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一步棋
    安置大狗这些不安分的家伙确实是个问题,虽然暂时他们有事干了,但看看他们干的事,酒吧、健身会所、搏击馆,没错这些场所都是正规场所,但也是鱼龙混杂的场所,偏偏这些家伙还都是不安分的主,待在这样的地方肯定是要出事的。

    给他们找个稳定的正式工作不是不可能,以楚天羽的能力他能办到,可问题是这些家伙就没一个肯干这种稳定工作的。

    这事楚天羽很头疼,现在也没办法,只能先放一放,先把合作养殖的事办好在说。

    李正峰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市委就下达了相关的扶持政策以及文件,这些东西楚天羽简单扫了一眼就交给眼镜了,接下来的事就是他代表楚天羽与政府展开合作,然后就是在全市铺开合作养殖计划。

    市政府牵头搞的合作阵势自然是很大的,还专门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眼镜西装笔挺的出席了新闻发布会,面对媒体眼镜这家伙到是不紧张,说话也相当得体,楚天羽也在电视中看到了新闻发布会,感觉眼镜这家伙还是很适合代表他去参加类似的场合的。

    很快眼镜、王大力这些人就开始忙了起来,毕竟静海市的养殖户、养殖场很多,要跟这么多人签订合同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相当繁琐的,也是很消耗时间的,但这些事不需要楚天羽亲力亲为,他当好掌舵者就可以了,如果什么事都需要他这老板亲力亲为,他非得累死不可。

    这天楚天羽去了末世,基地的发展有了不小的起色,最明显的就是基地里的人多了不少,但跟那些大型幸存者基地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现在所有人算一块还不到一千人,不过跟以前比也是有了很大的发展。

    楚天羽直接去找毕庆明,丢了一条胳膊的毕庆明显得很是憔悴,胡子拉碴的,神情也很是落寞,在不是楚天羽刚见时那个意气风发打算在末世大展拳脚的毕庆明,有些心灰意冷了。

    对于楚天羽的到来毕庆明没有任何反应,叼着烟坐在一把做工粗糙的木椅上,他背后就是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碧蓝的天空,以及翠绿的各种植被,还能听到人声,清新的空气被风儿带进了这间不大的木屋里,毕庆明叼着烟看了看楚天羽,语气冷淡道:“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

    楚天羽看到毕庆明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唏嘘,不管怎么说毕庆明在末世前还是末世中都创建过偌大的基业,但谁想却沦落到今天这地步,如果换成自己肯定也难以接受,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变成现在这种对什么事都不是很关心的状态到也情有可原。

    楚天羽来找毕庆明自然是有正事的,就是关于安置大狗、刀子、长毛这些人,楚天羽直接说了这些人的情况,以前楚天羽还会在他问的一些事前加上假设两个字,但是现在根本就不用了,因为毕庆明根本就懒得问他为什么老问这些末世前的关于商业上的事,只要楚天羽说了,他分析一下就会给出答案,然后打发走楚天羽这个扰他清静的家伙。

    毕庆明根本就没心思去想楚天羽为什么要问这些非常奇怪还没用的问题,总之他问了,就回答他,然后赶紧让他走,他好继续发呆。

    毕庆明听后点燃一根烟呼出一口烟雾道:“这个世界有黑就有白,一方永远没办法抹除另一方,你想把那些家伙从黑色变成白色,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本性便是如此,如果你强行让他们按照你设想的路走下去,只会适得其反,就算他们现在听你的,但心里肯定是不满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心里的不满会越积越多,到了某一天一旦爆发,后果是你承担不了的。

    在有有些脏活还是需要他们这种人帮你去做的,你处于阳光下,而他们应该躲藏在黑暗中,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驱使帮你铲除一切敌人与麻烦,这才是他们应该做的,当然处在阳光下的你跟他们是对立的,这点你要让同样跟你深处阳光下的人明白,简单点来说你要跟他们断绝任何联系,让谁也不知道你跟他们有任何联系,让任何人都不知道他们是你放在黑暗中的一枚棋子,明白了吗?”

    楚天羽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会眉头舒展开道:“我知道了。”仍下这句话楚天羽转身离开。

    他一走毕庆明就抱怨道:“真是个问题很多的家伙,希望以后最好不要打扰我。”

    毕庆明的意思楚天羽明白,大狗、刀子、长毛这些人如果强行让他们按照自己想的路去走,前期这些家伙会听他的,但心中肯定不满,因为这不是他们喜欢以及想要的生活,他们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可因为自己的存在,他们却不得不违背自己想法按照自己说的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挤压在他们心中的不满会越来越多,当达到临界点的时候就会爆发,到那时候会给自己惹来天大的麻烦。

    与其这样不如就放他们去走自己的路,但是楚天羽肯定不会让他们去当什么黑帮,干什么杀人放火抢劫的事,如果让他们这么干,他们只能是自寻死路。

    不如按照毕庆明说的从现在开始就断绝跟他们的联系,找个人成为自己跟他们的联系人,自己提供资金以及一切可以提供的资源帮他们壮大,当自己遇到需要他们出手的麻烦时在让他们出手。

    楚天羽是个一旦决定什么事就会放手去做的人,从末世回来后第一件是就是把大狗、刀子、长毛这些人找来,当天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没人知道,但从那天后除了大狗、刀子、眼镜外其他人全部从酒吧、健身会所、搏击馆离开了,分布到静海市各个地方,有的人甚至去了其他城市又或者外省。

    大狗太鲁莽,楚天羽不放心把他放出去就把他留在身边,这家伙是个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答的家伙,不会想太多,只要他服一个人,那么这个人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所以楚天羽到不怕自己把他留在身边让他心里有怨气,在大狗看来有吃有喝就行了,其他的他一概不管。

    刀子则作为联系人培养,楚天羽不会在跟长毛这些人有任何联系,就算他们在外边犯了事也找不到楚天羽的头上,当然楚天羽也警告过这些人不能真去组织什么黑帮,杀人放火的事不能干,黄赌毒不能碰,还不能去放什么高利贷,其他的就不管了,任由他们发展。

    楚天羽不知道自己这步棋走得对是不对,但总之不能在让这些人留在自己身边了,这是个不定时的*,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他放长毛这些人离开,还给了他们不少资金用于他们的发展,也算对得起翟老六了,至于这些人会不会走上邪路,楚天羽管不了了,他不能因为这些人把自己搭进去,现在只能希望这些家伙能明白自己的苦心,也谨记自己的告诫。

    搞定这些事楚天羽是长出一口气,目前该处理的事总算是都处理了,也告一段落,接下来楚天羽依旧是跟以前一样按时上班、下班。

    这天楚天羽到了医院李吉祥这胖子立刻把他喊到一边道:“听说了吗?毛静出事了!”

    毛静楚天羽自然认识,都是一个科室的同事,以前他没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时候下医嘱签字的时候都要找毛静,让他在自己签名后边在签上她的名字,还有就是毛静的丈夫是个警察,前不久因公殉职了。

    楚天羽一愣道:“出什么事了?”

    李吉祥叹口气道:“被患者给告了,开大单。”

    楚天羽一皱眉道:“不能吧?毛大夫不是这样的人啊。”

    虽然楚天羽跟毛静接触不多,但也看得出来毛静不会是那种为了利益就变着法的给患者开提成高药品的无良医生。

    李吉祥无奈的叹口气道:“我也感觉这事不可能,毕竟我跟她当了好几年的同事了,毛姐人很好,是不可能昧着良心给患者开那些提成高的昂贵药品的,但我们不信是不信,不过好像她确实这么干了,证据确凿,她刚才一道就被卫纪委的人带走了。”

    说到这李吉祥再次叹口气道:“你说毛静为什么要这么做?”

    现在毛静都被卫纪委的人带走了,这事十有**是真的,楚天羽同样搞不清楚毛静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能摇摇头。

    很快关于毛静为了获取大量药品提成而给患者开大单的事就在医院里传开了,其实这样的事以前也不是没人干过,但毕竟是少数,不可能华夏所有医生都那么没有底线,没有道德操守,大多数医生还是不会这么做的。

    大家是议论纷纷,尤其是跟毛静共事多年的老医生更是不相信毛静会干出这样的事,可现在事情已经出了,也由不得大家不信,只是大家都搞不懂毛静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