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辞而别
    宋柔蹲下来看着楚天羽神色有些为难,但还是把舒冰雨的担忧说了出来。

    楚天羽听后立刻惊呼道:“这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显然楚天羽不大相信自己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成为一个想占有身边所有女人的野人。

    宋柔面色复杂的看看楚天羽道:“你就不知道环境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吗?”

    楚天羽低下头不说话了,作为一名懂心理学的医生他很清楚环境确实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处在这样的荒岛上,没有法律也没有道德的束缚,不管自己做什么也没人会谴责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肯定要改变,动物的本能也会因为这样的环境被彻底激发出来,到时候真可能干得出来占有这三个女孩的事来。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抬起头看看宋柔道:“我会想办法带你们离开这里的。”

    以后楚天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那样的人,但目前他很清楚自己不想成为那样的人,他做人的原则不允许他这样做,在有他也必须要离开这里,他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外边有太多的人等着他,也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完成。

    宋柔很无奈的看看楚天羽道:“你就别安慰我了,如果你有办法咱们早就离开这里了,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楚天羽沉默了,他是有办法离开这里,但风险却很高,高到宋柔三女会死,而他则要永远留在末世中,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但是舒冰雨的担忧让他不得不尽快做出决定,不然舒冰雨想到的事一旦发生,楚天羽不敢想象自己那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独裁者?还是个野兽?

    宋柔没在说话,静静的陪在楚天羽的身边帮他烤肉,眼前这个男人足够强壮,也是个可以成为她依靠的男人,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外边,他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是个可靠的男人,如果没有他,宋柔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在这荒岛上活多久。

    她轻轻扫起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头发又乱又长,胡子长得都快能扎小辫的男子,此时的他很邋遢,在不是初见的那个有着俊朗外表穿着得体的对她很是不感冒的男子了,现在的楚天羽就像是个野人,但是在宋柔看来,他依旧是初见时的那个楚天羽,有他在身边她才能安然入睡,有他在身边,她才不会恐惧。

    宋柔突然把头靠在楚天羽的肩膀道:“其实我们永远在这里也挺好。”

    楚天羽立刻一愣,他没想到宋柔会说这样的话。

    舒冰雨的预言开始实现了,宋柔已经彻底习惯依靠楚天羽了,只要让她能留在楚天羽的身边,她甚至不介意跟任佳佳与舒冰雨分享他,环境改变了宋柔一向的人生观,残酷的现实让她变得越来越依附楚天羽,逐渐失去属于她的独立人格。

    楚天羽没有推开宋柔,但也没说话,他看着燃烧的篝火,心里开始想着未来的航海之旅,但这同样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旅行,稍有不慎宋柔她们会死,而他楚天羽则要永远留在末世,在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爱人。

    其实换成其他人会想跟舒冰雨、宋柔、任佳佳留在海岛上是一件美事,不管怎么说身边有这么三个千娇百媚的极品美女相伴,还可以想对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这难道不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吗?

    但仔细想想吧,留在这里跟舒冰雨她们相伴,所有人都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野人,一个在没有道德底线的人,谁会想成为这样的人?

    更加可怕的是当楚天羽跟任佳佳她们三个有了孩子的时候,这些孩子会怎么办?当楚天羽几个人故去的时候,这些孩子会做出什么事来?在本能的趋势下他们会结合,这是严重违背人伦的事,作为一个还没迷失的当代人,不管是楚天羽,还是任佳佳、宋柔、舒冰雨她们都是没办法接受的。

    想到这些楚天羽越发的感觉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了,绝对不能在这里迷失。

    舒冰雨回来的时候神色很复杂,她没跟楚天羽说话,只是跟任佳佳说自己不舒服然后就去睡觉了。

    本来楚天羽是想好好庆祝一下的,但就因为这些事闹得所有人都没心情,草草吃了一些饭就都去睡觉了。

    楚天羽根本就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怎么才能更安全的从这里逃离回到属于他的世界。

    凌晨三点多楚天羽听到女人抽泣的声音,他缓缓坐起来仔细听了下,立刻听出是舒冰雨的哭声,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轻声道:“你放心,我会尽快带你们离开这里,你担心的事不会绝对不会发生。”

    哭声在这一刻突然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舒冰雨突然打开了挡在他们之间的栅栏眼睛红肿的道:“楚天羽你跟我来。”

    楚天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坐起来跟着她来到了山洞的底层。

    里边很黑,楚天羽跟舒冰雨谁都看不清楚对方的神色,两个人也谁都没说话,就那么沉默的站在那一言不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冰雨突然道:“我不想变成一个只知道依赖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欣然接受的女人,那不是我。”

    楚天羽低着头道:“我知道。”

    舒冰雨仰起头看向楚天羽道:“为了不变成那样的人,我明天会离开,不要找我好不好!”

    楚天羽急道:“你要去那?”

    舒冰雨茫然的道:“我不知道我要去那,但是总之我不能在跟你待在一起了,我真的不想变成一个只知道依赖你,你做什么我都会欣然接受的女人,我更不想我的孩子跟野人一样在这里生活,所以请让我离开这里,不要找我好吗?”

    楚天羽急道:“我说过我会尽快带你们离开这里,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楚天羽很清楚真让舒冰雨一个人离开,她是活不了几天的,她只是个弱女子而已,没有一点野外的生存经验,让她一个人离开跟眼睁睁的看着她自杀没什么区别。

    舒冰雨凄然道:“楚天羽你这是在自欺欺人,带我们离开?我们谁都不可能从这里离开,我们会死在这。”

    此时的舒冰雨已经有些神经质了,她被自己想出来的问题折磨得快要疯掉了,人如果老是反反复复的去想一件事,只会给自己带来偌大的精神压力,最后就会神经崩溃。

    楚天羽此时有一种冲动,立刻拿出他在末世找来的小艇给她看看,但是最终楚天羽还是忍住了,他看不清楚舒冰雨的面容,但却知道此时的她很痛苦,待在这鬼地方不但要为生存发愁,还要面对封闭环境带来的绝望导致的各种精神问题。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给我点时间,我肯定会带你们离开这里的,相信我。”

    舒冰雨没在说话,转身走了上去。

    楚天羽也跟着回去了,他躺在床上依旧在想着怎么从这里平安返回的事,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楚天羽,楚天羽,不好了,冰雨姐不见了。”任佳佳一边喊一边摇晃着楚天羽。

    楚天羽猛的做起来急道:“什么?她不见了?”

    任佳佳急道:“是啊,我一早起来就没见到她,然后在床旁边的位置看到她留下的一行字,说什么她走了,不要找她。”

    楚天羽赶紧站起来,此时他有一种狠狠打舒冰雨屁股的冲动,你就不能在给我点时间吗?非得现在就干出跟自杀没什么区别的事吗?

    宋柔道:“怎么办?”

    楚天羽想了下道:“我去找她,你们就在这等我那都不要去,千万别下去,这是雨林太危险了,知道吗?”

    任佳佳跟宋柔立刻连连点,然后担忧的看着楚天羽。

    楚天羽来到洞口再次嘱咐任佳佳、宋柔不要离开,要在这里等他回来这才直接跳了下去。

    清晨的雨林里空气很是清新,能听到各种虫鸣鸟叫,但这些都没办法让楚天羽的心情能变得好起来,他一边走一边大喊着舒冰雨的名字,但却根本没得到任何的回应,只是惊起了雨林中的飞鸟,还有一些动物。

    小岛其实并不是特别大,楚天羽用了七天的时间就把小岛走了一遍,但七天才能探查完的小岛已经不小了,要在这么大的岛上找到舒冰雨非常的不容易,并且她还不希望自己被找到,更是增加了难度。

    楚天羽焦急的在雨林里寻找着,不停的喊着舒冰雨的名字,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他连舒冰雨的影子都没看到,这也越发的让楚天羽担忧起来,

    晚上楚天羽是在树上睡的,他很清楚这里比地面要安全。

    第二天楚天羽继续寻找,可还是没找到。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第三天,但白天楚天羽依旧是一无所获,晚上他刚爬上树打算休息一下,如果明天在找不到舒冰雨的话,他得回去了,留给宋柔跟任佳佳的食物可不多。

    但就在楚天羽刚躺下的时候一个女人惊恐的尖叫声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