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笑到最后
    次日一早楚天羽早早的到了医院,他没直接去普外的病房,而是去了普外,徐雨一看到他就急道:“楚大夫您怎么还笑得出来?”

    楚天羽笑道:“我为什么笑不出来?”

    昨天的事早已经在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了,别说医生护士了,就算是扫地大妈都知道了,医院这地方不管什么消息传播得都是非常快的,有人等着看楚天羽的热闹,有人为他惋惜,有人则是为他担心。

    徐雨急道:“楚大夫你是不是急傻了?忘了你今天要做检查的事了?”

    楚天羽笑道;“没忘啊。”说到这拍拍自己的包道:“我都准备好了。”

    徐雨自然知道楚天羽做报告的话他师傅冷玉田这脸算是丢到姥姥家了,自己的学生刚去普外两天,就因为赶出去一个带狗来看病的患者便要在普外做深刻的检查,这事楚天羽没错啊,可没错却要做检查,刘兴华这摆明了就是在打他的脸,并且楚天羽做了检查以后在医院也抬不起头来,冷玉田被打脸了,他的脸也同样被打了,肯定会成为笑柄。

    不做吧,刘兴华就有足够的理由把楚天羽赶出普外,并且让冷玉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普外我是主任,楚天羽顶撞了领导让他做个检查怎么了?这很正常,你冷玉田有什么理由跳出来指手画脚?这样的话楚天羽跟冷玉田同样是把脸丢尽了,在医院里抬不起头来。

    徐雨是怎么也没想到楚天羽竟然准备了检查,真做的话他跟冷院长不但会成为院里的笑柄,并且还抬不起头来,他怎么能这样?但转念一想不做的话他就在普外呆不下了,并且下场同样如此,并没有什么分别。

    徐雨无奈的道:“楚大夫……”说到这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楚天羽了,这检查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简直就是为难人。

    楚天羽笑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会要去病房做检查,估计得晚点下来,你让患者等下,如果有急的就让他们去其他的普外门诊先看。”

    徐雨担忧的看了一眼楚天羽道;“知道了。”

    楚天羽满脸自信笑容的拿起包出了门诊,直奔病房,他一到会议室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楚天羽不是应该哭丧个脸跟死了亲爹亲妈似的吗?怎么却满脸的笑意,就好像那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个旁观者似的,这什么情况?不会是楚天羽这小子急疯了吧?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不解、诧异之色,很快所有医生跟护士就开始窃窃私语议论起来。

    郑长乐端着茶杯走了进来,看到楚天羽神色如常的坐在那立刻阴阳怪气的道:“哎呦,这不是今天要做检查的楚大夫吗?检查写好了吗?写得深刻不深刻啊?要是不深刻可不行。”

    楚天羽笑道:“郑主任放心,检查很深刻,一定让你特别满意。”

    赵国利也走了进来,扫了一眼楚天羽,又看了一样郑长乐什么都没说,直接坐到他的位置上,今天的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个看客,坐在那看楚天羽、郑长乐、刘兴华这些家伙狗咬狗就行了。

    8点的时候刘兴华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了进来,今天楚天羽要做检查他自然要到场,一进来发现楚天羽在先是有些诧异,随即就了然了,自己给楚天羽出的这个难题看来他是选择为了留在普外而做检查了,这样也好,等他一开始做检查相比冷玉田的脸色会非常难看,不知道又要摔几个酒瓶啊,想到这刘兴华到是很想过去看看冷玉田现在精彩的表情。

    想到这刘兴华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坐下后对楚天羽道:“小楚啊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年轻人那有不犯错的。”

    楚天羽只是笑,却没说话,笑得刘兴华心里微微有些发毛,他也没多想,以为楚天羽这小子急得神经错乱了。

    咳嗽一声后刘兴华道:“昨天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楚天羽顶撞领导,这是不对的,所以那今天他要当着大家的面做检讨,开始吧小楚。”

    楚天羽满脸笑意的站了起来道:“刘主任您确定要让我做检查?”

    刘兴华不耐烦的道:“当然确认,大家都很忙,你就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赶紧的吧。”

    楚天羽微微一笑道:“好,既然这是您做的决定,那我就开始做检查吧。”说到这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来。

    但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护士焦急的声音:“你们不能进去,正在交班那,有什么事等交班完的。”

    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下一秒在场的人除了楚天羽外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看到了一群记者,“长枪短炮”对准了楚天羽以及郑长乐、刘兴华,粗粗算一下来的记者竟然不下二十多人,这也难怪护士拦不住他们了。

    为首的是个男记者,几步来到郑长乐跟前举起话筒就道:“你是郑长乐郑主任吧?”

    郑长乐搞不懂怎么就来这么多记者,有些茫然道:“是我,你们这是?”

    一个女记者抢在男记者前边道:“我想请问您为什么要让楚天羽楚大夫做检查?昨天分明是有个带着狗来医院的女人在门诊那里无理取闹,楚大夫让保安把她赶出去有什么错?您事后为什么又带着那个女人跑去找楚大夫兴师问罪?您跟那个女人什么关系?”

    郑长乐听到这一系列的问题立刻是懵圈 ,这些记者怎么知道那些事的?

    男记者急道:“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知道昨天哪个抱狗的女人是卫生局副局长的女儿,您跑去找楚大夫兴师问罪是不是因为她是副局长的女儿?”

    郑长乐听到这脑袋立刻嗡的一下,他急道:“我跟她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立刻有人道:“没关系您干嘛因为她去找楚大夫那?那件事错可不在楚大夫啊,请问您当这主任是不是因为那位女子的父亲?”

    郑长乐立刻急道:“我当主任是凭我的本事,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楚天羽突然在一边道:“是吗?”

    郑长乐现在冷汗一层层的下,他很清楚这些情况一旦报道下去的话,就算他什么事都没有,医院与卫生局都会调查他,一旦调查他那就是污点,他就别想得到返聘的机会,然后跟赵国利竞争主任了,他这辈子唯一的梦想可就是当主任,这个梦想彻底破灭对于郑长乐来说是一种非常沉重的打击。

    这时候一群保安冲了进来,连推带拽的总算是把记者们给弄了出去,门又开了,贝清风阴沉个脸走了进来,一见到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还不等刘兴华说话,贝清风就猛然一拍桌子怒吼道:“刘兴华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兴华现在也处于懵圈中,同样搞不懂怎么就来了这么多记者,诧异的道:“院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么多记者。”

    贝清风脸色铁青、铁青的怒道:“我没问你那些记者的事,我问你为什么要让楚天羽做检查?”

    刘兴华急道:“他顶撞领导,就该做检查啊。”

    贝清风直接爆了粗口道:“做你大爷的检查,你知道不知道,就因为你这个愚蠢的决定外边来了多少记者?你知道不知道就因为你这脑残的决定我们医院有多被动,现在电话都被打爆了,上边的领导都在问我怎么回事,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刘兴华你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刘兴华一把年纪了被贝清风喷了一脸的吐沫星子,在有他到底是大专家、大教授,根本就没被院长当着这么多人如此的骂过,刘兴华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气的,也是急的,事情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

    很快刘兴华就被抬了出去,但贝清风还没发泄够自己的怒吼,直接对郑长乐道:“郑长乐你干的好事啊,你行,你是真行,从今天开始你停职接受调查。”

    郑长乐急道:“院长我怎么了啊?”

    贝清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你卫生局某位领导的女儿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

    郑长乐听到这如遭雷击,直接瘫在了椅子上,这下他麻烦大了,一旦接受调查,就算没查到什么事,但他肯定是没有退休后返聘回来的机会了,没了这机会他拿什么跟赵国利竞争主任?

    贝清风没在搭理正常里,而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坐在那跟没事人一般的楚天羽,他很清楚这事就是楚天羽从中捣鬼,这小子手段可够狠的了,这次是把刘兴华跟郑长乐给坑残了,刘兴华还好一些,但郑长乐的前程是彻底毁了。

    但偏偏贝清风没有证据证明这事是楚天羽干的,所以也只能瞪他一眼,然后转身去处理这一摊子的烂事了。

    贝清风一走楚天羽就走到郑长乐的跟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郑主任我还做不做检查了?”

    楚天羽不说这话还好,一说郑长乐突然发出“饿”的一声,身体一歪直接倒了地上,然后就步了刘兴华的后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