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兴师问罪
    今天楚天羽算是明白了长得帅也是一种罪,但这些女孩挂号了,不让她们进来肯定是要闹起来的,楚天羽没办法只能让徐雨安排她们进来,然后尽快把她们给打发了。

    从八点开始一直到十点楚天羽都在一个个打发他这些女粉丝,烦得楚天羽是头大如斗,费尽唇舌总算又打发走一个楚天羽没急着让徐雨在叫下一个,他嘴皮子都磨平了,口渴得厉害,想要喝点水,但就在楚天羽拿起水杯的时候外边传来了徐雨焦急的声音:“这位女士您不能进去。”

    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我怎么不能进去?你们这是不是医院?我挂号没挂号?”

    徐雨急道:“这位女士……”

    刚说到这徐雨就被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给一把粗暴的推开了,然后直接闯了进来,这女人一进来楚天羽就愣了,因为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

    还不等楚天羽说话女子就把狗放到办公桌上很不客气的道:“给我儿子看看,今天早上突然就不吃饭了。”说到这点了点那只狗。

    楚天羽立刻是愣住了,见过奇葩的,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带狗来给人看病的医院看病?脑子进水了吧?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这位女士这里不是宠物医院,你要给狗看病请带它去宠物医院。”

    女子猛的一拍桌子道:“你是不是大夫?”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我是。”

    女子冷笑一声道:“那不得了,给狗看病的也是大夫,你赶紧给我儿子看看,我告诉你它要是出点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楚天羽本来就心烦,被女人一闹心里更是烦的很,于是很不客气的道:“徐雨叫保安,把她给我请出去。”

    女人没想到楚天羽态度如此强硬,立刻怒道:“你敢?你知道我是谁吗?”

    楚天羽寒声道:“你就算天王老子,现在你也得给我出去。”说到这看着徐雨道:“没听到我的话吗?”

    最后这句话把徐雨吓了一跳,赶紧“哦”了一声然后出去给保卫科打电话了。

    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身体胖得跟个水桶一般,满脸的横肉此时气得只抖,她突然拿起桌子上的座机就要砸楚天羽,楚天羽立刻呵道:“放下。”

    楚天羽这一发火,胖女人只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就跑到了冰窖里,周围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几十度,“冻”得她立刻是一哆嗦,然后就下意识的把电话放了下来。

    这时候保安也进来了,拽着胖女人就出去了,到了门外胖女人终于是反应过来,破口大骂道:“你特么的给我等着,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放开我!”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有病。”说到这看向徐雨道:“叫下一个。”

    这事楚天羽以为到这也就算结束了,谁想快到11点的时候门开了,胖女人抱着狗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身边跟着郑长乐。

    楚天羽诧异道:“郑主任您怎么来了?”不管怎么说郑长乐也是普外的副主任,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郑长乐皱着眉头看看楚天羽道:“楚大夫还不给江女士道歉,快点。”

    江燕伸出手点着楚天羽的鼻子尖道:“听到了吗?让你给我道歉,你以为你谁啊?你就一个小大夫,你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了是吧?”

    楚天羽神色立刻冷淡下来,看着郑长乐道:“郑主任我为什么要给她道歉?她带一只狗来让我给狗看病,这里是给人看病的医院,可不是宠物医院,她来这捣乱,我让保安把她请出去有什么错吗?”

    江燕立刻道:“老郑这就是你们医院的素质?你们医院的大夫就是这么对待患者的?你们医院不是口口声声说服务百姓吗?你们不是干服务行业的吗?那我们这些患者不就是你们医院的顾客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叫做顾客就是上帝,就是你们的衣食父母,现在你们就是对待你妈我的。”说完指着自己的鼻子尖。

    这话差点没把郑长乐的鼻子给气歪了,江燕不带骂了楚天羽,还把他也给骂了,但他还是对楚天羽很不客气的道:“废什么话?让你道歉你没听见啊?”

    楚天羽脾气也上来了,如果真是他有错,他可以道歉,但是这事他没任何过错,于是很强硬道:“道歉?不可能。”

    郑长乐怒道:“你……”

    说到这郑长乐呼出一口气一拍桌子道:“楚天羽你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你以为你是谁?你就这么跟我说话是不是?”

    楚天羽直接坐了下来,看着郑长乐道:“郑主任什么事你也得分个是非黑白吧?不问分红皂白的就让我给她道歉,你就是这么当领导的?”

    郑长乐没想到楚天羽竟然如此狂妄,刚来普外就敢顶撞他,他立刻勃然大怒道:“不道歉是不是?行,别以为你老师是冷玉田你就可以在医院无法无天了,普外不要你这样的人,你现在立刻给我滚蛋。”

    楚天羽冷哼道:“郑副主任你有什么权利把我赶出普外?”

    郑长乐带着江燕来兴师问罪早就惊动了旁边几个诊室的医生跟护士,此时都躲在外边听里边的动静,听到楚天羽这么顶撞郑长乐有人就一竖大拇哥道:“楚天羽到底是大魔王的关门弟子啊,真是够狂,够嚣张,连郑长乐都不放在眼里。”

    立刻有人撇撇嘴道:“就不该把他放在眼里,什么玩意啊?还主任那,懂点人事不,那女人带狗来我们这看病,把我们当什么了?宠物医生啊?明知道是那女人的错,竟然还让楚天羽道歉,真不是个东西。”

    “就是,不过楚天羽这么顶撞郑长乐普外他还待得下去吗?”

    “他又不是正主任,人刘兴华刘老才是,楚天羽能不能留下得刘主任说了算。”

    “刘老现在可是不大管事了,在有你也知道他跟冷大魔王关系不大好,两个人都看对方不顺眼,估计这事刘老不会管,楚天羽在普外呆不下去了。”

    “楚天羽到底是年轻啊,就算这事郑长乐不对,但他到底是主任,楚天羽就是个刚来医院的小大夫,就不能退一步认个错?这么跟郑长乐对着干,不管怎么说也是顶撞领导,就冲这点其他科室那个主任乐意要他?”

    办公室里郑长乐冷冷一笑道:“行,我一会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有没有权利把你赶出普外去。”仍下这句话郑长乐转身就走。

    江燕点着楚天羽的鼻子尖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娘我让你这大夫都当不成,你给我等着。”仍下这句话江燕转身就走。

    郑长乐一打开门就发现门外聚集了一群医生护士,立刻怒道:“都不用上班是吧?”

    这些年轻的医生、大夫立刻是一拥而散。

    郑长乐带着江燕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郑长乐换上笑容道:“江女士这事您别生气,我肯定狠狠处罚他,我把他赶出普外去。”

    江燕得意的道:“这才对嘛,这样的人就不该留在医院,你最好把给开了。”

    郑长乐心想我到是想把他开了,可那小子到底是冷玉田的关门弟子,就因为今天这点破事就把他给开了怎么可能?自己又不是院长,就算自己是院长也得掂量下把楚天羽开了的后果,冷玉田是有名的护犊子,知道这事能善罢甘休?

    想是这么想,但郑长乐肯定不会这么说,而是道:“您放心,我一点严肃处理他这个目无领导的害群之马。”

    江燕有些不耐烦的道:“让你开个人就这么难?”

    郑长乐心里很想骂娘,你当我是主任啊?但还是陪着笑脸道:“开除真不可能,不过我们科他是别想当了。”

    郑长乐之所以如此偏向江燕是因为江燕的身份,这胖女人别看是个没脑子还嚣张跋扈的泼妇,但有个好爹,他爹在卫生局担任副局长,今年有望提正。

    就冲江燕这个爹郑长乐也不敢得罪,以后还要仰仗江燕的爹帮他运作当主任这事,所以江燕一找到他,他才立刻跑去找楚天羽不问青红皂白的兴师问罪,就是要卖江燕个好,但谁想楚天羽这小子狂得可以,根本就不怕他,一句软话都不说,竟然直接相当不客气的顶撞他,这可是让郑长乐恨上了楚天羽,你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敢这么嚣张,不整你整谁?

    很快赵国利就得到了消息,他坐在办公椅上道:“郑长乐打算怎么办?”

    赵国利也没想到楚天羽这刚来医院没多久的小大夫竟然这么有张狂,直接顶撞郑长乐,让他下不来台,现在医院全是关于这事的传闻,传得是满城风雨,郑长乐要是不收拾楚天羽以后怎么在医院里抬得起头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主任,是楚天羽的直属上级领导以及上级医师。

    赵国利的心腹乔志强道:“郑长乐去找刘主任了,看那意思是希望让刘主任把楚天羽赶出普外去。”

    赵国利笑道:“这下有意思了啊,你说刘兴华会这么干吗?”

    乔志强摇摇头道:“这事我还真猜不到,刘主任跟冷院长不合是不合,但也没必要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跟冷院长彻底撕破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