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舒冰雨的决定
    舒冰雨黑亮而柔顺的长发随意披散下来,中间就是那张小巧的瓜子脸,她眼睛很大也很有神,双眸清亮得就像是一尺清澈的潭水,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也是一双迷人的眼睛的,此时这双清亮的双眸正看着坐在对面稍稍有些局促不安的楚天羽。

    舒冰雨穿了一件胸口位置是细纱的白色高龄t恤,透过细纱可以看到她精致的锁骨还有一片白花花的皮肤,胸前的饱满把t恤撑得紧紧的,下边就是一条黑色的短裤,两条修长而洁白的美腿就这么暴漏在空气中,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着耀眼而迷人的光泽。

    舒冰雨又成了那个周身上下散发着知性美的优雅女性,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让人一见就忍不住想跟她接近。

    楚天羽抓抓头道:“你真的想好了?”

    舒冰雨端起眼前的咖啡很优雅的喝了一口道:“想好了。”

    舒冰雨昨天就做出了决定,一个大胆并且让楚天羽感到震惊的决定,她竟然想当楚天羽的情人,不要任何名分,只要楚天羽能抽出时间陪陪她。

    这样的话出自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漂亮女医生之口,在其他人听来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但偏偏舒冰雨就说了出来。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在海岛上的相处,经历过生死的舒冰雨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眼前这个男人确实比她小,但却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在荒岛上楚天羽已经证明了这点,舒冰雨纠结了几天就开始认命了,她很清楚如果离开楚天羽,她确实可以找到其他爱她、喜欢她的男人,但楚天羽在她心里却是个标杆,是这些男人永远没办法逾越的标杆,他们不可能在跟舒冰雨因为意外流落到一座无人的荒岛上,既然是这样他们就没办法证明自己能像楚天羽一样值得依靠,值得信任。

    如果舒冰雨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楚天羽就会跟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一般留在她心里,让她无时无刻的不把自己身边的男人跟楚天羽做对比,他们或许比楚天羽优秀,或许比他更有才华,但是他们终究没办法证明自己比楚天羽更值得依靠、信任。

    舒冰雨不想总活在这些对比中,这是一种巨大的煎熬,她也清楚楚天羽不是那种喜新厌旧的人,他是不会因为自己离开储雨荷的,如果他真的因为自己离开了储雨荷的话,舒冰雨会瞧不起楚天羽,更不会更他在一起。

    最终舒冰雨认命的做出了决定,当楚天羽的情人,她不会破坏楚天羽跟储雨荷的感情,只需要楚天羽能抽出时间多陪陪她,仅此而已。

    做出这样的决定时说实话舒冰雨是不甘心的,是委屈的,但为了能跟占据她身心的男人在一起,她也只能做出这样的牺牲。

    楚天羽此时到是很忐忑,感觉很是亏欠舒冰雨,为难的道:“要不你在想想?”

    舒冰雨很委屈的道:“我都想了好几天了,只有这个办法能让我们谁都不难受,你认为我们经历了那么多,我还能接受其他男人吗?”

    楚天羽不说话了,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想拒绝,但却又不敢,因为他清楚这是对舒冰雨的一种巨大伤害,可跟她在一起的话,他对不起舒冰雨,也对不起储雨荷,他自己就像是个渣男一样。

    舒冰雨看出了楚天羽的纠结,伸出手拉住他的手柔声道:“我知道让你这么做,会让你感觉自己谁都对不起,但不这么做的话,我会难过,你也会难过,不如就这样吧,如果真的有一天我遇到我喜欢的男人我会离开你,好吗?”

    楚天羽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道:“好吧。”

    此时楚天羽很想找那些有一大堆女人的家伙问问,他们是怎么心安理得拥有这么多女人的。

    舒冰雨脸上浮现出笑容,在阳光的照射下不但灿烂并且还非常迷人,她缓缓站起来道:“走吧。”

    楚天羽不解的道:“去那?”

    舒冰雨深了个懒腰道:“总之不能在静海,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就麻烦了,昨天也没什么病人,我们都不累,不如我们去周边的县城啊城市啊玩玩去。”

    舒冰雨都这么说了,楚天羽能说什么?只能是开着车载着舒冰雨离开了静海市去了周边一个县城,那里有农家乐,可以采摘,可以钓鱼,累了也有客房,到是个放松的好地方。

    一路上楚天羽心情有些沉重,舒冰雨却是心情大好,终于做出了最终的决定,让她是长出一口气,终于不用在纠结她跟楚天羽的事了,事情也算是有了个结局。

    在海岛上楚天羽跟舒冰雨相处得很自然,到不知道为了什么现在两个人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后楚天羽却变得不那么自然了,站在舒冰雨身边显得很是尴尬,不过舒冰雨到是很自然的抱着楚天羽的胳膊走在天地间。

    楚天羽不知道舒冰雨是真的高兴,还是装出来的。

    两个人摘了一些时鲜的蔬菜交给厨房后就跑去钓鱼了,坐在遮阳伞下,池塘上波光粼粼,空气很是清新。

    楚天羽看着不远处的鱼漂道:“你这么做真的开心吗?”

    舒冰雨侧头看着楚天羽道:“当然开心了,压在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是不见了,你不知道这几天这块石头压得我有多难受。”

    楚天羽看看神色很自然的舒冰雨是苦笑连连,舒冰雨突然喊道:“鱼咬钩了。”

    楚天羽就是个垂钓的菜鸟,听到舒冰雨这么一喊立刻手忙脚乱的把鱼竿抬起来王回来,结果鱼脱钩跑了。

    舒冰雨皱着眉头道:“你怎么那么笨那?起来,我来。”

    楚天羽抓着头让到一边,看着舒冰雨钓鱼,对比楚天羽这菜鸟来说,舒冰雨显然是个垂钓的老手,从上食到抛竿做得都行云流水一般,看的楚天羽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废物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舒冰雨一边看着鱼漂一般道:“我小时候我爸经常带我去钓鱼,你爸带你去过吗?”

    楚天羽有些失落的道:“我很小的时候我父亲就走了,没带我去过。”

    舒冰雨立刻伸出手拉着楚天羽的手道:“我不知道,你别伤心。”

    楚天羽笑着摇摇头道:“没事。”

    有舒冰雨这钓鱼老手在今天的收获肯定是不小的,她足足钓了七八斤鱼,其中有一条最大的,重达三斤,晚餐自然是就吃这条鱼还有上午采摘的一些时鲜蔬菜了。

    这家农家乐没有专门的餐厅,客人来了后直接给一间客房,客房里垒着个土炕,上边有个四四方方的小桌,客人就在这小桌上吃饭,如果想住在这里吃过后把小桌一彻就可以在炕上睡,不过因为是土炕每天都是要烧的,不然那会很潮。

    此时楚天羽跟舒冰雨坐在小桌旁,屁股下边的土炕还有些热,烤得两个人有些难受,好在打开窗户后一股股舒爽的晚风吹进来吹走了一些炎热。

    桌子上摆着一条铁锅炖的鱼,还有一些抄好的时鲜蔬菜,舒冰雨看看楚天羽道:“别愣着了,吃啊?”说到这舒冰雨突然探出头向窗外看去,他们这个房间临近池塘,对面是树林一个人都没有,舒冰雨突然道:“你去把门反锁上。”

    楚天羽一愣道:“锁门干嘛?”

    舒冰雨一皱眉不满的道:“让你去你就去,问题还真多。”

    楚天羽被舒冰雨这么一训立刻下了去把门给反锁上了,刚一转身就发现舒冰雨把黑色的短裤脱了仍到一边,就穿着一条带有蕾丝边的天蓝色小内内,看得楚天羽是连连咽口水,并且有些尴尬。

    舒冰雨皱着眉头看着他道:“你是没见过还是怎么的?至于这么别扭吗?”

    楚天羽一想也是,舒冰雨身上自己那个地方没见过?昨天晚上还做坏事了那,现在看她就穿着内衣又怎么了?别扭个什么劲啊?

    想到这楚天羽到是不那么尴尬、别扭了,上了炕拿起筷子开始吃。

    吃着说着舒冰雨突然道:“任佳佳跟宋柔你打算怎么办?”

    楚天羽立刻一愣道:“什么怎么办?”

    舒冰雨呼出一口气道:“在海岛上经历了那么多,我不能接受其他男人,她们就能接受了?”

    楚天羽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无奈的道:“这事回头在说吧,赶紧吃,一会凉了。”

    吃过饭两个人出去散会步,天一黑就回到了房间里,十点多的时候灯关了,舒冰雨靠在楚天羽的健壮的胸膛上透过窗户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突然语出惊人道:“我们要个孩子吧?”

    这句话吓得楚天羽差点没滚到地上去,急道:“什么要个孩子?”

    舒冰雨一皱眉道:“当不成你媳妇,还不能当你孩子他妈了呗?”

    舒冰雨彪悍的话让楚天羽彻底垫付了对她的印象,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舒冰雨竟然有如此彪悍的一面。

    楚天羽为难道:“要不这事在等等?”

    舒冰雨突然一翻身把楚天羽压在身下霸气的道:“我等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