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犯罪现场
    睡觉的时候楚天羽并没有睡在地上,而是睡到了床上,到不是斐静怡大发善心,而是房间里有窃听器,如果楚天羽谁在地上的话要跟斐静怡交谈就必须提高音量,而这些话是不能让阿龙这些人听到的,所以斐静怡强忍着心里的不适让楚天羽上了床,好在床很大,到不用担心跟楚天羽靠在一起睡被他 吃豆腐。

    灯早就关了,房间里一片漆黑,斐静怡长这么大也没跟那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过,心里很是别扭,自然而然的也就睡不着了,楚天羽到是跟储雨荷、舒冰雨、苏允君睡在一张床上过,但这些都是他的女人,谁在一起很自然,可斐静怡非但不是他的女人,并且还跟他有过节,所以楚天羽也别扭,躺在那同样睡不着。

    楚天羽背冲着斐静怡瞪着眼睛发呆,鼻息中满是斐静怡身上散发出的好闻香味,他分不清楚这是她的体香味,还是香水味,但却感觉这味道很好闻,心里不由想到这女暴龙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就是脾气太臭了点,以后谁娶了她谁倒霉,就冲女暴龙的身手,娶她的男人一天还不得被打上个七八遍啊。

    楚天羽此时脑海中忍不住就幻想出娶斐静怡的男子被她打得哭爹喊娘的样子,越想越感觉好笑,一个人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斐静怡立刻很不爽的道:“大半夜你不睡觉笑什么笑?”

    楚天羽翻过身看着躺在距离他不远处的斐静怡小声道:“你管得怎么那么宽?我笑你也管?”

    房间里太黑,斐静怡根本就看不清楚天羽脸上的表情,但却可以幻想出他那张讨人厌的脸,于是恶狠狠的道:“你笑影响我休息我就得管。”

    当然两个人说话都是可以压低声音说,就算是丽姐还在听他们的对话,也会认为这是一对小情人在说什么情话。

    楚天羽撇撇嘴道:“影响你休息?你也没睡啊。”

    这阵子楚天羽唯一的乐趣就是跟斐静怡斗嘴了,不然实在是没事可干,闲的他浑身难受,斐静怡也是如此,可别忘了,他们倆已经在那个小小的出租房里呆了好多天了。

    刚说到这楚天羽突然感觉那里不对劲,看看斐静怡道:“喂,你感觉没感觉那里不对劲?”

    斐静怡立刻警惕的看看四周然后道:“没感觉哪不对劲。”

    楚天羽皱着眉头道:“他们在这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一是想偷听我们说话,二是想看看我们是不是真正的情侣对不对?”

    斐静怡诧异的道:“对啊。”

    楚天羽突然打开床头灯看看旁边床头柜上的各种成人用品,又看看很干净的地板神色立刻变得古怪起来。

    斐静怡发现楚天羽那些成人用品立刻羞恼道:“你还真是不要脸,满脑子龌龊念头。”

    楚天羽瞪了一眼斐静怡道:“你才满脑子龌龊的念头,我问你,我们是情侣,刚才又演了一出情侣该做的事,但是结果那?”

    斐静怡一翻白眼道:“什么结果?该演的都演了,他们不会怀疑的。”

    楚天羽撇撇嘴道:“现在他们是不会怀疑,可是明天那?”

    斐静怡不解的道:“明天怀疑什么?”

    楚天羽指指床头柜上的tt,又指指很干净的地面道:“那东西没用,地上也太干净了,你不感觉这太奇怪了吗?”

    斐静怡立刻明白楚天羽什么意思了,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怒视着楚天羽道:“流氓。”

    这次沦到楚天羽翻白眼了,然后懒洋洋的道:“不是我流氓,而是破绽太多。”

    斐静怡也知道他们做的事确实存在着很大的破绽,一对情侣在房间里做了坏事,自然要留下“作案”现场了。看到楚天羽洋洋得意的样子斐静怡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但很快她就坏笑道:“你说对啊。”说到这拿起两个tt丢给楚天羽道:“去卫生间吧。”

    楚天羽看着两个tt,又看看斐静怡诧异的道:“去卫生间干嘛?”

    斐静怡坏笑道:“你说干嘛?这东西是空的,你不得给灌满了。”说到这斐静怡笑得是前仰后合的。

    楚天羽终于明白斐静怡什么意思了,这女人分明是在整他,左右手互搏的事楚天羽还真没做过,你让他贸然去干这事说实话楚天羽真下不去手,可不做吧明天就要露馅,怎么办?

    楚天羽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怎么办,看到斐静怡大仇得报的样子立刻道:“这事你得帮我,我可没有那方面的癖好,所以这事做不了。”

    斐静怡立刻怒道:“你无耻。”

    楚天羽瞪着斐静怡道:“你才无耻,总之我一个人不行,你可以不帮忙,那就等着露馅吧。”

    斐静怡恶狠狠的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楚天羽看着她道:“没错。”

    斐静怡很想一拳把该死的楚天羽打死,但偏偏武力值没楚天羽高,现在又是身在虎穴,也只能用眼神把楚天羽干掉一万遍了。

    过了一会斐静怡看楚天羽还是赖在床上一副你不帮忙就等着穿帮的意思,斐静怡是又急又气,终于是忍不住道:“楚天羽你到底想怎么样?还想不想完成任务了?”

    楚天羽一只脚不停的抖动着,看也不看斐静怡道:“想啊,但我一个人是真不行,你要是实在不帮忙,那没办法,就等着穿帮吧!”

    斐静怡急道:“你……”

    楚天羽看着斐静怡红得都快滴出血来的俏脸,忍不住就去想那天在泳池打她屁股的那一幕,尤其是那手感,让楚天羽是回味无穷,想着想着楚天羽目光就变得有些邪恶起来,尤其是看斐静怡的时候。

    斐静怡似乎意识到了楚天羽的不对劲,侧过头去看他,看到楚天羽的双眸时斐静怡羞恼道:“楚天羽你在想什么?”

    楚天羽立刻是老脸一红,赶紧侧过头去尴尬的咳嗽两声后道:“没想什么。”

    斐静怡猜到了楚天羽刚才在想什么,当一个男人用狼一样的目光看一个女人的时候,意思就在明显不过了,楚天羽就是个混蛋。

    不过此时楚天羽还是一动不动,这可把斐静怡急得够呛,好不容易鱼上钩了,要是因为这事功亏一篑斐静怡接受不了,她转过头怒视着楚天羽道:“行,我帮你,你说吧怎么帮。”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不过看到斐静怡要吃人的目光立刻不爽起来,故意道:“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这个忙很好帮啊,要不你把先衣服脱了?”

    斐静怡立刻怒道:“你混蛋。”说到这斐静怡就想到那天楚天羽在泳池是怎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欺负她的,她越想越委屈,竟然红了眼眶,很快眼泪就落了下来。

    看到斐静怡哭了楚天羽立刻是慌了,赶紧道:“你别哭,我逗你玩的,这事我自己就能搞定。”楚天羽还是看不得女人哭,尤其是漂亮女人哭,似乎所有男人都有类似的弱点。

    说到这楚天羽赶紧翻身下地弄了一大堆纸巾冲进了卫生间。

    斐静怡擦擦眼泪后听到了水声,然后就有些好奇楚天羽要怎么制造“犯罪现场”,忍不住下了地跑到卫生间去看。

    就见楚天羽把纸巾稍稍弄湿,然后用吹风机吹干,在弄湿,在吹干,鼓捣两次后又把纸巾稍稍弄湿然后胡乱的团成一团放到一边。

    不多时楚天羽把这些弄好皱巴巴还黏在一起的纸团就仍到了地上,并且还仍了不少,很快地上就是一片狼藉。

    斐静怡虽然连男朋友都没交过,但曾经执行过一些扫黄的任务,眼前的一幕在那时候她就见过,看到这斐静怡立刻皱着眉头道:“楚天羽你没少带女孩去开房吧?”

    楚天羽一愣道:“啊?”

    斐静怡指指地上的那些纸团冷笑道:“还是老司机,这样的事一看你就没少干,流氓,不要脸。”说完就气呼呼的上了床,斐静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楚天羽也是一肚子的气,你不帮忙也就算了,我把这破绽给圆上了,你还指责我?什么人啊?

    一个晚上两个人谁也没搭理谁,早上8点多的时候楚天羽跟斐静怡起来手牵手去餐厅吃饭,他们一走服务员就把门打开了,阿龙走进来看到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纸团立刻是古怪一笑,心想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跟陌生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竟然还有这心思。

    不过眼前的一幕到是能确认他们两个是情侣了,接下来就是下一步的考验了,不过到底要怎么考验还得问丽姐,这事阿龙不能做主。

    丽姐很快得到了这个消息,她端起杯很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道:“阿龙你去找他们谈谈,赚大钱的机会来了。”说到这又对阿龙说了几句,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思办。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阿龙把楚天羽鱼斐静怡叫到了会所的咖啡馆,看看他们笑道:“小楚啊想不想赚一大笔那?”

    楚天羽知道肉戏来了,立刻道:“当然想,但到底我要为你们做什么,又能赚多少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