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财大气粗
    白色的玛莎拉蒂在静海市中走走停停,绕得楚天羽都有些迷糊,搞不懂宋柔这是要带他去那,很快谜底就揭开了,宋柔的车开进了静海市一个古朴的胡同中,这胡同跟其他的胡同不同,放眼看去一溜的高墙,远远看去一扇门都看不到,并且胡同里非常安静一个人没有,更没有车停在这里。

    楚天羽就是静海市土生土长的人,但在他的记忆里却根本就没有关于这条胡同的任何印象,更奇怪的是这条胡同就在市中心中,一出去就是喧哗的闹市。

    车停了下来,一扇古色古香刷着红漆的古朴大门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楚天羽诧异道:“这是那啊?”

    宋柔走过来直接抱住楚天羽的胳膊笑道:“进去你就知道了。”

    楚天羽还是不适应跟宋柔有这样亲密的接触,赶紧不着痕迹的把手抽了出来道:“别这样,让你父母看到不好。”

    宋柔有些不满,但却没说什么,只是撅撅嘴,她突然发现楚天羽的嘴唇很是干燥,宋柔道:“你等等。”

    楚天羽不解的道:“怎么了?”

    宋柔道:“你别动。”然后突然踮起脚尖用自己微凉而柔软的唇瓣封上了楚天羽的嘴。

    楚天羽根本没想到宋柔胆子会如此之大,被打了个措不及防,整个人瞪圆了眼睛愣住了,宋柔用软软的唇瓣在楚天羽的嘴唇上蹭了两下后后退一步道:“好了,你抿抿嘴唇,你嘴唇太干了,回头买点润唇膏用吧。”

    楚天羽还呆呆的愣在那里就像是一只呆头鹅,今天的一幕楚天羽永生都难以忘记,夕阳下只因为他的嘴唇太干,宋柔变亲了他,只为把自己的润唇膏分给楚天羽一些,让他的嘴唇能好受一些。

    宋柔此时一颗芳心也在砰砰乱跳,她羞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楚天羽,心里十分后悔刚才的举动,自己可是女孩啊,怎么就那么不矜持,竟然主动吻了他那?羞死了。

    过了好一会楚天羽才回过神来,他也很是尴尬,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有些结巴道:“那个、那个什么,你这样、你这样不好,进去吧。”

    宋柔低低的“嗯”了一声然后跟楚天羽走到门前,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两个穿着红色旗袍的靓丽女子站在两边笑吟吟的看着楚天羽跟宋柔。

    楚天羽立刻被眼前呈现的景物给镇住了,门里是别有洞天,门外是显得有些荒凉的胡同,门里先是一条鹅卵石铺设的小路只通不远处的小湖,路两边种植着翠绿的竹子,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身姿,小湖是湖水幽幽、杨柳依依。天共水,水远与天连。

    围绕着小湖有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这些建筑优雅而恬静的屹立在那里,让人看后有一种穿越回几百年前的感觉,这根本就是一副令人陶醉的水墨画,让人看后便会立刻新生永远活在这幅美丽画卷中的冲动。

    宋柔笑道:“怎么样?”

    楚天羽点头道:“真漂亮。”

    宋柔娇俏的笑道:“走吧,我爸在穿上等我们那。”

    这时候楚天羽才发现在湖边挺着一艘画舫,远远看去飞檐翘角、玲珑精致的四角亭子逐渐成形,赫然立于船头,美人靠、盘龙柱子、彩画……龙柱上的浮雕盘龙和祥云一层扣着一层,层层错落有致,雕刻精细到盘龙身上的每一个鳞片都细细可数,古代皇家标志性元素,在画舫船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除了雕刻、花窗,整条船还有一个看点,那就是弧线优美、高高翘起的船尾。游船并不大,长约10米、宽3.2米,但是整体看起来堪称一件艺术品。船尾的雕花栏杆与船舱、船头的雕刻遥相呼应,船身四周贴着浮雕祥云,给整条船增添了富贵、华丽的气质。

    穆九明肥胖的身躯出现在画舫上,显得跟富贵、华丽的画舫非常不协调。

    不多时宋柔跟楚天羽登上了画舫,他们一上去画舫便缓缓向湖中驶去,此时天色也终于黑了下来,但画舫上却是灯火通明。

    穆九明一看到楚天羽到了立刻站起来伸出手笑道:“小楚你总算是来了,在不来我这老头子就要活活饿死了。”

    楚天羽心想就你这体形估计饿上个十天半个月都不带有事的,毕竟储备得这么丰富不是?想是这么想,但还是跟穆九明一边握手一边歉意的道:“不好意思啊穆叔叔,路上堵车。”

    穆九明爽朗的笑道:“跟你开玩笑那,坐,坐。”

    穆九明这次是带着妻子来的,宋馨就在一边,也穿着一件素色的旗袍,更是显得她身材格外的高挑,打楚天羽进来后宋馨就在不断大量着楚天羽,楚天羽给她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错,没办法楚天羽的外形实在是没什么可挑剔的。

    这次穆九明到是没带他那儿子,也是怕楚天羽见到他尴尬,并且这样的场合带他那不靠谱的儿子,天知道会给他惹出什么麻烦来,索性就让他自己在家面壁思过吧。

    众人落座后立刻有穿着红色旗袍的靓丽女子把一叠叠制作得极为精致的菜肴端了上来,这些制作得跟艺术品似的凉菜看得楚天羽一愣一愣的,他就没想过原来菜也可以制作得跟艺术品似的。

    两壶装在古朴的白玉酒瓶中的酒被端了上来,不用穆九明说,服务员便贴心的为他们倒好,然后推了出去守在外边,穆九明一旦有事她们就会在第一时间出现。

    穆九明笑道:“尝尝我家这酒,这酒可有年头了,还是柔柔出生的时候我按照我老家的风俗亲自酿的,然后埋在了地下。”

    在华夏确实有一些地方有这样的风俗,在女儿出生当天开始酿酒,然后深埋地下,等女儿结婚的时候才会起出来给前来恭贺新禧的宾客门品尝。

    楚天羽不是很懂酒,但也看出、闻得出这酒绝对是好酒,不过却有些不大敢喝,他清楚女儿出生时酿酒的习俗,这酒除了给来参加喜宴的宾客们喝,然后就是给新姑爷喝的,新姑爷第一次上门,老丈人就会起出一坛酒给新姑爷喝。

    现在穆九明把这酒拿出来几个意思?不会是把我当新姑爷了吧?要真是这样喝了这酒麻烦可不小。

    楚天羽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便道:“穆叔叔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会喝白酒,也就能喝点啤酒或者红酒。”昨天楚天羽喝的就是红酒。

    穆九明笑道:“能喝红酒、啤酒就能喝这酒,喝了,不喝可是不给我面子啊。”说到这还板起了脸!

    楚天羽知道不喝是不行了,人家也没说你喝了这酒就是我姑爷了,只能硬着头皮道:“那穆叔叔我就少点。”

    穆九明笑道:“只要喝就行,不在乎多少,我知道你是当医生的,肯定是不会喝太多酒,伤身。”

    楚天羽说是少喝,但还是喝了半杯多一些,总不能太少了,不合适。

    穆九明看他喝了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起来,哈哈笑道:“吃菜,这是咱们自家的菜。”

    楚天羽一愣道:“自家的菜?什么意思穆叔叔?”

    穆九明哈哈笑着伸出手挥了一圈道:“这地方都是我的,是咱们家自己的产业,一会给你张会员卡,想来随时来,带朋友来也没问题,自家的馆子,还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话立刻让楚天羽是大吃一惊,这地方竟然是穆九明的?要知道这里可是市中心啊,他在这里弄了个占地少说也有一千亩的地方,就为了搞这样一个特色餐厅?这都不是钱的事了,而是实力的问题了,在有钱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地段弄出这么一个古色古香的会所来。

    这穆九明真不愧是静海市的首富啊,有钱还非常有势。

    楚天羽赶紧道:“不用,不用,穆叔叔真的不用。”

    穆九明根本就不接楚天羽的话茬,直接用公筷给他夹了一筷子菜道:“吃,多吃点,你年轻就得多吃。”

    宋柔跟她母亲宋馨坐在一边也不说话,只是笑着看穆九明跟楚天羽说话,这让楚天羽有些不自在起来,他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

    想到这楚天羽忍不住道:“穆叔叔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

    穆九明笑道:“找你还能有什么事?生意上的事呗。”

    楚天羽一愣道:“生意上的事?”

    穆九明点点头笑道:“没错,就是生意上的事,不过这事不着急说,先吃菜、喝酒,一会咱们吃饱喝足在谈也不迟。”

    楚天羽不是傻子,一听穆九明说要跟自己谈生意上的事,就猜到了他知道自己那家肉食公司了。

    不过现在穆九明卖关子不说,楚天羽也不好追问,只能是陪着他喝酒、吃菜聊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

    吃得差不多了穆九明让人把杯盘撤掉,很快就有茶艺师亲自给他们泡了一壶功夫茶。

    穆九明给楚天羽倒了一杯茶道:“小楚啊,不怕你笑话啊,我那儿子不成器,我这么大的集团交给他我可不放心,真给了他用不了多久就得被他败光,所以我这集团要交给我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