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被困
    早上一起来楚天羽就发现舒冰雨、任佳佳、宋柔三女很是不对劲,都是脸胀得通红,楚天羽下意识的就道:“你们三个怎么了?不会是感冒了吧?”说到这楚天羽立刻担心起来,如果不是在这该死的荒岛上感冒算不了什么大事,可偏偏就是在这缺医少药的荒岛上,一旦她们三个发起烧来还没有药物治疗可就麻烦了。

    宋柔羞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嘤咛一声又跑回了木屋,舒冰雨也是难以启齿一跺脚也回去了,任佳佳则是含着眼泪看着楚天羽,一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楚天羽此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怎么了?赶紧对任佳佳道:“到底怎么了?说话,别哭。”

    任佳佳此时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低着头声若蚊蝇的道:“我想去卫生间。”

    楚天羽歪着头诧异的道:“那就去啊!”

    任佳佳听到这句话眼泪直接落了下来,一跺脚道:“可这地方那里有?就算有,也……也……也没有纸啊!”

    楚天羽立刻是一拍头,昨天光顾建木屋了,把这事忘了,任佳佳、舒冰雨、宋柔到底是女孩,跟他这糙汉子不同,随便找个地方就能解决,还不用纸。

    按理说大家都落到这般境地了,都不知道能在这里活多久,那还有心思讲究这些,但到底是刚来这里,多年的习惯让任佳佳、舒冰雨、宋柔都受不了跟男人一样解决完提上裤子就走,也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楚天羽是苦笑连连,想了下直接把自己的衬衣脱下来递给任佳佳道:“把这个拆了撕成一条条的,用过后别仍,洗洗还能用,我可就这一件衣服了。”

    任佳佳此时也是羞得不行,她在大大咧咧,但事关女孩私密的事情跟楚天羽这大男人说了,她怎么可能跟没事人似的,结果楚天羽的衣服立刻跑了回去。

    楚天羽没留在这里,而是拿着自己的石斧去了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下,在那挖了个坑,当作简易的卫生间用。

    这世界上可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就算任佳佳、舒冰雨、宋柔她们在漂亮,但也是凡人,是凡人就要吃喝拉撒睡,这是谁也逃避不了的。

    搞定这些楚天羽就回去了,跟任佳佳她们说了去那方便后,便看到三女急匆匆的跑了过去,显然憋得不行了。

    为此楚天羽感觉很是好笑,也庆幸幸好不是自己一个人待在这该死的地方,不然时间一长非得疯掉不可,他也没急着去岛的另一端探查,而是又去了雨林里砍了一些树,制作成栅栏,等舒冰雨她们红着脸方便完后把这些栅栏扎入海砂中围绕成一圈,一个简易的卫生间终于是有了雏形。

    楚天羽走的时候三女谁也不好意思跟她说话,一想到自己方便时用的是楚天羽衬衫上的布条竟然有一种自己隐秘位置被他摸过一般的羞涩感。

    楚天羽也知道她们不好意思,并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她们呆在这里那都不要去,等他回来。

    楚天羽一走三女立刻是长出一口气,楚天羽在这她们实在是太不自在了,好在他走了。

    宋柔第一个捂着脸蹲在地上道:“羞死人了。”

    任佳佳到是好了很多,呼出一口气道:“这该死的地方没有衣服换,没有床住,连卫生纸都没有,你说万一我们来大姨妈怎么办?”

    舒冰雨立刻一巴掌拍在她的头上道:“说什么丧气话?”舒冰雨也怕大姨妈来看她,这鬼地方什么都没有,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舒冰雨死的心都会有。

    任佳佳揉着头道:“冰雨姐你干嘛啊?我说的是实话,天知道我们要被困在这多久,大姨妈的事是要考虑的。”

    舒冰雨无力的坐在地上道:“还用你说,但这事我那知道怎么解决?”都是女人,谈论起这些事舒冰雨到没那么不好意思了。

    宋柔仰起头道:“我们问楚天羽啊,这家伙好像什么都会,这事肯定难不倒他。”

    任佳佳立刻附和道:“对,对,有事就问楚天羽。”

    舒冰雨揉着头相当无奈的道:“我真是被你们两个打败了,这种女人的事你们问他一个大男人?”

    宋柔立刻低下了头,因为舒冰雨说得没错,这事怎么好意思跟楚天羽开口那?可这事又不是可避免的,是得早做考虑,不然大姨妈真来了,准备还没做,事情可就麻烦了。

    舒冰雨此时也很是头疼,心里竟然希望自己是个男人,如果是男人的话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事了,可变成男人显然是不可能的,她也不能就这么真待在这什么都不做等楚天羽回来吧?什么事都指望楚天羽对于舒冰雨这种自立自强的女性来说是受不了的,于是舒冰雨站起来拍拍手道:“都起来跟我去树林。”

    任佳佳抓抓头不解的道:“去树林干嘛?”

    舒冰雨没好气的道:“你们还真想当米虫啊?什么事都让楚天羽来?我们有手有脚的总得帮点忙不是?去树林里取水,顺便把刚才那些……”说到这舒冰雨脸一红道:“洗了,在打点水回来,还要找干燥的木柴。”

    这些事是舒冰雨现在能想到自己三个人能做的,至于下海抓鱼这些事她们是做不来的。

    天黑下来的时候楚天羽还没回来,立刻让任佳佳、舒冰雨、宋柔三女担忧起来,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又等了一会楚天羽还是不见踪影,舒冰雨忍不住了,站起来道:“你们在这等我,我去找他。”

    任佳佳一把拉住舒冰雨道:“冰雨姐树林里那么黑,你连个手电都没有,你怎么找他啊?”

    宋柔也点点头道:“是啊,在说我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岛的那个方向,怎么找?还不如等在这里,万一他一会就回来了那?”

    舒冰雨皱着眉头道:“你们是真不怕他出事啊?他有什么事,我们谁都别想活下去。”其实舒冰雨也不敢一个人进入到黑漆漆的树林中,但如果楚天羽遇到什么意外怎么办?难道让他在里边等死,在有真出现这样的事自己找到他没准就能救他,有楚天羽在自己三个人才有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不管舒冰雨怎么害怕她还是坚持去找楚天羽。

    看舒冰雨坚持任佳佳也站起来道:“我跟你去。”

    宋柔急道:“我也去,我也去。”

    舒冰雨急道:“不行,必须留下一个人,万一他回来怎么办?”

    谁留下成了难题,因为谁都不想留下,一个人待在这里实在是太害怕了。

    就在三女犯愁的时候楚天羽的声音传来:“我回来了。”

    听到楚天羽的声音三女悬起来的心立刻是放了下去,任佳佳几步跑过去道:“你怎么才回来?急死我们了!”

    楚天羽一手提着石斧,一手提着三只野兔,这是他今天抓到的猎物。

    楚天羽有些失望的道:“我去了岛上最高的山峰,这岛不是很大,正好站在那里能看清楚全岛,这里没人,周围的海域也没有任何船只经过,连条渔船都没有,看来我们要做好长期待在这里的准备了。”

    楚天羽的话就如同一盆凉水般泼灭了三女心中的所有的希望,长期被困在这里?一直到死吗?想到这些三女立刻打了寒颤,她们真的不想永远被困在这里。

    楚天羽也是满脸失望的表情,他蹲下来开始收拾抓到的三只兔子,楚天羽虽然失望,但却并没绝望,因为实在不行他就去末世找到可以航行的小型船只带回来然后离开这里,都要被困在这了,楚天羽也顾不得怎么跟三女解释船是那来的了。

    但不到万不得已楚天羽不会这么做,因为实在是不好解释,总不能跟她们说自己能去末世,这船是从末世带回来的吧?

    楚天羽决定在等几天,如果实在不行也只能这么做了,但这么做也有一定的风险,楚天羽都不知道自己在那,就算有了船往那开?连个坐标都没有难道在海上乱转吗?还有就是他带回来的船体己肯定大不了,肯定是那种小船,能容得下他们四个人就不错,根本就带不了太多的食物跟水,一旦在海上迷失了方向还是死路一条。

    这是楚天羽最后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使用的,实在是风险太大,还不如留在岛上,最少这里有吃有有住的,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第二天一早楚天羽依旧是不放弃的继续去探查这个岛,宋柔三个人愁云惨淡的留在营地,任佳佳委屈的对舒冰雨道:“冰雨姐我们要是永远不能离开这里怎么办?”

    舒冰雨看看任佳佳道:“其实永远留在这里对你也是一种好事,你不是喜欢楚天羽吗?但是他有女朋友,可我们困在这里的话,你不就能跟他在一起了吗?”

    没心没肺的任佳佳立刻兴奋的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在这里没人跟我抢了。”

    宋柔撇撇嘴道:“楚天羽是我的,你别想!”

    任佳佳立刻急道:“狗屁,什么就你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