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突然袭来的暴风雨
    这天之前楚天羽一直是睡在外边的,他身体强壮,到也不怕夜晚的有些冷的海风,但是今天不同了,这不是海风,而是暴风,小岛上突然出现风暴雨不是偶然,而是小岛迎来了雨季。

    楚天羽四个人飞快的进了简易的小屋,楚天羽用栅栏挡住入口,但是栅栏制作得十分简陋,没有工具楚天羽能制作出这样的栅栏已经不错了,正是因为栅栏简陋海风顺着缝隙汹涌而入,吹得地上海砂弥漫了不大的小屋,呛得舒冰雨三女连连咳嗽。

    楚天羽一手死死拉住被狂风吹得要飞起来的栅栏,一手捂住口鼻道:“捂住嘴,不行就趴在地上。”

    突然起来的暴风雨打了个楚天羽一个措手不及,他不是气象学家,根本就不知道小岛上会出现如此大的暴风雨。

    一道闪电滑坡漆黑的夜空,夜空下幽暗的大海此时真正逐渐变得狂暴,海浪一道比一道大,如同狂奔的野兽一般迅猛的向沙滩冲去,然后狠狠的撞在沙滩上捡起大片的水迹,“哗哗”的巨响不绝于耳,就好像是一颗颗*在海水里炸响一般,让人头皮发麻,让人不寒而栗,温柔的大海此时已经变成了狰狞可怖的洪荒猛兽,要把全世界摧毁。

    “呜呜”的狂风席卷了整个海岛,所有树木都在狂暴的狂风下瑟瑟发抖,枝叶“哗哗”的乱响,雨林所有的动物全部藏了起来一动不敢动,面对大自然的怒吼它们能做的也只是躲起来然后涩涩发抖了。

    一道十几米的巨浪在狂风的呼啸下形成,迅猛的向沙滩上冲去,透过栅栏的缝隙看到这一幕的楚天羽立刻大声喊道:“都躲在我身后。”

    任佳佳三女那会犹豫赶紧跑到了楚天羽的身后,就在她们刚躲好的时候,巨浪狠狠的拍打在沙滩上,大股的海水迅猛的涌向两块石头中间的小屋,海水“哗”的一声涌了进来,顷刻间小屋就好像要被海水淹没一般到处都是水,这些海水打在任佳佳几女身上她们就感觉好像是有鞭子在狠狠抽打她们细腻的皮肤,三女一个抱着一个的腰部,最前边的则是抱紧了楚天羽的腰。

    风越发的大了起来,发出“呜呜”的咆哮声,就好像是大海的一端打开了地狱的大门,发出了无数狰狞可怖的魔鬼涌向整个世界,要把全世界的人都生吞活剥一般。

    面对大自然的咆哮,楚天羽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哗”的一声,两块巨石之间搭的栅栏被狂风卷着直冲天际,没了栅栏的遮挡,狂风直接涌进不大的小屋,风力大得直接把最后边的舒冰雨吹得双脚离地身体悬空,舒冰雨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死死的抱住任佳佳的腰。

    任佳佳吓得在尖叫,宋柔也是同样如此,楚天羽拼劲全身的力气拉住栅栏,不让这唯一能稍微阻拦狂风的存在被吹得直冲云霄,几个人身上的树叶装开始哗哗作响,一片树叶突然向后猛的飞去,下一秒越来越多的树叶被狂风吹得不知去向。

    楚天羽三个人穿的只是用树叶制作的简陋服装,在这样的狂风下肯定要被吹得散了架,可这时候谁又管得了这些?命可都快没了。

    风越来越多,宋柔早已经吓得眼泪横流,她大声的哽咽道:“楚天羽我们是不是快死了?”

    楚天羽死死的攥住栅栏大声安慰道:“我们不会死,在坚持一会,在坚持一会,等暴风雨停了我们就安全了。”

    但是暴风雨似乎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了,大海此时如同狂暴的野兽,不停的用一道道巨浪狠狠的撞击拍打着沙滩,仿佛要把这座小岛撕碎一般。

    雨终于落了下来,一开始就是瓢泼大雨,然后越来越大,仿佛要把整个世界彻底淹没,风也是越来越大,吹得楚天羽几个人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什么都做不了,能做的就是随波逐流,随时又覆灭的危险。

    栅栏发出“嘎吱、嘎吱”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风太大了,大到栅栏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而楚天羽则是心惊不已,如此大的风一旦栅栏碎裂,他们几个都得被吹得飞到天上去然后掉下来狠狠摔死,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栅栏终于在也承受不住这狂风,瞬间列成两半,楚天羽握着只剩下半截的栅栏身体猛然向后倒去,而另一节栅栏早就不知道被狂风吹到什么地方去了,与此同时小岛上一些树木也被狂风卷着冲向如同地狱的漆黑夜空。

    楚天羽四个人已经被风吹了起来,很快就要步了那些树木的后尘,就在这时候楚天羽一把拿起被风吹过来的石斧狠狠的砸向地面,石斧深深的陷入到地面中,终于让楚天羽几个人落在地上,但是他们并不能坚持多久。

    楚天羽突然大喊道:“挖坑,挖得越深越好。”这是楚天羽唯一能想到自救办法。

    他一只手开始飞快的把身下的海砂掏出来,任佳佳三女也是有样学样,伸出手一只手帮着楚天羽挖坑。

    楚天羽远超常人的体质在这一刻终于发挥了作用,不到两分钟一个大坑就被挖了出来,几个人一进到坑中立刻是长出一口气,但是楚天羽感觉这还不够安全,实在是风太大了,他立刻用石斧再次把坑挖的更深。

    风在呼啸,大海在咆哮,雨瓢泼一般落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变得越来越小,雨也停了,大海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一滴水低到楚天羽的脸上,他眼睛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天亮了,几只海鸥在空中飞快,发出清脆的啼叫声,风暴雨过去了。

    楚天羽看着天空中的太阳是长出一口气,昨天真是差点把小命都丢了。

    但是很快楚天羽就愣住了,因为他身边躺着舒冰雨、宋娇娇、宋柔三个女孩,她们在并不是楚天羽发愣的原因,而是此时三女身上是一丝不挂,身上的树叶装早就在昨夜的暴风雨中不知去向了。

    此时楚天羽眼前白花花的一片,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并且楚天羽很清楚在这个鬼地方不管她对这几个女孩做什么都行,这个想法非常的邪恶,邪恶的让楚天羽心里邪火乱窜,脑子里满是少儿不宜的画面,他可是当了很久的和尚,现在终于见到“荤腥”了自然是有些按耐不住了。

    他心里不停的有个声音在告送他,他可以对这些女孩做任何事,在这地方没有法律,没有道德,他就是统治这些女孩的王。

    在这个邪恶声音的劝说下,楚天羽喘着粗气竟然伸出了手缓缓向离他最近的舒冰雨摸去。

    也就在这时候舒冰雨睁开了眼,她看到楚天羽面红耳赤喘着粗气向自己伸出手,立刻也伸出了手,她是以为楚天羽要把她拉起来。

    舒冰雨清醒过来立刻让楚天羽吓了一条,他飞快的收回手跳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冲进了丛林。

    舒冰雨不解的道:“干嘛?”说到这她飞快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穿,而楚天羽则是比她早醒来的,那自己岂不是……相当这舒冰雨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她非常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很快宋柔跟任佳佳也都醒了过来,庆幸自己没死后就发现了自己什么都没穿。

    任佳佳突然道:“楚天羽那家伙那去了?”

    舒冰雨一听楚天羽三个字立刻红了脸,呼出一口气道:“他第一个醒来的!”

    说到这没在往下说,但意思在明显不过,楚天羽是第一个醒来的,那么她们三个是彻底被他看光了。

    宋柔突然趴下哀鸣道:“怎么会这样?以后我那还有脸见他?”

    任佳佳突然兴奋的喊道:“他把我看光了就得对我负责,哈哈。”

    舒冰雨一捂脸,很向把任佳佳的大脑给解剖了,看看她那脑子是怎么想的。

    中午的时候楚天羽才回来,带回来不少芭蕉叶,而他也给自己又弄了个芭蕉叶制作的裙子。

    楚天羽离得老远的把芭蕉叶仍了进去,然后很是心虚的道:“我去弄个针,还有线,你们赶紧做一身衣服吧,这地方不能待了,我们得在找个宿营的地方。”

    昨天的暴风雨可是真把楚天羽吓倒了,打死他也不敢在住在这里了,昨天是运气好,要是运气坏点他就一命呜呼了,所以必须找一个更安全的宿营点。

    下午的时候楚天羽带着三个低着头不大敢跟他说话的女孩进入到雨林中,今天日落前他们必须得找个安全的露营点。

    舒冰雨神色复杂的看着在前边开路的楚天羽,脑海里不停的浮现出早上楚天羽喘着粗气向她伸出手的一幕,他到底是要把自己拉起来,还是向趁着自己还没醒占自己便宜?

    下午的时候楚天羽来到一块巨石跟前,这巨石足足得有六米多高,就在巨石中间的位置有个黑漆漆的洞口,楚天羽想了下直接爬到巨石旁边的树上他打算进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