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货船
    宋柔看着正在忙活着做饭的舒冰雨感觉打她回来后就很是奇怪,前几天整天是愁容满面,但是打回来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在没了任何忧愁之色,反而是春光满面,就像是个陷入热恋的幸福小女人一般,楚天羽也不对劲,以前没事就喜欢坐在洞口望着天空发呆,现在则是没事就喜欢跟舒冰雨凑在一块窃窃私语。

    这两个人有问题!这是宋柔得出的答案,但他们到底有什么问题宋柔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

    任佳佳大大咧咧的根本就看不出这些来,反而还为舒冰雨不在愁容满面而满心欢喜。

    这天晚上宋柔半睡半醒间感觉睡在床另一侧的舒冰雨爬了起来,一开始她也没太当回事,就以为舒冰雨要去卫生间,但很快她就听到拉动栅栏的声音,宋柔微微睁开眼就看到楚天羽顺着拉开的一个缝隙钻了进来,然后飞快的跟舒冰雨去了山洞的下层。

    大半夜的他们两个去下边干什么?以前就算楚天羽要晚上去厕所这家伙也是打开山洞口的门,然后跟一只猴子一般跳下去找地方方便,可从来不会拉开栅栏进来,更奇怪的是舒冰雨竟然也进去了。

    想到这宋柔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她到要看看这两个家伙要干什么,至于任佳佳?此时还在呼呼大睡,一条腿还压在宋柔的身上,睡姿很是不雅,宋柔抬起她的腿放到一边后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丫头睡得还真是够死的,就她这样的别人把她抬走卖了她都不知道。

    宋柔下了床蹑手蹑脚的跟了过去,还不等到下边就听到了男女急促的喘息声,宋柔立刻是俏脸一红,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楚天羽跟舒冰雨这倆个家伙在下边干什么?

    宋柔又往下走了几步,舒冰雨压抑的嘤咛声立刻传入她的耳中,宋柔面红耳赤的啐了一口,心想这两个人还真不要脸,大半夜跑到下边做那样的事。

    想到这宋柔感觉不对啊,这两个人以前谁都跟对方保持这距离,看那样子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别说在一起谈笑风生了,就算是说话都很少,怎么这么快就搞到了一起?这……

    而此时下边的“狂风暴雨”越发急促起来,宋柔实在是不好意思在听了,红着脸,一颗心砰砰乱跳的跑了回去,躺在床上都久久不能平息,一想到他们倆在下边做的事宋柔就感觉浑身热得厉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冰雨跟楚天羽两个人才回来,舒冰雨小心翼翼的躺下,看看任佳佳又看看宋柔,发现她们还在睡这才长出一口气,她根本就没想到宋柔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事了。

    第二天早上宋柔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舒冰雨,光是这一个眼神立刻就让舒冰雨紧张起来,她不会是知道我跟楚天羽的事了吧?想到这舒冰雨就不敢跟宋柔对视了。

    楚天羽依旧要出去捕猎,顺便去山上看看有没有船只经过,他每天都要做这样的事,就在楚天羽要出发的时候宋柔突然道:“我跟你去。”

    楚天羽一愣道:“你跟我去干什么?”

    舒冰雨刚要劝宋柔留下,宋柔就古怪的一笑,光是这笑容就让舒冰雨到嘴边的话说不出来了,同时也让楚天羽心里有些紧张,跟舒冰雨对视一眼后道:“你还是别去了,外边太危险了。”

    宋柔撇撇嘴道:“危险?有你在我能有什么危险?走,别墨迹了。”

    舒冰雨冲楚天羽眨眨眼示意就让他带着宋柔去,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就这样两个人离开了营地,刚离开不久宋柔就道:“楚天羽你可以啊!”

    楚天羽停下脚步看着宋柔道:“你在说什么?”

    宋柔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舒冰雨的事,没想到她下手到是挺快的,出去一趟竟然就跟你那样了。”

    楚天羽立刻尴尬起来,心里不停的想自己跟舒冰雨已经够小心的了,宋柔是怎么发现的?不会是诈自己吧?想到这楚天羽立刻道:“你别胡说,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

    宋柔再次冷哼一声道:“什么事都没有?那你俩昨天半夜在下边干什么了?”

    楚天羽立刻是老脸一红,坏了,被这丫头给撞到了。

    看楚天羽不说话默认了,宋柔背着手跟个女王似的绕着楚天羽转悠两圈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舒冰雨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想抢在我们前边跟你在一起,以后在我们这个小群体中更有身份、地位嘛,切,看她平时话不多文文静静的,谁想肚子里全是花花肠子。”

    楚天羽感觉到宋柔这好像是在争风吃醋,更古怪的是楚天羽竟然感觉眼前的宋柔就好像是古代皇宫里那些妃子,满脑子想的就是争宠,而自己就好像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宋柔突然一把揪住楚天羽的耳朵道:“那我怎么办?”

    楚天羽一把打开宋柔的手,揉着耳朵道:“什么你怎么办?”

    宋柔一跺脚道:“楚天羽你少跟我这装傻,在这鬼地方,早晚我们都会成为你的女人,难道我要成为身份最低的那个?服侍你跟舒冰雨还有任佳佳吗?”

    楚天羽满脑袋黑线的道:“大姐你脑袋进水了吗?想的这都什么啊?”

    宋柔撇撇嘴冷哼一声道:“你才脑袋进水了,我告诉你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划分,我们在这也同样如此,跟你我比不了,但是她们两个那?我可不想矮她们一截。”

    在宋柔看来谁先跟楚天羽在一起,谁在这个小团体的地位就高一些,越是最后跟楚天羽在一起的地位就越高。

    这个封闭而压抑的环境也让宋柔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了,如果是在外边,她才不会有如此荒唐的想法。

    楚天羽算是被宋柔打败了,看着她道:“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宋柔看看楚天羽笑道:“便宜你了,我也要当你女人,让任佳佳那个傻白甜最后一个当吧。”

    楚天羽头更疼了,很无奈的道:“这事过阵子在说。”说完迈步就走。

    宋柔那会这么轻易放过楚天羽赶紧追了上去,逼着楚天羽给她个交代。

    宋柔想得很长远,甚至要比舒冰雨想得还要长远,她必须尽快跟楚天羽在一起,然后如果有了孩子,她的孩子在这个小团体中才有更高的身份、地位。

    也难怪宋柔会这么想,她已经绝望了,不在抱有能从这里离开的希望,而岛上就楚天羽一个男人,但却有三个女人,楚天羽在这个小团体中是绝对的领导者,而她们则都是附庸,就算楚天羽现在还没这个封闭的环境改变,成为真正独裁者拥有她们三个,但是这一天是早晚要到来的,宋柔根本就不想信楚天羽会一如既往的跟现在一样,是个文明世界的人,这个没有道德、法律约束的荒岛早晚会改变楚天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她没办法反抗成为楚天羽女人的命运,也没办法让楚天羽只能成为只属于她一个人的男人,既然是这样她就要争取到更高的身份、地位,也是为她未来的孩子争取,哪怕是在这个荒岛上她也要过得比其他人好一些。

    宋柔追上去纠缠着楚天羽,弄得楚天羽是头大如斗,反复跟宋柔说会带她离开这里,可她就是不信,最后楚天羽甚至有一种把宋柔的嘴给堵上的冲动。

    就这样两个人一边前行,一边说着这些让楚天羽头疼的事。

    楚天羽带着宋柔直奔小岛上最高的山峰,路上顺便捕猎,今天楚天羽运气不是很好,快到山顶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抓到。

    到了山顶上楚天羽一边抱怨自己运气不好,一边往小岛四周瞭望,宋柔跑过来继续说刚才的话题就听楚天羽神色激动的道:“看,有船过来了。”

    宋柔立刻往楚天羽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条货船缓缓开了过来。

    宋柔立刻伸出手就要大声求救,楚天羽猛然拦住她道:“先别叫,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劲?”

    宋柔不解的道:“那里不对劲?”

    楚天羽看着远处的货船皱着眉头道:“我们来这里已经很久了,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有没有船只经过,但是却从来没有看过,这说明这里没有航线,并且渔船也没有看到,说明这里也不是捕鱼的地方,这么一来怎么突然会有一艘货船开过来?”

    宋柔听后也是感觉不大对劲,这时货船停了下来,从货船上放下来两艘小艇,小艇直接开到岛上一侧的沙滩上,几个肤色各异的男子跳下来把小艇拖到沙滩上。

    楚天羽看到这几个男子手里都有枪眉头是皱得更紧了,这些家伙可不像是那个国家军人或者警察,一个个看起来都不像是什么好人,不会是海盗吧?

    看到这些人有枪宋柔也开始担忧起来,看着楚天羽道:“怎么办?”

    楚天羽那知道怎么办,想了下道:“我们先回去,一会我过去摸摸他们的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