临近的城市。

    楚天羽让眼镜动用所有的关系去找储雨荷跟她的母亲,但是不管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储雨荷,这让楚天羽心急如焚,连上班的心思都没有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天羽一颗心彻底沉入了谷底,他找了很久、很久,但就是找不到储雨荷,储雨荷的离开让楚天羽心里难受到了极点,甚至都快把他给逼疯了,他搞不懂储雨荷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才让储雨荷这么绝情的离开他。

    楚天羽不知道的是那天宋柔的到来才让储雨荷生出了带着自己母亲离开的想法,剧情很狗血,也相当老套,宋柔见到储雨荷后直言不讳的说她喜欢楚天羽,想跟他在一起,但是因为储雨荷的存在,楚天羽根本就不接受她。

    宋柔的话让储雨荷非常震惊,甚至是有些愤怒,但是很快所有的震惊、愤怒都随着宋柔一句你跟他在一起只会拖累他被击得粉碎。

    宋柔直接了当的告送储雨荷你帮不了楚天羽,但是我能,只因为你只是个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孩,但是我不同,我是富家千金,我有能力也有条件帮助楚天羽越走越远,帮助他讲他的事业做得越来越大。

    这些话深深的刺痛了储雨荷,宋柔离开后,储雨荷大哭一场,她偏激的认为自己确实是楚天羽的拖累,什么都帮不了他,她不该这么拖累楚天羽,楚天羽应该有宋柔这种能帮助他的妻子,让他把自己的事业做得越来越大。

    于是连夜储雨荷带着自己的母亲离开了这座让她心碎的城市。

    储雨荷很痛苦,楚天羽也同样如此,他想不明白储雨荷为什么要离开他!

    宋柔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所以才干了这样的事,这也是她父亲给她出的主意,双方确实在合作,但是楚天羽却把合作的事交给了眼镜,让宋柔根本就没有多少跟楚天羽接近的机会,宋柔把这事跟自己父亲说了后,老谋深算的穆九明就给宋柔出了这个主意,让他找到储雨荷,说出那番话,让储雨荷变得很自卑,然后离开楚天羽。

    穆九明的办法成功了,但却让楚天羽跟储雨荷都相当痛苦。

    但是此时也成了宋柔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这天宋柔来到了酒店,看到楚天羽胡子拉碴的坐在那一个人喝闷酒,楚天羽憔悴的样子让宋柔心里很难受,她突然有些后悔了,后悔去找储雨荷,让她离开楚天羽,如果不是这样楚天羽不会变成这样,但很快这些想法就被宋柔强行抛出脑海,这其实就是一场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储雨荷是她的敌人,不让她离开楚天羽,自己怎么能得到这个男人?

    想到这宋柔心里的负罪感消失不少,她几步走过去一把抢走楚天羽手里的酒道:“别喝了!”

    楚天羽皱着眉头看着宋柔道:“你别管我。”

    宋柔很想说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这么糟蹋自己吗?但这话她没说,她怕说了楚天羽会怀疑到她身上,她做的这事可并不光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