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入戏
    连续喝了这么多天的酒哪怕楚天羽身体在好也有些扛不住,此时感觉很是难受,不过听到乐向阳刚才说的话到是长出一口气,演了这么多天就是等着鱼上钩,今天追过来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家伙,闹不好鱼就要咬钩了,鱼一咬钩虽然后边遇到的事会更危险,但也总比整天这么没日没夜的喝要强得多,在有楚天羽也不认为那些毒贩能把他怎么样。

    斐静怡转身看看楚天羽很不客气的道:“你还不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楚天羽立刻是一翻白眼道:“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我今天救了你,按照剧本写的我们开始同居了,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作为我的女人你在我面前换衣服我为什么要回避?”楚天羽不是想看斐静怡换衣服,只是就是看不惯她这幅样子,一找到机会就要气气她,倆人是彻头彻尾的冤家对头。

    不过楚天羽说得也没错,按照原定的计划斐静怡这个卖酒女本就因为楚天羽长得太帅被他吸引,这才帮他解围,还帮他买了不少酒,然后楚天羽英雄救美逃到斐静怡租的这房子,一个是被医院开除整天买醉的堕落男子,一个是靠姿色在各种酒吧推销酒水的卖酒女,又经历了刚才的事,滚个床单是必然的,不滚这床单斐静怡怎么成为楚天羽的女人?不成为他的女人怎么跟他一块打入毒贩的内部?

    斐静怡作为警方派出的人员全部计划自然是都知道的,不过还是咒骂道:“这是那个混蛋设计的计划?”

    说到这斐静怡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天羽道:“我们只是演戏,楚天羽你别太过分,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说到这立刻恶狠狠的冲楚天羽挥舞着拳头。

    楚天羽撇撇嘴道:“你打得过我吗?”

    斐静怡立刻急道:“你……”说到这拿起衣服直接去了这房间里那个小小的卫生间换衣服了。

    不多时灯关了,楚天羽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斐静怡则是睡在床上,两个人虽然有不小的过节,但楚天羽也没卑鄙到利用执行任务之机占斐静怡的便宜,还很有风度的主动睡在地上。

    楚天羽实在是睡不着,便道:“斐静怡你说那个跟我们过来的家伙是不是那伙人里的?”

    斐静怡也不适应跟一个大男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哪怕是一个睡在床上,一个睡在地上她也不适应,所以也没睡着,听到楚天羽的话立刻没好气的道:“我那知道。”

    楚天羽撇撇嘴道:“斐静怡你可不能老对我这个态度,从明天开始我们可是要假扮同居情侣的,作为我的女人你就这么跟我说话?不就不怕穿帮。”

    斐静怡一拳砸在床上十分烦躁的道:“找谁不行,为什么就要找你这个混蛋那?”

    楚天羽立刻做起来不满的道:“斐静怡你别没事找事行不行?你当我乐意参与你们这破计划?要不是你们局长几次三番的求我,那伙毒贩又太该死,我才懒得管你们这些破事,我比你惨多了,你就是假扮个卖酒女而已,就算是去酒吧里边也全是你们的人,你根本就不吃亏,在看我那?为了完成你们这破计划我都被医院开除了,你知道我师傅、我们主任,我……”说到这楚天羽硬生生的把话咽下去了,他其实是想说舒冰雨,但跟斐静怡说这个可不好,所以赶紧忍住又道:“他们对我多失望吗?”

    斐静怡烦躁的道:“行了,你别跟个娘们一样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行不行?你是受委屈了,但等把那伙毒贩一网打尽就给你正名,行了吧?”

    楚天羽哼哼两声道:“这还差不多。”

    说到这楚天羽躺了下来,想了想又道:“斐静怡真不是我唠叨,你对我这个态度,我是真怕穿帮。”

    斐静怡很烦躁的道:“楚天羽你真是个老娘们,我是警察,我比你明白这次任务有多重要,你就把你那颗老娘们的心放肚子里吧,我可没那么业余,你放心你演穿帮了我都不会,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好了,别在说话了,我要睡觉。”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很想打斐静怡的屁股,这女警虽然很暴力,脾气也臭,但打她屁股的手感却相当不错,楚天羽脑袋里又开始有了一些邪恶的想法了。

    第二天早上楚天羽先起来的,看看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斐静怡很是无语,这女人睡相可是真难看,他摇摇头去卫生间洗漱了,而这时住在这里的人也都起来了。

    为了完成这次任务斐静怡扮演的角色是个从外地来静海市卖酒的卖酒女,属于社会底层人士,租的房子自然不能太好,所以就在静海市一些务工人员租住房子的地方租了个单间,这地方一共三层楼,打开门就是走廊,走廊中堆放着其他人的厨具,还晾晒着不少衣服,显得很是杂乱。

    一大早这些务工人员自然要早早起来,一天的工作要开始了,于是是孩子哭、大人叫,乱得是一塌糊涂,但却显得非常有朝气。

    楚天羽洗漱完毕穿着个白背心打开门走了出去,他趴在栏杆上看着不远处的夕阳,走廊上到处都是人,有人忙着做饭,有人忙着把孩子送到就近接受他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孩子的学校,有的人则是急匆匆的向自己工作的地方赶去。

    “小伙子你什么时候搬来的?”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妇人一边给孩子把尿一边道。

    楚天羽一侧头看了看这胖妇人道:“昨天晚上刚来的。”

    胖妇人扫了一眼楚天羽身后的房门道:“唉,不对啊,我记得那个房子住的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啊,你怎么突然就搬来了?”

    楚天羽笑道:“她是我对象,自然就搬过来了。”

    斐静怡在这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每天都是白天呼呼大睡,晚上浓妆艳抹穿得很暴漏的去酒吧这些地方,不到半夜是不会回来的,这些情况周围的邻居都是看在眼里,心里都认为斐静怡就不是个正经的姑娘,肯定是干哪行的。

    但却没人说破,大家也不熟,人家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不会管,不过背地里没少嚼舌头根子,实在是斐静怡干的哪行很让大家所不齿,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干什么不行,非干那行,真是不要脸。

    听到楚天羽的话胖妇人立刻笑容古怪起来,点点头道;“对象啊,那难怪。”说到这也不搭理楚天羽了抱着孩子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就啐了一口小声道:“还对象?我呸,当我傻那?”显然胖妇人把楚天羽当成了嫖客。

    没多大会斐静怡也起来了,实在是周围太乱了,房子隔音效果也不好,她要是还能睡得着才叫怪事。

    斐静怡看楚天羽趴在栏杆上往外看,也走过去挨着他笑道:“你起得还真早?”

    楚天羽很是不适应斐静怡这个样子,昨天晚上可还对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不过一想大白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是还对他态度如此恶劣,后边的戏可就没办法演了。

    既然是演戏,自然要演好了,楚天羽伸出手把斐静怡抱在怀里,在手跟她身体接触的那一霎那楚天羽清晰的感受到斐静怡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大有下一秒就要把自己打得自己老妈都不认识的意思,不过很快斐静怡就放松下来,满脸甜蜜微笑的靠在楚天羽怀里。

    楚天羽不由感叹这女暴龙就算不当警察也可以去演戏,这演技太好了。

    斐静怡靠在楚天羽的怀里跟个小女人的柔声道:“白天我们干什么?”

    楚天羽左右看看道:“我也不知道,要不买点酒回家喝?”

    既然要演个自甘堕落的家伙,这酒肯定是少不了的,但买回来的酒楚天羽绝对不会喝一口,打算全部倒掉,反正是在这,也没人看得见,在喝他也受不了了。

    斐静怡笑道:“好啊,那我们顺便买点菜我给你露一手,我们中午边吃边喝。”

    没多久周围的若干邻居就干到斐静怡穿这个短裤吊带跟楚天羽手牵手的出去了。

    中午斐静怡还真给楚天羽做了几个拿手好菜,楚天羽是真没想到这女暴龙做菜手艺这么好,两个人把门打开纱窗关好,围坐一张不大的小圆桌前边吃边聊,不管是谁听到他们的对话都会认为他们是刚陷入热恋的小年轻,倆人的演技都不错,并且给人一种完全入戏的感觉。

    昨天楚天羽打了久哥,今天晚上他自然是不敢去酒吧这些地方了,斐静怡也不能去,两个人就待在小房间里大眼瞪小眼,一反白天的甜蜜,不管是谁看对方都不顺眼。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就过去了三天。

    三天了鱼还没咬钩不由让楚天羽跟斐静怡有些焦急,这天晚上两个人正坐在床上为鱼不咬钩的事犯愁,突然“砰”的一声门被人踹开了,很快几个男人恶狠狠的声音传来:“没你们什么事,都特么的滚回去,别找不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