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狼口脱险
    三天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并不算是漫长的时间,上班、回家、吃饭、玩玩手机,又或者出去跟朋友吃个饭、唱会歌很快就会过去,舒冰雨也是正常人,但对于身处荒岛的她来说三天漫长得仿佛三个世纪一般,她不知道该去那,她找不到食物,运气好可以摘到一些野果充饥,运气不好只能饿肚子,但紧紧如此到还好,可这里是荒无人烟的雨林,里边有各种各样的动物,其中还有不少肉食类动物,这些动物对于舒冰雨来说在以前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因为见到它们时不是在电视上,就是在动物园。

    可是现在那?它们没在电视里,也没在动物园里,而就在她身边,在这些动物看来舒冰雨不是什么美女,只是它们的食物而已,它们想要抓住她,然后吃掉她,仅此而已。

    三天里舒冰雨都忘记有多少次夺路狂奔了,她从没想过一个人在丛林里活下去是那么的难,她开始去想楚天羽,想他是怎么一个人出去在这样危机四伏的雨林中捕到足够的食物带回去给自己等人吃,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那?

    没有经历过某件事,就永远不会明白做成这件事有多难,又要付出怎样的艰辛与汗水。

    三天里舒冰雨明白了楚天羽的不易,他一个人每天都要要在危机四伏的雨林中穿行、捕猎,他每天都在冒险,每天都置身在险地中,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但哪怕明白了这些舒冰雨也不想回去,她不想失去自己,她不想成为那个只知道依靠楚天羽在不能独立的可怜女人。

    三天里舒冰雨早已是衣不遮体,不,用这个词都没办法形容她的狼狈,她现在几乎就是赤身**,一个人游荡在这危机四伏的雨林里。

    舒冰雨想过自杀,但她却没这个勇气,几次想从悬崖下跳下去最终还是推了回去,她恨自己的懦弱,可却还是没办法下定决心一死了之,这对于舒冰雨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煎熬,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晚上她躲在树下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夜晚的雨林气温并不是特别高,并且潮冷、潮冷的,舒冰雨开始怀念她那张简陋的木床,床虽然简陋但却温暖,她想回去,但很快又猛的摇头不停的告诫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去。

    她开始想念没心没肺的任佳佳,她晚上睡觉的时候最不老实,明明睡觉的时候是好好躺在中间,但第二天早上不是横在床中间压着她跟宋柔,就是睡到了她们两个人的脚下,每天起来舒冰雨跟宋柔看到任佳佳的睡姿以及所处的位置都会哭笑不得。

    她开始想念宋柔,这个跟她认识并没多久的漂亮女孩,她话不是很多,但却很聪明,往往自己一个眼神,宋柔就能??猜到自己心里想的,以前自己很不想跟这么个能轻易猜出别人想法的女孩相处,可打来到荒岛上后,自己却发现宋柔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也越来越愿意与她相处。

    此时她们在担心自己吗?此时的她们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想到这的时候舒冰雨突然想到了楚天羽,这个刚到医院就傲气得不行的家伙,说实话那会舒冰雨不喜欢这样的学生,但很快楚天羽这个家伙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是有傲气的资本的,并且他还救过自己一命,一想到那天晚上楚天羽说要代替她成为人质的一幕,舒冰雨就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自己跟他关系并不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甚至有些时候舒冰雨都怀疑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家伙是不是喜欢上了自己,所以见到自己后才那么急于表现,为了救自己不惜以身涉险。

    但很快舒冰雨就看出楚天羽并不喜欢她,他不会主动接近他,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是把她当成普通的同事而已。

    在那个时候舒冰雨心里是不满的,尤其是看到任佳佳千方百计的倒追楚天羽时,她心里的不满会无限的放大,自己难道不漂亮吗?难道身材跟气质不好吗?他为什么会对自己无动于衷。

    这个问题困扰了舒冰雨很长的时间,楚天羽的所作所为伤害了一个漂亮女性的自尊心,但是来到荒岛后的那个暴风雨过后的清晨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她再一次对自己的相貌、身材、气质有了莫大的信心,只因为那天早晨楚天羽竟然面红耳赤喘着粗气的想要抚摸她。

    想到这的时候舒冰雨凄然一笑,得到了自己对楚天羽是有吸引力的又怎么样?自己还是不甘心成为他的附庸,成为一个只能依靠他的女人,对他言听计从,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永远是那个自立、自强不会依靠任何人的舒冰雨!

    想到这舒冰雨倔强的仰起头试图看到夜空中的一轮明月,但很快她就失望了,树叶太过茂盛,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到夜空,也看不到那一轮明月。

    舒冰雨凄然一笑缓缓低下头,双手紧紧的抱住双肩,夜风实在是太凉。

    “唦唦”的声音突然响起,舒冰雨猛然抬起头警惕的看向四周,黑暗让她感觉到恐惧,那唦唦的声音更让她感到恐惧。

    唦唦、唦唦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且就在她的四周,她猛然站起来警惕而惊恐的看向四周,身体靠在树上。

    两一盏绿油油的小灯笼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草丛中,不,那不是什么灯笼,而是野兽的绿色的双眸,舒冰雨身体立刻打了寒颤,她身体瑟瑟发抖的看着不远处的两双绿色的双眸,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脚底板往头上猛冲,身上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绿色的双眸突然消失不见了,但却没让舒冰雨长出一口气,反而让她心里的恐惧无限的扩大开来。

    一股狂风突然从旁边冲来,还不等舒冰雨反应过来她就被什么东西扑倒在地。

    舒冰雨闻到了腥臭的味道,也终于知道是什么东西把她扑倒了,一只狼,一只有着灰色毛发的大狼,浪的双爪狠狠的按住她的双肩,锋利的獠牙距离舒冰雨的颈部只有十多厘米的距离,如果这只狼想,它眨眼间就能咬断舒冰雨细嫩的脖颈。

    舒冰雨在被这只狼扑倒的那一霎那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随即就安静下来,她没在挣扎,缓缓的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在她看来这样被狼吃掉也好,死了也就不用在一个人在这让她感到恐惧、孤独的雨林里游荡了,也就不用在去想任佳佳、宋柔还有楚天羽了,死亡或许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解脱,不在有痛苦,不在有迷茫,不再有孤独。

    想到这的时候舒冰雨突然笑了,她缓缓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预想中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她到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冲了过来,而按住她的那只狼离开了她的身体,狼嘴里散发出的腥臭味也不见了。

    “嗷”的一声痛呼声在舒冰雨不远处响起,她缓缓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压在那只狼的身上,这个人缓缓站起来,但是那只狼却软绵绵的躺在那一动不动。

    楚天羽看着浑身都是伤痕还衣不遮体的舒冰雨道:“你这又是何苦?”

    舒冰雨缓缓的从地上坐起来,看着不远处的楚天羽,突然“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三天里她一个人经受的恐惧、孤独,以及刚刚经受过的死亡恐惧在舒冰雨见到楚天羽的那一刻全部释放出来,用眼泪的方式释放出来。

    木柴燃烧着散发出的火光驱散了周围的黑暗,楚天羽坐在那用一根树枝穿着一块肉在火上烤着,舒冰雨就在他背后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膝双目无神的看着不远处的黑暗。

    楚天羽没有转身,只是伸出一只手把烤好的狼肉递给舒冰雨道:“吃点吧。”

    舒冰雨哭了好半天才停下来,楚天羽带着她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点起火,那只倒霉的狼则成了他们的食物。

    舒冰雨可以说刚才是死过一次了,心境跟以前是大相同,她突然接过肉大口的咬了起来,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也不去管楚天羽看到她这幅吃香会不会嘲笑她,她现在只想填饱肚子,她太饿了。

    楚天羽没有回头,但却听得出来舒冰雨此时的吃相估计很不好看,但却是长出一口气,经历过这些舒冰雨应该不会在想一个人跑出去等待死亡的到来了,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知道生命的可贵。

    舒冰雨吃了很多,有生以来她也是头一次吃这么多的肉,以前的她几乎不吃肉,怕胖,今天她却管不了这么多了。

    过了一会舒冰雨突然道:“你转过来。”

    楚天羽立刻是一愣,此时舒冰雨可跟没穿衣服差不多,三天的雨林经历早已经让她那身并不坚固的树叶装几乎是灰飞烟灭了,自己要是转过身岂不是把她看光了吗?难道舒冰雨被吓傻了,都忘记这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