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雨林一夜
    楚天羽没动,真转过身的话两个人都尴尬,就在楚天羽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舒冰雨突然大声道:“你转过身来!”

    还不等楚天羽有所动作舒冰雨突然双手放到他肩膀上一用力,竟然把楚天羽这大男人硬生生的给转了过来,楚天羽都不知道舒冰雨这弱女子那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火光下舒冰雨几乎是一丝不挂,虽然三天里弄得满身都是伤痕,还有些脏,但这都不能掩饰住她的美,并且也因为这些伤痕,反而让舒冰雨给人一种野性之美,看得楚天羽一颗心砰砰乱跳,他赶紧低下头不敢在看,生怕看多了控制不住自己。

    舒冰雨脸上没有任何羞色,目光坦荡的看着楚天羽很认真的道:“我漂亮吗?”

    楚天羽一愣,尴尬的咳嗽一声道:“说这个干嘛?早点睡吧,明天我们还有不短的路要走。”楚天羽这都出来三天了,走的路自然不少,距离营地也有不短距离,想回去一天的时间是不够的,两个人怎么也得还在有雨林中过一夜。

    舒冰雨声音陡然提高几分道:“我就问你我漂亮不漂亮!”

    楚天羽发现了舒冰雨的不对劲,抬起头看着她的脸道:“你怎么了?”

    此时舒冰雨脸上一片潮红之色,酥胸剧烈的起伏着,风景格外诱人,并且也格外的引人犯罪,她直视着楚天羽的眼睛非常严肃、认真的道:“回答我的问题!”

    楚天羽有些无奈的点点头道:“漂亮。”随即就想转过身去,他是真怕在看下去控制不住自己,待在这个鬼地方已经让楚天羽够憋屈的了,每天他都在担忧着自己以及舒冰雨三女的未来,同时不停的想着带她们离开这里到底能不能平安回去,每天处于这种压力下,让楚天羽变得烦躁,他想要发泄,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把心里这些压力发泄出去。

    有时候楚天羽无意中看到任佳佳她们三个女孩,尤其是她们露出白花花皮肤的时候,他就会想把自己所有的压力都发泄到她们那诱人的身体上的邪恶想法。

    楚天羽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但这种念头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强烈起来,今天跟舒冰雨独处,她又几乎是一丝不挂,更让楚天羽心里邪恶的念头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就在刚才差点让他失控,所以他要赶紧转过身来。

    舒冰雨一反常态突然拉住楚天羽不让他转过身去,她看着楚天羽躲闪的目光道:“我知道你想得到我。”

    这句话差点没把楚天羽给噎死,他赶紧道:“你说什么胡话,我没这么想。”

    舒冰雨不罢休的道:“那天早上你想摸我。”

    楚天羽此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并且很想给自己一个打耳光,自己那天早上是怎么了,怎么就生出了那种邪念,还想付之行动,好死不死还被舒冰雨抓了个现行。

    楚天羽很是尴尬的道:“那天是我不对,我保证不会在出现这样的事了。”

    舒冰雨看着楚天羽突然一咬银牙整个身体跟水蛇一般缠住楚天羽的身体,当楚天羽的身体感受到那滑腻的肌肤时身体立刻变得僵硬起来。

    舒冰雨笨拙的亲吻着楚天羽的脸颊,呼吸急促的道:“我不想死,所以我不能离开你,我不想成为你的附庸,但为了活着却又不得不这么做,任佳佳、宋柔她们会成为你的女人,我也会,但是我想成为你第一个女人。”

    舒冰雨的话听起来有些语无伦次,又有些不知所谓,但实际上她已经想命运妥协了,她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她不想成为一个为了生存只能依附楚天羽的女人,她还想当那个独立、自强的舒冰雨,这才是真正的她。

    可是她一个人在雨林里生活了三天,无处不在的危险,永远挥之不去的孤独正在逐渐侵蚀她坚持的信念,到刚才差点葬身狼口,彻底击垮了舒冰雨所有的坚持,在生命面前,她所有的坚持都是可笑的,没有人想死,包括舒冰雨,她以前确实是想那怕是死,也不能变成那种只知道依靠男人的女人。

    可残酷的现实给了她一记狠狠的耳光,击碎了他所有的信念,把她拉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对比活下去,信念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更何况她委身的这个男人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他每天要出去捕猎,以前舒冰雨并不感觉楚天羽出去捕猎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在雨林里孤身生活了三天后,她才明白这个男人每天都处于危险中,每天都在玩命,只为了给她们带回足够的食物,他从来不会跟她们说出去捕猎有多危险,每天回来都是轻描淡写的简单说一下他今天的经历,他不抱怨,也不诉苦,在危险在辛苦也全都自己扛下来。

    这样的楚天羽让舒冰雨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个在外边不管在苦再累在难经受了天大委屈的男人回到家后,面对她跟她的母亲也永远都是满脸的笑容,一个人默默的扛下了所有生活的艰辛与不易。

    成为这样男人的女人舒冰雨不后悔,她不敢去死,为了活下去她早晚也得成为这个男人的女人,既然是这样,那不如今天就把自己彻底的交给他,成为他在这里的第一个女人。

    舒冰雨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与骄傲的,既然没办法反抗,那么索性就顺其自然,但也要抢在任佳佳跟宋柔前边成为楚天羽的女人,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她永远不想当第二,哪怕这件事也是如此。

    楚天羽此时是备受煎熬,处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他是需要发泄的,而最好的发泄方式就是得到他身边的女人,但是楚天羽做人的准则却在约束着他不让他干出这样的事来,做这样的事跟禽兽有什么区别?楚天羽不想成为禽兽,所以一直强忍着高压环境带给他需要发泄的强烈冲动。

    可是今天舒冰雨竟然跟水蛇一般缠上来,两只手不停的在他身体上游走着,微凉的唇瓣也在他脸上胡乱的亲着,这一切都在让楚天羽的内心挣扎着、煎熬着。

    楚天羽强忍着心头的邪念道:“舒冰雨你冷静一下好不好?”说到这拼劲全力把舒冰雨推开,但是下一秒舒冰雨竟然有缠了上来,并且这次动作越发的大了起来。

    舒冰雨不停的揉搓着楚天羽的头娇喘吁吁的道:“我们不可能离开这里了,我们要在这里一直活到死去,我是你的,任佳佳是你的,宋柔最后也会是你的,但我要第一个得到你。”

    此时楚天羽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舒冰雨的香肩上,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道:“我有女朋友,我们快结婚了。”

    舒冰雨双眸迷离的道:“那又怎么样?你在也见不到她了,因为我们要永远待在这里。”

    楚天羽又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偏偏又是置身在这样的荒无人烟的孤岛上,他每天要出去捕猎,他还要去想怎么平安的带着三女离开这里,每天处在这样的高压环境之下,楚天羽需要发泄,舒冰雨又如此的撩拨他,楚天羽终于在没办法保持大脑冷静,他突然站起来,粗暴的把舒冰雨压在树上……

    不知名的虫儿不停的低鸣着,不远处传来野兽的吼叫声,还有就是男女粗重的喘息声!

    次日一早舒冰雨睁开眼就看到楚天羽呆呆的坐在不远处的树下,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舒冰雨缓缓做起来,立刻感觉身体很是不舒服,这都是不远处那个男人造成的,她看看楚天羽轻声道:“你在想什么?”

    楚天羽缓缓转过头看着舒冰雨脸色复杂的道:“对不起!”

    舒冰雨凄然一笑道:“说什么对不起?”

    楚天羽这声对不起既是向舒冰雨说的,也是向储雨荷说的,他今天醒来就很是后悔,自己昨天怎么就没坚持住?

    舒冰雨似乎猜到了楚天羽心中想的,有些费力的站起来走到他身边轻轻抱住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怀里道:“我不后悔,我知道你有女朋友,如果我们真的能从这里出去的话,我也不介意你有其他女人。”

    楚天羽不解的看着舒冰雨道:“你……”

    舒冰雨打断他道:“我知道说的话你不能理解,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就算能离开这里,我也还能离开你吗?所以就算能离开,你在外边有其他的女人,我也不介意,我只需要你能给我一些时间。”

    楚天羽感觉舒冰雨简直就是疯了,一个现代女性,怎么能忍受自己的男人还有其他的女人?

    但是在舒冰雨看来,自己能活下去都是靠这个男人,生死与共这么久,就算真的离开这里,自己还能接受其他男人吗?恐怕是不能了,自己的心还有身体全被这个男人占据了,在不能接受其他的男人,所以哪怕离开这里后楚天羽真的有其他女人,舒冰雨也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楚天羽不要在不见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