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严厉惩罚
    两天里院里有人为毛静感到惋惜,有人则是幸灾乐祸,有人漠不关心,所有人的反应都不一样,出了这样的事,毛静这医生是肯定当不成了,急诊科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毛静感到惋惜,感到不解。

    很快卫生局的处罚文件就下来了,毛静不但被开除出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并且还被吊销了执业医师资格证,这惩罚可太重了,可不重也不行,华夏的医患关系摆在那,医生跟患者就是敌人,在如此病态的医患关系下,毛静干出了这样的事,如果不重重处罚事情会越闹越大,一旦媒体介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会影响到全国的医疗大环境,加重医患关系的紧张程度。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华夏自打改革开放到现在执行的医疗政策就是以药养医,华夏是个人口大国,人口多,需要的医生也就多,但这么多的医生每年的薪酬都是个巨大的数字,当时并不发达的华夏是没能力负担如此大的财政开销的,在有当时的华夏需要更多的资金用于国家方方面面的建设,所以就有了以药养医的政策。

    简单点来说医生的薪酬相当低,有些城市医生的薪酬甚至不如个饭店服务员开得多,两个行业的技术含量摆在那,想成为一名医生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首先就是教育经费,一直到大学毕业开销得多少?在加上这么多年的生活费以及其他费用那?这个数字对于普通家庭来说绝对是不菲的。

    (在这里没有贬低服务员的意思,只是说两个职业的技术含量!)

    成为一名服务员其实并不难,高中不上就可以,在饭店熟悉一阵子也就可以胜任了,这么一来一个家庭的独担就会小很多,投入的经费也远不如跟培养自己子女成为一名医生多。

    但是最后那?两个行业的基本工资相差并不是太多,甚至一些刚参加工作的低年资医生赚得还不如服务员多。

    当然高职称的医生基本薪酬是比服务员高的,但却没高太多,就拿静海市一名主任医师来说吧,基本薪酬也就五千多,但成为一名主任医师有多难却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不是医生到了医院只要通过考试就能成为主任医师的。

    这是需要时间的,首先一名医生到了医院要考住院医师,住院医师后是主治医师,并且也不是考取了住院医师就能立刻去考取主治医师,相关的医疗法规规定,一般来说从住院医生到主治需要5年制本科毕业(专科7年),后从事临床工作4年,才有资格报考(是需要考试的,并不是随便就晋升了),而从主治医生到副主任医生就更难些了,也是需要满主治5年以上,并有在国家级专业刊物上发表的论文2篇,同时也需要考试合格.副主任医师到主任医师需要相同的条件.

    从这看出一名医生要想成为主任医师不但难,并且需要很多年,经过这么多年努力,基本薪酬也才是服务员的两倍。

    从这不难看出华夏的医生薪酬有多低了。

    医生也是人,也要养家糊口,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就靠基本薪酬所有医生都活不下去,想想现在昂贵的房价吧,主任医师的基本薪酬连一平米都不够。

    那么养家糊口的钱从那里来?自然是药品回扣了,这是个众人皆知的秘密,除非国家施行医药分离,提高医生的薪酬,不然药品回扣是杜绝不了的。

    而在华夏又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老百姓看不上病、看不起病,该怪谁又或者埋怨谁那?

    没错怪医生、埋怨医生,这是媒体不良引导的问题,先说看病难,华夏是个医疗资源分配严重不均的国家,越是大的医院好医生就越多,越是小的医院就没什么好医生,到乡镇级的医院也只能治疗个感冒发烧了,手术都做不了。

    既然基层医院没能力给老百姓治病,老百姓自然一窝蜂的涌向大医院,大医院是大,但医疗资源也是有限的,如此多的病源涌了过来,自然是有不少人看不上病,最终导致了看病难。

    但导致这个问题出现的责任在谁那?在医生吗?医疗资源分配可不是医生说得算的,这是政府的问题,医疗资源调控难道不该政府管吗?难道该医生管吗?

    但是在媒体的引导下,老百姓就是认为自己看不上病就是医生的问题,你干嘛不加班给我们把病看了在走?

    加班可以,但是大医院的患者太多、太多,给你看了,别人那?都看了医生非得活活累死不可,你工作累了需要休息,难道医生就不需要休息吗?他们不是机器。

    可老百姓不管你这个,就是认为看病难是医生的事。

    最后是看病贵的问题,药品、医疗器械等等医疗用品不是医生与医院生产的吧?而是药厂与医疗器械厂商生产的,这些医疗用品进到医院后售价几何也不是医生说的算的,而是物价局,不是医生说这种药我卖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的。

    药价昂贵,使用的医疗用品昂贵跟医生又什么关系?但还是在媒体的引导下,转嫁到了医生的身上。

    老百姓就是认为看病贵就是医生跟医院导致的,这个黑锅医生与医院已经背了很多年了。

    正是因为医院、医生背着这个黑锅,还有媒体的推波助澜,导致了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但凡医院有点风吹草动各大媒体就会蜂拥而至,然后站在道德制高点谴责医院跟医生,最终引发了医患关系进一步恶化。

    毛静是医生,她本就有药品提成,可偏偏她又违背职业道德给患者开大单,这性质就恶劣了,在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的时候这事一旦被媒体曝光,那就是滔天巨浪,如果医院与卫生局不严惩的话,这件事就会成为点燃华夏医患关系紧张这个巨大*桶的*,全国的人都会用更恶意的眼光去看待医护人员,面对这种高压环境,同样是人的医护能有多少人承受得了?到时候纷纷离职的话华夏可就面临无医可用的局面,老百姓病了得不到医生的治疗,社会非得乱起来不可。

    所以哪怕毛静是烈士的妻子,哪怕她怀有身孕,也会开除了,并且被吊销了执业医师资格证。

    当楚天羽这些人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处罚太重了,这根本就是砸了毛静的饭碗,并且毛静当了这么多年医生,你让她不干这行了,让她干什么去?她除了医生什么都干不了,没工作她怎么养活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急诊科的会议室里很静,所有人都是神色凝重,李吉祥第一个站起来道:“主任这处罚也太重了吧?”

    向云飞无奈的点点头道:“我知道这处罚太重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现在医患环境摆在这,她又干出了这样的事,为了平民愤,也为了不让医患关系进一步恶化,上边也只能这么做。”

    舒冰雨急道:“那毛静以后怎么办?她老公死了,肚子里还一个孩子,她的父母还有她丈夫的父母都是农村,条件都不好,根本就没办法接济她,你让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怎么活!”

    向云飞也很是为这事头疼,毛静干的事确实不对,但也不能把她一棍子打死吧?不管怎么说她也是烈士家属,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家里条件还不好,上边的领导怎么就不考虑下这些那?

    向云飞是越想越烦,最后一拍桌子道:“你们跟我说有什么用?我能做得了主是怎么的?我也想给毛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我没这能力,这事怪啊只能怪毛静自己,我就搞不懂了她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要怪,也只能怪这该死的医疗大环境了。”

    金辉呼出一口气道:“主任难道就没别的办法可想了吗?”

    向云飞摇摇头道:“那几个发现毛静给他们开大单的患者咬死了不放,媒体也在关注这事,如果不严惩毛静的话,事情是会越闹越大,大到没办法收场的地步。”

    任佳佳心直口快,急道:“那些官老爷就会为自己的乌纱帽着想,那会管我们这些人的死活?”

    向云飞一瞪眼道:“你闭嘴。”

    任佳佳撇撇嘴道:“我说的是实话,怎么主任?话都不让人说了?”

    朱新月赶紧一拉任佳佳道:“你给我闭嘴吧,那都有你,这事我看要不咱们在去找找领导,给毛静求求请,不管怎么说她是烈士家属,肚子里还有孩子,把她开除也就算了,但吊销她执业医师资格证,这不是把她跟孩子往死路上逼吗?”

    向云飞抓抓头道:“是啊,这样吧,下午我在去找贝院长求求情,看看能不能让毛静去后勤科这些地方,虽然赚的不多,但好歹有个工作不是。”

    门在这时候突然被推开了,毛静挺着个大肚子缓缓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在场的人,神色很是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