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谁错了
    毛静的到来让会议室陷入了安静,所有人都看着她,有的人满脸不解之色,不清楚毛静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来医院,有的人看到毛静那高高隆起的肚子忍不住唏嘘不已。

    向云飞赶紧站起来道:“小毛你怎么来了?”说到这又道:“给小毛让个坐,快点。”不管怎么说毛静现在怀有身孕,马上就要生了,就算她犯了天大的错误也得让她坐下。

    毛静摇摇头神色凄然的笑道:“我就不坐了,今天来是跟大家告别的,感谢大家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说到这就要鞠躬,可她这身子鞠躬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很大的负担。

    朱新月两步跑过去拉住她道:“毛大夫别,别。”

    毛静也没在坚持,也实在是鞠不下去,毕竟她挺着那么大个肚子。

    毛静看向向云飞道:“主任我给您添麻烦了,也让您失望了,我是您招进急诊科的,没能给您长脸,反而让您在领导面前抬不起头来,对不起。”

    毛静确实是向云飞招聘来医院的,当年她只是个农村出身的大学毕业生,也不是静海医科大学毕业的,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本科医学院出来的,这样的学历、这样的出身,在招聘会上是连连碰壁,哪个时候的毛静对于未来有的只是茫然,在有就是无助。

    那时候的她从来没想过找一份跟自己的专业对口的工作是那么的难,简历她都不知道投了多少份,但全部石沉大海一点音信都没有,去招聘会也是如此,各大医院一看她的学历,在加上是刚毕业的学生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执业医师资格,全部是连连摇头。

    但就在这个时候负责招聘的向云飞给了毛静一个机会,让她能来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工作,当时的毛静大脑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机会来静海医科大附属医院工作,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但向云飞真诚的笑容又让毛静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感激向云飞,向云飞也不让她说什么感谢的话,毛静清晰的记得向云飞笑着对她道:“不用感谢我,好好努力工作,别让我失望就好了。”

    但是毛静还是让向云飞失望了,她干的事让向云飞脸上无关,让他在院领导面前抬不起头来,毛静感觉自己太对不起向云飞了。

    向云飞此时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毛静是他招进医院的,打进医院以来毛静也没让他失望过,勤勤恳恳的工作,任劳任怨,从来不会抱怨急诊的工作累还赚不到多少钱,说实话毛静确实让向云飞很失望,他看着毛静终于忍不住道:“毛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经济上有困难你跟我说,你知道的,我肯定会帮助你的,我们大家也会帮助你的,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此时的向云飞情绪很激动,满脸的失望之色,毛静做的事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打击。

    毛静凄然一笑道:“主任我知道我这么做对不起您,但您想过没有,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肚子里还有个即将出世的孩子有多难吗?我需要钱,我知道跟您说您会帮助我,大家也会帮助我,但是我不甘心啊。”

    向云飞痛心疾首的道:“你有什么不甘心的?你说,说!”最后一个字向云飞几乎是吼出来的,毛静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如果她今天不来,向云飞还能保持镇定,但一见到毛静他就在也控制不了自己,毛静是他手把手带出来、教出来的,是他的学生,但是他的学生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来,让向云飞如何接受得了?

    毛静低下头呼出一口气道:“我们每天抛家舍业这么辛苦的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救死扶伤这个崇高的口号?为了医者仁心?还是为了我们当初毕业的时候宣的誓言?”

    听到毛静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有一个人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啊自己每天抛下家人、爱人、孩子如此努力而辛苦的工作到底为了什么?为了毛静说的那些吗?这些东西太过高大上,自己也没那么伟大的情操,舍弃了如此之多的东西这么辛苦的工作绝对不是为了这些,那自己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那?

    这个问题向云飞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同样的迷茫,全华夏的医生听到这个问题后,也会迷茫,搞不懂自己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每天在医院忙碌着到底是为什么?

    毛静凄然笑道:“其实我们为了工作付出了这么多,为的不是那些口号,也不是那些誓言,为的只是能换取患者与家属的理解,其实就这么简单,我们希望患者跟家属不要带有色眼光看待我们,希望他们对我们的工作能更理解一些,我们是人,不是神,不是什么病都能治好的。

    我上班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我就是想尽心尽力的给患者治疗,不求他们感激我,但求他们能理解我一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又有多少患者跟家属理解我们那?

    没多少,绝大多数依旧用有色眼光看着我们,开一项检查单他们会想我们是故意多开赚他们的钱,救不活一个患者,他们会认为我们没有尽力,在他们看来人送到医院来就必须救活,不管得的什么病。

    工作这么多年我挨了多少次骂?挨了多少次患者跟家属的打?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我如此努力而认真的工作,换来的就是这些吗?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我的丈夫死了,政府确实给了我一定的补偿款,但这些钱够我们母子二人今后的生活吗?不够,孩子他父亲用命换来的钱甚至不能让我们在这个城市里有个安身的地方,我怎么办?我只能靠我自己,我要赚更多的钱给我孩子一个好的生活,这有错吗?”

    向云飞神色苦楚的道:“没错,但你也不能……”

    毛静打断向云飞的话苦笑道:“主任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但是那些患者根本就不理解我们,看待我们就跟看敌人一样,既然是敌人,我为什么要可怜他们?我为什么不从他们身上多赚一些钱那?”

    向云飞猛然一拍桌子怒道:“你是医生,你怎么能这么说?”

    毛静不屑一笑道:“医生?医生其实就该死。”

    向云飞感觉眼前的毛静跟他认识的毛静完全不一样,那个勤勤恳恳、不怕累不怕脏,对待患者和蔼可亲的毛静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偏激的毛静,是个对工作、对患者有太多不满与怨言的毛静。

    毛静继续道:“主任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但我并不感觉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给我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我只是想从那些看我跟看敌人、仇人一般的人身上多赚一些钱,那些干销售的可以想尽办法的让老百姓多花钱,为什么没人谴责他们?我做的事跟他们有什么区别那?难道就因为我是医生我做了这样的事就该被开除,就该被吊销执业医师资格证?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对我们这些医疗工作者太不公平了。”

    毛静说到这呼出一口气对大家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向云飞瘫坐在椅子上脸色很难看,毛静错了吗?错了,但她又没错。

    她最后的话说得没错,那些干销售的人推销产品的时候不也是想尽办法把贵的东西推销给老百姓换取更高的提成吗?他们这么做为什么没人谴责?毛静做的事跟他们有什么区别那?但就因为他是医生,便要承担如此严重的后果,这对于她来说公平吗?好像并不公平。

    如果毛静也是个销售员的话,那么她做的事天经地义,但她是医生,这么干便天地不容。

    本来老百姓要买马桶,买个几百块的就可以,但是推销员偏偏花言巧语的让他买个几千的,药品也不是同样如此吗?毛静可以给患者开几块的,但她没有,她开的几十、几百的药。

    前者继续干自己的工作,后者则被丢了自己的饭碗,这公平吗?

    毛静的事该怪谁那?怪她?如果她的薪酬足够高,足够给孩子一个安稳的生活,她是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的,可是她的薪酬不够,为了孩子,她做出了这样的事,虽然错了,但也情有可原。

    这件事不能怪毛静,怪也只能怪华夏整个医疗大环境,在国外医生是一份高收入的体面工作,但是在华夏医生则是最没有尊严的几个行业之一,并且薪酬跟他们的劳动根本就不成正比。

    楚天羽坐在那心里唏嘘不已,为什么华夏的医疗环境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医生就成了患者的敌人?为什么当医生要如此的辛苦,还不被人理解?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向云飞过了好一会才道:“散会吧。”此时的向云飞心灰意冷,好像一夜间老了十几岁一般。

    急诊科愁云笼罩,每个人都在想毛静说的那些话,自己选择这个行业是不是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