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考验
    穆九明话音一落就开始仔细观察起楚天羽的脸色变化,他刚才的话是在点楚天羽,隐晦的告送他只要他跟宋柔在一起,不久的将来宋柔就会继承他的家业,而作为宋柔的丈夫自然也会一步冲天,并且今天把楚天羽叫到这里来,也是向他秀肌肉,让楚天羽对他的财富有个直观的印象。

    要知道现在他们吃饭的地方可是在市中心,这样的黄金地段穆九明财大气粗到买下来一千多亩地就为了开这样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厅,不会赚钱,只为了享受。

    静海市几百万人口也只有他穆九明有这个实力了,其他人就算在有钱,也不可能有能力在市中心拿下这么大一片地就为了开个特色餐厅。

    很快穆九明就有些失望了,因为楚天羽脸色连变都没变,听到他刚才的话也没有一点心动的意思,只是坐在那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不过穆九明失望后到是反而欣赏起楚天羽了,如果他一听到自己要把集团交给宋柔而表露出半分欣喜来,那么楚天羽不过是个贪财的家伙,为了获得利益他可以出卖一切,甚至自己的婚姻,这样的人穆九明是肯定不会让他成为自己女儿的丈夫的,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都会让他从自己女儿身边消失,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在所不惜,只因为他要保护自己女儿不受伤害,全天下的父亲都会这么做,当然除了那些禽兽。

    但商海沉浮这么多年的穆九明不可能就因为楚天羽没表露出什么表情来便信了他,楚天羽还需要考验,一直到他能确认楚天羽的人品没问题后,才会放心的把女儿还有偌大的集团交给他。

    穆九明再次给楚天羽亲手倒了一杯茶道:“你也知道柔柔到底是太年轻了,以前又非跑去当什么空姐,做生意这块她还不行,欠缺的东西太多,所以那我就想跟你搞个项目,我这边让柔柔全面负责,这也是对她的一种历练,你那年纪轻轻就有了这番成就,商场中的事我想你肯定比柔柔清楚,所以你要多帮她,多教她。”

    宋柔立刻是一愣,她都不知道自己父亲竟然想让负责一个跟楚天羽合作的项目。

    楚天羽道:“穆叔叔到底是什么项目那?”

    穆九明笑道:“你手里有优质的各种肉类,现在又跟静海市大大小小的养殖场、养殖户签订了合作养殖的合同,你手里的肉会越来越多,光是静海市已经吃不下这么多的肉类了,我看你也没有进军其他城市肉食市场的意思,所以那不如我们合作搞个肉类加工工厂,现在市面上的肉食罐头五花八门,但口味实在是不怎样,但要是我们开发出一种全新的产品,在加上你那些优质的肉类,口感上去了,营销在跟上,你我都能赚一笔,也能解决你公司肉类挤压过多的问题。”

    其实这事楚天羽早在跟养殖户、养殖场签订合作养殖合同的事就想过了,他也想弄个肉食加工厂,生产出一些肉食罐头来,但苦于没有经销渠道,一直也没弄,没想到穆九明今天提了出来。

    楚天羽没有经销渠道,但是穆九明却有,静海市的首富,手里的生意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怎么可能没有肉食罐头类的经销渠道,以及经验丰富的营销团队那?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么好的机会楚天羽肯定不会放过,直接道:“那我就先谢谢穆叔叔了。”

    穆九明笑道:“跟我这么客气干嘛?咱们谁跟谁?你也别谢我,你还得多帮我照顾柔柔啊,她毕竟没什么经验,很多事你要帮助她、教导她。”

    这事对于楚天羽来说不是问题,他很痛快的道:“您放心穆叔叔,我肯定会照顾好宋柔的。”

    穆九明哈哈笑道:“那就这么定了,过两天我让人把方案弄出来,你看看,没问题咱们就把合同签了。”

    楚天羽笑道:“好。”

    不多时酒宴也就散了,楚天羽心情很好的回了家,当然是宋柔把他送回去的。

    宋柔却是心事重重,一到家就急道:“爸你不是说帮我吗?怎么跟他谈上生意了?”

    宋馨给穆九明端来一杯参茶道:“是啊,你不是说帮女儿吗?怎么就谈上生意了?”

    穆九明看看自己妻子跟女儿苦笑道:“这事难道我直接跟他说你必须跟我女儿在一起?这怎么行那,对吧?要不我用钱砸?砸得他头晕目眩,跟我闺女走?要真是这样闺女你要这样的男人吗?”

    宋柔立刻摇摇头,她才不会要一个因为钱才跟他在一起的男人。

    穆九明把参茶放到一边道:“闺女你不是送他回去的吗?他对你的态度有什么变化没有?”

    宋柔仔细想想道:“没有,还是老样子,对我不冷不热的,我说去他家坐会他都不让,切。”说到最后宋柔已经委屈得小脸皱成了一团。

    穆九明笑道:“他对你这个态度就两种可能,第一他在装,放长线钓大鱼,他越是对你爱搭不理,你那就越喜欢他,越陷越深,等你彻底陷进去后他才会出手,娶了你,然后获得咱们家的家产。”

    宋柔不干了,急道:“爸你说什么那?楚天羽可不是那样的人。”

    穆九明笑道:“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闺女,他是不是那样的人是需要他自己证明的,第二那,他是真不在乎咱们家的家产,所以对你的态度还跟以前一样。”

    宋馨看看丈夫道:“那他到底是那种人?”

    穆九明苦笑道;“说实话我也看不透,所以我给你们制造了一个相处机会,等合同一签你就可以经常跟楚天羽在一起了,不过闺女啊你跟他在一起也防着点他,别对他掏心掏肺的,这段时间你也好好观察下他,看看他的人品到底怎么样!”

    宋柔一翻白眼道:“楚天羽人品好得很,肯定不是你说的那样人,在海岛上要不是他我早死了,他那么照顾我,还没对我做什么,还不能证明他的人品吗?”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宋柔就心里不服气,怎么在岛上就让舒冰雨抢了先那?要是换成自己的话楚天羽也不会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了。

    穆九明呼出一口气笑道:“傻闺女啊,我跟你说什么最能考验一个人?钱啊,钱这个东西可以让兄弟反目,可以让亲父子成仇人,钱就是个魔鬼,但却是个最能考验一个人人品的魔鬼,跟他合作就牵涉到利益,在这些利益的诱惑下你要观察他,看他是不是个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做的人,爸爸给你们牵头的这个项目没错确实是要锻炼你,但也同时是考验楚天羽啊。”

    宋柔这才明白自己父亲的良苦用心,点点头道:“爸你放心吧,我会按照你说的做的。”

    穆九明点点头道:“那就好,记住先跟他保持距离,如果他能证明他是个可以靠得住,不是个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的人,爸爸支持你们在一起,也会想方设法的让你们在一起,更放心把集团交给你们管理,知道了吗?”

    宋柔“嗯”了一声后道:“知道了。”

    穆九明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

    另一边楚天羽回了家,储雨荷还是在等他,一见到他就是一皱眉道:“你又去喝酒了啊?”

    楚天羽苦笑道:“去是去了,但这次真没喝多少,就一点点。”

    储雨荷走过去嗅嗅鼻子道:“算你这次没说谎,行了,赶紧洗洗吧。”

    楚天羽进了卫生间,储雨荷在拿着楚天羽换下来的衣服在那发呆,这次他衣服上竟然又出现了另外一种香水味,这让储雨荷忧心忡忡。

    楚天羽出来的时候储雨荷还坐在那发呆,他诧异的道:“怎么了?有事?”

    储雨荷回过神来道:“没事,没事,那个我妈为我们什么时候订婚,这事你看?”

    楚天羽笑道:“时间什么时候都可以,你跟你妈定吧,我不在急诊了,去普外了,明天一早就去报道。”

    储雨荷惊讶道:“不在急诊了?去普外?”

    楚天羽笑道:“是啊,这可是个好消息啊,普外可没急诊那么忙,以后我会有更多的时间陪你,高兴不高兴?开心不开心?”

    储雨荷神色有些低落,但还是仰起头换上笑脸道;“高兴。”不管怎么说刚才自己说订婚的时候楚天羽没有迟疑,更没有忧郁,这是个好消息,证明楚天羽还是想跟她在一起的。

    12点多的时候楚天羽沉沉的睡了过去,储雨荷坐在他身边一手拖着香腮呆呆的看着熟睡中的楚天羽,她突然长长叹口气,然后喃喃自语道:“你在外边是不是有其他女人了?要是有你就跟我说,我不会纠缠你的。”说到这储雨荷落下两行清泪。

    但这一切楚天羽却是根本就不知道,第二天一早他吃过早点便去了医院,今天要去普外报道,自然要早点去,还得去冷玉田那里打个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