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一举两得
    斐静怡没什么大事,已经观察一夜了,今天其实就可以出院了,不过于静雨看到女儿躺在病床上还是担忧不已,不管斐静怡怎么说自己没事,她就是不信,还嚷嚷着要找医生给斐静怡在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弄得斐静怡是哭笑不得。

    斐书辛最后忍不住道:“行了,你别唠叨了,女儿说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事。”

    于静雨立刻不满的道:“你个死老头子,怎么能没事?这都住院了还没事?”

    斐静怡拉着母亲的手安慰道:“妈我真没事了,真的,你放心。”

    于静雨看女儿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悬起来的心总算稍稍放下,拉着女儿的手道:“闺女这工作咱们别做了,太危险了,你……”

    斐书辛打断于静雨的话道:“行了,你可别唠叨了。”

    老两口眼看就要吵起来,这时候楚天羽走了进来,一看到斐书辛跟于静雨就是一愣,他是见过这老两口的,上次楚天羽悲催的被谭雅茵一汽水瓶打进了医院,当时斐静怡还要抓他,差点被警队处分,也是为了这事斐书辛跟于静雨才来医院看望楚天羽,代女儿道歉,求得楚天羽的谅解,不过去了后却无意中发现自己女儿跟楚天羽就是一对欢喜冤家,老两口对楚天羽印象还不错,到是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可打那后不管怎么问斐静怡,她都说跟楚天羽没任何关系,弄得老两口有些失望。

    今天再次突然就发现楚天羽来看女儿了,斐书辛跟于静雨都是又惊有喜,看来自己女儿跟楚天羽有戏。

    但楚天羽却尴尬了,今天来医院是复职的,刚把相关的手续弄好,还没去冷玉田那里报道,结果乐向阳一个电话把他弄了过来,说什么斐静怡非要找他。

    楚天羽来都来了,虽然在这见到斐静怡的父母心里有些尴尬,但也不能转身就跑吧?只能硬着头皮道:“叔叔阿姨好。”

    斐书辛挥挥手笑道:“小伙子坐,来我们家静怡啊?谢谢你啊。”

    斐静怡看楚天羽两手空空立刻很不爽的道:“看我竟然空着手,有没有点诚意?”

    斐书辛立刻瞪了女儿一眼道:“你闭嘴,人来看你就不错了,还想怎么样?”

    于静雨上上下下不停的打量着楚天羽,一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开心的样子,但楚天羽却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

    斐书辛对楚天羽笑道:“小楚是吧?”

    楚天羽是如坐针毡,赶紧道:“叔叔是我,是我。”

    斐书辛点点头跟于静雨对视一眼道:“你多大了?”

    楚天羽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实话实说的说了自己的年龄,于静雨听后一皱眉小声道:“比咱们闺女小三岁。”

    斐书辛压低声音道:“女大三抱金砖,没听过啊?”

    于静雨听后立刻是一拍手道:“对啊。”

    楚天羽跟斐静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不安。

    斐书辛笑道:“小楚啊其实你们交往我们是不反对的。”

    楚天羽猛然站起来道:“叔叔你误会了,我们……”

    斐书辛打断他的话道:“你紧张什么?我们真不反对。”

    斐静怡急道;“爸你说什么那?什么就我们交往了?”

    于静雨瞪了一眼女儿道:“你这死丫头还瞒是不是?你们没交往你一住院小楚就来看你?”

    楚天羽心里立刻咯噔一下,要坏事,然后瞪了一眼斐静怡,意思是都怪你,没事你非让我来看你干嘛?现在好了吧?被你父母误会了吧?怎么办?

    斐静怡此时很是心虚,这事还真怪她,她要是不把楚天羽叫过来,也不会被父母误会了?她赶紧道:“爸妈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斐书辛站起来摆出家长的谱道:“行了,你就别在这掩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们年纪也不小了,这样。”说到这一把拉住楚天羽的手道:“小楚明天晚上你来我家一趟,必须得来,听到了吗?”

    斐静怡急道:“爸什么就让他去咱们家啊?你……”

    斐书辛瞪了一眼女儿打断她的话道:“你知道什么啊?好好养病吧,这事就这么定了,小楚我女儿就交给你照顾了,你们这关系也是应该的,我就不跟你说谢了,得,我跟你阿姨啊还有点事,先走了。”

    楚天羽急道;“叔叔,不是这样的!”

    斐书辛挥挥手不在给楚天羽说话的机会迈步就走,于静雨临走前伸出手点了点斐静怡又对楚天羽笑笑赶紧跟了上去。

    老两口是真着急女儿的婚事,他们很清楚自己女儿别看漂亮,但脾气太霸道,并且一言不合就动手,好死不死的是她是警察,一般男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这样的女孩那个男人敢要?老两口是生怕女儿砸手里,一辈子嫁不出去,所以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想赶紧把女儿的婚事确定了,赶紧让她结婚,于是也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楚天羽很无奈的看着斐静怡道:“这下怎么办?”

    斐静怡难得一见的有些扭捏的道:“我那知道怎么办啊?”

    此时如果让乐向阳这些刑警队的人看到这一幕非得把眼珠子瞪出来不可,斐静怡在他们心里的印象那就是个爷们,不对,比爷们还爷们,谁见过她小女人的一面?

    楚天羽很不爽的道:“我不管,你惹出来的事,你自己擦屁股,还有事没事,没事我走了?我还有事那。”

    斐静怡急道:“你走什么?事可还没解决那。”

    楚天羽抓着头道:“这事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解决,我可不管。”说完站起来就要跑。

    斐静怡突然蹿起来一把拉住楚天羽的手道:“你别想跑,那天你摸我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那?你知道你那是什么行为吗?你那是耍流氓,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

    楚天羽头大如斗的道:“那天是误会,误会知道吗?我们都喝多了,我不是故意的。”

    斐静怡冷笑道:“不是故意的?那你摸没摸?”

    楚天羽相当无奈的道:“摸了。”说完他就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光,那天自己干嘛喝那么多酒,这下麻烦了吧?被人赖上了吧?

    斐静怡冷笑道:“承认就行,我告诉你,你耍流氓我就可以把你抓起来关几天,在加上你耍流氓的对象是警察,这可是罪加一等,信不信我让你进去待个十天半个月的?”

    斐静怡这是*裸的威胁,她这也是没办法了,没人比她更清楚被逼婚的痛苦了,只要她一到家她父母就张罗着带她去相亲,弄得斐静怡想死的心都有,今天还被父母误会了,要是她不带楚天羽回去,她非得被她父母唠叨死不可,一想到自己父母在自己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个没完没了,斐静怡又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为了自己不被父母唠叨,楚天羽必须带回去,不管用什么办法,并且如果把他带回去的话,她父母以后也不会在催着她去相亲了,这事简直就是一举两得,所以楚天羽去也得去,不去还得去。

    楚天羽无奈的看着斐静怡道:“你到底想干嘛?”

    斐静怡笑道:“很简单啊,你跟我回家见我父母,冒充我男友这事咱们就算两清,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楚天羽急道:“你就不能找个男友回去?干嘛让我冒充?”

    斐静怡小声嘟囔道:“找得到我还用你?”

    说到这斐静怡赶紧道:“你就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楚天羽叹口气看着斐静怡道:“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行,行我去,但说好了啊,我就去这一次,以后我就不去了,至于你怎么跟你父母解释是你的事,还有我帮了你这个忙咱们的事就两清了。”

    斐静怡立刻眉开眼笑的道:“没问题。”说到这伸出了手。

    楚天羽跟斐静怡击了一下掌把这事算是定下了。

    楚天羽看斐静怡也没什么事便道;“行到时候我一定去,看你也没什么事,我走了啊,医院还有不少事那。”

    斐静怡此时很是高兴,等楚天羽去了后以后就在也不会被逼婚了,想想父母不催着她去相亲的生活她就感觉无比的幸福,于是很痛快的道:“行了,你可以跪安了。”说到这斐静怡竟然捧着脸笑了出来,那样子就跟偷到鸡的小狐狸一般。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转身走了。

    毛新宇办事的速度很快,今天一早就把所有的事办得利利索索,楚天羽是为了配合公安局抓捕罪犯的行动才干出了那样的事,现在任务也完成了,非但没错,反而有功,锦旗毛新宇都让人送去了,有他为楚天羽证明,楚天羽复职的事自然一点问题都没有。

    手续楚天羽已经办完了,不过却得看看冷玉田,当时他可是把冷玉田气得够呛,冷玉田也对楚天羽是失望透顶。

    楚天羽提着两瓶好酒站在冷玉田办公室外敲敲门,很快冷玉田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滚进来。”显然冷玉田已经收到了楚天羽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的消息,并且猜到他会今天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