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夜谈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楚天羽用简陋的木栅栏把两块岩石中间的空间都给挡住了,栅栏很简陋,也只能稍微挡挡风或者雨了,简陋的小木屋就这么制作成了,楚天羽还没忘记挖来一些被阳光炙烤得滚热的海砂铺在木屋的地面上,这样晚上躺上去最少不会那么潮,还能暖和一些。

    盖木屋一直就是舒冰雨在帮忙,任佳佳跟宋柔这倆位则是一直在发呆,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犯愁,胡思乱想着自己会不会死在这之类的问题。

    楚天羽看着自己用半天多的时间建好的木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后对舒冰雨道:“我去海里看能不能抓点鱼,不能老这么饿着。”

    舒冰雨点点头道:“那你小心点。”

    楚天羽脱了自己衬衫仍到沙滩上,光着棒子穿着个沙滩裤冲进了海里。

    楚天羽一走舒冰雨就对任佳佳跟宋柔道:“你们倆个可以了啊。”

    任佳佳满脸迷茫之色的转过头道:“什么可以了?”

    舒冰雨有些不满的道:“楚天羽不欠我们什么,他为了我们忙活了这么半天你们就不能来帮帮忙吗?”

    任佳佳立刻低下了头歉意道:“对不起冰雨姐,我只是……我只是……”任佳佳心很乱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舒冰雨呼出一口气道:“好了,不要想了,我们肯定会获救的,不过在获救之前我们要同心协力知道吗?不能什么事都依靠楚天羽,他不欠我们的,也不是我们什么人,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这么照顾我们。”

    宋柔看着不远处楚天羽的影子道:“可是这里就他一个男人,我们不依靠他还能依靠谁?”

    舒冰雨立刻不满道:“女人难道就一定要依靠男人吗?”

    宋柔伸出手点点楚天羽做的木屋道:“如果没有他,就靠我们三个能建成木屋吗?”

    这话把舒冰雨噎得够呛,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宋柔了,因为她说得没错,如果没有楚天羽,就靠她们三个弱女子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成木屋的。

    任佳佳有些不好意思的揉揉肚子道:“冰雨姐我饿了,还很渴。”

    舒冰雨很无奈的从木屋里拿出来几个椰子,楚天羽用简易的石斧把椰子上段砍开,然后在树林中的小溪中灌满了水拿到了这里,不得不说楚天羽想得还是很周到的,不光找到了水,甚至还找到一些可以点燃的干燥木柴,一会可以用来升起篝火,既可以烘烤食物,也可以当作求救信号用。

    看到这些舒冰雨也是心里暗暗庆幸好在楚天羽在,如果就她们三个女孩的话,估计在这荒岛上也活不了多久,自己三个人一点野外求生的经验都没有。

    太阳快落到海岸线另一头的时候楚天羽满身是水的提着几条不知名的海鱼走了回来,这些都是他抓的,也就是他体质是普通人的二十倍才有这能耐下海抓鱼,换成普通人十有**是一条都抓不到的。

    楚天羽把鱼交给舒冰雨让她简单收拾下,他自己则开始钻木取火,兜里别说火机了,连个火柴都没有,也只能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点火了。

    钻木取火谁都知道,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干这工作有多难,手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搓动木棒,光是这一项就能让很多人手掌上磨出一排的血泡来,然后还要保持这样的速度一定时间,让木棒顶端达到燃点点燃放在那的干草屑,这是个体力活,还真没太多人能干到,好在楚天羽体力远超常人,还是很容易的就把火点燃了。

    篝火驱散了黑暗,也驱散了夜色下海边有些冷的海风,光亮、温暖同样也驱散了任佳佳、舒冰雨、宋柔三女心中的恐惧,带给了她们一份希望。

    楚天羽烤着鱼神色有些凝重,他不知道自己要被困在这里多久,要是被困在这里一辈子可麻烦了,外边有太多、太多他牵挂的人,以及他还没做完的事。

    任佳佳心思单纯此时看着烤鱼是连连咽口水,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漂流到了一个无人的荒岛上的事。

    舒冰雨看了看天空中的点点繁星打破了沉默道:“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楚天羽看着烤得金黄的烤鱼,直接递给任佳佳道:“明天我去岛的另一边看看,没准这里有人住,又或者那一边会有渔船来。”

    这也是楚天羽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任佳佳没心没肺的吃着烤鱼,看那样子是真忘了自己流落到无人的荒岛上了。

    舒冰雨点点头没在说话,心里也希望楚天羽明天能在岛的另一边找到人,这样他们就得救了。

    宋柔则是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时不时就要看楚天羽一眼。

    四个人把鱼分食后楚天羽就道:“好了天不早了,你们进去睡觉吧。”

    宋柔看着楚天羽道:“那你那?”

    楚天羽苦笑道:“我当然是睡在外边,男女有别不知道吗?”

    这话让舒冰雨很是感动,她没想到都这时候了楚天羽还如此的照顾她们三个女生,她轻声道:“谢谢你。”说到这舒冰雨感受了下海风道:“如果太冷的话你就进来吧,里边睡得下。”

    舒冰雨其实也不想跟楚天羽一个大男人睡在一起,这实在是太尴尬了,但夜晚的海风太凉了,一旦楚天羽病倒的话她们三个可就没有主心骨了,能在海岛上继续活下去还要靠楚天羽。

    楚天羽笑道:“不用,我身体好,不会有事的,你们赶紧睡吧。”

    舒冰雨三女对视一眼,然后又担忧的看了楚天羽一眼才进到了简易的木屋里。

    楚天羽则靠在石头上看着不远处幽暗的大海。

    午夜的时候舒冰雨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任佳佳跟宋柔到是已经睡着了,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舒冰雨轻轻的坐起来然后走出去,发现楚天羽没有睡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幽暗的大海,就像是一尊石像,舒冰雨看篝火快要熄灭了,赶紧往里加了几块干燥的木柴这才道:“你怎么还不睡?”

    楚天羽没有看她直接道:“睡不着。”

    舒冰雨坐在篝火旁先是打了个冷战,她落水的时候可并没穿太多,举办酒会的时候她就穿了一条连衣裙,现在坐在这海风呼啸而来的地方,哪怕跟前点燃着篝火她也感到冷。

    舒冰雨双手抱在肩膀上身体有些瑟瑟发抖的道:“我为我以前做的事向你道歉。”

    舒冰雨说的事自然是以前她在急诊针对楚天羽的事,当初楚天羽还救过她一命,舒冰雨不是个不懂得感恩图报的人,只是拉不下脸来跟楚天羽道歉,但是现在她们到了荒岛上,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这样的环境终于让舒冰雨有勇气对楚天羽说一句对不起,她也是怕说不定那天自己就死了,没机会跟楚天羽道歉了。

    楚天羽依旧是看着幽暗的大海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别想了。”

    舒冰雨突然道:“你挺怪的!”

    楚天羽终于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舒冰雨道:“我那里怪了?”

    舒冰雨看着他道:“感觉你那里都怪,你来医院第一天时我就有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感觉你很怪。”

    楚天羽转过头继续看着大海道:“怪就怪吧。”

    舒冰雨沉默了,她不知道该跟楚天羽说什么了,而楚天羽同样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双方都陷入了沉默,唯一的声音就是呼啸的海风,以及海浪拍打在沙滩上发出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舒冰雨突然道:“我听佳佳说你有女朋友?”

    楚天羽点点头,但却没说话。

    舒冰雨侧着头看着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道:“她很漂亮吗?”

    楚天羽脸上有了笑容,喃喃自语道:“很漂亮。”说出这三个字后楚天羽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在说苏允君漂亮,还是储雨荷漂亮,在那一刻她们两个似乎融为了一体。

    舒冰雨呼出一口气道:“难怪你一看到佳佳就跑得远远的,院里那些追你的女孩你见到就躲,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自然对其他女孩没兴趣了。”

    楚天羽笑道:“是啊,有了女朋友,怎么还能跟其他女孩不清不楚的。”

    舒冰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道:“如果我们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怎么办?”

    楚天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安慰道:“我们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的,相信我,我们会回去的。”

    舒冰雨没在说话同样看着幽暗的大海,但是心里却不停的反问自己、自己这些人真的能活着从这里离开吗?如果真的要永远被困在这里,一男三女又该如何相处?最后这个问题让舒冰雨感觉自己脑子里进水了,都这时候了想这个问题干嘛?

    当太阳再次从海岸线升起的时候黑暗逐渐退散,光明再次笼罩了大地,很多楚天羽几个人也从梦中醒了过来,很快新的问题出现了,还是个相当尴尬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