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鱼咬钩了
    楚天羽、斐静怡立刻侧头看去就看到头上带着医用头套的久哥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四五个手持棒球棍的男子,满身的匪气,此时正挑衅的看着楚天羽。

    显然是久哥不知道怎么找到了斐静怡的住址带着人过来找他们的麻烦,但奇怪的事乐向阳这些散出去在周围的监视的人并没向斐静怡汇报,这可实在是有些怪。

    楚天羽跟斐静怡对视一眼都希望从对方眼中知道接下里该怎么办,计划里可没这一步啊。

    久哥看看楚天羽立刻骂道:“草泥马的你到是跑啊?你在老子跑一个我看看。”话音一落突然一脚踹向楚天羽的肚子。

    其实楚天羽完全是可以躲开的,就久哥这些臭鱼烂虾来再多也不可能是楚天羽的对手,这家伙体质是普通人的二十倍,身上还有技能以及装备,真搏命的话就算调来一个特种部队大队都不可能把楚天羽怎么样,反而会被他全部干掉。

    但是为了完成任务楚天羽没有躲,不但受了这一脚,还装着被这一脚踹得倒在了地上。

    斐静怡立刻道:“你们要干什么?”

    久哥一耳光抽在斐静怡的脸上怒骂道:“臭*给脸不要是不是?都这会还了护着那小白脸?妈的。”

    斐静怡同样没躲,真躲开的话可就太引人怀疑了,所以只能硬挨了这一下,不过此时斐静怡恨不得把眼前这家伙大卸八块。

    久哥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道:“臭*要么今天跟我走,要么我就当着你的面弄死那小白脸。”

    久哥话音一落他带来的人立刻一拥而上,把楚天羽围在中间,其中一个用棒球棍狠狠的顶着楚天羽的额头,嘴里还骂道:“不想死你就特么的给我老老实实趴在地上。”

    斐静怡有些慌了,现在怎么办?真跟眼前这混蛋走?但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啊,跟他走的话天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不跟他走难道动手把这些混蛋全放倒?要是这么做的话不就暴漏了吗?怎么办?

    楚天羽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看向斐静怡,不管怎么说她是警察,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还得她拿主意。

    久哥看斐静怡半天也不说话立刻失去了耐性,站起来骂道:“给脸不要是不是?妈的今天你不把老子伺候好了,我特么的就弄死那小白脸。”

    久哥话音一落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声:“兄弟好大的火气啊?”

    久哥转身一看,走进来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这人年纪大概在四十所有,相貌十分普通,属于仍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身上也没久哥这些人身上的社会人气息,反到是像个在社会底层苦苦打拼的小市民。

    久哥立刻骂道:“你特么的是谁啊?”

    这小胡子有个很普通的名字叫阿龙,但具体叫什么却没人知道。

    阿龙微微一笑道:“你肯定不认识我,但你肯定认识它……”说到这竟然从腰间掏出一把黑洞洞的手枪。

    看到这一幕斐静怡立刻看向楚天羽,双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兴奋之色,鱼十有**是咬钩了。

    看到手枪久哥立刻出了一层的冷汗,但也不能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服软,立刻道:“兄弟那条道上的?”

    阿龙从兜里掏出一个*装到手机上,突然就开了一枪,这一枪直接打在久哥的脚前,吓得久哥飞快后退,并且差点没被吓得尿了裤子。

    阿龙笑道:“你不需要知道。”说到和突然压低声音怒喝道:“滚!”

    久哥遇到这么个一言不合就开枪的家伙那还敢停留,更是一个屁都不敢放,迈步就跑,没多大会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阿龙把枪收起来坐到久哥刚做过的那把椅子上笑道:“起来吧。”

    斐静怡赶紧走过去把楚天羽扶起来,两个人脸色非常复杂,又震惊,有恐惧,又不解。

    阿龙看看楚天羽道:“你叫楚天羽,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对吧?”

    楚天羽立刻诧异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阿龙哈哈笑道:“这位美女客人来了,还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是不是给我拿个杯子让我喝点吃点啊?”

    斐静怡赶紧道:“您稍等。”说完就手忙脚乱的拿来杯子,然后给阿龙倒了一杯酒。

    阿龙喝了一口啤酒这才道:“你为什么被医院开除的事我也知道,不就是为了钱嘛!”

    楚天羽看着阿龙心里是越发确信这家伙就是他们等了好久的那条“鱼”,他点点头道:“没错我就是为了钱才被开除的,但你打听我这些事干什么?”

    阿龙笑着看了一眼楚天羽道:“你缺钱,还欠了一屁股债,现在家都不敢回了吧?”

    楚天羽有些烦躁的道:“这些跟你没关系。”

    阿龙意味深长的笑道:“确实跟我没关系,但你就想整天这么醉生梦死的?不想赚大钱吗?”

    楚天羽想也不想的道:“当然想。”说到这又低下头很是泄气的道:“但我那有赚大钱的本事。”

    阿龙笑道:“我可以给你个赚大钱的机会,只要你敢。”

    楚天羽看着阿龙道:“什么赚大钱的机会?”

    阿龙拿起酒杯把里边的酒一饮而尽道:“现在还不能告送你,因为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信任。”

    楚天羽站起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你们信任我?然后给我赚大钱的机会?”

    阿龙笑道:“年轻人别着急,我会给你个让我们信任你的机会的,天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阿龙站起来就走。

    楚天羽追出去道:“我怎么联系你?”

    阿龙挥挥手并没说话,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斐静怡关上门,仔细检查了下,生怕阿龙偷偷留下窃听器,确认没有后皱着眉头道:“我们麻烦了。”

    楚天羽不解的道:“怎么麻烦了?鱼这不是已经咬钩了吗?”

    斐静怡叹口气道:“但是你需要取得他们的信任,听说过投名状吗?”

    投名状楚天羽听过,立刻惊呼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会让我干一些严重违法的事才会信任我?”

    斐静怡点点头道:“恐怕是这样。”

    楚天羽立刻急道:“他们让我杀人怎么办?”

    这话把斐静怡给问住了,万一这伙人让楚天羽杀人怎么办?只有他干了这些严重违法的事,小尾巴被他们攥住,这些人才能信任他,但楚天羽只是演戏而已,可不是真成了一个堕落的家伙,为了钱什么事都敢干。

    斐静怡叹口气,自己这些人还是太低估这伙毒贩了,以为他们急需医生,把楚天羽塑造成现在这幅德行,以为他们搞清楚楚天羽的状况后就会用他,但谁想他们实在是太谨慎、小心了,哪怕十分缺医生也不贸然相信楚天羽,反而还要考验他,怎么办?

    斐静怡是没办法了,只能赶紧跟毛新宇联系,让警队赶紧想办法,总不能真让楚天羽去杀人放火吧?

    毛新宇得到这个情况也是暗呼自己实在是太低估这些人了,同时也开始犯愁。

    十一点多的时候楚天羽躺在地上突然道:“你说他们要真是让我杀人放火怎么办?”

    斐静怡没好气的道:“我那知道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毛局那边也在想办法,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楚天羽很无奈的呼出一口气,现在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希望警局那头能想出合适的办法,不然这事可就真麻烦了。

    打这天后阿龙在没出现,也没跟楚天羽联系,一晃就过了七天。

    这天傍晚楚天羽跟斐静怡手牵着手出去买菜,还不等到菜市场的时候突然一辆车打开的大灯照向他们,晃得两个人睁不开眼赶紧用手挡住强烈的光线。

    楚天羽立刻很不爽的道:“谁啊?是不是有病?”

    一个冰冷的男声传来:“楚天羽是吧?上车。”

    这话立刻让楚天羽跟斐静怡心里咯噔一下,阿龙这些人终于是找上门来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便上了车,车里就一个开车的男子,车内没开灯,看不清楚他的相貌。

    楚天羽道:“是那个人让你来的?”那天阿龙连自己叫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男子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在也不说话了,不管楚天羽怎么问他也是一言不发,就好像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一般。

    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转悠得楚天羽跟斐静怡都迷糊了,一直到晚上12点多的时候这辆车才开进了一座开在市郊的会所中。

    这里很是僻静大大的停车场上一辆车都没有,灯也没开着,男子带着楚天羽、斐静怡两个人来到一扇大大的木门前,男子敲敲门道:“我!”

    话音一落门立刻打开了,开门的同样是个男子,天太黑,院子里也没开灯楚天羽跟斐静怡都看不清楚他的相貌。

    男子带着楚天羽进到大厅中,大厅装修得金碧辉煌、气势非凡,但就是没有人,男子把他们仍在这也转身走了。

    楚天羽小声道:“怎么办?”

    斐静怡压低声音有些不耐烦的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