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安抚
    听到冷玉田的话楚天羽赶紧推开门走了进去,冷玉田的办公室还是老样子,脏乱得一塌糊涂,到处都是空酒瓶、烟头,到处都是卫生纸,甚至还有几个用过的tt被仍在地上,脏乱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楚天羽小心翼翼绕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到冷玉田的办公桌前把酒放在上边笑道:“师傅,那事是我不对,实在是公安局那边不让说,您理解下!”

    虽然冷玉田把楚天羽弄到医院就把他丢到了急诊对他是不闻不问,更别说教他什么东西了,但是楚天羽还是很感激冷玉田的,当初要不是他,楚天羽也不可能来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工作不是!

    冷玉田瞪了楚天羽一眼很不爽的道:“你小子医生当好了吗?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没干好,还有脸跑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显得你能了是吧?”

    楚天羽讪讪笑道:“那个当时毛局长那实在是找不到适合的人,就找到了我,那些家伙太坏了,竟然想把毒品藏到孩子们的身体里运出去,他们就不是人,就冲这些那事我是不是就得帮忙?”

    冷玉田冷哼一声道:“少他娘的跟我这解释,老子不愿意听,我告诉你这事就这一次,你特么的要是在管那些乱七八糟的闲事就从医院给我滚蛋,听到了吗?”

    楚天羽赶紧道:“听到了,听到了,您放心,以后这些破烂事我保证不管了。”

    冷玉田看看楚天羽道:“在急诊待了这么长时间,是该给你换个地方了。”

    楚天羽立刻是眼睛一亮,说实话他也不愿意待在急诊,这地方鱼龙混杂事多得很,还累,他更想去手术科室,但凡是学医的男生就没几个不想去手术科室的。

    楚天羽有些兴奋的道:“师傅你想让我去哪科?”

    冷玉田没搭理楚天羽,直接打开他带来的酒喝了一口后立刻满脸享受之色的呼出一口酒气,过了好一会才道:“这酒不错,算你小子有眼力见,具体去那个科室我想想,过阵子给你答复,行了,赶紧滚蛋,看到你就烦。”

    楚天羽赶紧道:“好,我走了,师傅你慢慢喝。”说到这楚天羽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心里很期待这自己去手术科室的那一天,急诊他是真待够了,不过去了外科就要离舒冰雨远了,楚天羽有些舍不得,不过好在还是在一个医院,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

    冷玉田这里报道完毕,楚天羽又去了向云飞的办公室,向云飞一看到楚天羽立刻是哭笑不得的道:“你说你小子干的这是什么事?”向云飞也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自然心里对楚天羽的失望全部不翼而飞了。

    楚天羽苦笑道:“主任我当时也是没办法,只能瞒着你们,要是走漏了消息抓不到那些混蛋可就麻烦了。”

    向云飞点点头道:“那些人确实太不是东西了,抓起来好,省得他们在去害人,现在这事也解决了,明天就来上班吧,现在科里忙得很。”

    楚天羽没跟向云飞说冷玉田要让他去外科的事,如果说了向云飞肯定不乐意放人,急诊实在是太缺人了,这事还是让冷玉田去操作吧。

    楚天羽道:“行,没问题。”

    向云飞点点头道:“行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记得来上班。”

    楚天羽笑道:“主任你放心吧,明天一早我就过来。”

    从向云飞这离开楚天羽去了办公室,金辉一看到他立刻笑道:“哎呦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吗?回来了?”

    楚天羽笑道:“什么英雄啊,就是帮下忙而已。”

    李吉祥笑道:“我就说老楚不是那样的人,现在怎么样?证明我说的对了吧?”

    任佳佳撇撇嘴道:“切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舒冰雨也偷偷瞪了一眼楚天羽,医院里最失望的人就是她跟任佳佳了,两女都怪楚天羽事前不跟她们说实话,难道你跟我们说了我们还会走漏消息不成?你就那么不信任我们?

    楚天羽也知道两女心里怨气很大,但是当着金辉、李吉祥这些人的面他是不好跟舒冰雨解释的,任佳佳那边他就不想解释了,女人太多的话会很麻烦。

    李吉祥嚷嚷道:“行了,你现在成英雄了,也回来上班了,是不是得请我们吃一顿好的?”

    楚天羽笑道:“必须的,就今天了我请大家吃大餐,咱们好好聚聚,能去的都去啊。”

    朱新月笑道:“你放心吃饭的事我们是从来都不会拒绝的,肯定能去的都去,狠狠宰你一顿。”

    吃饭的事就这么定了,楚天羽也好久没回家了,跟大家闲聊几句就回去了,储雨荷跟陈桂芹到不知道他去执行任务,楚天羽只是跟他们说要出去开个会,要离开几天,所以储雨荷跟陈桂芹到不是很担心楚天羽。

    楚天羽先去店里跟母亲打个招呼,说他回来了,然后又开车去了一中。

    这会是上课时间,储雨荷正在上课,楚天羽没去打扰她,就找个阴凉地方坐着等。

    一下课储雨荷就跑了过来,是满身的香汗,一到楚天羽身边就兴奋的道:“回来了?”

    这是学校楚天羽自然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跟储雨荷做出什么亲热的举动来,只是笑道:“刚回来,想我不想我?”

    储雨荷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是学校,说这些干嘛?”

    楚天羽左右看看道:“旁边又没人,想不想?”

    储雨荷跟楚天羽早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坏事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但储雨荷还是很羞涩,羞涩的跟个少女一般,红着脸小声道:“想了。”

    楚天羽笑道:“这还差不多,对了晚上我们科室聚餐,我得晚点回来,也不知道几点,太晚的话你就别等我了,先睡吧。”

    储雨荷立刻不满的道:“刚回来就出去吃饭啊?那你少喝点,听到了吗?”储雨荷虽然不想让楚天羽出去,但却没说出来,她是个善解人意同时很为楚天羽着想的女孩,她不想让自己的男友为难。

    楚天羽笑道:“放心吧,我肯定能多早回去就多早回去,你洗白白在床上等我。”

    储雨荷立刻啐了一口羞红着脸道:“楚天羽你现在怎么什么话都说?真不要脸。”

    楚天羽看看储雨荷凹凸有致的好身段,还有那俏美的脸庞呼吸就有些急促起来,但现在可不能乱来,这是在学校,就算他想,储雨荷也不能答应不是?只能是强忍着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等着晚上的到来。

    跟储雨荷聊了一会楚天羽就走了,回家睡了一觉,五点半的时候开车直接去了聚餐的地点。

    楚天羽不缺钱,这次又是科里的聚会,所以找了一家档次不低的餐厅,他请客自然是先到,不过楚天羽没上去,而是待在大厅里吹着空调等着舒冰雨这些人到来。

    快六点的时候舒冰雨一行人总算是到了,楚天羽一看到舒冰雨就是眼睛一亮,今天舒冰雨穿了一条天蓝色带有有蕾丝边的短裤,下边就是那两条修长而洁白的美腿,上边是一件镂空的白色t恤,胸前的高耸随着她的走动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曼妙的曲线。

    最让楚天羽心里痒痒的是舒冰雨身上知性美女的优雅气质,看到这脑海里立刻有了很多少儿不宜的念头。

    舒冰雨立刻从楚天羽双眼中看出这家伙就没想好事,趁着别人没主意他,立刻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天羽。

    楚天羽也怕被其他人看出他跟舒冰雨的关系,赶紧站起来迎了上去。

    不多时众人就进了包间,酒菜一上来大家便吃喝了起来,气氛从一开始就很热烈,大家都是朝夕相处的同事,非常熟,自然是没什么放不开的。

    舒冰雨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吃着饭菜,话不多,也没喝酒,楚天羽则是一会跟这个喝,一会跟那个喝,作为东道主他自然要频频敬酒。

    晚上9点多的时候饭局才散,舒冰雨跟个顺路的女孩打车回去了,楚天羽把其他人送走后没走,找个地方坐下不知道在等谁。

    二十多分中后舒冰雨竟然去而复返,很快就跟楚天羽上了他的车,开车的自然是舒冰雨,楚天羽可是喝了不烧酒。

    楚天羽一上车手就开始不老实,直接放在了舒冰雨暴漏在空气中的美腿上,舒冰雨急道:“我开车那,你别动。”

    楚天羽傻笑道:“我摸摸也没事,你专心开车。”

    舒冰雨急道:“把你的爪子拿来,一会出事怎么办?”

    楚天羽只能无奈的把手拿开,很快楚天羽就发现周围的车越来越少,又过了一会楚天羽竟然发现舒冰雨把车开到了郊区,周围别说车了,连个人都没有,这条路很是荒凉。

    舒冰雨把车停后转过头看着楚天羽道:“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

    楚天羽不解的道:“什么话?”

    舒冰雨一把揪住楚天羽的衣领道:“你少跟我装傻,我说了我想要个孩子。”说到这直接扑了过去,主动得楚天羽都有些招架不住。

    良久后楚天羽面色古怪的看着瘫软在他胸口的舒冰雨道:“如果你真怀孕的话你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舒冰雨可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她是有父母的,她一个未婚的女孩突然肚子大了,还要把孩子生出来,她怎么跟父母交代?偏偏楚天羽还不能跟她结婚,甚至都不能见他父母,真见了楚天羽麻烦可就大了,舒冰雨的父母肯定是要闹到医院去的,到时候肯定是没办法收场。

    舒冰雨眯着眼睛,此时是香汗淋漓,她慵懒的道:“我就说孩子的父亲死了。”

    楚天羽立刻捏了下舒冰雨的翘臀道:“你就这么方我?”

    舒冰雨哼哼两声道:“谁让你没办法娶我那,我也只能这么说,要不我就说孩子是你的?”

    楚天羽立刻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真说了他麻烦可就大了,现在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舒冰雨说了,只能尴尬的讪讪笑了笑。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舒冰雨这才开车把楚天羽送回去,车她直接开走了,明天放到停车场就好,楚天羽看着车的尾灯想着回头得给舒冰雨也买一辆车,这样不但方便她上下班,并且也方便他们偷偷的约会。

    此时已经11点多了,楚天羽回到家一开门就看到储雨荷坐在沙发上等他,这是他们的新房,已经可以住了,看到储雨荷还没睡,楚天羽感觉自己挺对不起她的,自己刚刚可是刚跟另外一个女人去约会了。

    储雨荷看到楚天羽回来立刻站起来道:“没喝多吧?”

    储雨荷很反对楚天羽喝酒,但楚天羽这个工作平时应酬不少,喝酒自然是避免不了的。

    楚天羽歉意道:“没喝多,不是跟你说了吗?太晚就别等我了。”

    储雨荷一边给楚天羽冲蜂蜜水一边道:“你不回来我不放心,把这个喝了。”

    楚天羽心里很感动,直接抱住了储雨荷,他没发现的是储雨荷一靠在他怀里鼻子嗅嗅,然后就是一皱,但却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楚天羽跟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去医院上班,一天就这么忙碌的过去了,快下班的时候斐静怡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把我家地址发给你,一会你开车过来就行了。”

    楚天羽这才想起来答应斐静怡要去他家,一想起这事楚天羽就感觉头疼,但不去又不行,谁让他那天喝醉了对斐静怡动手动脚的,事情已经这样了,楚天羽能怎么办?只能是硬着头皮去了。

    六点多的时候楚天羽就见到了斐静怡,她没穿警服,只穿了一条牛仔裤外加一件简单的t恤,但站在那里依旧格外的吸引过往男人的目光,尤其是她那两条长到逆天的美腿。

    楚天羽下了车道:“走吧。”

    斐静怡皱着眉头看着他道:“你就这么去我家?”

    楚天羽不解的道:“我不这么去,还怎么去?”

    斐静怡立刻冷哼一声道:“真是个没有礼貌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