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能喝的一对
    夜色下大排档的灯光显得格外醒目,楚天羽跟个发现食物的小狗一般看着大排档不停的嗅着鼻子,看得斐静怡感觉很是好笑,她道:“你说的挥霍不会是来这吃大排档吧?”

    楚天羽抓抓头,舔舔嘴唇道:“不管了,就这了,我好久没吃烤串了,今天不但要大吃一场,我还要喝一桶扎啤。”

    在楚天羽看来大夏天的坐在大排档里吃着烤串喝着啤酒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哪怕现在楚天羽有钱了,他也依旧喜欢吃烤串喝扎啤,并且不会感觉吃这些东西有什么丢人的。

    斐静怡闻到烤串的香气也感觉是饿得不行了,直接道:“好,就这了。”

    楚天羽跟斐静怡对视一眼立刻手牵手飞快的向大排档走去,就从两个人手牵手肩并肩前行的样子来看不管是谁都会认为他们是对小情侣,不知道是两个人演得太逼真,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潜移默化的接受了对方是自己男友、女友。

    斐静怡可没穿裙子,而是穿了一条牛仔短裤,上边一件白色的t恤,衣服样式很简单,但穿在她身上却格外显得醒目,没办法斐静怡的相貌跟身材摆在这,美女,尤其是斐静怡这种绝色美女穿在简单的衣服也会美得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两个人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楚天羽立刻道:“十个串,十个筋,小腰子来十个,花毛一体来一份,一桶扎啤,要最凉的。”此时楚天羽饿得是连连咽口水,这一天不但担惊受怕的,并且是一点东西都没吃,水也没喝,他现在是真饿坏了。

    斐静怡急道:“小龙虾我要两份,不,不,我要三份。”斐静怡是女警没错,是刑警队的队长也没错,但却跟其他女孩一样尤其喜欢吃麻辣小龙虾,并且一吃起来就停不下来。

    服务员记好后很快就走了,不多时花生毛豆跟酒水先上来了,其他的还要在等一会。

    楚天羽给自己倒了一杯后飞快的一饮而尽,一杯冰凉的扎啤进了肚子不但缓解了肚中的饥饿之感,并且让楚天羽感到格外的舒服,大夏天的还有什么是喝凉爽的扎啤更舒服的吗?

    斐静怡一撇嘴不满的道:“一点风度都没有,你就不知道先给我倒一杯?”

    楚天羽呼出一口酒气道:“你又不是没长手,干嘛让我给你倒?”

    斐静怡瞪着楚天羽一字一顿的道:“因为你是我男朋友,楚天羽你可别演砸了。”

    楚天羽很无奈的看了一眼斐静怡,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给她倒了一杯酒,看到楚天羽妥协了,斐静怡感觉格外的高兴,笑得也是格外的奸诈,就像是一只偷到鸡的小狐狸,现在她就喜欢看楚天羽吃瘪的样子,楚天羽越是吃瘪,她就越是开心。

    斐静怡也把一大杯扎啤一饮而尽,然后就跟楚天羽一样舒服得想要*出声。

    炎炎夏日,喝上一杯冰凉爽口的扎啤确实是一件很舒服的事。

    不多时烤串还有斐静怡要的小龙虾就上来了,斐静怡手套都不带,直接用手,刚炒好的小龙虾很热,烫得斐静怡连连吹自己被烫疼的手指,但哪怕是这样,依旧阻止不了她赶紧把小龙虾扒开塞进自己的嘴里。

    楚天羽是一口酒一口串,斐静怡则是一口酒一只小龙虾,不多时两个人竟然把点的东西全部一扫而空,楚天羽又点了一些,在上来的时候两个人才放慢了吃的速度。

    楚天羽喝了一口扎啤后压低声音道:“虽然他们暂时让我干这活了,但我感觉这群混蛋肯定有后手,我要小心,你也得小心。”

    斐静怡点点头,她很清楚阿龙这些人是狡诈多疑的,并且相当谨慎,要不是这样这群混蛋早就被抓了几百回了,现在是以为形势所迫不得不让楚天羽参与进来,但肯定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留了后手,这个后手到底是什么虽然不清楚,但肯定会让他们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

    斐静怡道:“我会小心的,他们什么时候让你办事?”

    楚天羽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给了我一部手机,需要我的时候会给我打电话,我估计就他们现在这情况肯定会用不了两天就得给我打电话。”

    斐静怡呼出一口气道:“应该是这样。”说到这她擦擦额头上的汗,不是以为热才出的汗,而是因为小龙虾太辣而出的汗。

    楚天羽看该说的也都说得差不多,便也不继续这沉重的话题,看看斐静怡眼前一大堆龙虾壳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吃这些东西。”

    斐静怡撇撇嘴道:“我为什么不能吃?”

    楚天羽压低声音道:“你就不是个女人,女人才吃这个。”

    斐静怡立刻怒道:“我怎么就不是女人了?”

    楚天羽坏笑道:“你说你有女人的样子吗?你们警队上上下下的一大票老爷们怕你怕得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有这样的女人吗?在说了你身上那有女人味,跟个爷们似的。”

    斐静怡怒视着楚天羽道:“你是不是眼瞎?我那里像男人了?”说到这挺了挺胸,像是跟楚天羽示威,又像是展示她的好身材。

    看到斐静怡饱满的酥胸楚天羽的手就在桌子下比划了一下,想着一只手能不能握住,但一想到这楚天羽赶紧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海,同时纳闷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见到斐静怡就有一种占有她的冲动那?自己难道是那个什么上脑了?

    斐静怡看楚天羽不说话了,立刻洋洋得意道:“没话说了吧?”

    楚天羽不说话根本就不是因为没什么可说的了,而是他在想自己最近变得好像很怪,见到美女就有冲动,自己以前不是这样啊,最近这阵子到底是怎么了?

    楚天羽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索性懒得想了,继续跟吃,继续喝,斐静怡也是个海量,两个人竟然直接干掉了两桶扎啤,喝得都有些醉了,但斐静怡还是又要了一桶扎啤。

    服务员只连连咋舌,没想到这对小情侣能喝这么多酒,不过也没劝,直接把一大桶扎啤搬了过来。

    楚天羽给斐静怡接了一杯,又给自己来了一杯,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道:“你为什么干哪行?”哪怕喝多了楚天羽依旧保持着警惕,没直说斐静怡为什么当警察,生怕被阿龙派来的人听到。

    斐静怡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她一喝酒就这样,拿起扎啤杯喝了一大口道:“打小我就想干这行,所以就干了呗。”

    楚天羽看看她笑道:“来干杯,祝你实现了你儿时的梦想。”

    斐静怡端起酒杯跟楚天羽碰了一下后便一饮而尽,楚天羽同样如此。

    两个人就这么一边闲聊,一边喝酒,不知不觉竟然干掉了五桶扎啤,结果就是两个人都喝多了。

    服务员看着楚天羽搂着斐静怡摇摇晃晃离开的身影忍不住小声道:“这倆人还真能喝,五桶扎啤啊这可是。”

    到了斐静怡租的房子,楚天羽直接往床上一趟不起来了,斐静怡走过去拽着他的胳膊一边用力拉一边道:“你起来,你睡地上去。”

    楚天羽酒气冲天的道:“我不起来,你别、别碰我。”说到这手上一用力,斐静怡喝了不少酒,此时也是醉了,楚天羽这一用力她直接倒在了楚天羽身上。

    楚天羽发出一声痛呼,斐静怡趴在他身上也懒的动了,实在是喝得太多了。

    另一边阿龙得到了手下的汇报,他诧异道:“他们喝了五桶扎啤?”

    “是的龙哥,我一直盯着他们。”

    阿龙微微一笑道:“有点钱就这么喝酒,还真是一对酒鬼,行了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他们。”

    “龙哥你放心,我会看好他们的。”

    阿龙放下电话,来到窗前看着夜空到是对楚天羽有了进一步的信任。

    楚天羽跟斐静怡也没想到他们无意中喝了一场大酒,到是让阿龙对他们多了几分信任。

    第二天一早楚天羽被尿憋醒了,一睁眼就感觉头疼得厉害,但很快就感觉一个软软香香的身体靠在他怀里,而他手里握着一团滑腻,握的是什么楚天羽立刻就知道了,他可不是初哥了,顷刻间楚天羽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让母暴龙知道自己摸了她那里,她还不得跟自己拼命啊?

    想到这楚天羽轻轻的想把手抽出来,他这一动惊动了斐静怡,她立刻不满的哼哼两声道:“别动。”说完竟然抱住了楚天羽那只作怪的胳膊。

    楚天羽此时头到是不疼了,但却感觉头皮发麻,被斐静怡发现自己可真死定了,喝酒还真是耽误事,我昨天干嘛喝那么多?

    斐静怡突然睁开眼,她终于是感觉不对劲了,一低头下一秒是脸色巨变,猛然坐起来怒道:“楚天羽我跟你拼了。”

    楚天羽跳下床急道:“我说昨天是个意外你信吗?”

    斐静怡恶狠狠的道:“我信你大爷,楚天羽你给站那别动,今天不弄死你,老娘跟你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