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对比不久前的李秀美,站在楚天羽眼前的李秀美完全就是两个人,在不是满脸的愁容,而满脸的幸福之色,整个人也仿佛年轻了十多岁一般,看着李秀美楚天羽低下了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赵卫国已经离开的事。

    李秀美不解的道:“楚大夫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楚天羽捏紧了兜里的门票,拼劲全身的力气仰起头道:“是老赵让我来的。”

    听到这句话李秀美立刻紧张起来,一把抓住楚天羽的胳膊急道:“老赵怎么了?”

    楚天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把那封遗书拿出来递给李秀美。

    秀美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原谅我的离开,我不想走,我想陪你到老,老到我们需要互相搀扶才能出去遛弯的地步,那时候你一定头发都白了,脸上全是皱纹,但别怕,因为那时候我也肯定是这样的。

    我真的希望老天爷在给我点时间,让我多陪陪你,多照顾下你,你太苦了,但可惜的我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请不要伤心,这辈子你伤心的次数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你也流了太多、太多的眼泪,为你的父母,为你的婚姻,为你的孩子,我不希望你在为我哭泣,我希望你能笑着走完接下来的路,如果能遇到一个对你好的人你们就在一块吧,这样我在上边也能放心。

    我这个人没什么文化,这你是知道的,所以这封信写得都是大白话,要是当年我能上大学的话这封信我肯定能写得声情并茂,声情并茂这个成语用在这我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反正想到就写下来了。

    等孩子大了,考上大学了,你问问他我这个成语用在这对不对,要是不对,让他别笑话他赵叔,因为他赵叔没文化,你一定告诉他要多上学,多学文化知识,不能跟我似的。

    看到这是不是掉眼泪了?秀美千万别掉眼泪,答应我。

    如果真的有来世我一定去找你,这次不管怎么样,就算全天下都反对我们也要在一起,不要在错过了,答应我好吗?

    不要哭,千万不要哭,你哭起来一点都不好看,我喜欢你笑的模样,真的。

    好了,就说这么多,年纪大了写封信也罗哩罗嗦的,希望你不要嫌我烦啊!

    老赵!

    看到这李秀美仰起头拼命的不让眼泪落下来,她笑了,但这份笑容却蕴含着太多、太多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痛苦、无奈、留恋、不舍。

    楚天羽把门票还有银行卡递给她道:“老赵说演唱会他去不了了,这辈子也没看过演唱会,希望你能代替他去把演唱会看完!”

    李秀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拼命的点头,然后接过票转过身向入口走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楚天羽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仰起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喃喃自语道:“老赵你在天上吗?如果在你应该看到她去替你去看演唱会了,安息吧,在天上保佑着她们娘俩吧。”

    几万歌迷齐聚一堂,缓缓舞动着荧光棒听着台上的张学友缓缓的唱着或悲伤或舒缓的歌曲。

    李秀美静静的坐在拿来,旁边的位置空着,但是上边放了一张门票,她一只手轻轻的放在门票上,就好像是握着赵卫国的手一般。

    恍惚间李秀美也感觉赵卫国就坐在她旁边牵着她的手,此时的他变得年轻了,穿着当年他们高中的校服,脸上还有几颗青春痘,青涩的他一如当年一样对李秀美露出羞涩的笑容,但这份笑容中越蕴含着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幸福。

    而这时候张学友开始唱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她心碎

    三年的感情一封信就要收回

    她记得月台汽笛声声在催

    播我的歌陪着人们流泪

    嘿陪人们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二十五岁恋爱是风光明媚

    ……………………………………

    这首歌好像就是唱给李秀美跟赵卫国的,他们的名字很普通,他们的一生也很普通,跟觉得大多数的歌迷一样,但他们却演绎着不普通的爱情。

    于此同时静海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太平间里,负责看太平间的李大爷给赵卫国点燃三根香,然后把楚天羽的手机放在上边,手机也开始播放这首歌曲。

    太平间很安静,只有这首音乐传来的声音,还有躺在那一动不动的赵卫国,李大爷搬过来一把椅子坐在赵卫国身边喃喃自语道:“孩子好好听吧,顾静那丫头说你爱人在现场听,你没办法去现场,就在这听吧,我老头子陪着你,如果有来生你们一定要在一起。”

    显然李大爷也从顾静那知道了赵卫国跟李秀美的故事,大爷有的只是唏嘘,有的只是埋怨老天爷不开眼,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在一起那?两个人经历了如此之多的波折,好不容易在一起来,老天爷却带走了赵卫国,造化弄人啊。

    演唱会结束了,李秀美小心翼翼的把两张票放到了替身的口袋里,然后随着人潮出了体育场,这时候天空降下了大雨,雨水倾盆而下,看演唱会的人立刻四散而去,顷刻间体育馆的门口只剩下了李秀美,她丝毫不在意大雨打湿了她的衣服,她缓缓走下台阶坐在那里仰着头看着天空,你在天上看着我吗?

    多年前的那个五月十六号赵卫国也是坐在这里,悲伤的看着漆黑的夜空,任由雨水打湿他的衣服,多年后这里变成了体育馆,赵卫国不在这里,但是李秀美却坐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依旧望着漆黑的夜空,依旧任由雨水把她所有的衣服打湿。

    此时仿佛又响起了张学友的歌声!

    在三十三岁真爱那么珍贵

    年轻的女孩求她让一让位

    让男人决定跟谁远走高飞

    嘿谁在远走高飞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她心碎

    她努力不让自己看来很累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

    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

    嘿唱到自己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四十岁后听歌的女人很美

    小孩在问她为什么流泪

    身边的男人早已渐渐入睡

    她静静听着我们的演唱会.

    三天后楚天羽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出席了赵卫国的葬礼,赵卫国没有父母,没有妻子儿女,就连亲戚都没来几个,有的只是李秀美跟她的孩子,还有几个相熟的朋友,非常的冷清。

    黑色的墓碑上有赵卫国的照片,照片里的他笑得很开心。

    雨水稀稀拉拉的落下,打湿了墓碑,打湿了赵卫国的照片,李秀美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打伞,任由雨水落到她的脸上、衣服上。

    楚天羽呼出一口气走到前边把一束花放在赵卫国的墓碑前,轻声道:“老赵你是个普通人,但你又不是个普通人,真的,我佩服你,如果有来世你一定要跟她在一起,不要在错过了。”

    楚天羽缓缓转过身对李秀美道:“节哀,记住老赵的话,你要笑着活下去。”

    李秀美点点头,但却没有说话。

    楚天羽叹口气转身离开,其他人纷纷把花放到赵卫国的墓碑前也都离开了,只剩下李秀美跟儿子孤零零的身影。

    孩子开口道:“妈妈赵叔叔在里面吗?”说到这指着墓碑。

    李秀美突然笑了,上前一步伸出手温柔的把赵卫国照片上的雨水擦干净,然后仰起头看着天空道:“不,你赵叔叔在天上,他在天上看着我们。”

    孩子天真的道:“那他什么时候来看我?”

    李秀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能道:“他有时间就会来看我们的。”说到这李秀美来到墓碑前把脸颊靠在赵卫国的照片上笑道:“老赵我会好好活下去的,笑着活下去,你不要太担心我,每年我都会来看你的。”

    当李秀美牵着孩子的手离开的时候雨停了,太阳探出了头,照在墓碑上赵卫国的照片上,在阳光的映射下,黑白相片里的赵卫国似乎笑得更灿烂了。

    赵卫国的离去让楚天羽难受了很久,但生活总得继续,他只能希望有来生赵卫国能跟李秀美在一起,在也不分开。

    赵卫国离开一个礼拜后楚天羽给庞爱民打了个电话:“庞哥明天李书记有没有时间?我去看看他。”

    庞爱民苦笑道:“你小子啊让我说你什么好?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才想起来要去看李书记啊?”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这不是忙吗?你也知道我们急诊忙得我们是脚不沾地,每天都是这样。”

    庞爱民笑道:“你等我给你看看啊。”说到这庞爱民开始查看李正峰的日程来,查好后道:“明天早上八点你就到,八点半李书记有个会,半个小时也差不多了。”

    庞爱民很清楚如果楚天羽是个懂事的人,那件事他会答应的,所以用不了半个小时这事就能谈完。

    楚天羽一口答应下来道:“行,明天我八点就到市政府。”

    第二天一早楚天羽早早起来,吃了早点就赶赴市政府,这是去见李正峰,可不能迟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