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衣服的问题
    楚天羽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把小岛探查了一遍,每次他都是抱着希望而去,但回来的时有的只是失望,最后楚天羽甚至有些绝望了,这个不大的小岛上动植物很多,甚至有一些凶猛的食肉动物,但就是没有人,也没有人留下的痕迹,这是个荒岛,荒凉到周围连船只的航线都没有,荒凉到捕鱼的渔船也不会来到这里,这座小岛被彻底的隔绝在文明世界之外。

    对于岛上的动物、植物来说这里就是世外桃源,但对于楚天羽、舒冰雨、宋柔、任佳佳几个人来说这里就是没办法逃离的囚笼。

    楚天羽很消沉,舒冰雨、任佳佳、宋柔也是如此,她们不能接受要永远被困在这里的事实,她们想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父母亲人的怀抱中,但却根本没办法从这里离开。

    如果只是一个人被困在这里,得到如此残酷的真相后估计会疯掉,但好在楚天羽他们有好几个人,没有孤独的折磨到是没让几个人疯掉。

    楚天羽已经开始进行他最后的计划了,但这同样是搏命,一艘从末世带来的小船确实可以带他们离开这座荒岛,但是到了海上一旦迷失方向等待舒冰雨几女的就是死亡,楚天羽是没办法带她们去末世的,而楚天羽自己也只能落得永远待在末世里在也见到他的亲人、朋友、爱人的凄凉待遇。

    除非楚天羽他们运气够好,要么能遇到其他的船只,要么不遇到太大的风浪,前者或许有一定的几率,但到底有多高楚天羽都不清楚,而后者根本是不可能的,在海上漂流怎么可能不越到风浪?如此小的船可承受不了太大的风浪,一旦被打翻楚天羽是可以逃到末世去,但等待舒冰雨等人只有死路一条。

    楚天羽虽然在做准备,但却没下决心,这事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他还想在等等,万一出来救援他们的人发现他们那?

    也正是这份希望没让舒冰雨、宋柔、任佳佳彻底绝望。

    既然还有希望楚天羽等人就得坚强的活下去,楚天羽负责狩猎,几个女孩负责留守营地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没多久楚天羽就变得胡子拉碴,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本是白皙的皮肤也被晒成了小麦色,整天提着个石斧进到雨林里捕猎,现在楚天羽就像是个野人,但好在是一只健壮的野人,虽然不太懂捕猎技巧,但他身体足够强壮,还是能抓到一些猎物,采集到一些野果供大家使用。

    舒冰雨、任佳佳、宋柔虽然不用捕猎,但每天也要去雨林里打水,做一些她们能做的事情,出事的那天正在举办酒会三个女孩谁穿的都不多,衣服就一件,每天还要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女已经是衣不遮体了,尤其是舒冰雨已经走光了。

    衣服成为了新的问题,楚天羽不想光着屁股去捕猎,三女也不想整天光着身子,所以衣服的问题必须解决。

    为了解决衣服的问题楚天羽这天晚上召开了会议,他看看衣服最为破烂的舒冰雨,立刻让舒冰雨羞红着脸双手死死捂住胸口,虽然舒冰雨清楚其实楚天羽早就看到了,但还是不想在他看向自己的时候自己就那么坦然面对,一点都不带遮挡的,她不想让楚天羽认为她是个不自重的女孩。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你们谁会做衣服?”

    舒冰雨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一块摇头,她们这些娇滴滴的现代女孩那会做什么衣服啊?

    楚天羽感觉有些头疼,看看他放在一边的各种动物皮道:“材料到是有,可我们不会做怎么办?”

    这些动物的皮毛都是楚天羽捕猎获得的,已经晒开了,不过样子实在是不怎么样,一块块不但**的,并且是凹凸不平,并且味道也不好,散发着一股子腐烂的臭味。

    任佳佳很嫌弃的道:“先不说我们会做不会做的事,就说大热天你让我们穿这些还不得悟出痱子来啊?”

    任佳佳这话说得没错,小岛属于热带,气温本就很高,在穿这些的话真会把人捂出痱子来。

    楚天羽抓着头道:“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光着吧?”

    宋柔委委屈屈的道:“我可不想光着,跟野人似的,被人看到怎么办?”

    任佳佳撇撇嘴道:“这里就我们几个,能被谁看到?”

    宋柔伸出手指了下楚天羽,这可还有个大男人。

    楚天羽立刻尴尬的咳嗽一声道:“行了,这事我在想想办法吧。”

    动物的皮毛不能用那穿什么那?这事楚天羽开始犯愁了。

    这天楚天羽再次进到雨林中捕猎,以前雨林里的小动物没见过人这种东西,胆子还是很大的,有的甚至敢靠近楚天羽,但是随着楚天羽捕猎次数的增加,雨林里的小动物们已经知道人这种家伙就不是个好东西,所以一看到楚天羽就跑得远远的,这就加大了楚天羽的捕猎难度,他每天不得不走更远的路去更远的地步捕猎。

    中午的时候楚天羽抓到了几只野兔,为了抓住这几只兔子楚天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唯一的沙滩裤在他奔跑的时候彻底被树枝之类的东西挂得报废了,现在楚天羽是彻底成了光屁股男孩,他蹲在树下感觉下身凉飕飕的,很是不好受,更让他郁闷的是一会怎么回去,总不能真光着屁股回去吧?

    楚天羽皱着眉头蹲在这想着办法,无意中看到了不远处有一颗芭蕉树,芭蕉叶让他眼前一亮,赶紧跑过去摘下来一些放在腰间比划一下,感觉这东西不错,于是楚天羽摘了一大堆找来一些细点的藤蔓穿过树叶,做了一条简易的树叶裙,样子不怎么好看,并且还是个裙子,但却不至于让他光着屁股回去。

    虽然穿着树叶裙让楚天羽感觉很是别扭,不过他到是想到了怎么解决衣服的问题,于是他摘了一大堆芭蕉叶返回了营地。

    宋柔看到楚天羽穿着个样式古怪的树叶裙回来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大喊道:“你们快出来看看,楚天羽这家伙竟然穿了个裙子。”

    舒冰雨跟任佳佳跑出来后看到楚天羽身下的样式古怪的树叶裙后也都笑了起来。

    楚天羽很不爽的走过去,先对舒冰雨道:“笑什么笑?你不知道你已经严重走光了吗?”说到这狠狠的看了一样舒冰雨的胸前,她那条裙子上边基本已经破烂得什么都挡不住了,原来的内衣也是严重损坏,早就不能穿了。

    楚天羽不说还好,一说舒冰雨立刻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双手捂在胸前转身就跑。

    楚天羽又看看笑得眼泪都下来的任佳佳道:“你今天早上打水的时候是不是坐地上了?屁股上的泥都没洗干净。”

    任佳佳立刻俏脸胀得通红,飞快的捂住自己的屁股转身落荒而逃,她的短裤磨损得更厉害,屁股后边的位置已经没什么布料了。

    宋柔看到她们落荒而逃的样子笑得更是厉害了,楚天羽走到她身边冷冷一笑道:“很好笑吗?你以为你比我们强?你还不如她倆那,你是上下全部失守。”

    宋柔立刻是慌了,她就两只手,偏偏还是上下失守,两只手都不知道该捂住那里了,最后也只能转身就跑。

    楚天羽撇撇嘴道:“笑话我?也不看看你们自己的样子。”

    楚天羽一屁股坐到地上立刻感觉下边凉飕飕的,没办法他穿的是裙子,自然会这样,现在也没衣服可穿,楚天羽只能先忍了。

    其实楚天羽到是可以去末世带回来一些衣服,但这么做可就太让人怀疑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楚天羽不会这么做,暂时先这样吧。

    楚天羽看了看他摘来的一大堆芭蕉叶,想了下,找来粗粗的鱼骨,然后在石头上反复的磨,在损坏了三四跟鱼骨后总算磨出一根鱼骨针,现在针有了,少的就是线了,但这也难不倒楚天羽,他早就找到了一些藤蔓放在岩石上晒,晚上在把藤蔓用海水浸泡一些,反复几天就让这些藤蔓变得相当坚韧了。

    找来藤蔓楚天羽把藤蔓劈开,撕成细细的长条当针用,然后就开始缝制类似他穿的树叶裙。

    任佳佳探出头看着楚天羽忙活着,当看到那条树叶裙的时候立刻很嫌弃的道;“太难看了吧?你给我,我自己缝。”

    楚天羽也乐得如此,直接把这些芭蕉叶、鱼骨针、线给了任佳佳。

    三个女孩在里边嘀嘀咕咕的商量着怎么制作树叶装,当天快黑的时候三女走了出来,全都是一身树叶装,她们做的可比楚天羽弄的那条好看得多。

    任佳佳扭动着曼妙的腰肢走到楚天羽跟前道:“怎么样好看吗?”

    楚天羽咽下去一口口水,何止好看啊,还很诱人。

    就在这时候一股迅猛的海风吹了过来,要变天了,楚天羽立刻站起来向一望无垠的大海看去,很快他就道:“都进去,暴风雨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