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酒吧冲突
    被医院“开除”的事楚天羽没有跟母亲说,也没跟储雨荷说,说了只会让她们担心,他依旧是早出晚归的,不过不是去医院,白天漫无目的的游荡,晚上则会去各种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楚天羽的日子充斥着颓废与放纵,很附和他现在的情况,一个因为给患者开大单换取金钱的年轻医生被开除后,他会做什么?遭受了如此之大的打击,也只能整天买醉了。

    同时在毛新宇的安排下楚天羽那辆一百多万的豪车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简单点来说楚天羽能够“购买”这辆豪车靠的就是各种贷款,一个刚参见工作并且进入静海市最好医院的年轻人心态浮躁了,整个人开始飘飘然,跟许多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一般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线上、线下借了很多钱,凑足了首付才购买了这辆车。

    现在这辆车已经被某家贷款公司收走了,并且每天都会有不少催贷的人给楚天羽打电话,逼着他还债,这也成为了楚天羽为什么给患者开大单赚取更多利益的主要原因,一个每天被十几家催债公司的人追债的家伙,家里条件又不好,拿什么还钱?只能是铤而走险了,但不幸的是没多久就被人举报了,最后连工作都丢了。

    现在楚天羽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欠了一屁债,还丢了工作,这样的打击让他承受不了,变得越来越堕落,越来越自暴自弃,已经成了一个只知道买醉的酒鬼,还是很多酒吧不欢迎的酒鬼,因为他不但没钱,酒品还不好,一言不合就动手,已经接二连三的进了好几次派出所了,但好在他没把对方打得太厉害,不然真得进到监狱里好好反思一下了。

    当然这些都是计划好了的,楚天羽需要这样的境遇,只有这样才会让鱼咬钩。

    这天楚天羽照例一到九点多就来到酒吧,红男女绿们在劲爆的音乐中疯狂摆动着自己的身体,到处都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也到处都充斥着酒味,以及女人们身上散发出的各种香水味,对于一些男人来说这是猎艳的好场所,对于一些女人来说也是放纵的好场所,大家各取所需忘记所有的烦恼放纵整整一夜。

    楚天羽来到一个卡座前坐下直接要了四打啤酒,但是服务员听他要玩酒水后却没走,楚天羽立刻暴怒道:“愣在这干什么?拿酒去,聋了啊?”

    换成其他客人服务员肯定要连连道歉,然后赶紧去拿酒,但是这服务员却没去,站在满脸不屑的道:“想喝酒可以啊,你先把钱拿出来。”

    楚天羽可不止一次来这酒吧了,一开始还有钱消费,后来就捉襟见肘了,甚至有几次因为没钱是被看场子的给仍出去的,这里所有的服务员都认识他,认识他这个钱没多少,还很嚣张的小白脸。

    面对一个兜比脸还干净,并且还跑这装大爷的家伙服务员能给楚天羽什么好脸色?

    楚天羽立刻不耐烦的道:“废什么话?我还能少你们钱不成?赶紧特么的把酒拿来。”

    服务员冷笑一声道:“对不起,没钱就没有酒,请便吧。”说到这忍不住嘲讽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一毛钱没有还跑这装大爷来,你特么的算是个什么东西?”

    楚天羽立刻怒道:“你特么的在说一遍?”

    服务员可不怕楚天羽这穷鬼,立刻大声道:“没钱就别特么的跟着装大爷,赶紧滚,不然别特么的怪我对你不客气,妈的没钱你出去卖屁股啊,你这样的小白脸不知道多少人想干你。”

    楚天羽立刻勃然大怒道:“我去你大爷。”说完就要动手,但是他举起来的手突然被人捏住,一个足足有两米多高的壮汉出现在楚天羽跟前,皱着眉头道:“怎么特么的又是你?活腻了吧?跑这闹事来?”

    说到这壮汉立刻道:“过来几个人把这傻叉仍出去,好好教教他做人,别让他在来这闹事,妈的。”

    这时一个女声传来:“久哥、久哥,算了吧。”

    一个打扮十分性感化着浓妆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酒吧里的光线虽然昏暗,但依旧可以看清楚这女子的相貌,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有一头酒红色的长发,五官十分精致,黑白分明的凤眸,鼻梁挺巧,唇瓣饱满,但因为化着很浓的妆,给人一股子风尘味。

    女子穿着露出大片白皙肌肤的性感t恤,胸前有深深的沟壑,小腹平坦得没有一丝赘肉,并且有着很多女孩没有的鱼人线,甚至可以看到微微隆起的腹肌,下边则是一条短得不能在短的短裙,短到似乎包裹不住她那挺翘的臀瓣,两条修长而笔直的美腿就这么暴漏在空气中。

    被称之为久哥的壮硕男子看看这女子,眼里立刻出现出贪婪的目光,淫笑道:“静静你认识这小子?”

    静静扫了一眼楚天羽道:“认识到是不认识,只是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久哥给我个面子,放他一马,今天他的消费算我账上。”

    久哥立刻笑道:“这算什么事?只要你一会陪我好好喝两杯就行。”说到这一只手便向静静的臀部摸去。

    静静不着痕迹的躲开娇声道:“久哥这里好多人那,别这样,一会我就去陪你。”说到这伸出手在久哥的胸膛上轻轻扫过。

    就这一下立刻让久哥的骨头搜酥了,放开楚天羽后笑道:“好,说定了。”说到这转身对楚天羽恶狠狠的道:“算你小子运气好,妈的长这么一张小白脸就是好,走到那都有女人倒贴,有这张脸你干脆去卖屁股好了,肯定能赚大钱。”

    久哥话音一落他跟服务员就立刻大笑起来。

    楚天羽怒视着他们捏紧了双拳,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久哥骂了一句傻叉后走了。

    静静让服务员去拿酒,然后坐到楚天羽身边笑道:“小帅哥日子过得这么惨啊?”

    楚天羽很不爽的道:“关你屁事,有多远滚多远。”显然楚天羽看不上静静这种出卖色相卖酒的酒水女。

    静静立刻怒道:“都特么的穷得吃不上饭了,还这么拽?今天要不是老娘你非得被他们活活打死不可。”

    楚天羽被说到痛处立刻恼羞成怒道:“滚,滚。”

    静静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这一幕都被坐在吧台卡座上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看在眼里。

    静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总之还是给楚天羽要了不少酒,让他买醉。

    楚天羽用了两个小时就喝了一大堆的啤酒,此时他已经喝得有点多了,坐在那都晃晃悠悠的,喝了这么多酒,自然想上卫生间,于是楚天羽站起来打着酒嗝晃晃悠悠的往卫生间走去。

    楚天羽放了水出来洗了一把脸,这时候久哥拽着静静走了过来,静静似乎有些不情愿,焦急道:“久哥你别这样,别这样。”

    久哥猴急道:“好静静了,哥哥我真忍不住了,就一次,就一次。”

    说到这的时候看到了楚天羽,立刻骂道:“看特么什么看?滚。”

    楚天羽赶紧低下了头,久哥立刻用力的把静静拽进了男卫生间,很快久哥的叫骂声就响起:“都特么的给我滚。”

    很快一干方便的男子都跑了出来,他们可惹不起久哥。

    楚天羽没走,站在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候里边传来静静的呼救声:“久哥求求你放过我,啊,久哥……”

    楚天羽看到洗手池前放着一个花瓶,他立刻吵起来一脚把卫生间的门给踹开,门一开他就看到久哥正把静静按在墙上,一只手正扯着她的衣服。

    楚天羽双眸血红的骂道:“草泥马。”说完几步冲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花瓶就在久哥的头上爆碎开来。

    血顷刻间留了下来,这一下也把久哥砸得眼前发黑,差点没倒在地上,楚天羽一把拉住静静的手拽着她就跑。

    久哥捂着头满脸怒色的追了出来,一出卫生间就大喊道:“去把他们给我抓回来,妈的,我非弄死他。”

    久哥这一喊酒吧里看场子的人立刻都向外追去。

    离着胡子的男子也跟了出去,站在酒吧门口看着一票人骂骂咧咧的追着楚天羽跟静静。

    两个多小时后一个老旧的小房间里静静站在窗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隙警惕的左右看着。

    桌子上有个对讲机,乐向阳的声音传来:“队长有个留着小胡子的家伙跟着你们到了这,没上去,在周围转了下就走了。”

    静静把头发上的假发仍到地上走过去拿起对讲机道:“告诉兄弟们从现在开始都激灵点,鱼要咬钩了。”

    楚天羽满脸难受之色的坐在床上,这日子他是真不想过了,每天都要这么喝,实在是太难受了。

    没了假发的静静已经不怎么像斐静怡,实在是斐静怡是不化妆的,而她现在化的妆又太浓,并且身上穿的衣服又太暴漏,跟以前的斐静怡有太大的差距,不过她确实就是斐静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