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刁难
    更奇怪的是系娘家门口冷冷清清的,哪像是要结婚的样子,李吉祥急得额头上都出汗了,他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把赵婷接到家里,家里还有一些仪式要举行,然后就得去酒店,是一环扣着一环,实在是不能耽误时间,可赵婷家却就是不开门,都快把李吉祥给急死了,他只能一边用力敲门一边喊道:“赵婷是我,开门那?”

    就这样又过去了五分钟,李吉祥急得穿在身上的衬衫都被汗水打湿了,门终于在这时候打开了,李吉祥立刻是长出一口气,开门的是赵婷的母亲,五十左右的年纪,但奇怪的是她没化妆,也没穿上为婚礼准备的衣服,而是就那么穿着居家的衣服站在那。

    赵婷的母亲叫薛丽,脸色发黄,五官给人一种尖酸刻薄的感觉,尤其是嘴唇很薄。

    李吉祥擦擦额头上的喊笑道:“妈你怎么刚开门啊?”说到这就探头往里看去,试图想看到新娘子的影子。

    薛丽冷冷一笑道:“先别喊我妈,是不是一家人还不好说那。”

    李吉祥立刻是心里咯噔一下,这什么意思?赶紧道:“妈你这是?”

    薛丽伸出手道:“把十万的彩礼钱给了在喊妈!”

    李吉祥立刻急道:“妈钱不是给你了吗?”

    薛丽撇撇嘴道:“当初我们要的可是二十万,你就给十万可不够,我辛辛苦苦的养大的闺女就这么给你了,你说我要你二十万的彩礼钱过分吗?”

    李吉祥的脸色立刻是变得难看起来,薛丽这摆明了是要拿他那一下,所以才在婚礼当天搞出这样的事来,说实话李家祥真想迈步就走,如此势利眼的丈母娘不要也罢,真跟赵婷结婚了,以后他这丈母娘指不定要给他找多大的麻烦。

    但是李吉祥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家里等着不少亲朋好友,一会酒店还要有不少亲朋好友过去,新娘子不领回去他怎么跟这么多人交代?怎么跟砸锅卖铁的父母交代?

    李吉祥只能强忍心头的怒气道:“妈,当初说好了是十万啊。”

    薛丽扯着嗓子喊道:“谁跟你说十万了?你那只耳朵听我说彩礼就要十万了?这话我可没说,我告诉你就是二十万,你不是给了十万吗?在拿十万人你带走,不然……哼,你别想把我女儿领走。”

    李吉祥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大声道:“你怎么能这样啊?”

    薛丽立刻叉着腰尖声喊道:“你跟谁喊那?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未来丈母娘,你就是这么跟你长辈说话的?你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真是没家教,也难怪,你这种农村人能有什么家教?”

    李吉祥急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怎么就没家教了?是你出尔反尔在先,当初明明说好了十万的彩礼钱,我父母砸锅卖铁还欠了一屁股债才凑够,他们容易吗?今天我跟赵婷要结婚了,你非得让我给你十万才能把人带走,有你这样的吗?”

    薛丽梗着脖子跟一只斗鸡似的喊道:“我就这样,我就这样,我懒的跟你废话,在拿十万人你带走,不然你这婚也别结了,反正你们结婚证还没领。”

    薛丽早就打着婚礼当天将李吉祥一军的打算,所以根本就没让他们把结婚证领了,说什么婚礼后在领也不迟,李吉祥就信了她的鬼话,结果今天给他弄了这一出。

    所有跟李吉祥接亲的人脸色都变得不好看起来,那有这样的人?早早说是十万彩礼,给了,结果婚礼当天变卦非要李吉祥在给十万,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啊。

    李吉祥双手捏成拳头,脸色铁青,呼吸也很是急促,显然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胖子这钱我出了。”楚天羽也清楚这婚礼都准备好了,如果李吉祥不能把人领回去,不但没办法跟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交代,并且还要损失一大笔钱,婚宴的钱,婚车的钱,等等,这可不是小数,为了筹备这个婚礼李吉祥的父母不但借了一屁股的账,并且连家里的房子都卖了,这要是婚礼不能如期举行,老两口得多难受,所以楚天羽打算帮这个忙。

    薛丽听到楚天羽的话立刻伸出手道:“拿来吧!”

    楚天羽立刻就要拿出手机给薛丽转账,现在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把新娘子接走,不然真没办法跟那么多亲朋好友交代。

    李吉祥突然一拉楚天羽的手用力的摇摇头,此时他的眼睛都红了,被起的。

    李吉祥没在跟薛丽说话,而是对着房子里喊道:“赵婷我就问你一句,我没这十万块这婚你是结还是不结?”

    薛丽一翻白眼道;“没十万,这婚结不了。”

    李吉祥还是没搭理薛丽,继续大喊道:“赵婷你说句话。”

    过了好一会里边穿来一个女声:“吉祥没这十万真结不了,你就不能在给十万吗?我妈养我这么大也不容易,你体谅下行不行?”

    李吉祥听到这句话是如遭雷击,凄然一笑道:“体谅你母亲?谁特么的体谅我父母?为了让我们结婚,你知道我父母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吗?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县里租个房子打零工吗?谁体谅他们啊?行,这婚我特么的不结了。”说到这李吉祥调头就走。

    薛丽立刻愣住了,她本以为今天闹这一出,李吉祥迫于得赶紧把新娘子接走的心态,肯定是咬牙答应给这十万的,但谁想这死胖子竟然说不结了,还转身就走,这怎么办?自己这边可也通知亲朋好友了,到时候怎么交代?

    楚天羽赶紧追上李吉祥道:“胖子你别激动,先把新娘子接走要紧,钱我这有,你先拿出用,你这么走了回去怎么交代?”

    李吉祥面色凄然的一笑道:“老楚你就别劝我了,这婚我是真不想结了,你知道我多累吗?看到我父母到处给我借钱去,还把房子给卖了,就为了让我结婚,我特么的感觉我都不是人,我是当儿子的,按理说现在应该让他们享福了,可是我没本事啊,这么大人了,还让我父母这么操劳,我就特么的不是人,这事我也想清楚了,婚肯定是不结了,算我眼瞎,看上这样的女孩,老楚,是朋友我们走,别在劝我。”

    仍下这句话李吉祥迈开大步就走,满脸的决绝之色。

    薛丽急道:“李吉祥你要是走了,以后就别来我家。”

    李吉祥立刻怒道:“你放心,就算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我李吉祥也不会娶你女儿。”

    楚天羽看得出来李吉祥是彻底被激怒了,也是彻底被伤到了,他满怀欣喜的筹备婚礼,为了省钱但凡是自己能干的全部自己来,可结婚那?薛丽在结婚当天来了这一出,最让李吉祥伤心的是赵婷的态度,她竟然希望李吉祥在拿出十万来,她都要跟李吉祥结婚了,难道就不知道李吉祥的情况吗?

    肯定是知道的,但明明知道李吉祥一家为了他们能结婚已经是负债累累,但却还是让他出这个钱,这事彻底把李吉祥给伤到了。

    一个如此自私的女孩不娶也罢,是李吉祥的福气。

    想到这楚天羽皱着眉头道:“走。”说完迈步就走。

    新郎跟伴郎都走了,其他人自然也都跟着走了,很快薛丽家门口又变得冷冷清清,留下呆愣愣的薛丽,这事她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钱没要来,女儿没嫁出去,回头还没办法跟自己的亲朋好友交代。

    赵婷穿着婚纱追了出来,到了楼下正好看到李吉祥上车,她喊道:“李吉祥你就这么走了?”

    李吉祥冷冷的看了一眼赵婷道:“我谢谢你不嫁之恩,开车。”

    赵婷穿着婚纱呆愣愣的看着车队扬长而去,整个人都傻了,她以为李吉祥会就范,但却没想到今天的这个胖子如此决绝,这婚是结不了了,可赵婷怎么跟自己的同学、朋友、同事交代?难道跟他们说这婚不结是因为自家又要十万彩礼钱激怒了新郎?

    真要是这么说的话赵婷以后那还在她那些亲朋好友的面前抬起头来?

    中午李吉祥拉着楚天羽、金辉等人在酒店里喝得烂醉如泥,一边喝一边哭,他是真被伤到了,看他这个样子楚天羽、金辉等人都很是难受,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陪着他喝酒。

    没过多大会李吉祥就喝得烂醉如泥,楚天羽跟金辉费了老大的劲才把他弄回去,顾静跟在后边摸摸的抹眼泪,她跟李吉祥是多年的同事,看到李吉祥伤心成这样,顾静心里非常不好受,但却没办法帮他。

    任佳佳不停的安慰着顾静。

    第二天一早楚天羽实在是放心不下李吉祥,请假过来看他,他敲了一会门,门才开,李吉祥黑着倆眼眶满身酒气的站在门里,楚天羽急道:“你晚上又喝酒了?”

    李吉祥苦笑道:“睡不着,就喝点,进来吧!”

    楚天羽进去后就发现客厅的茶几上全是喝空的啤酒罐,立刻是一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