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哭爹喊娘
    楚天羽直接道:“妈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陈桂芹急道:“这是闹那样啊!”说完是连连跺脚。

    储雨荷也是满脸的担忧之色。

    很快不大的饭店里陷入了安静,东哥静静的坐在那抽着烟看着楚天羽,时不时还喝上一口酒。

    黑胖子这些人挑衅似的看着楚天羽,心想这小子真特么的是活腻了,东哥都敢惹,别看东哥不是静海人,但是在静海市也是有很多朋友的,一会他们到了,你小子就等着挨死揍吧,你家这破馆子也得被砸个稀巴拉,傻逼,真特么的是活该。

    楚天羽不在喝酒,拿起放在一边的茶水一口口抿着,不到十分钟门被推开了,一个大个子带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还不等走到近前就哈哈大笑道:“东子你特么的真是不够意思啊,来静海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怎么着瞧不起你傻哥呗?”

    这人长相酷似港星成奎安,所以就有了大傻的外号,在静海市也是捞偏门的,开了一家小额贷款,说白了就是放高利贷的,而东子则是做抵押车的,看起来两个人的行业不大一样,但实际上都差不多。

    东子站起来笑道:“傻哥本来是不像麻烦你的,只是今天有人给你兄弟我难堪,我在静海人生地不熟的,也只能麻烦你傻哥了。”

    大傻立刻怒道:“草特么,那个傻逼敢跟我兄弟过不去?活腻了吗?谁?”

    黑胖子嘿嘿笑道:“傻哥就是这傻逼。”说到这伸出手指向楚天羽。

    大傻立刻骂道:“草泥马的真是给你脸了,给我打。”

    大傻带来的人立刻就奔着楚天羽冲了过来,而楚天羽却站在那一动不动,就好像被吓傻了一般,陈桂芹急道:“你们别打,别打,我报警了啊!”

    就载着时一个炸雷一般的声音响起:“我草泥马的大傻你是不是活腻了?敢来这闹事?”

    话音一落,一个身高两米多的黑大个就走了进来,不是大狗又能是谁?后边还跟着刀子一干人,但后边的这些人在不是当初那些人了,长毛这些人被楚天羽放出去了,现在来的这些人都是最近大傻找的,酒吧这些地方总得有看场子的不是,万一有人过去闹事咋办?

    大傻听到大狗的怒吼立刻是如遭雷击,东子这些人也是愣了,这些就是楚天羽找来的人?

    大傻外号叫大傻,但人不傻,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立刻换上笑脸转过身谄媚的对大狗道:“狗哥,这都是误会。”

    “啪”的一声脆响,大傻被大狗一个耳光抽得在原地转了两圈,然后普通一声倒在地上,大狗骂道;“误会你大爷。”

    刀子舔着嘴唇凶神恶煞的道:“都特么的给我蹲好了。”说到这伸出手指着东子、黑胖子以及大傻带来的人。

    大傻带来的人自然认识刀子,也认识大狗,赶紧蹲下来,在没了刚才的嚣张跋扈劲。

    东子感觉麻烦了,眼前这小子那特么的是个小大夫,分明就是静海市的地头蛇,一个电话喊来这么多人,为首的黑大个一个嘴巴抽到大傻的脸上,这家伙竟然一个屁都不敢放,跟见了狼的小绵羊一般指挥瑟瑟发抖,这下麻烦大了。

    大狗几步走到楚天羽跟前道:“楚哥这些人是卸胳膊还是卸腿?”

    简单的一句话立刻吓得大傻哭嚎道:“狗哥这事真不关我的事。”说到这指着东子道:“是他招惹了楚哥,跟我真一点关系都没有,狗哥、刀哥放我一马,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刚还嚣张得不要、不要的大傻此时吓得是哭爹喊娘,楚天羽在静海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呼之欲出,王明成傻眼了、张芳傻眼了,陈桂芹、陈桂香、赵景波、张亮、储雨荷同样都傻眼了。

    楚天羽连沉入水,扫了一眼大傻很不耐烦的道:“闭嘴。”

    哭嚎的大傻立刻很听话的闭上嘴,楚天羽扫了他一眼道:“滚。”

    话音一落大傻是连滚带爬的带着自己的人跑得有多远就有多远,他可惹不起大狗、刀子这些翟老六的人,现在他弄死东子的心都有,你特么的真是眼瞎,你招惹谁不行,你特么招惹大狗、刀子的老大,真特么的是活腻了,这样的傻逼以后千万不能在有任何联系,不然怎么被他坑死的都不知道。

    楚天羽坐在椅子上看着东子、黑胖子这些人道:“大狗把他们弄出去。”要教训东子他们也不能在这里,楚天羽怕把自己母亲吓到。

    东子此时额头上全是冷汗,他在傻也看得出来自己今天要是不服软肯定是好不了的,他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就惹上这么一个主?妈的这小子也够黑的,在静海市这么有身份,竟然扮猪吃老虎,还特么的跑去当大夫,你大爷的,你坑死我了,要特么的知道你是什么人,我特么的要来找你我特么的小娘养的。

    可现在后悔也是白搭,他已经激怒了楚天羽,东子可不想受皮肉之苦赶紧道:“兄弟,这都是误会。”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到东子的头上,血顷刻间留下,刀子怒道:“谁特么的跟你是兄弟?你特么的也配?”

    东子吓得一颗心砰砰乱跳,腿也开始发软,他也不敢擦额头上的血,赶紧道:“对,我不配当楚哥的兄弟,楚哥放我一马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楚天羽直接道:“这几个人先带出去,教他们做人,别弄得太过了,一会我还有朋友过来。”

    大狗立刻搓着手满脸兴奋之色的道;“好嘞。”说到这怒吼道:“还特么的不自己出去,难道让你狗爷我过去请你啊?”

    大狗这大嗓门立刻吓得东子这些人一哆嗦,一个个都不想出去,都知道出去绝对好不了,但却又不敢不出去,大狗这些人不但人多,并且一个个就不是什么善茬,动起手来他们不但不是对手,跑都特么的跑不了,最后也只能出去了。

    黑胖子突然哭嚎道:“王明成你还不求求你大舅哥,快点啊。”

    东子立刻反应过来道:“对对,王明成求求你大舅哥,别跟我们一般见识了。”

    王明成刚要说话,楚天羽就寒声道;“我跟他可不是亲戚,滚。”

    大狗听到这揪起王明成的衣领就把他仍了出去,同时还一脚把东哥踹了个狗吃屎,刀子更是直接掏出了随身带的砍刀喊道:“别特么的让我动手听到没?”

    东子等人此时是如坠深渊,哆哆嗦嗦的出去了。

    他们一走张芳就跑过来拉住楚天羽的手道;“哥你就放东哥他们一马吧?”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张芳,又看看张亮、陈桂香冷声道;“我没你们这样的亲戚,立刻给我滚,别特么的让我说第二遍。”

    楚天羽这一发火,立刻是把张芳、陈桂香、张亮等人吓得一哆嗦,根本就不敢在留在这全都灰溜溜的出去了。

    不多时外边传来大狗、刀子这些人的大骂声,以及刀子、黑胖子这些人的哀求声。

    陈桂芹拉住楚天羽的手道:“儿子你怎么能那么跟你四姨说话?”

    楚天羽道:“妈你还当他们是亲戚吗?他们让我干什么你也听到了,让我帮他们倒卖*,这是倒卖毒品,是犯法的,我要是被抓到了,我就得去蹲大牢,甚至判死刑,这就是我们好亲戚给我找的好生意啊。”

    陈桂芹想说自己妹妹他们不懂这些,但陈桂香年纪大了不懂这个,那年轻的张芳、王明成能不懂?想到这陈桂芹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流泪,自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丈夫那边的亲戚各个是吸血鬼,自己这边的亲戚又这么无耻。

    赵景波跟储雨荷赶紧过去安慰陈桂芹。

    楚天羽把纸巾递过去道:“妈别伤心,我四姨他们一家不靠谱,我不是还有三姨跟老姨嘛,回头找个时间咱们聚聚,别哭了。”

    外边大狗正轮圆了胳膊教东子这些人做人,“啪啪”的耳光声传出去老远,听到的人都敢感觉疼,而东子这些人已经被打得哭爹喊娘了。

    现在他们死的心都有,同时恨死了王明成,你不说你大舅哥就是个小大夫吗?家里没钱没人的,就算不好忽悠,一吓唬也怂了,肯定会乖乖帮咱们办事,谁想特么竟然是这样的狠人,一个电话喊来的人先是吓跑了大傻这地头蛇,回头又这么打我们,王明成你大爷啊。

    东子这些人就是知道王明成有个窝囊还没本事的大舅哥,还是个当大夫的,这才找上门威逼利诱想让楚天羽就范,给他们弄来大量的*,回头在长期合作,从中霍利,但这些脑残根本就不知道*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开的,更不是一开就能开几十只甚至上百只的,没文化真可怕。

    这时候开过来两辆警察,本是跪在地上的东子也不知道那来的力气,蹭的窜了过去,拦住警察大喊道:“警察叔叔救命啊,救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