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好亲戚
    从东哥这些人来的时候楚天羽就纳闷他们这些混社会的家伙找自己一个当医生的干什么,但问了陈桂香,她却并不知道,张芳也是不知道,现在终于要揭开谜底了,楚天羽到要看看这群家伙大老远开车过来找自己干什么。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你说。”

    这话立刻让东哥很是不满,他带来这些人也是纷纷皱眉,这小大夫挺狂啊,跟东哥说话都不带个尊称的,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也特么的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家里开这样一个脏啦吧唧的小饭馆,以为自己富二代了?特么的出去看看东哥开过来的车,那一辆不够开十几家你家这种破馆子?

    王明成也感觉自己这大舅哥太不会做人,东哥那是什么人?那是有钱有势的人,稍稍漏漏手缝就够你几个月的薪水了,就算东哥说有事求你,你特么的也得客气点啊,还真把自己当大人物了?

    不过王明成到底跟楚天羽有亲戚,赶紧打圆场道:“哥东哥这是有好事找你,你还不敬东哥一杯酒?”

    陈桂芹、赵景颇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频频向这片看来,储雨荷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生怕楚天羽跟这些一看就是混混的家伙起冲突,他就一个人,对方这么多人,肯定是要吃亏的,储雨荷到现在还不知道就东哥这些废柴在来一万个楚天羽也可以分分钟教他们做人。

    张亮一皱眉,小声对陈桂香道:“你这外甥还真是不会做人,就不能对东哥客气点?人是什么人?大老板,一辆车就几百个,你那外甥是什么?家里开个破馆子,在医院当个小大夫就感觉自己了不起了?”

    陈桂香生怕这话被陈桂芹一家子听到,赶紧一拉他道:“你给我闭嘴。”

    张亮撇撇嘴没说话,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肉。

    赵景波离张亮最近,可是把他刚说的话听到耳中,心里气愤不已,这都什么亲戚?自己来也就算了,还带这么一群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我们管你们吃喝,难道还得把你们当祖宗供着不成?什么东西!

    张芳坐在那也是连连皱眉,自己这哥还真是不懂事,你什么身份?人什么身份?东哥有事用到那你,那是你给你面子,偏偏你还装清高,当医生怎么了?跟东哥一比你什么都不是,真是不知道所谓,有这样的亲戚算自己倒霉。

    楚天羽并没端杯敬酒,而是坐在那静静的看着东哥,他到要看看这个有点钱的社会混混到底要找自己干什么。

    楚天羽不识抬举的行为立刻让坐在东哥旁边的黑胖子忍不住了,直接骂道:“给你脸了是不,你……”

    东哥一把拦住他对楚天羽笑道:“兄弟哥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实话跟你说,这次大老远过来就是让你帮我办一件事,你不是在医院上班吗?给哥开个几十只*呗,不怕多就怕少。”说到这一挥手,黑胖子立刻从包里拿出一摞钱放到桌子上。

    东哥继续道:“这些都是你的,东西越多,钱就越多,这事对于你轻而易举,还能大赚一笔,多合适?看看东哥我多照顾你。”

    楚天羽听后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你特么的这是照顾我?这分明是把我当傻小子坑那。

    *那是什么东西?确实是一种强效止痛剂,但是在法律层面上来说那就是毒品,先不说我有没有资格开这种药,就说我给你开了,还是开这么多只,当医院是傻子吗?当天就会找到我,我这大夫是别干了,还得把我移交公安局,扣我一个利用手里职权倒卖毒品的罪名。

    在说了,这种药也不是谁都能开的,只有主任才有资格给患者开这种药,并且如果数量稍微多一点的话,患者必须有相应的患病证明,就算是癌症晚期的患者每天都需要打*,那也得办理麻醉卡,经过审批麻醉科可发放后,每次来医院最多也就给开六只,这些药拿到家里用,用完后装*的安瓿瓶都得如数拿回来,少一个安瓿瓶都不行。

    现在你特么的开口就要几十只*,把我当什么了?坑我玩那?

    更让楚天羽愤怒的事很快就出现了,王明成笑道:“哥这点小忙你就顺手帮了呗,写几个字就能赚这么多钱,这样的好事那找去。”

    楚天羽听后差点没抄起酒瓶砸到王明成的脸上,就没见过这么坑亲戚的混蛋,小忙?顺手写几个字?你当这是开感冒药那?

    楚天羽脸色冷了下来,直接道:“这事办不了。”

    王明成脸色大变,没想到楚天羽如此的不给面子,想都不想就直接决绝,你特么的傻啊,放着这快钱不赚,难道就想靠死工资混日子?在有这可是东哥有事求你,是给你面子,你特么的竟然给脸不要,找死吗?

    黑胖子立刻一拍桌子怒道:“给你脸了是不是?别特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东哥有事用到你那是给你面子,你特么给脸不要是不是?一个破b小大夫还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信不信东哥一句话就让你家这破馆子开不下去,妈的。”

    黑胖子一骂,东哥带来的人立刻向楚天羽看来,脸色全都相当不善,大有要动手的趋势。

    陈桂芹赶紧站起来道:“你们这是要干嘛?”

    陈桂香赶紧拉住自己的姐姐,对东哥陪着笑脸道:“东哥我这外甥年轻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张芳不满的道;“哥,这点忙你都不帮吗?我们可是大老远开车过来的,我们可是亲戚啊。”

    张亮附和道:“就是,大家是亲戚,这点事丢到你都不给办,你什么意思?当大夫了了不起了?瞧不起我们这些亲戚了?楚天羽你就说这事能办不能办吧?”

    楚天羽就没见过如此脑残的亲戚,还这点事?这特么的是小事?这是天大的事,这是贩毒,闹不好是会被判处死刑的,可在自家这些亲戚看来竟然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没文化真可怕。

    楚天羽已经失去了耐心,脸色同样不善的道:“这事办不了。”

    楚天羽已经是一忍在忍了,如果不是看在他四姨陈桂香的面子上,早把这群混蛋打出去了。

    黑胖子立刻抄起酒瓶道:“我草泥马的,找死,弄死他。”

    东哥突然伸出手拦住黑胖子笑道:“别冲动,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兄弟这事真办不了?”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东哥道:“办不了。”

    东哥哈哈大笑道:“好,办不了就办不了,兄弟是个痛快人。”

    东哥是个什么脾气王明成、黑胖子都清楚,换成以前东哥早一挥手让他们教训楚天羽然后自己出去了,今天这是怎么了?脾气变得这么好,转性了?

    东哥侧头看看储雨荷冲她挥挥手道:“弟妹我跟你爷们的生意做不了无所谓,这事就不说了,你过来陪我们喝两杯。”

    王明成、黑胖子等人立刻是恍然大悟,东哥那是转性了?之所以没让自己这些人动手,分明是看上了储雨荷这漂亮的小娘们。

    不过眼前这小娘们确实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别说东哥了,就算是自己看了都心里痒痒得很,那小白脸运气还真特么的好,竟然找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妞,不过可惜了,东哥看上的女人绝对跑不了,闹不好今天晚上这小娘们就得被东哥弄上床。

    想到这王明成、黑胖子这些人立刻淫笑起来。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东哥道:“你不感觉自己太过分了吗?”

    东哥不怒反笑道:“过分?我怎么过分了?兄弟,就是让你媳妇陪我们喝个酒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楚天羽跟看死人似的看了一眼东哥。

    这时候张芳道:“嫂子你别愣着了,过去陪东哥他们喝一杯啊。”

    张亮也道:“是啊,是啊,陪东哥他们喝一杯,这有什么啊。”

    楚天羽立刻是一皱眉,拿起手机拨了出去,电话一通就道:“刀子我这边有点事,你过来一趟,就在我家的馆子。”

    黑胖子不屑的撇撇嘴道:“怎么着找人啊?就特么的你,找来的也是一群废物。”

    楚天羽没搭理他,又打出去一个电话:“乐向阳我这边有点事,你过来一些,就在我家的馆子。”说到这楚天羽放下了电话,眼前这些人楚天羽都懒的自己动手,他怕脏了自己的手。

    东哥看着楚天羽冷笑道:“兄弟看我很不顺眼啊?这都打电话找人了,那哥哥我也就不客气了,找几个朋友过来乐呵下。”说完一挥手。

    黑胖子瞪了一眼楚天羽道:“一会有特么你哭的时候,等着。”说完也打电话去了。

    陈桂芹急道:“你们这是要干嘛啊!”

    楚天羽笑道:“赵叔叔你带我妈先回去吧。”

    陈桂芹那里肯走,急道:“我不走。”说到这拉住自己妹妹的手道:“桂香你快劝劝他们,这是要闹那样啊。”

    张芳立刻道:“妈、二姨这事咱们谁都管不了,都怪我哥,就一个小大夫,还真把自己当个大人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