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流年不利
    楚天羽很无奈,没想到自己第一天来普外就被发配了,他感觉自己被坑了,被冷玉田给坑了,当初说好了在急诊历练好就把他弄到手术科室去,现在去是去了,可普外却是这个情况,自己跟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竟然被发配到门诊来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冷玉田应该是知道的,但他为什么不说,还非要把自己弄到普外来那?

    楚天羽实在是搞不懂,有心思去找冷玉田问问吧,但这会估计冷大魔王已经把自己灌得五迷三道正在哈哈大睡。

    楚天羽也只能强忍心中的疑惑先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吧,普外门诊这一套对于楚天羽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当初在急诊的时候也会经常接触一些属于普外的病症。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楚天羽心情不好的去了停车场刚上车宋柔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下班了吗?”

    楚天羽道:“下班了,怎么了?”

    宋柔有些兴奋的道:“项目计划书做出来了,你说个地方我给你送过去,你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尽快把合同签了,然后尽快启动这个项目。”

    穆九明之所以跟楚天羽合作,第一是考验他,第二就是给他跟宋柔制造更多的接触机会。

    宋柔都这么说了,楚天羽还能不去不成?他可都答应穆九明了,只是没想到项目计划书一天就弄好了,穆九明那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

    楚天羽想了下道:“这样吧永丰路那边有一家咖啡厅,我们在那碰头吧。”

    宋柔立刻不满道:“我累了一天才把这项目计划书弄好,为了它中午都没怎么吃,晚上你还不请我吃个饭,竟然我让我去咖啡厅,我不!”

    楚天羽有些头疼的道:“那你说去那?”

    宋柔想了下道:“我一会把位置发给你了,你直接过来就是了,我们边吃边聊。”

    一个多小时后楚天羽到了宋柔越好的地方,之所以用了这长时间主要就是因为晚高峰太堵了。

    宋柔依旧打扮得光彩照人,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往那一坐就能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实在是她这样的混血美女十分少见,并且宋柔的相貌跟身材也好得足以秒杀那些一线女星,有些时候楚天羽甚至想过宋柔为什么不去当演员,就她这颜值不靠演技也能大红大紫。

    楚天羽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走了过来,今天一天都不顺利,楚天羽心烦得很,不过医院的这些事楚天羽肯定是不会跟宋柔说的,跟她说了也没用,在有楚天羽现在只想把她当普通朋友看,现在他已经有两个女人了,医院还忙,已经是分身乏术了,在加上一个宋柔的话楚天羽感觉自己非得累死不可,女人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宋柔看楚天羽满脸疲惫的样子立刻关切道:“你很累啊?”

    楚天羽把包放到一边摇摇头道:“不累,把计划书给我看看吧。”

    宋柔赶紧从包里拿出计划书递给楚天羽,楚天羽一看就看出这份计划书根本就不是出自宋柔之手,她到底是太年轻了,并且以前还是当空姐的,根本就没有做出这种堪称完美计划书的能力,不用想肯定是穆九明给她组建了一个团队帮她运作这事,宋柔要做的就是参与进来学习就行了,

    楚天羽感觉这计划书没什么问题,便道:“挺好,明后天我们找个时间把合同一签就行了。”

    宋柔立刻笑道:“合同我都带来了,我就知道这计划书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看了后肯定满意。”

    穆九明这种静海市的顶级商业大亨,想组建个非常专业的团队根本就不是问题,一个电话的事而已,并且这计划书也确实做得不错,相关的细节全都很到位,按照这个计划书走,楚天羽只需要提供肉食,在出一部分资金其他的事就不用他做过多的考虑了,销售这块是穆九明这边的事,他有庞大而专业的营销团队,并且还有销售渠道,只要运作得好,这生意最少肯定是不会赔钱的。

    到穆九明这个级别做生意赚钱是越来越容易,反而是越在底层的人想做生意赚钱却是千难万难,主要就是他们没有穆九明手里的资源以及庞大的人脉。

    楚天羽看了看合同感觉没问题就签了,宋柔飞快的把合同收起来道:“好了,现在正事说完了,我们想想吃点什么吧?这家餐厅有不少特色菜,你喜欢吃什么?”

    跟宋柔谈正事很痛快,之所以这样主要就是因为穆九明早就把一切想好了,给她铺好了路,宋柔按照她父亲铺好的路走就好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弯路,有这样一个父亲是很幸福也是很幸运的事,但是可惜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没宋柔这么幸运,出生在这样一个优越的家庭中。

    楚天羽来都来了,总不能合同一签立刻拍屁股走人吧?这太不礼貌了,也太不尊重宋柔了,也只能胡乱的点了一些他都没听过的菜,楚天羽不是个喜欢出没在高档场所的人,哪怕有钱了也是这样,在他看来那些高档餐厅让他感觉不舒服,太过拘束,反而不如跟普通人一样随便找个小馆子开吃、开喝来得舒坦。

    这么看来楚天羽太low了,但这却不关其他人的事,这是楚天羽喜欢的生活方式,别人没权利评头论足,难道有钱人就必须一吃饭就去那些非常高档的餐厅吗?这世界上可没这个规定。

    就在两个人刚要开始吃的时候一个欣喜的声音传来:“柔柔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楚天羽循声看去就看到个衣冠楚楚的公子哥,这公子哥显然也是非常有钱的,穿的、戴的都是奢侈品,就他这一身兴头少说也得几百万。

    王金成进步走过来,爱慕的看着宋柔,傻子都看得出来他是宋柔的追求者,但宋柔对他却很不感冒,爱搭不理的道:“你也挺忙的,就别管我了,吃你的去吧。”

    王金成看看楚天羽双眼中立刻有了浓得化不开的敌意,显然是把楚天羽当成他的情敌了,情敌跟仇人一样,见面肯定是分外眼红,恨不得弄死对方,王金成现在就是这个心态。

    扫了一眼楚天羽的穿着打扮立刻不屑的撇撇嘴,在他看来楚天羽太low了,穿的这都什么玩意?穿一身地摊货也好意思跟宋柔来这样的高档餐厅,真是脸皮有够厚。

    其实楚天羽穿的衣服并不是什么地摊货,都是储雨荷在网上给他买的,每一件也得一两千,这样的衣服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有些贵了,不过在王金成这种一身衣服价值几百万的土豪或者富二代看来确实跟地摊货没什么区别。

    王金成站在那看着楚天羽道:“柔柔这谁啊?怎么穿成这样来这里?太丢人了吧?你怎么能跟这样的人一块吃饭?”

    宋柔立刻相当不满的道:“王金成你是我什么人啊?我跟谁吃饭关你什么事?赶紧给我走人,消失。”宋柔在楚天羽面前很是温柔、恬静,但是对上其他人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大小姐脾气直接发作,谁的面子也不给。

    王金成没想到宋柔会那么向着那小白脸,立刻急道:“柔柔我是为你好,就他这样的臭**丝我见得多了,仗着自己有张小白脸专门对有钱的女人下手,骗财骗色,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楚天羽坐在那很是不耐烦,今天真是倒霉,上午在医院莫名其妙的被发配到门诊就够闹心了,晚上出来吃个饭又遇到这么一只烦人的苍蝇,真是晦气。

    宋柔急道:“王金成你听不懂人话是怎么的?赶紧给我滚。”

    王金成还不想走,急着辩解道:“柔柔我这是为你好,你不知道现在这社会上有太多他这样的人,自己没本事,就花言巧语的哄有钱的女孩,骗财骗色的。”

    说到这王金成指着楚天羽的鼻子尖道:“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如果让我知道你还出现在柔柔的身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天羽放下刀叉仰起头刚要说话一个惊讶的声音传来:“楚哥你怎么在这?”

    楚天羽循声一看,发现眼镜穿得西装革领的带着他的两个助理走了过来,现在楚天羽基本不大管公司的事,都是交给眼镜来,这家伙是个人才,对楚天羽还忠心,所以楚天羽就放手让他去干,也是对他的一种历练、培养,以后让眼镜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王金成立刻惊呼道:“卓总你认识他?”

    显然王金成没想到那家在静海市有政府关系,并且日进斗金的肉食公司的老总桌海竟然认识楚天羽,更让他震惊的是桌海竟然喊楚天羽楚哥,这**丝什么情况?

    眼镜没搭理王金成,而是走过来毕恭毕敬的道:“楚哥什么情况?”

    王金成更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桌海竟然对楚天羽这么尊敬。

    楚天羽不耐烦的道:“你认识他?”

    眼镜点点头道:“认识,一会要跟他谈代理的事。”

    这事楚天羽还真知道,现在冷库里的肉是越来越多,没办法谁让楚天羽跟整个静海市所有的养殖户、养殖场签订了合同,在加上他还有个规模相当大的养殖场,自然也就导致静海市吃不下这么多的货,这些货不能老压在仓库里,眼镜便想拓展下其他城市的销售渠道。

    楚天羽也感觉现在公司的根基稳固得差不多了,是时候把手伸进其他的城市,但前期肯定不能大肆进军其他城市的肉食市场,毕竟那里不是楚天羽的主场,太嚣张的话肯定要受到当地大大小小肉食公司的连手打压,所以楚天羽的意思是让眼镜缓缓图之,一点点来,先找代理蚕食一部分市场,等摸清楚了这个城市肉食市场的情况在扩大销量,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

    这王金成是个富二代,在距离静海市一个很近的城市资金也有人脉,打听到楚天羽的肉食供应公司想在哪个城市找个代理的事,便跟眼镜接触上了,今天约眼镜在这谈事,谁想碰到了宋柔还有楚天羽。

    楚天羽听后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擦嘴道:“行了,你别跟他谈了,这样的人不配跟我们合作。”

    王金成立刻惊呼道:“你说什么?不跟我合作?你特么的谁啊?”

    眼镜突然一把揪住王金成的衣领道:“我特么的警告你,在对楚哥不客气,我特么的弄死你!”

    眼镜打扮得跟个成功人士似的,但骨子里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暴躁社会青年,当然现在他脾气已经收敛很多了,但可看不得有人敢冲撞楚天羽。

    王金成身价不菲,自然不怕眼镜,怒道:“桌海你特么的是不是活腻了?你敢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你不就是以前卖女性用品那个姓王的儿子吗?”一个男声传来。

    王金成视自己老子当年卖女性用品的事为奇耻大辱,谁说他就跟谁急,为这事他可没少教训那些不开眼的人,现在有人当着宋柔的面揭他的伤疤,王金成那能受得了,张嘴就骂道:“我草泥马,你……”

    说到这王金成就硬生生的把后边的脏话咽了下去!

    宋柔先是厌恶的看了一眼王金成,这才对来的人立刻惊呼道:“爸你怎么来了?”来的人正是穆九明,也是巧了,他今天也约了朋友在这里吃饭,正好看到刚才的一幕。

    穆九明走过来看看王金成突然给了他一记耳光,寒声道:“这是我带你爸教训你的,不成器的东西。”

    说完穆九明在不搭理王金成,看看楚天羽笑道:“小楚还真是巧啊,在这里我们又见面了,跟柔柔聊的怎么样?她没给你添麻烦吧?”

    这话一出王金成捂着脸大脑直接当机,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穆九明对他这么亲热,大有一副老丈人看女婿的样子?

    想到这的时候王金成已经不敢再待在这里了,他不是二百五,知道眼前哪个被他认为是**丝的家伙他惹不起,再呆下去一会倒霉的肯定是自己,只能捂着脸满脸屈辱的表情灰溜溜的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