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错综复杂
    冷玉田的办公室还是老样子脏乱差得都不如猪窝,不过他待在这里到是很适应,楚天羽忍着满屋子刺鼻的烟味、酒味先把椅子几件女士内衣扔到一边这才坐下。

    大早上的冷玉田左手烟,右手酒,并且坐在那直晃悠,显然一早就喝多了,楚天羽真搞不懂自己这便宜师傅为什么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想问吧,但就他这状态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闹不好还得被他臭骂一通。

    冷玉田打了个酒嗝,又呼出一口酒气醉眼朦胧的看看楚天羽道:“你上次买的酒不、不错,回头在给我弄两箱来。”

    楚天羽是苦笑连连,很无奈的道:“行,我回头在给您弄两项,不过师傅能不能少喝点?”

    冷玉田一撇嘴道:“你知道个屁,酒是粮*越喝越年轻,看看你师傅我现在多年轻,哈哈。”明显冷玉田就是喝多了。

    他拿起酒狠灌了一口道:“你一会要去普外是吧?”

    楚天羽点点头道:“一会就过去报道。”

    冷玉田哈哈笑道:“普外是个好地方,年轻人好好干,行了你可以滚蛋了,别打扰我喝酒。”

    楚天羽很是无奈,也不好说什么,在有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他那便宜师傅明显就喝大了,只能是先去普外报道了。

    楚天羽走后冷玉田身上的醉态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光着膀子走到窗口看着清晨阳光下的医院嘴中道:“普外可是个好玩的地方啊小子,好好玩,看看你斗得过斗不过那一群大大小小的狐狸,哈哈。”

    楚天羽可没想到就因为他是冷玉田的关门弟子,这称谓不管去那个手术科室都会自带嘲讽光环,差不多所有人都会看他不顺眼,想着法的排挤他、打压他,去了手术科室他的日子会非常不好过,但当楚天羽明白过来也晚了。

    楚天羽拿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去了普外,第一件事自然是去找普外的主任报道,普外的主任叫刘兴华,已经五十三了,主任医师,静海医科大学教授,名誉院长,市医疗事故委员会委员长等等,名头一大堆,多得让人记不住,名副其实的普外科定海神针、顶梁柱,更是名副其实的知名专家、教授,他的挂号票一票难求,最高记录被黄牛抄到了两千多一张。

    不过刘兴华眼看着没几年就要退下来了,最近这两年不在跟以前似的紧抓普外科权柄,一部分权利已经下放给两位副主任,一副坐等退休、颐养天年的样子,但实际上普外的权柄依旧在他的掌控中,躲在一边制衡着两位副主任,看他们斗来斗去,但关键时刻那两位副主任谁都不好使,普外还是他刘兴华说得算,用冷玉田的话来说,这刘兴华就是彻头彻尾的老狐狸,狡诈、奸猾得很。

    不过不管怎么说刘兴华的手术水平摆在那,放眼整个静海市所有搞普外的人都得仰视他,没有这金刚钻,刘兴华也不会有今天,医生是靠什么吃饭的?有城府、手腕,懂得审时度势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靠技术吃饭,也是靠过硬的技术才能站住脚,医生是个技术工种,如果连手术都做不好,那么在有城府,在有手腕,在懂得审时度势也是白搭,手术技术不行是硬伤,是没办法得到患者以及家属的尊敬,更别说得到科里同事的尊敬了。

    刘兴华手下有两位副主任,一位叫赵国利,少壮派,年纪刚刚三十八岁,国外知名医学院博士毕业,副主任医师,静海医科大学的客座教授,最近这几年接连在国内各大医学刊物上发表了不少很有含金量的论文,同时也取得了一定的科研成果,现在是春风得意、事业有成,就等着刘兴华退下去,他好荣登主任的宝座。

    赵国利这人技术同样不俗,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当上普外这么大科室的副主任了,并且也是个非常有手腕的人物。

    说到赵国利就不得不提他的冤家对头郑长乐了,郑长乐同样是副主任,不过年你却别赵国利大了足足十岁,他就是静海医科大学出身,学历肯定是跟赵国利没办法比的,人家是国际上知名医学院毕业,含金量可比静海医科大学大得多,不过郑长乐前几年也弄了个研究生毕业证。

    郑长乐还是打毕业就在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工作,一干就是这么多年,院长都换了不知道多少茬了,但他郑长乐还是在普外工作,标准的地头蛇,下到医院各个科室的医生、主任,上到卫生局的各位领导郑长乐都认识不少,人脉很足,不是来医院工作十年都不知道的赵国利能比的。

    但郑长乐也有他的短板,那就是手术技术不如赵国利,别看赵国利年轻,但手术技术却是非常好的,他是个很有天赋的人。

    赵国利学历高、技术好,人年轻,郑长乐则是人脉广、还是个标准的地头蛇,两个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到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赵国利负责一病区,郑长乐负责二病区,两个人各有十几个手下,当时是不包裹实习生的。

    随着刘兴华距离退休没两年了,这阵子赵国利跟郑长乐都得更是陷入了白热化,都想着把对方踩在脚下接替刘兴华的位置。

    刘兴华也不管他们,任由他们斗,但要是太出格导致刘兴华晚节不保的话,他肯定会出手的。

    在院里刘兴华还是很有话语权的,他在医院的门生故吏可不少,其中还有两位很有实权的副院长,并且局里甚至是市里都有他的老同学、老朋友,就他这人脉关系就不是郑长乐能比的,不然当主任的就是郑长乐。

    普外的人事关系非常复杂,尤其是在刘兴华快要退下来的时候更是复杂的一塌糊涂,楚天羽这个时候被冷玉田弄过来日子可会相当不好过,但这些情况楚天羽并不知道,他可是一直待在急诊,跟其他科室的医生接触并不多。

    楚天羽敲敲刘兴华办公室的门,听到里边喊了一声进他立刻抱着自己的东西进了办公室。

    刘兴华穿着白大衣,内里是浅蓝色的手术衣,这样装束是外科医生的标配,内科医生脖子上会多个听诊器,外科医生不喜欢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都是放兜里。

    刘兴华保养得非常好,五十多岁的人了头上竟然没多少白头发,并且头发茂密,体形也保持得相当好,不瘦也不胖,一看就是个经常锻炼的人。

    一见到刘兴华楚天羽心里有一种想跟他亲近的感觉,没办法,谁让刘兴华是个十分儒雅的人,往那一坐不管患者认识不认识他,都会立刻认为他是一名德高望重、技术精湛的大医生。

    刘兴华一看到楚天羽立刻满脸笑容的道:“你小子总算是来了啊,我跟老向要了你多少次,他就是不放人,这次要不是你师傅出门,你还得待在急诊,你待在那里可是太浪费人才了。”

    刘兴华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他刚才说的不过是场面话而已,主要是给冷玉田面子,同时也不想得罪冷玉田这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楚天羽在急诊的表现只有那么两三次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其他时候只能说是中规中矩,既然是这样自然在医院里掀不起什么风浪,刘兴华自然不会听到过多关于楚天羽的传闻了,既然是这样怎么可能跑去跟向云飞要人,他又不是不知道急诊缺人,为了一个表现得中规中矩的小大夫跑去跟向云飞要人,这不是得罪人吗?这么傻的事刘兴华自然是不会干的。

    楚天羽自然知道自己在急诊是什么表现,所以清楚刘兴华说的不过是场面话,给他师傅冷玉田一个面子而已,楚天羽可不会当真,就为了刘兴华这几句话而飘飘然,尾巴翘上天!

    楚天羽谦逊的笑道:“刘主任您太过奖了,我可没您说的那么好,我资质一般,以后还得刘主任您多教教我。”

    刘兴华笑道:“年轻人不骄不躁很好,很好。”

    刘兴华话音一落传来敲门声,刘兴华喊了一声进,走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护士,相貌一般,但气质不错,这是普外的护士长宋思宁。

    宋思宁一进来先是看了一眼楚天羽,然后才很恭敬的对刘兴华道:“主任倒点交班了,今天是您过去亲自主持,还是让赵主任或者郑主任主持?”

    从这件事上就能看出刘兴华这人别看气质很好,但架子实在是很大,在急诊的时候向云飞都是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自己过来参加交班了,刘兴华到好,还得让护士长亲自来请,并且听宋思宁那意思有时候刘兴华还不去参加交班,随便指定个人来主持,当然他制定的人不是赵国利就是郑长乐。

    刘兴华呼出一口气道:“今天交班我亲自主持,给你介绍下,这是新分到我们科的楚天羽大夫,你应该听过他,这小子在急诊可是很有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