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进退两难
    楚天羽的事赵国利肯定是不会管的,他巴不得看郑长乐跟楚天羽狗咬狗,如果刘兴华跟冷玉田也搀和进来那么这出戏可就更精彩了,有大热闹的看了。

    就在赵国利猜测刘兴华会怎么处置这事的时候郑长乐正在刘兴华的办公室添油加醋的把刚才的事说完,然后就愤愤不平的道:“刘主任他才刚来两天就不把我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在在我们普外待下去他会把您放在眼里吗?”郑长乐最然年纪比刘兴华还要大,但却是个很会来事的人,哪怕在想坐在刘兴华的位置上,平时对他也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完全是摆出一个下属的样子来。

    刘兴华把茶杯盖打开又放下,如此反复了几次后笑道:“年轻人嘛肯定是冲动的,我们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不是,你应该理解小楚今天的行为,就是年轻气盛,等他年岁稍长就不会这样了,问题不要说得那么严重嘛,也不能就因为这事把小楚一棍子打死吧?”

    郑长乐急道:“主任那这事就算了?如果不严惩他其他年轻医生有样学样怎么办?到时候这个队伍您还怎么带?目无领导的害群之马就该踢出普外,我们普外不能有这样的人,省得以后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刘兴华笑道:“小楚才刚来两天就把他赶出普外这不合适,我看这样吧,让他做个深刻的检查,这事也就股哟去了。”

    听到这句话郑长乐心里立刻大骂刘兴华是一只老狐狸,他明知道这件事错不在楚天羽而在江燕,是她胡搅蛮缠,并且楚天羽顶撞的也不是他,而是自己,他很清楚自己想坐他的位置,就冲这些刘兴华完全可以不处罚楚天羽,用这事点点自己我还没退休,普外的事你说了不算。

    但是刘兴华却没这么做,那么他可以把楚天羽从普外踢出去啊,他可是跟冷玉田相当不合,可刘兴华也没这么做,因为他还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就跟冷玉田撕破脸,最后闹得不可开交,他也快退了,自然不想临退休了还跟冷玉田来一场规模宏大的互撕,这会影响他的形象。

    可刘兴华也没打算接这事狠狠的落下冷玉田的面子,我不开除你的学生,但他得做检查,这事现在全院都知道了,错是不在楚天羽的,但偏偏刘兴华就让楚天羽当着全普外的人做检查,这是*裸的打冷玉田的脸啊,并且冷玉田还没办法因为这事跟刘兴华彻底撕破脸。

    刘兴华有足够的理由让楚天羽做这个检查,不说江燕胡搅蛮缠带狗来看病的事,就说楚天羽顶撞领导的事,那这个做文章就有足够的理由让楚天羽做检查。

    楚天羽做了检查谁最没面子,当然是冷玉田,他的关门弟子刚去普外两天就当着全科的人做深刻的检查,并且这事楚天羽还没什么过错,这不是打冷玉田的脸是什么?

    但如果楚天羽强硬的不做这个检查,刘兴华就有足够的理由把他踢出普外去,你目无领导、顶撞领导还有理了?让你做个检查是应该的,不做是吧?那对不起普外不要你,这么一来冷玉田都没有理由过来找刘兴华理论,更别说撕破脸了,谁让你的学生目无领导、顶撞领导后还不做检查那。

    这件事刘兴华做出如此的决定既彰显了自己在普外的权威,楚天羽怎么处理你们谁说的都不算,只有我刘兴华说得算!并且还让冷玉田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高明啊!

    想到这些郑长乐有些失落,自己明明比刘兴华年纪还要大上几岁,怎么就没他这份手腕那?但好在这只老狐狸就要退下去了。

    刘兴华看郑长乐不说话,便笑道:“怎么?我这么处理你有意见?”

    郑长乐赶紧道:“没有,没有,就按照您说的做。”

    刘兴华满意的点点头道:“那你去吧。”

    很快赵国利就得到了消息,他冷笑道:“刘兴华还真是一只老狐狸啊,这事办得还真是没得说,既让让郑长乐知道普外现在谁说了算,让他安份一些别上窜下跳,还给冷玉田跟楚天羽出了个难题,现在楚天羽做检查吧丢冷玉田的脸,不做检查吧,普外带不下去,还是丢他冷玉田的脸。”

    乔志强冷笑道:“这下冷玉田跟楚天羽都麻烦了,怎么做都不是。”

    赵国利呼出一口气道:“这是他们的事,我们看热闹就好,没必要操心。”

    乔志强笑着点点头。

    很快楚天羽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他立刻是眉头紧锁,赵国利、刘兴华、郑长乐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得到,刘兴华是给他出了个进退两难的问题,做检查不是,不做也不是,总之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

    同时楚天羽也没想到普外的情况会如此的复杂,自己刚来两天啊就出现了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也算自己倒霉,怎么就遇到江燕这么个胡搅蛮缠还跟郑长乐关系莫逆的女人?大爷的,倒了八辈子霉了。

    楚天羽前思后想最后决定检查是绝对不能做的,不然自己师傅的脸往那放?在有这事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凭什么做检查?同时也不能离开普外,这么被赶走的话冷玉田的脸更没处放,同时自己以后在医院也抬不起头来,刚来普外两天啊就被赶走了,传出去自己就得成了天大的笑柄。

    那自己怎么做?楚天羽犯愁了,他必须得想出个办法来。

    通过这事楚天羽也算是看出来了刘兴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坑人一套一套的,当然不能因为这事就否认刘兴华的医德,他的医德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属于办公室斗争,刘兴华要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也不会有今天。

    下午上班的时候楚天羽还是愁眉苦脸的,并且这事已经在院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了,有人等着看楚天羽的笑话,有人为他感到惋惜,有人则为楚天羽担心,总之没有一个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下午三点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郑长乐冷笑着走了进来,看看楚天羽道:“检查写得怎么样了?可别忘了明天早交班的时候要当着全科室人员的面宣读这份检查。”

    楚天羽现在跟郑长乐已经是撕破了脸,他自然不会在对郑长乐客气了,直接寒声道:“郑长乐你认为我会写这份检查吗?”

    郑长乐哈哈笑道:“我知道你小子狂,所以你不会死,但如果你不写,你还能在普外待得下去吗?这么灰溜溜的被赶出普外你以后还怎么在医院里抬得起头来?你师傅太能抬起得起头吗?”

    楚天羽冷冷的看着郑长乐道:“我要连这点事都处理不了我能当冷院长的学生吗?”

    郑长乐一拍手道:“好,那我就看看你怎么处理这件事,年轻人做人别太狂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个当副院长的老师就感觉自己了不起了?就可以在医院里横着走了?我告诉你,你还太嫩,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

    楚天羽也笑道:“我今天还就狂一个给你看看,现在给我滚出去。”说到这楚天羽猛然站了起来。

    郑长乐吓得立刻后退两步色厉内荏的道:“你要干嘛?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手,你这大夫也被想当了。”

    楚天羽撇撇嘴道:“你这样的人渣,我才懒的动手,但如果你在不滚,我可不能保证我不会动手。”

    郑长乐猛然打开门道:“行,楚天羽你等着,你别落到我手里。”

    楚天羽猛然一挥手,吓得郑长乐立刻跟一只大耗子似的猛的从门缝那窜了出去,速度快得出奇。

    楚天羽算是看清楚郑长乐的嘴脸了,别看他年纪不小了,但就是一个势利小人,这样的人真不知道怎么当上的副主任,并且他的医德也值得怀疑。

    郑长乐一走楚天羽再次犯愁了,狠话放出去了,可这事到底怎么解决那?做检查不行,不做还不行,简直就是进退两难啊。

    这时候徐雨走了进来道:“楚大夫来病人了。”说完冲楚天羽眨眨眼,示意根本就不是什么病人,而是你的女粉丝。

    楚天羽现在已经很烦了,自然不想在接诊这样的患者,但人家挂号了,不让人进来在跑去投诉自己怎么办?麻烦已经够多了,不能在多了,楚天羽只能无奈的道:“让她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年轻的漂亮女孩走了进来,一看到楚天羽就双眼冒光,兴奋的道:“楚大夫你太帅了,别视频上的还帅。”

    楚天羽一愣道:“什么视频?”

    女孩道:“就是你在一中艺术节上唱歌的视频啊。”

    楚天羽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事,但很快就皱起了眉头,女孩等了半天看楚天羽不说话,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下道:“楚大夫你想什么那?”

    楚天羽皱在一起的眉头立刻展开,笑道:“没想什么,你那里不舒服?”

    ……………………………………………………

    下班后楚天羽心情跟下午的时候是截然不同,因为他想到了办法,刘兴华、郑长乐明天我看你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