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难题
    阿龙没急着回答楚天羽的问题,而是让人给他跟斐静怡上了一杯咖啡,这才道:“一个月你能赚一百万。”

    楚天羽立刻皱起了眉头诧异的看着阿龙道:“一百万?你没跟我开玩笑?”

    阿龙哈哈大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跟你看玩笑吗?”

    此时斐静怡的神色很是激动,一副这可是一个月一百万的活啊,自己在酒吧、夜店这些地方得卖多少酒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斐静怡的演技相当好,很附和她现在一个卖酒女的身份。

    楚天羽神色也有些激动起来,他看看阿龙道:“说吧,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阿龙笑道:“做什么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因为我们还不能确认你是否值得信任,但是如果你帮我们完成一件事的话,我们就会信任你。”

    楚天羽心里咯噔一下,阿龙这话说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楚天羽交投名状,但这个投名状可不是那么好交的,楚天羽用屁股想都能想到阿龙肯定会让他干一些罪大恶极的事,不然怎么能当投名状那?

    杀人放火的事楚天羽自然是不想干的,可事情已经这样了,总不能现在说自己做不了吧?那不功亏一篑了吗?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看一步了。

    斐静怡心里也很紧张,这要是阿龙让楚天羽去干杀人放火的事怎么办?干是不干?干的话可就犯法了,不干就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怎么办?现在还跟毛局他们失去了联系,麻烦了。

    楚天羽看着阿龙神色有些紧张的道:“让我做什么事?”

    阿龙笑道:“我们需要个孩子,男女都行,越小越好,如果你能帮我们搞来一个孩子的话,我想我们就可以完全信任你了。”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这群混蛋竟然让他去偷孩子,干这事更可恨,但他却不能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抬头看看阿龙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偷个孩子回来?”

    阿龙笑道:“这事看你怎么想了,你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总之今天如果能看到一个可爱的孩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很高兴的。”说到这阿龙站了起来笑道:“你们慢用,也好好想想,那可是一个月一百万啊。”说完阿龙拍拍楚天羽的肩膀转身走了。

    他一走楚天羽就轻声道:“怎么办?总不能我真去偷个孩子回来吧?”

    斐静怡也很是无奈,这孩子肯定是不能偷的,但不偷就不能取得阿龙这些人的信任,事情彻底麻烦了。

    丽姐端着一杯红酒站在窗口看着楚天羽跟斐静怡离开的身影道:“你跟他们说的时候他们什么反应?”

    阿龙站在一边毕恭毕敬的道:“反应很正常,听到月薪一百万两个人都很兴奋,听到让他们去头孩子两个人有些害怕,也很是纠结。”

    丽姐微微一笑道:“你说他们真的会去偷个孩子回来吗?”

    阿龙冷冷一笑道:“钱能通神,而他们很缺钱,面对这么多钱,我想他们会铤而走险。”

    丽姐笑道:“希望吧,更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失望,安排好人跟着他们了吗?”

    阿龙点点头道:“已经安排好了,丽姐您放心。”

    丽姐点点头没在说什么,转身来到沙发旁优雅的坐了下来。

    另一边楚天羽跟斐静怡肩并肩的往前走,两个人的神色都很凝重,阿龙这伙人是给他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他们很清楚如果真把孩子偷来,那么这个孩子的下场会相当悲惨,不是这样楚天羽当时也不会那么痛快答应毛新宇了。

    此时斐静怡也不敢跟局里联系,她很清楚自己身后有尾巴,并且不止一个,这时候要是跟局里联系的话很快就会露馅,现在只能靠他们自己了,但这事实在是太难了,斐静怡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就这么神色凝重的往前走,会所所在的地方很偏僻,阿龙也没让车送他们,所以两个人只能顺着马路往前走,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到是有不少的车呼啸而过。

    走了一会楚天羽突然不走了,他坐到马路牙子上看着匆匆而过的车辆。

    斐静怡穿着裙子,还是短裙,可不能跟楚天羽似的就那么往地上一坐,真这么做的话肯定是要走光的,斐静怡脑子很乱,也感觉走得有些累,她可是穿着高跟鞋的,并且斐静怡平时根本就不穿高跟鞋,现在贸然一穿,还走了半天的路,脚是难受得厉害,脑子里乱,在加上累了,斐静怡竟然直接坐到了楚天羽的背上,这一幕到是很附和情侣的相处腻歪模式,女友坐在男友的背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楚天羽却是吓了一跳,不满道:“你干嘛?起来,起来。”

    斐静怡一撇嘴,故意道:“干嘛?我可是你女朋友,坐你背上不是很正常吗?”斐静怡是存心整楚天羽,同时也是心里太乱想找个发泄的方式。

    这话说得楚天羽没词了,他也清楚肯定有人跟着他们,不能露出破绽来,也只能任由斐静怡把他当沙发坐了,不过背上传来的触感到很是醉人。

    很快楚天羽就甩甩头,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想这些干嘛?”

    斐静怡伸出手拍拍楚天羽的头道:“有办法了吗?”这么多天的相处斐静怡竟然没意识到她是越来越入戏了,跟楚天羽相处的时候亲昵的姿势是越来越熟练,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就跟情侣一样。

    楚天羽也没感觉斐静怡这么坐在他背上,还亲昵的拍他的头头什么不对,实在是楚天羽心里太乱了,他无奈的摇摇头道;“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我们总不能真偷个孩子给这群混蛋吧?”

    斐静怡无奈的呼出一口气道:“是啊,但是不给他们一个孩子,他们就不会信任你,不信任你,这任务就没办法完成。”

    听到这句话楚天羽是头大如斗,是真没想到这群混蛋如此的奸诈、狡猾。

    这时候开过来一亮黑色的轿车,车停下一个男子探出头道:“兄弟坐不坐车?”

    楚天羽不知道来的是黑车司机,还是阿龙他们的人,不过总之不能老待在这个地方了,于是他道:“坐。”

    两个人上了车赶赴市区,直接去了斐静怡租住的房间,在那里可以跟局里联系,两个人也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回去跟毛新宇商量一下。

    很快静海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是烟雾弥漫,一干大大小小的“烟枪”们不停的在吞云吐雾,但就是没一个人说话。

    毛新宇把抽剩半截的烟狠狠的碾灭在烟灰缸里道:“你们到是说话啊?拿个主意,别一个个在这跟我装死人。”

    乐向阳第一个站起来道:“毛局把他们都抓了得了。”

    毛新宇立刻是一瞪眼道:“你说得轻松,都抓了?凭什么抓人?我们有什么证据吗?在说了为什么让楚天羽、斐静怡打入他们的内部?还不就是想搞清楚实际情况,把这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现在抓人,就算有证据,也不可能把他们一网打尽,这群混蛋抓不干净,他们就还得继续害人。”

    乐向阳立刻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在那里不说话了。

    一个老警察为难道:“那怎么办?真给他们搞个孩子?孩子给了他们确实能让他们打入到这伙人的内部,但这孩子可活不成了啊。”

    丽姐出的难题,不但把楚天羽跟斐静怡给难住了,同样也把毛新宇这些警察给难住了,孩子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毛新宇急得直搓头,丽姐就给楚天羽、斐静怡一天的时间,今天见不到孩子他们就失去了取得丽姐这些人信任的机会,前期所有的准备也就都付之东流了。

    出租房里楚天羽站在风扇前任由风扇吹出的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他现在是又烦又热,过了这么半天毛新宇那边也没给个回复,实在是急死个人了。

    斐静怡也是急得跟一只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小小的房间里不停的转圈圈,一边走还一边念叨道:“怎么办?怎么办?”

    楚天羽实在是被她烦得厉害了,忍不住道:“你别转了,转得我头都晕了。”

    斐静怡立刻很不爽的道:“让我不转可以,你到是想出个有效的办法啊?”

    楚天羽立刻反唇相讥道:“到底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这本来就是你们警察的事,你让我想办法?亏你说得出口。”

    这话把斐静怡给噎得够呛,噎得她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是瞪着楚天羽,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时间就这么缓缓的流逝着,不知不觉竟然到了下午三点多,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办法,毛新宇急,楚天羽、斐静怡也急,可急有什么用?急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楚天羽终于是受不了了,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他需要到外边透透气,在在房间里待着他感觉自己会被憋死。

    楚天羽看着路上过往的行人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突然转过身又回到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